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九十三章 女人的第六感

书名:欢喜良媒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弹指婆婆纳 更新时间:2019-05-16 00:08:35

  “你很了解他?”明祎寒询问的口气却听出了几分嘲讽的意思。

  杜念卿觉得他的情绪不对,“你很讨厌他吗?”

  “不针对他,对于这种喜欢造谣且断章取义的人,并不值得信任。”

  杜念卿听出了他话里有话,便没有再说什么了。

  明祎寒载着杜念卿回程,小轿车刚开到街上,来往有些许行人,明祎寒放慢了速度,一边按喇叭。

  大道上疏通出一条路来,他正要踩油门加快速度,就有一个突然从旁边冲了出来,整好撞上了车前盖,明祎寒急刹,杜念卿往前一颠。

  两人都皱着眉头,男人趴在车前盖的人慌乱地往后看了眼,又瞧了眼车内。

  杜念卿蹙眉,差点被撞的人竟然是孟杰,她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就看到有几个男人冲了过来。

  “孟杰?”

  冲出来的几个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看到孟杰跑不了了,直接拎起他的衣领往后一甩,指又着他怒气冲冲地说道:“你竟然敢骚扰我们家小姐?给我打!让他长点教训!”

  周遭看热闹的路人没有一个人敢多事,匆匆看了眼就绕过去了。

  “我,我没有骚扰你们家小姐!我,我只是想问她一些问题而已!”孟杰第一反应就是先检查自己的相机有没有事,他倒在地上,解释道。

  几个男人将孟杰围了一圈,“呵呵?还敢狡辩?你还妄想从我们小姐那里套话,那就是讨打!”

  “别跟他废话!打!”

  几个穿着西装的男人听到指示,开始对倒在地上的孟杰拳打脚踢。

  孟杰经受住几个男人的打,也在拼命护住怀里的相机。

  杜念卿皱眉,她看不下去,刚想下车去救人,明祎寒就按了几声喇叭,杜念卿停住动作,看向他。

  前方动手的男人们也都停了下来转身盯着车里的人。

  明祎寒将头伸出车窗外,戏谑地打量着几人,“几位大兄弟,私人恩怨在大街上解决可不太好吧?这条路被你们堵了别人还怎么过路啊?”

  “……”

  杜念卿语塞,这确实是他能说出来的话。

  长得最高的男人盯着明祎寒看了一眼,总觉得他有些眼熟,但不说其他的,他只觉得这个男人的表情让他有些不爽。

  “把这小子带走!”高个子男人手一挥,他身后的四个男人就拽着孟杰的胳膊就提了起来。

  明祎寒轻描淡写地提了一句:“那个,需要我报个警帮你们收尸吗?毕竟上海也是一个法治管束严谨的地方,莫名死了人追究起来也不太好。”

  “你是什么人?想管闲事?”高个子男人上前一步,明显散发出一种警告的气场。

  “我是明家老二,我叫明祎轩。”

  “……”

  杜念卿差点喷了,她睁圆了眼睛看明祎寒,他竟然能做到一本正经,而且丝毫没有觉得不妥。

  还能这么玩?

  高个子男人听到他的身份,皱起了眉,又盯着明祎轩仔细看了眼,冷冷说道:“明二少认识这个爱胡言乱语的小记者?”

  “不认识,不过我知道你。”明祎寒看到高个子男人凶狠的脸上的错愕,继续说道:“我没猜错的话,你应该是曾家的人吧?”

  之前在百乐门,曾茜躲在他们桌下的时候,他见到过这张脸。

  高个子男人惊讶的看向明祎寒,难道他真的是明家二少?

  “既然是明二少,那今天我就算给你这个面子,饶过他也就算了。”高个子说完又转过身警告般的睨了眼孟杰,“下次你要是再敢骚扰我们小姐,那你的下场就绝不是今天这么幸运了!”

  “走!”

  刚刚还提着孟杰手臂的男人直接把他给狠狠推了出去,跟着高个子男人身后离开了。

  杜念卿困惑地看着明祎寒,“你为什么要骗他们?”

  “我可不想出名。”明祎寒轻描淡写,他又按了喇叭,孟杰听到喇叭声才转过身赶紧走到车窗前,表达谢意:“刚刚还得多谢三少替我解围!”

  孟杰说话时看到了坐在副驾驶上的杜念卿,有些许吃惊,“阿名?你怎么......”说着他又看了眼明祎寒。

  明祎寒轻蹙眉头,瞥了他一眼,杜念卿问道:“你这次是?”

  “也没有什么啦!只是,我想采访一下曾茜,还没问上两句,就被她家的保镖给赶出来了!”孟杰委屈巴巴的说道。

  明祎寒冷哼,“就你这德行,不被赶才怪。”

  “......”

  “......”

