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一百一十九章 精力旺盛

书名:欢喜良媒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弹指婆婆纳 更新时间:2019-06-12 23:55:09

  明祎寒带着杜念卿去了画室,正碰上杰西叔和黎子收拾关门。

  “少爷,佚小姐,这么晚了,你们怎么来了?”黎子走上前接两人。

  “我们今晚住这边。”明祎寒淡淡道。

  黎子迟钝地指了指两人,“你们两人都?”

  明祎寒睨了他一眼:“有意见?”

  “绝对没有!只是没有多余的房间了......”

  画室后边总共就只有三间房,杰西叔一间房,他睡在平时明祎轩在这边画画,赶不上回家睡的一间房,还有一间房,就是明祎寒住的。

  “够了。”

  “啊?”

  杜念卿一愣,黎子一时都没反应过来。

  “你不用管了,我们俩一间房够了。”

  明祎寒牵着杜念卿往里走,黎子愣愣的看着两人,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两人这是终于在一起了?

  明祎寒进来时,杜念卿已经趴在桌上睡着了,手里还拿着书,明祎寒走到她身边,深深看着她熟睡的侧颜,忍不住抬手抚摸她的头,轻轻说了声,“对不起。”

  明祎寒将她抱到床上去睡,给她盖好被子,关了灯后,又在她身旁睡下,他刚闭眼,杜念卿就翻了个身,手臂横扫过去,直接压在了明祎寒的身上,他瞬间睡意全无,蹙眉看了眼身侧躺着的人面朝自己,仍睡得很熟。

  这睡相......

  明祎寒拿开她的手,她又翻了个身朝向里边睡着了。

  “......”

  明祎寒安心地闭眼睡觉,一直到第二天。

  杜念卿从睡梦中醒来,习惯性地伸腿蹬,在她感受到骨头后,整个人瞬间清醒,睁开眼她就发现自己不仅睡在了床上,而且抬眼就能看到明祎寒的下巴。

  她屏住呼吸想要掰开明祎寒的手,可是刚从腰上拿起他的手,就被身侧的人翻身压住了,杜念卿一僵。

  “那个......早啊!”

  “早!”明祎寒咬着牙说出口的早。

  这个丫头的睡相是真的差,一个晚上不知道翻来覆去多少次,要不是他自控能力强,他昨晚就真的可能办了她了。

  “我记得...”

  “不,你不记得了!我深深怀疑你是在故意勾,引我,你昨晚占了我一晚上便宜。”明祎寒一字一顿,说得杜念卿都不好意思了。

  “......”

  她还真不记得!

  “我没有吧...”

  “没有?你是打算吃干抹尽不认人吗?”明祎寒凝着她,不让她逃避他的目光。

  杜念卿一愣,对上他的眼神:“这就夸张了吧?我睡着的怎么就能吃干抹尽了?最多不就是靠了一下你吗?你又没少块肉!”

  明祎寒似笑非笑地睨着她,“那你的意思就是醒着就可以吃干抹尽了?”

  “我可没这么说啊!你别扭曲我的意思!”杜念卿否认,急着去推开他,可是某人纹丝不动。

  “这大清早的,该起床了。”

  “原来你也知道大清早?你知不知道早上是一个男人精力最旺盛的时候?我昨晚本来一夜没睡好,你今早这一脚...”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杜念卿慌得双手合十,进闭着眼一连说了三个对不起。

  听不到某人的回应,杜念卿悄悄地睁开眼,就发现他目光诡异地盯着她,她准备继续道歉,结果被猝不及防地亲了一口,她怔怔地看着他。

  “你......”

  明祎寒翻身起床,平静地说道:“你太可爱了没忍住。”

  “......”

  杜念卿耳根肉眼可见的红了。

  她火速下床离开了房间,明祎寒看着她像窜逃的背影,没忍住笑出了声。

  杜念卿回到画室里,杰西叔已经开了门,黎子买了包子回来。

  “佚小姐,你睡醒了,昨晚睡得还好吗?”黎子问道。

  杜念卿呵呵一笑,“还好吧!”

  其实她睡得确实挺好,至少她没有感觉自己一晚上翻来覆去。

  “你跟少爷昨晚是怎么睡的?”黎子很自然地就问了,丝毫没有经过大脑思考一般。

  “啊?”

  杰西叔拍了一下他的肩,咳嗽一声,说道:“这种事情你问那么详细干什么?人家小情侣怎么睡跟你有什么关系?”

  杜念卿尴尬的挠挠头,黎子这才反应过来自己问的话,他一下往这方面想,他只是想到了一间房一张床,他们一男一女该怎么解决睡觉的问题。

  “是我多嘴了!”黎子笑着打了打自己的嘴,接着又说:“佚小姐,你赶紧趁热尝尝这鲜肉包子,我可是跑了两条巷子才买到的包子,这家百年包子铺的手工都是祖传的,要想买到还得天蒙蒙亮就要去门口排队了。”

  “那真是难为你起那么早了。”

  杜念卿顺手从纸袋里拿出一个还有些烫的肉包子,黎子笑笑,说道:“佚小姐,你小心烫啊!”

