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34.怀疑人生(求推荐票!求收藏!)

书名:我夺舍了魔皇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八月飞鹰 更新时间:2019-03-16 00:12:46

  将黑死神珠从死海黑潮中吸取出来,那死亡之海的涨势顿时停止。

  笼罩天地四方,粘稠如油墨的恐怖黑海,开始消散瓦解。

  远方,有异族人马在监视。

  看见这一幕,他们全都大惊失色。

  “这么快,就破去死海黑潮?”

  “是魔皇亲自出手?他伤势确实无大碍?”

  “感觉不像魔皇出手……”

  “魔皇不亲自出手,死海黑潮怎么会被化解?”

  异族众人面面相觑,一片哗然。

  “撤!这里已经不是我们能处理了,立马禀报王上请他定夺。”

  “老九呢?”

  “好像没死,被魔教中人生擒活捉了……”

  “我们不管他,就这么直接扔下他离开,王上恐怕会震怒。”

  “没法救!去救他只会把我们所有人都赔进去,他自己好大喜功失手被擒还赔了王上的黑死神珠,他自己负责。我等速速回报王上,禀明魔皇伤情无大碍的真相,才是当务之急,剩下的事交由王上定夺!”

  “哎……也只能如此了。”

  一群异族人,不敢继续停留,连忙离去。

  六龙皇辇上,赫连喆没怨恨同伴不管他死活将他一个人丢下。

  从他执意催动黑死神珠要立这一功的时候起,他便也做好失败的准备。

  成则大功一件名震千古。

  从今往后,左贤王帐下再无人敢轻视他。

  整个漠北异族。

  乃至整个神州浩土,都只会惊叹他的成就。

  如果失败,那没什么好说的。

  成王败寇而已。

  不成功便成仁。

  只是赫连喆没有想到,自己输的这么彻底,这么轻易。

  明明黑死神珠所化的死海黑潮,足以横扫武帝境界以下一切人。

  哪怕武王数量再多,也禁不住黑死之海跟着涨潮。

  每一个死亡的敌人,都将成为死海黑潮进一步壮大的养料。

  随着时间推移,黑死邪劲会不断侵蚀还活着的对手。

  相持时间越久,则死海黑潮越强,敌人越弱。

  到最后只有一个结果。

  死海到处,生灵灭绝,鸡犬不留。

  便是武帝强者,纵使能自保,想要化解这死海黑潮却困难重重。

  赫连喆知道,黑死神珠其实有破绽。

  左贤王修哲将此宝给他的时候曾经有过指点。

  也正因为如此,他才能催动驾御这件宝物。

  但魔教明明第一次见识此宝,甚至从来没有真正接触过黑死神珠本身,如何能知道黑死神珠的六处破绽,更凭此化解死海黑潮?

  而且,还不是魔皇陈洛阳亲自出手。

  他随口指点手下人就轻松解决了!

  说心里话,如果魔皇展现惊天修为,强行以力破之,赫连喆可能还没这么震惊。

  可现在,完全颠覆他的认知。

  赫连喆此刻有些怀疑人生。

  他艰难抬头望去。

  高高在上坐着的陈洛阳,仿佛变得虚幻不真实起来。

  两人年纪其实相近。

  赫连喆年纪轻轻成就武宗境界,在神州浩土已算难得。

  但比起上方端坐的那个同龄人,彼此距离却那么遥远。

  头脑略微清醒后,赫连喆想起另一个问题。

  魔教教主,自己虽然不出手,但竟似乎早已发现,异族左贤王修哲眼下并不在此地。

  所以才有那句“小孩子别偷拿家长东西出门玩”。

  被实际同龄的魔教教主看作毛头小子,赫连喆并不恼怒。

  他深深知道彼此之间的差距。

  但魔教教主如何能早早肯定,左贤王修哲不在这里?

  想到这一点,赫连喆心中一片茫然。

  是自己先前露出什么破绽,叫魔教教主看穿了?

  迷惑不解的同时,赫连喆心里生出深深寒意。

  上方目现乌光,仿佛一尊魔神般深不可测的青年,叫他感到前所未有的恐惧。

  陈洛阳视线扫过下方委顿在地的赫连喆,神情波澜不惊。

  心情却有些复杂。

  某种程度上,对方是作茧自缚。

  当死海黑潮蔓延开来,吞噬方圆上千里山川的时候,陈洛阳意识中那尊神秘的黑壶里,多了一些血红琼浆。

  这意味着,除了那些灵兽外,有人死在这场灾难中。

  而且还是不少人。

  黔州多崇山峻岭,环境险恶,人烟稀少。

  但方才死海黑潮覆盖的范围,实在太过巨大。

  如此广阔的天地里,终究还是分散了居住了不少人。

  而死海到处,寸草不生。

  陈洛阳这段日子来观察总结血红琼浆的增减规律。

  距离自己一定范围内,有武道修为在身的人死亡,才可能让黑壶中的血红琼浆增加。

  普通凡人不会有所变化。

  眼下黑壶里的琼浆增加了一些。

  但因为这死海黑潮带来的灾难,无疑夺走更多人的生命。

  方才面对黑色的死亡海洋,陈洛阳强行稳住心神,告诫自己保持冷静。

  他念头沟通黑壶,提出两个问题。

  提供异族左贤王修哲的资料?

  如何化解眼前这死海黑潮?

  不管哪个问题,都大量消耗壶中血红琼浆。

  因为这场浩劫的缘故,血红琼浆刚好够用。

  两个问题之后,黑壶几乎干涸。

  万幸,陈洛阳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第一件事先看左贤王修哲的生平经历。

  时间紧迫下陈洛阳都不看前面部分。

  他直接看最后一句。

  那里交代修哲同赫连喆等人兵分几路在黔州分散寻找陈洛阳一行人的下落。

  分兵之后,没提及他们汇合。

  这说明,眼下这场死海黑潮,是赫连喆几个人自己行事。

  左贤王修哲并没有躲在黑海后面伺机而动。

  于是陈洛阳放下最后的担心,老神在在调兵遣将,破解这场死海黑潮。

  罪魁祸首赫连喆,也被萧云天生擒抓回。

  “把这里收拾一下。”陈洛阳随意的摆摆手。

  魔教众人恭声道:“谨遵教主谕令。”

  死海黑潮消散退去。

  留在原地的是一片白骨和腐肉。

  用不了多久,这里必然会生出瘟疫,向周围扩散。

  土地也会完全荒废。

  黔州是魔教自家地盘,自然不能置之不理。

  对他们来说,却也不难。

  没了死海黑潮内蕴含的恐怖黑死邪劲,魔教众人办法多的是。

  张天恒麾下虫道人放出自己培养的大量毒虫,立即成片清理残存的白骨和腐肉。

  “教主请先行,场面腌臜污秽,别扰您清净。”张天恒说道。

  陈洛阳随意的点点头,六龙皇辇便再次起行

  他看了一眼赫连喆后,没有多说什么,只吩咐收押。

  生擒这个人,是陈洛阳特意吩咐的。

  重要的是人活着落在他手里。

  赫连喆本身怎么想,无关紧要。

10020 3539588 MjAxOS8wMi8yOC8jIyMxMDAyMA== http://m.clewx.com/book/201902/28/10020_35395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