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KISSx17

书名:初吻日记 上传会员:我是小乖乖 作者:鹿灵 更新时间:2019-07-12 12:34:40

  仿佛静止的时间里, 连脉搏跳动的声音都很清晰。

  纪时衍的隐婚妻子――纪宁紧了紧握空的手掌,站在原地不能动弹。

  还是纪时衍先起身过来的,声音里掺着掩不住的笑意:“平地都能摔,你挺厉害的。”

  她骤然缓过神来:“没平地摔, 有东西绊我。”

  结果纪时衍随着她目光低头一看,她脚底哪有什么东西。
男人挑了挑眉。

  刚刚明明是感觉到了什么的……
纪宁一时哽住, 被抓包的紧张感和高考前同出一辙, 她既想捂住耳朵就地蒸发,又想破罐子破摔, 早点获得审判。

  但纪时衍什么话都没说,镇定地把手机还给了她,甚至连一句“手机拿好别掉了”都没补充。

  纪宁转了转眼珠, 酝酿时候听到门被敲了两下,是诺诺进来了:“我看化妆间没人诶,要不我们先去化妆间等着?”

  她约的也是韩国的一个化妆师,应该会稍微晚一点点到。
“好。”

  她回头看纪时衍, 眼尾稍挑地试探道:“那我……走了?”

  男人笑了笑,半揶揄地开口:“那我送送你?”

  她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念叨着没有不用就退出了休息室,走的时候又往地上看了眼, 发现了一道小缝隙,应该就是刚刚卡住她的那道。
门关上的一刹那, 纪宁用力呼出口长气。

  好险。

  等化妆师的时候她还在琢磨这事,不知道纪时衍到底看到了手机内容没有。看到了的话……他的表情不该那么淡定吧?而且男人神态自若, 连惊讶的表情都没有一闪而过。
可人家是影帝来着,又在娱乐圈风口浪尖混迹多年,哪儿那么容易被人看穿喜怒?

  说没看到吧……纪宁打开手机,映入眼帘的赫然正是“圈外妻子”的ID,底下挂着几条新鲜出炉的彩虹屁。她之前还给这号买了个尊贵的会员,申请了超话粉丝认证,头像旁边是金光闪闪的黄V,看起来倒真像认证过的纪时衍之妻,招摇得不行。
她忽然好恨自己这双手。

  越想越糊涂,纪宁顺了顺头发,听到隔壁间似乎有骚乱传来。
等了二十多分钟,别的没等到,等到化妆师来不了了的消息。

  “怎么回事儿?”

  “公司给你安排的化妆师就是孙荷那个!然后孙荷妆都快化好了,硬是说不满意要把眼妆卸了重画,还说粉底和高光不够亮,要化妆师重新调……”诺诺都想爆粗了,“真有意思,我之前反复确认他们都说绝对不是孙荷的人,现在跟我玩这出!”
要不是联系不到韩国这边的化妆师,二人也不会由公司安排了。

  纪宁早就料到有孙荷在,自己这趟首尔之行是别想顺利了,所以也没太过意外,开始找自己的包。

  “你找什么?”诺诺感到头痛,“孙荷好烦啊,刚刚化妆师不愿意她还摔东西,现在里面的人都被她弄怕了,动都不敢动。”

  化妆师被孙荷这样拖着,肯定是出不来了,就算出来肯定也是秀马上开始的时候,那时候化妆都来不及了,搞不好还得素颜上场。
估计孙荷抱的就是这种想法。

  “包给我吧,里面有我的化妆包,”纪宁说,“我自己来。”

  “你自己来啊?要不去问问纪时衍的化妆师?会化男妆肯定也会女妆吧?”