  “大清早的,殷勤倒是献得不错。”明祎寒阴阳怪气地说道。

  “三少爷!”杰西叔笑了笑。

  “少爷......”黎子只能认了,自己每次对老板娘稍微关心点都被自家少爷当做“献殷勤”。

  “少爷,您也尝一个!”黎子立马冲明祎寒献殷勤。

  明祎寒睨了他一眼,又看着杜念卿吃得很香的样子,抓过她的手,直接把她手上吃得还剩一口的鲜肉包子往自己嘴里塞。

  杜念卿皱眉,黎子也是很无语,这纸袋里明明还有啊......

  “你干嘛吃我的?那儿不是有吗?”

  “烫!”

  明祎寒咽下去后,理直气壮地吐出一个字。

  “......”

  这位少爷还真是矜贵啊!

  “那少爷要不要我给你吹凉一点?”黎子很正经地说道。

  杜念卿噗嗤一声,差点笑出声来,那画面感太强了,试想明祎寒一个一米八几高个的大男人还特别矫情的需要别人为他给肉包吹凉,光是想想她就掉一地的鸡皮疙瘩了,她会忍不住磕CP的。

  明祎寒眸光带着杀气地睨了他一眼,黎子立马乖巧地闭嘴了。

  杜念卿义正言辞的为黎子打抱不平:“明祎寒,你也太难伺候了!烫又说烫!人黎子给你吹,你又嫌弃!”

  明祎寒斜睨着她,刚刚她明明就在偷笑!

  “你帮我吹。”

  “我才不呢!”

  杜念卿想都没想就拒绝。

  “我是你男朋友!你帮男朋友解决这种小事怎么了吗?”明祎寒抱胸说道。

  “......”

  杜念卿咬唇,这家伙现在是想拿自己是她男朋友这件事来行使特权吗?

  “不怎么!我帮你!”杜念卿从黎子手里接过纸袋,拿出一个热腾的鲜肉包子使劲吹气。

  “喂,注意你的口水,别都喷上面了!我有洁癖的!”明祎寒凝眉说道。

  杜念卿白了他一眼,他又接着说:“不过我不嫌弃你的口水。”

  杜念卿懵了一下,不去理他,吹凉的动作缓慢了下来。

  “......”

  黎子和杰西叔只觉得自己大清早就被喂狗粮都要喂饱了。

  明胜堂一早让明祎赫先去了码头,而自己则动身去了薛家。

  “老爷,明先生来了。”

  薛老爷子坐在沙发上,薛思雅在一旁给他捶肩,听到明胜堂来了,看了眼闭目养神的薛老爷子,他缓缓睁开眼,“嗯,让他进来吧。”

  薛思雅垂眸在想明胜堂是为了什么而来,手劲也轻了,薛老爷子说道:“小雅,你在想什么?”

  “啊?我没有想什么!”薛思雅否认,又恢复了正常捏肩的力度。

  明胜堂进入大厅后,首先是冲着薛老爷子鞠了一躬,道歉:“薛老,我今日来是为小寒的所作所为而道歉,是小寒对不住思雅,是我们明家的错。”

  薛思雅蹙了蹙眉,她想搭话,但是又忍住了,她答应了薛老爷子要放弃对明祎寒的心思,只因为他本来打算把这件事告诉明老爷子,她不想事态闹得这么严重,最终无奈之下才答应了他这个要求,也不能跟着插手明家的事情。

  “言重了,胜堂,你先坐。”薛老爷子客套道:“这本来也是孩子们之间的事情,我们这些做大人的也不必要总是插手,但是小寒如果对小雅真的没有那种心思,我想也没必要再去逼迫他了,毕竟以小雅的条件,从来不缺追求者,更不需要一直倒贴于他。”

  薛思雅咬唇沉默着,明胜堂连连点头,他说道:“您说的是,小雅这么优秀的一个女孩子,走到哪都是闪光点。”

  “只是这或许是跟小寒的性格有关系。”明胜堂说道。

  “性格不是一而再再而三成为他可以让小雅难过的借口!”薛老爷子说道:“我也知道那孩子很在意他母亲的事情,但是都这么多年过去了,怎么说他也该放下了吧?若是他因这点事就记在心上一辈子无法释怀,那也注定成不了大事,那我又怎么可能放心把小雅交给这样一个窝囊的男人?”

  薛思雅皱眉,祎寒的母亲,或许这件事真的是他心上最难过的坎吧!她知道他因为这件事一直很忌讳她爷爷,忌讳薛家,所以她也记得他说过他不想利用她。

  也正是因为这一句,她才坚信明祎寒心里是有她的。

  明胜堂沉默着,提到杨芸的事情......

  “胜堂,我知道你爱子心切,而我就只有小雅这么一个孙女,你也更能体会到我的想法,我是绝对不会允许任何人欺负她的。”

  “这我当然知道,所以我今日才为了小寒来这特意向您和思雅道个歉。”明胜堂真诚的说道。

  薛思雅见薛老爷子不说话,她咬着唇,最后还是忍不住说道:“明伯父,我没有怪祎寒!其实这件事情本来也是我的责任!如果不是我做事想法不成熟,也不会让不好的事情发生。”

  明胜堂愣了一下,一脸疑惑,不好的事情?什么不好的事情他怎么没听说?

  薛老爷子回眸恨铁不成钢地瞪了她一眼,这丫头真是!

  薛思雅不去看薛老爷子的眼神,硬着头皮把事情告诉了明胜堂。

9993 3577121 MjAxOS8wMi8xNi8jIyM5OTkz http://m.clewx.com/book/201902/16/9993_357712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