  虽然是实话,但是明三少你能不能含蓄点,别这么直接打击人?

  “我......”

  杜念卿说道:“其实你可以换一种采访人的方式,没必要总是......”

  不等她说完,明祎寒已经发车了,目不斜视德看着前方,冷冷说道:“我劝你啊,还是改行吧!”

  说完就开车走了,只留下孟杰愣在原地解析明祎寒说的话,杜念卿看了他一眼,凝眉,“明祎寒,你什么情况?孟杰又没做什么,你没必要对他那么苛刻吧?”

  她都快看不下去了!

  “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明祎寒面不改色。

  虽然在回答杜念卿的问题,但是他的眸光却一直在街道两边扫视,直到看到一个苍老的背影,杜念卿翻了个白眼,反讽道:“我倒是没看出来你还是个职业规划师!”

  明祎寒没工夫理会她,这会儿他一直在盯着老人步行的方向,这时候前面迎面而来一辆轿车,因为这条街道的大道不算很宽,所以两辆车同时擦身而过,必须缓速行驶,不然就会碰撞上。

  明祎寒直接停了下来,杜念卿瞥了他一眼,发现他的注意力根本就不在这里,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除了来往的路人和几家店铺,她也没有看到什么。

  “你在看什么?”最后她忍不住问了一句。

  明祎寒等轿车驶过去后,打开车门,只说了一句:“你在车上等着我!”

  “明......”只喊了一个字,人已经下了车,穿行过马路另一边去了,杜念卿直直的盯着他的背影,心中生出疑惑,难道他是看到了什么人,所以才追过去了?

  明祎寒穿行过一条街,但是最终还是没有看到那一道佝偻的背影了,他懊恼地站在远处转了个圈,四处扫视,都没有再看到自己想要找的人影,他有些丧气,挠挠头发,最后又按原路返还了,等他转过身回去时,在他背后不远处的一家店铺门口突然出现一个满脸皱纹且有些狰狞的老人,她站在门口表情诡异地盯着明祎寒离去的背影。

  明祎寒回到车上,杜念卿一直在等着他,看到他回来,立马问道:“你看到谁了?”

  “一个熟人。”明祎寒缓缓吐了口气,刚刚没有追到人,他有些不爽。

  杜念卿想了想,最后又问,“是不是跟你母亲有关的人?”

  明祎寒倏而侧过身子,双眸定在杜念卿身上,眼神上下打量了她好几眼,他身子往前倾,手臂搭上了杜念卿靠的椅背上,看着她说道:“我有时候在怀疑你到底是不是我肚子里的蛔虫啊?为什么你什么都能猜到?”

  “......”杜念卿睨着他,说道:“你能不能别那么恶心?谁是你肚子里的蛔虫?”

  “难道不是吗?我明明什么都没有跟你说,但是你一下就说出来了,我倒想问问,如果你是猜的,那你是怎么猜的?”明祎寒戏谑得盯着她。

  “......这个,其实需要一定的推理能力啦!”

  “嗯,你接着说,我听着呢!”明祎寒一脸我就静静地听着你说的表情点点头。

  “呃......这......”对于明祎寒毫不避讳的直勾勾的眼神,她就算想到了什么也都忘了,只能说一句,“这种事啊,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明祎寒眼角抽搐,冷哼一声,又坐正了身子,杜念卿也坐正了,问道:“明祎寒,你是不是不信任我?”

  她总觉得明祎寒一直在推开她。

  “这话怎么说?”明祎寒一边开着车。

  “女人的第六感。”杜念卿没有直接说,因为她也说不清楚他是否信任她,她只是感觉得出来,还在镇上的时候,她就能感觉得到,因为她总觉得明祎寒有很多事情都瞒着她。

  “......”明祎寒一时哭笑不得,他偏头看了她一眼,“要不说你不是女人呢!你的第六感真不强。”

  杜念卿狠狠的瞪着他,这丫不损她就会死吗?

  明祎寒感受到了她的杀气,接着云淡风轻地说道:“就目前来说,我最信任的也就是你了。”说完,他还偏头看了她一眼。

  杜念卿愣住了,心头一跳,他最信任的是她?

  “骗谁呢?你哪信任我了?我怎么感受不出来!”杜念卿反驳。

  明祎寒无奈摇摇头,说道:“笨蛋,信任并不是就是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你,瞒着你有时候也是对你的一种信任。”

  很多事情她不必知道,知道了反而多了一种危险。

  “......”

  杜念卿一脸茫然,她怎么觉得他的话她听不懂啊?什么叫瞒着也是信任啊?还有这种说法的吗?

  明祎寒见她还在想,轻笑着说道:“别纠结了,你迟早会明白的。”

9993 3566254 MjAxOS8wMi8xNi8jIyM5OTkz http://m.clewx.com/book/201902/16/9993_356625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