  “别麻烦人家了。”
之前拍《玫瑰与那时风》的时候,整个剧组就俩化妆师,还都是捧高踩低的主儿,恰巧碰上纪宁那阵子被黑,化妆师老让她起最早等最久,纪宁为了多睡一会,练了练化妆就自己上手了,镜头里也看不出什么违和之处。
她化妆水平还可以,加上五官适合淡妆,所以化妆对她来说也不是很高难度的事情。

  她的化妆工具虽然没有化妆师那么齐全,但是基础的一些还是有的。
用刷子少量多次刷开粉底液,画好眉毛和腮红,眼影选大地色做基础晕染,补上眼线,画出基本的阴影和高光,她让诺诺找隔壁借了一些假睫毛。
为了让假睫毛更自然一些,她用剪刀把假睫毛剪开,分簇粘在眼皮上,中间选取较长的部分,两边选短款。光假睫毛就贴了快半个小时,但出来的效果很好,浓密不夸张,和整张脸很搭。

  喷完定妆喷雾,纪宁随手用定型水抓了抓头发:“搞定。”

  诺诺在旁边松了口气:“差点忘记你也是可以自己化妆的人了。”

  她刚弄完就收到通知,说是秀还有十分钟就开始了。
纪宁又从包里翻出一瓶高光,在锁骨和肩头点了点,准备去秀场了。

  这个秀挺有名,在国内网站上同步直播,由于属于优质时尚资源还请了一堆国内小鲜肉,所以守着看直播的人很多。加上纪时衍在,就算是没有属性的观众也愿意一看。
直播开始前五分钟,直播间观众已经破了三百万。

  整个秀场是围绕着泳池展开的,一共五层,模特从五层顺着下来。

  纪宁的化妆间在六楼,位置在一楼,诺诺在帮她收拾化妆间没出来,她得自己走到一楼去。

  今天借的这双高跟鞋还真有点高。
站在六楼楼梯口,纪宁提起裙摆看了一眼脚下高跟。
沿途有女明星挽着男伴经过。

  “还敢穿这么高的,不拍摔跤?”
熟悉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纪宁回头看到纪时衍,鞋跟轻点地面:“你还没下去啊。”

  男人沉沉“嗯”了声,走到她身边自然地曲臂:“你几楼?”

  “一楼。”

  “走吧。”

  她也忘了问他是几楼,看到他绅士地贡献出自己的臂弯,抬手挽了上去。
一路走的仿佛全是云絮,一脚深一脚浅,软乎乎地甚至还怕踩出个窟窿来。

  ――冷静纪宁,一定要冷静,不就是挽手臂吗手都牵了还怕什么挽手臂,你走红毯没挽过男人手臂吗,振作一点,别抖了!

  纪时衍侧头看她:“你一个人在那嘀咕什么?”

  “我……没啊,就说那个,今天太阳挺好的。”

  男人把她送到位置上才放开手,漫不经意道,“今天是阴天。”

  “……”

  见男人转身,纪宁骤然喊住他:“对了。”

  “嗯?”

  刚刚也就是说一时嘴快,现在都喊住了也只能硬着头皮编,纪宁道:“那个……我刚刚准备加个好友,结果手机掉你那边去了好友页面也消失了,想问问你记不记得上面的微信号?”

  男人盯了她一会。

  纪宁被看得更虚,脖子都差点缩起来了,目光乱晃。
她总得确认一下纪时衍看到什么了没有……

  “这我哪知道。”他终于徐徐开口。
又似笑非笑地添了句,“非礼勿视。”

  纪宁因这句话心里轻了一截,可多少又是不那么确定的,盯了他一会儿,想看他这句话的真实性有多少。

  但男人说完就转身上了楼,纪宁又惊诧于他的位置居然在二楼,却还是绅士地把自己送到了一楼。
至于有没有看到她的小号……既然他说没有,那她就姑且信了吧。

  很快,纪宁旁边的位置有人落座了。
既然大小姐孙荷想卖的是艳压通稿,那么自然要压最艳的人,故而大小姐径自坐在了她旁边。

  看到纪宁妆面完整她还愣了愣,但很快自得地摸了摸自己精致的耳饰,无非是觉得纪宁这点伎俩在准备充足的自己面前――不值一提。

  直播很快开始。
毋庸置疑,既然是国内的直播,那么第一个出镜的自然就是纪时衍。
满屏弹幕飞速,被各种各样的叹词和感叹号占满,服务器都差点被挤瘫痪。

  紧接着就是盛星雨,盛星雨也是当今小生中的大流量,朝镜头笑了一下就收获大批“啊我死了”的叹词。

  镜头又转到秀场,模特们个个标准厌世脸,把凶都刻在了眼角眉梢。

  直播了十来分钟走秀,路人观众变多的时候,镜头切给了纪宁和孙荷。
一些无关痛痒的感叹后,有人开始进行精准发言――

  【是我屏幕坏了吗,孙荷是在脸上涂了一堆猪油吗?】
【那苹果肌都快肿成苹果了,孙荷你醒醒,别再填充玻尿酸了!】
【之前谁说纪宁整容的啊,我看着挺正常的啊,依然美丽。】
【纪宁颜值吊打是没有问题的。】
【仙女肩膀上亮闪闪的好好看啊。】
【怎么纪宁脸好了,孙荷脸又崩了,娱乐圈果然是个圈吗,大家按顺序崩?】

