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14章·高层也未知

书名:戏精教皇引导世界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莱君 更新时间:2019-03-15 00:21:46

  在晚上十点钟的时候,大神官找到了楠希,前者在十分钟之前收到了布鲁斯特的来电汇报。

  歇森尔苏市的恶魔‘伽厄坦索’已除,德莱登神父死于恶魔之手,在恶魔临死之前瘟疫集中爆发造成了大批量人员的死亡,具数字统计人数预计超过千人。

  “我们要将这件事情汇报给修菲恩殿下。”

  大神官非常焦急,他无法直接进入修菲恩的寝室,在对方的楼道里入口处就会被教廷的值守者给拦下来,即便是大神官也不可以。

  就如同英国的首相去见英国女王,没有对方的允可也会被拦在外面。

  而楠希作为照顾修菲恩起居的人,是教廷唯一可以随意出入修菲恩寝室的高层教廷神职人员。

  “可是……可是殿下已经休息了。”楠希有一些犹豫,是不是该在对方睡觉之后去叫醒修菲恩。

  “你可千万别在这种时刻开始犯糊涂!那可是关乎一座城市的安危……”

  “但恶魔不是已经死了吗?”

  “那也造成了超过千人的死亡,这对于美国这个国家而言超过千人的集体死亡事件,除了2001年九月份的那场恐怖袭击之外……已经过去了二十年现在又发生了一起……”

  大神官接着说“现在就应该让殿下知道……美国这件事情足以震惊全世界。”

  楠希嘴角翘了翘,大神官还不知道英国加的夫出现的恶灵事件。

  的确这是今天下午才发生的,大神官今天一天的关注点都放在了歇森尔苏市的恶魔上面。

  这位老人家甚至把家族的子侄给派了过去……

  楠希正在犹豫着要不要开口告诉大神官‘诺佐斯’有关于加的夫的事情,却看到对方大声严肃地说了一句。

  “楠希小姐,情况紧急我希望你能斟酌,即便是打扰了殿下的休息,他也不会对此生气的,如果隐瞒的话,他才会发怒……”

  楠希咬了咬嘴唇,答应下来。

  她先独自来到修菲恩的房间里,轻轻地叫醒了对方。

  “怎么了……现在还没到十二点吧……加的夫的恶……”

  修菲恩睡眼朦胧,他刚刚睡过去,现在应该还没到午夜十二点,他在神秘书上面给加的夫恶灵设定的出笼时间是十二点,现在还没到。

  不过他话说到一半,就立刻停住了,差一点……差一点就将这件事情给说了出来。

  不过好在楠希的注意力在别的事情上,并没有关注到这一点。

  她说“殿下,很抱歉打扰到您休息,但是大神官有事情,非常‘紧急’的事情要和你说。”

  楠希将在最后加了一句。

  “歇森尔苏市的恶魔?”

  “是的,歇森尔苏市的恶魔,已经被消灭掉了,教廷派过去的两位神父其中之一的,德莱登神父死于恶魔之手……”

  楠希紧了紧嘴唇接着说“有超过千人在这一次事件中丧生。”

  修菲恩愣了下,对于德莱登神父的意外死亡他还能在承受的范围内。

  倒不是修菲恩冷血,毕竟对付的是恶魔,而且还是修菲恩在神秘书中所创造并具现的。

  但为什么那座城市会造成这么高的死亡人数。

  这让他超过十秒的时间都没有反应过来。

  “让诺佐斯过来见我,现在……立刻……马上……”

  修菲恩的声音也变得焦急起来,他想要立刻知道一切事情的结果。

  “殿下,晚上打扰了。”诺佐斯走进来后,修菲恩穿着纯白色的睡衣坐在床上,楠希站在旁边随后给巴利缪尔皇室厨房通知他们准备锡兰高地红茶。

  诺佐斯先是和修菲恩互相对视了一眼,随后诺佐斯嘴唇微微颤栗开口道“德莱登神父被恶魔杀害了。”

  “圣主保佑,他的灵魂会荣归天国,但刚刚楠希告诉我歇森尔苏市死了超过千人……”

  “是的……”