  镜头又转出去,给了韩国人气很高的九人团。
孙荷看镜头走了,赶紧拿出手机看大家刚刚的评价,为了完美欣赏到第一批夸赞,她特意让助理全程屏录,以便她能当着纪宁的面欣赏。
结果助理发来的视频一打开,她的笑霎时凝结在脸上,大家的评论和她料想中的完全不一样――几乎是清一色的倒向纪宁。
这怎么可能?纪宁的妆根本就没她精致啊!她的妆可是画了三个多小时,而她四十五分钟之前看到纪宁还是素颜!
肯定是哪里不对。

  几分钟之后,某个孙荷偷偷关注的大V美妆博主居然为这事发声了,却拿她当反面教材――
【闺蜜为了纪时衍非拉着我看春夏秀的直播,我忙完就扫了眼,被孙荷(是叫这个吧?)劝退了,忒可怕了点吧。韩国化妆师太喜欢打高光and水光肌了,但是高光过量真的很脸肿,而且显得妆面不高级,跟刚打过玻尿酸没吸收是一毛一样的……如果单和韩国艺人放一起也没什么,她偏偏要和纪宁坐在一起,顿时就显得特别小家子气。还是纪宁的哑光雾面妆适合大场合,简单干净有气质,另外高光的用法也是很讲究的,像纪宁那种打在肩膀和锁骨上的大家可以学习,特别又好看。高光可以打,但是千万不要追求过多过闪,否则你就是下一个孙荷。】

  底下评论也是在讨论:
【孙荷本来就有点婴儿肥,真的不适合这么多高光。】
【像第一次打高光没控制好把自己打得颧骨升天的我哈哈哈哈!】
【而且高光贼显毛孔啊,这个直播没啥滤镜,我还以为孙荷脸上被砸出坑了,心想这是医美事故吗。】
【看一次感叹一次,纪宁气质太好了。】
【孙荷化妆师谁啊?下次换纪宁的吧。本身底子也不是多好还不上点心,尽瞎折腾,这么下去是要完蛋的,花旦最重要的不就是脸蛋吗。】

  本来想整纪宁,结果最后整了自己――底下评论都是理智讨论却全都在踩她,这比黑子恶意嘲讽还要让人烦躁。
孙荷脸黑如锅底,直接摔了手包先走了。

  纪宁不明所以地看了眼,又继续看秀了。
今天的秀还不错,不少新的设计和时尚元素。

  大秀结束之后,纪宁前往后台。
后台的付书正在录vlog,不少人围在那边都想入镜。付书自出道以来就稳坐国民女儿宝座,笑起来元气可爱,观众缘特好,明星拍vlog的流行也是从她这儿开始的。
她每期vlog播放量都很高,还上过几次热搜,大家自然上赶着去刷脸熟。

  “宁宁姐!”付书远远看到纪宁就朝她招手,“快过来我们玩游戏。”

  纪宁走过去:“玩什么?”

  付书捧出来一个鳄鱼玩具:“就这个,它不是有很多牙齿吗,其中有个牙齿按下去鳄鱼嘴巴就会闭上。我们一人按一个,谁按到那个就要受罚,一共玩七轮。”

  游戏很快开始。

  纪时衍恰巧路过,本来看到人多准备走,结果随便瞟了眼,发现别的女星忙着挑选好看的角度蹭镜头,纪宁忙着研究哪个牙齿比较安全。
佛得这么与世无争,现在还能有一线剧拍,还真让人有点佩服。

  他就站在那看,不知不觉就看到了第五轮,纪宁到底还是“不幸”了一次,按到开关被玩具咬了一下,吓得在那又笑又躲的,和付书弯着笑眼说什么。
恍然间他觉得这才是她真正该有的样子,她该和朋友一起笑得热烈又灿烂,而不是被网络舆论一再逼到退无可退,连懦弱的机会都不留给自己。