  诺佐斯将布鲁斯特神父的汇报尽量简短一些告诉修菲恩,只要告诉修菲恩其中的要点。

  例如恶魔在最后时刻颂念邪恶之语,让感染者体内的邪恶力量爆发。

  这在短短的时间内便要了千人以上的性命,其中这些死亡的人全都是送到医院之后没有来得及喝到圣水的。

  修菲恩低着头眼神黯淡沉默不语,他只是在神秘书中创造了恶魔伽厄坦索这么一个剧本事件,但却没想到仅仅一天过后他却造成了这么可怕的灾厄。

  这其中的过程想要把控住实在是太难了。

  他在神秘书中写的只不过是两三句话,恶魔拥有传播瘟疫的能力,但瘟疫的危害与可怕程度,传播速度,修菲恩并没有写上详细的描述。

  如果在当时加上传播条件或者是感染者两到三天才会死亡的话,也就不会造成这种后果。

  这让修菲恩明白了一个道理,使用神秘书创造一个剧本事件,要对其中的不可控因素尽量详细的描述。

  如果仅仅是简短的描述,写上一个恶魔拥有喷火的能力,而创造者可能心中想的就是魔术师变戏法的那种喷火。

  到了具现出来的恶魔这边就有可能会变成超高温度的火浪。

  同时神秘书无法去改变周围任何人的意志,无法改变他们的思维。

  也就是说神秘书可以创造,可以修改,可以毁灭,但不会对生物意志产生影响力。

  “我感觉犯了一个不可饶恕的大错……超过千人的生命就这么消失了……这完全都怪我,都是我不小心造成的意外……”

  修菲恩的眼中含着泪珠。

  这一刻他对自己所拥有的力量都感到了恐惧。

  而诺佐斯和端着红茶进来的楠希则以为修菲恩是对这件事情没有详细的规划好,如果说处理计划在完善一些的话可能就不会造成这种后果。

  但对于一个十岁的孩子而言,诺佐斯是知道,凡是详细规划到完美极致的人是不存在的。

  即便是圣人也会有犯错的时候。

  “殿下,这一切都不怪你,想一想,是你的一滴血液才在最终杀死了恶魔,如果没有您的指示话,那么这个恶魔还会在歇森尔苏市继续作恶。

  说不定还会跑到别的地方,造成的灾厄会更大。”

  修菲恩擦了擦眼睛,他的心态在刚才有点絮乱。

  他在心中告诫自己,在这一刻起一定要成为一个万事不知,又尽在掌握的表演家才行。

  “让布鲁斯特立刻回来,明天早上我醒来的时候就要见到他。”

  “是的殿下,您早点休息……晚安。”

  诺佐斯随后告退离开,布鲁斯特现在乘坐着教皇专机返回的话,在凌晨的两点钟就能回到根尼国。

  楠希送着诺佐斯离开,在这位老者要走的最后,他又对楠希嘱咐道“一定要好好照顾殿下,明天过后就要举行教皇继任仪式,在天启年即将到来……

  修菲恩殿下是神在人间留下的唯一子嗣,万事注意,万事小心。”

  “我明白,大神官阁下。”

  大神官走后,楠希觉着自己还有别的事情没告诉他,等到过会之后才想起来是加的夫恶灵事件。

  第二天清晨,修菲恩醒来之后便立刻询问布鲁斯特神父回到教廷没有,在得到楠希肯定的答复之后,修菲恩便让楠希立刻把布鲁斯特带过来见他。

  “殿下,为什么不先吃早饭呢,布鲁斯特神父昨天凌晨两点钟就回到了教廷,而且对方一夜没睡……似乎是陷入了一种自责的状态中。”

  修菲恩考虑了一下“早餐的时候我就和布鲁斯特神父一起吃,不管怎样对方都是消灭恶魔的英雄。”

  在教廷的皇室餐厅内,布鲁斯特相当拘谨的坐在修菲恩的对面。

  在刚才来的时候他的年迈叔叔还多次警告他,一定要认真一些,要记住自己是在和哪一位坐在一起吃饭。

  别懵了,那可是未来的教皇,他明天就要继任。

  所以即使面前准备着早餐,布鲁斯特也没有任何胃口吃的下去。

  烘烤培香的吐司,巴掌大小的椭圆形精致银器里装着三色果酱,那中间有一个菱形的隔断。

  旁边还有煎蛋和一杯牛奶。

  “没有胃口,事实上我也一样……”修菲恩看着布鲁斯特说道,对方的眉宇间还透着一股自责和忧愁。

  “殿下,如果那个时候我能快速的做出反应,能够尽快的拔枪射击的话,德莱登神父就不会死在我的面前,歇森尔苏市也不会有近千人牺牲……”

  修菲恩喝了一口牛奶,他的嘴角还带着咱聊,旁边的楠希细心地帮他擦掉。

  他说“即便是你的动作再快,最终恶魔还是会提前躲开你射出去的子弹,根据你的汇报,显然伽厄坦索是误以为你手上的枪能杀死它而不是子弹。

  所以才放松警惕……听说我,布鲁斯特神父,即便是神明也无法做到先知先觉,更别说像你这样的普通人。

  我的体内流淌着圣主的血统,还需要他的启示才能开启。”

  布鲁斯特有些纳闷“但是真经里面说圣主是全知全能,无所不能的存在。”

  “那样的话,世界上怎么还会存在恶魔?”修菲恩的反问让对方哑口无言。

  此刻修菲恩的内心之中正有一个演员的躁动之心在欢悦着,修菲恩感觉他这属于即兴的表演。

  无剧本,无台词,完全靠自己的表演让对方折服,相信。

  难度之大超越了历代巴利缪尔家族的先人。

  并且他的谎言和骗局以及表演还都要互相之间串联起来,相结合产生关系,绝对不能存在违和感。

  修菲恩轻咳一声接着说“德莱登神父的灵魂将会回归天国,他会投入到圣子梅达,圣主梅墨特的怀抱之中。

  而活着的人就要铭记身上所背负的使命,天启年将至,每一位神职人员都将成为战士,天启年我们所面对的敌人是可怕只记录在传说当中。

  天启年的可怕将会远远超过百年间的两次大战。”

  修菲恩站起来,背对着布鲁斯特神父,双手负于背后,他的声音沉稳,形象却给布鲁斯特带来一种幕后王者的风采。

  虽然对方的年纪只有十岁。

  “你绝对想不到,大神官在昨天晚上的凌晨还接到了美国白宫那位打过来的电话……”

  布鲁斯特一愣,如果有这个权限能直接动用白宫办公室打来电话给大神官,那么也就只有那位商人总统能做到了。

  “他在电话中狠狠的痛斥着大神官,辱骂教廷是一群蒙蔽世人的伪君子,欺骗世界的狂徒。”修菲恩说。

  这让布鲁斯特觉着怒火中烧。

  他刚刚驱除了一位强大的恶魔,而且巴利缪尔家族的世代族人都背负了太大的使命。

  可以说这个家族关乎着人类世界的安全和平衡。

  没想到还得遭受被保护人的误解……

  修菲恩接着说“他把歇森尔苏市所发生的一切都怪罪到了教廷身上,他们认为这都是教廷背后的阴谋,还有加的夫他们也认为是教廷在背后捣鬼……”

  布鲁斯特愣了愣,加的夫又发生了什么,这座城市好像是英国威尔士的首府吧。

  修菲恩对着楠希点点头,对方将一份临时打印出来的资料放在面前。

  在布鲁斯特错愕的眼神下,不可置信地吐出两个字“恶灵!”

  “昨天晚上,加的夫遭受到了恶灵袭击,而且还是一群,那座城市现在俨然成了一座恶灵肆虐的鬼城,其灾厄程度甚至要远远超出歇森尔苏市的恶魔。”

  修菲恩转身继续说道“恶魔是有计划的传播瘟疫,而这群恶灵则是一帮躁动,邪恶,没什么脑子,完全靠着灵魂被污染的怨恨来行事。

  这就如同一群杀人为乐趣的狂魔被释放出来,仅仅一个晚上,加的夫死亡人数……基本上能够与歇森尔苏市保持在一个持平状态。”

  布鲁斯特瞪大了眼睛,这种情况简直犹如血洗事件。

  “可……可是……为什么美国总统要将这两件事情都认为是教廷在背后作乱……明明我们是在解决这种事件,却变成了幕后作祟者。”

  修菲恩听到对方的疑惑,心中想的却是‘美国总统猜的不错,这些事情的背后的确都是教廷干的,而且是他一个人,而且他还得写下一个个剧本事件来解决。

  这就相当于当了婊子还想立牌坊的道理是一样的。’

  布鲁斯特接着问道“难道美国总统已经做到了那么高的位置,对于这个世界背后的一些隐秘还不清楚吗?”

  “咳咳……”修菲恩在心中狂流汗,他的确没有考虑到这一点。

  那些普通的神职人员,还有各个国家的一些政府人员,在突然面对这种情况,都会想到是自己身处的位置不够,所以对于高层故意隐瞒的一些诡秘事情真相不了解。

  但实际上就算是各国总统也不可能知道这些突然发生的事情。

  恶灵,恶魔的出现也会把他们给搞懵了,而偏偏修菲恩还不能直接用神秘书篡改他们的意志和记忆。

  因为神秘书无法对人的思维做出改变,这仿佛是这本书的底线,无所不能却也有不会去做的事情。

  要不然的话修菲恩早就在神秘书上写下全世界人都是虔诚的信徒,不就好了。

  而现在布鲁斯特这样问自己,他又该怎么来编织这个谎言?

10023 3539259 MjAxOS8wMy8wMi8jIyMxMDAyMw== http://m.clewx.com/book/201903/02/10023_353925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