  七轮游戏结束,诞生了七位需要被惩罚的艺人,惩罚是做丑脸和大家一起自拍。
其实来玩的一开始也默认了这个惩罚,但真要实行起来,有的女艺人就不愿意了,当场就变脸又强撑着,不情不愿地随便配合了一下。

  纪宁今天本来是想找机会辟谣一下整容的事,但是怎么找都没找到那个机会,于是只得作罢,考虑着要不要通过别的形式来自证。

  近十个小时的飞行之后终于抵达国内,纪宁一回酒店就发现自己又上热搜了,这次是热搜第二十,词条是#纪宁老实人#。
根本看不出来是个什么热搜。

  她点进去。

  【付书又发vlog了,这次除了看小仙女日常之外,还有春夏秀后台女艺人玩游戏~输的人要扮丑,单看这一张照片,你觉得谁输了呢?】
配图是大家最终的合照,本该是七个人扮丑做鬼脸,但明显的只有纪宁一个人,其他人怎么看都是在凹造型,有的鬼脸也是往好看了做。

  底下评论1.5万条。
【一张图看出女星间暗涌,竞争太激烈了吧,纪宁像个乱入的傻白甜。】
【既然一开始说好扮丑最后就别不认账啊,接受不了惩罚就别参加游戏了呗。】
【就是艺人间随便玩玩,有人能不能别这么上纲上线?】
【随便玩玩才最见人品啊】

  【卖萌的是不是对扮丑有什么误解?长得一般包袱倒是比仙女还重。】
【纪宁真是个老实人,一手掰下巴一手掰鼻子,眼睛还挤成那样。太实诚了,爱了爱了。】
【说没关系的那个,那祝你和朋友说好扮丑的时候就你一个人做,其他人貌美如花自带滤镜,希望到时候你也没关系噢[爱你]】
【只有纪宁在认真扮丑,虽然扮丑也超可爱,好真实好不做作,路黑转路人了。】

  【之前谁说纪宁整容的?造谣腿打断,敢这么掰的一看就原装啊。】
【□□整容业发达到你无法想象,整了的也敢这样,别吹了吧,谁又比谁高贵。】
【好奇点进主页,原来说整容也敢掰脸的是孙荷的粉啊,那你让你主子掰鼻子试试?睁大眼看看你主子wink得多甜,完全看不出是她提出扮丑惩罚的呢~】
【孙荷就算了吧,我朋友说她在化妆间贼大牌,还抢纪宁化妆师,结果自己的妆比纪宁差五百个档次,当场气得离席。车子里发一通脾气把粥浇了助理一头,结果出来又笑得甜美可人呢,wow甜心仙女人设果然不崩,表情管理太好啦![呲牙]】
【孙荷真的别和纪宁站一块了,秀场的时候就被碾压,现在自己美美哒纪宁做鬼脸还是没纪宁好看,辱荷了。】

  纪宁就这样莫名其妙吸了一大波粉,顺带还把整容的谣给辟了,实在惊人。
至于孙荷么,平时每天都在超话“盛世美颜”营业的大小姐被活生生气得一条微博都没发,听说还大半夜出去打泰拳发泄。

  现在正是十点的光景,酒店为了方便艺人,位置并不处于繁华地段,此刻月色正好人烟稀少,很适合出去散散步。
纪宁扣了帽子,戴上耳机准备出去跑一圈。

  路过便利店的时候,看到熟悉的身影。
男人也戴着帽子,不过比起她还多加了一个口罩,他穿着柔软的水蓝色T恤,前衣摆不规则地扎在裤子里。

  他以前是不喜欢穿蓝色衣服的,又或者说比起蓝色,他更偏爱黑色。后来选应援色,没有艺人会用黑色应援,粉丝问他想换什么,他说无所谓你们喜欢什么就定什么。
定了蓝色应援之后粉丝给他寄了一套会服,本来也就是走个样子没觉得他会穿,毕竟他出道以来就是冷酷人设,宠不宠粉什么的……粉丝也没做这个期待。
结果第二天录制国民节目的时候他就把蓝色会服穿上了,且在之后的所有重大日子里,比如后援会成立日、出道日、节日之类,都会选蓝色衣服,私服中蓝色的比例也大大调高。
他进行得这样不动声色毫不刻意,给出一个又一个细心而自然的惊喜。

  纪宁不自觉就站在了便利店门口。

  店员估计看身形也有点怀疑他是纪时衍,毕竟顶流的粉丝遍布各地,但是他挡得严实,那妹子又不能确定,只好借着整货的名义在他旁边转了转。
放可乐的时候她没拿稳,有罐汽水在货架上荡了两下,最终还是没立稳翻出货柜,眼见着就要往地上砸。

  妹子忙着抓掉下来的薯片,没有多余的手再接可乐,眼神一瞬间都绝望了,瞥见半空中伸来一只手稳稳握住了可乐。

  纪时衍重新把东西放回货架上。

  门口的纪宁是清清楚楚看到那个瞬间,他下意识把手里的关东煮放在一边,然后替店员接了可乐。
好像是很细节很不足为道的事情,但走到他这个位置还能不摆架子为便利店员伸手――十几年了,他没有被这个浮躁和膨胀的圈子改变多少。

  店员妹子一个劲地道谢:“谢谢谢谢。”

  “不用。”
男人扯了扯口罩,一转身就发现站在门口的纪宁,顿了两秒,“站那干什么?”

  可能是鬼迷心窍了。
纪宁没说话。

  纪时衍下颌微抬,眼尾勾了点儿笑:“过来。”

  她鬼使神差的就真的过去了,脑袋里什么都没想。

  男人手里的关东煮套着俩盒子,纪宁走过去站到他面前,就看他把底下那个干净的盒子抽了出来,然后盖在了她脑袋上。

  ……?

  纪宁茫然抬头,对上男人一双含笑的眼,他眼尾笑意越扩越大,最后甚至根本忍不住了,愉悦满足地笑起来,胸膛都伴随着轻微颤动。

  画风到她这怎么忽然就变了……?
纪宁在男人走出便利店时还在思索这一切的合理性,这回换纪时衍站在门口,看着一动不动的她,好笑地问:“那帽子是给你施了定身术?”

  纪宁没好气地扯下头顶的杯子:“这是个鬼的帽子。”

  他勾勾唇:“走了。”

  “你让我来我就来,让我走我就走,我是你的狗吗?”
纪宁泄愤似的踩着脚下水泥路,跟他走进了酒店。

  “也没使唤你。”他说。

  她正要开口,猝不及防,下巴被人用指腹挠了几下。

  “舒服么。”男人低声问。

  他轻飘飘问了这么一句,她五脏六腑都跟着开始燃烧,大脑皮层开始发麻。
山崩地裂河水回流,纪宁觉得那点痒意已经顺着蔓延到了脖子根,嗓子口都在冒烟。

  好绝啊这男的。

  “不舒服?我家薄荷最喜欢我这么摸它。”
薄荷是纪时衍的宠物,一只柴犬。

  说完,纪某人就站在自己房间门口,好整以暇地欣赏着自己每说一句话,少女的耳根就跟着红一寸。

  “你赶紧回去吧!”
纪宁终于忍不住把他推进房内,一气呵成地拉紧男人的房门,确认似的往下压了压是锁住了,这才转头往她的房间快速走去。

  关上门之后她才敢靠在门上大口呼吸,扶着自己的喉咙,手指忍不住轻轻摩挲他刚刚碰过的地方。
他觉得是在逗宠物,她却被撩得就差在线表演一个自杀了……
他指腹轻软,挠人的时候更是说不上来的……

  要不是诺诺一个电话打过来商量工作,她今晚估计就交代在门口了。
和诺诺聊了二十来分钟工作事宜,纪宁感觉平静了些许,这才收拾了衣服去洗澡。

  坐在床沿边擦头发的时候,莫名的,她想到一些零碎的片段。
有关于自己喜欢上他的那部分片段。

  很久之前就知道他了,初中女生喊得最多的名字是纪时衍,高中辩论赛最热门的队伍全是他粉丝,“纪时衍女友团”这名字挂在学校公告栏整整大半年,没喜欢过他的时候,生活里也全都是他。
是真的有人能十几年如一日的红。

  那时候不过仓促扫过几眼,只是单纯觉得长得好看,其它什么感觉都没有,直到决定纯文化转表演的高三,老师家长没人看好,她压力大到经常凌晨三点什么都不想做,趴在桌上放空,某次意料之外,调到了一个晚安电台的节目。
有粉丝截取了他的声音做成节目,里面有访谈也有拍戏原音,男人声音和缓,带着经历过起落成长后才会有的豁达和淡然,她莫名感受到了治愈。
她终于开始了解他,被他的性格和实力圈粉,看见他就能疗愈一天的坏心情,他成了某种精神支柱。

  那时她才17岁,17岁的少女有宏大志向,就像很多18岁少年想要拯救世界一样。
临近艺考时,纪时衍做客了某个线上访谈,随机回答粉丝提问。
她自我激励似的留下一句“等我和你顶端相见”,几分玩笑几分凛然,壮士断腕似的一喊,没想过他会看到。但他真的在几万人之中看到了她。

  17岁的少女说出的天真梦想,连她此刻想起都忍不住哑然失笑,可那时候的纪时衍是怎么回答的呢?
五秒的语音里,他的声音带着鼓舞与包容,他说,“好啊,等你和我顶端相见。”

  很难形容那一刻的动容,但是看向窗外,忽然就觉得天亮了。

  所有人都不信她。
可他信她。

  哪怕那只是随口的安慰,但一点点肯定对当时的她来说,已经弥足珍贵。
极度黑暗的时候,一点点光都能继续行走了。

  他是真的陪她走过了一段很艰难的时光,哪怕他并不知情,但只要想到在某个地方,自己喜欢的人也在努力着,想到他也曾不被看好但最终称王,她就觉得自己,还能再坚持一会儿。他对她的意义已经超出了偶像本身,又或者让人有了希望和动力,本来就是偶像的意义。

  要怎么形容他呢?
是虽不爱表达,但真的很温柔很温柔的人啊。

  ///

  而另一边“很温柔很温柔”的人,正关了灯准备睡觉。

  闭上眼的那一秒,想到纪宁,又忽然想到之前自己在休息室里看到的东西。
好像是什么……纪时衍隐婚妻子什么的……
男人从床上翻身而起,拧开台灯,解锁手机随便搜了搜。
【纪时衍的隐婚妻子】相关用户532个,各种各样的前缀后缀,天花乱坠。

  ……
这怎么找。

  看了半天又回忆了一下,惊人的记忆力让他发现长度好像不太对,纪时衍又随便加了加。
【纪时衍隐婚圈外妻子】相关用户237个。
【纪时衍圈外隐婚妻子】相关用户289个。

  ……他到底结过多少次婚。

  翻了大概半个多小时,终于找到熟悉的头像,纪时衍点进去。
简介是:【专业搞神仙一百年。】

  最近的微博po的是他某个新代言的购买记录,述词如下:【最近还说不能再乱花钱了,可是为我老公算什么乱花钱呢。】

  男人舌尖抵了抵上颚,回忆起她躲闪的目光和各种欲盖弥彰的问题,某个念头愈加清晰――
这么怕他发现,这不会是她的小号吧?

  一旦接受了这个设定……
后面再看那些微博,感受就完全不一样了。

  几百条微博全是关于他的,偶尔也会有自己生活上的一些感悟。

  就这么欣赏了一个多小时,纪时衍才发觉夜已深,决定明天再继续看。

  而目前停留页面的那条微博,是她过年时转发的某则气温零下预警通知,少女慨慨然:【这种天气,就算是纪时衍跟我约会我都不会出去的,太冷了,真的。】
过了一分钟又转了一次:【对不起刚刚仔细想了想,纪时衍和我约会的话,我火速坐飞机前往,神挡杀神佛挡杀佛,我所向披靡[OK]】

  底下有人评论,大概是朋友:【你就不能矜持点?】

  五分钟后的她这才做出了艰难的让步――
【好吧,那我坐高铁去。】

  明明还有很多烦心事等着处理,江胜说过的各种冗杂的工作安排和投资计划风险还言犹在耳,但看到这里――

  男人捂住眼睛,悄无声息地在黑暗中勾起了唇角。

  

10000 3587446 MjAxOS8wMi8yMC8jIyMxMDAwMA== http://m.clewx.com/book/201902/20/10000_358744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