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四十五章

书名:实习生被撩日常 上传会员:我是小乖乖 作者:久梦 更新时间:2019-03-15 10:07:52

  杨非凡到底是败下阵来,摇下车窗,挑衅地看着眼前人。

  “江主任有何贵干。”语气极其嘲讽。

  江宁川也没有和他冷嘲热讽的时间,他直奔主题问:“请问您在医院搞什么娱乐圈狗仔的把戏?”

  杨非凡装傻:“什么狗仔,我听不懂。”

  江宁川把于棠发来的照片在杨非凡面前放大,“这不是你的杰作?”

  “我倒是好奇为什么别人要把这张照片发给你,我拍医院内部照片而已,有什么不对劲的吗?”

  “呵,杨医生装傻倒是一流,”江宁川被气笑了,“医院场景我是没看到多少,怎么我的实习生倒占了画面的主要部分。”

  “这和你有什么关系呢,不过是个实习生而已,”杨非凡眯了眯眼睛,冲着江宁川微微勾唇,小声开口:“还是说,你们之间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关系,你看到我拍他,就心虚了?”

  还没等江宁川开口杨非凡就接着说:“也对,我们江主任可是青年才俊,年轻有为,让人望而生叹的高岭之花一株,做出了乱搞上下级以及两性关系这样的事情来,自然是不想让人知道的,是不是?毕竟这可不是什么体面的事情,是那个小实习生为了留在宁和出卖自己还是你用什么手段威胁人家,这要是……”

  “你可闭嘴吧,一天到晚叭叭的。”杨非凡话还没说完就被人打断,居然是一直待在车里的姜俞,姜俞冲着杨非凡晃了晃手机,龇牙笑道:“嘿嘿,你没注意吧,你刚才的一言一行我全都拍下来了哦,虽然隔着玻璃不是很清楚,但声音总是你的吧,身形也对得上,我到时候要是想告你诽谤的话,这可都是证据。”

  杨非凡张着嘴没说话,显然是一时之间没反应过来。

  姜俞严肃地看着杨非凡:“我和江主任正常的恋爱关系,什么叫乱搞两性关系,你哪只眼睛看到我们乱搞了,这样算吗?”说着抱着江宁川的脸响亮地亲了一口,随即接着道:“还是杨医生心里只有乱搞,所以看什么都是乱搞?”

  杨非凡被姜俞一顿连珠炮弹给说蒙了,伸手指着姜俞的脸,“一……一派胡言!”话都说不清楚还要强撑着,实在是可悲。

  “请注意你的行为。”江宁川撇开杨非凡的手,把姜俞往自己身后拉了些,接着说:“至于杨医生这段时间的所作所为,我会照实向医院上级汇报,孰是孰非自有人评断,再有,我不想我的正常恋爱关系被标以什么难听的词汇,如果相关词汇再从杨医生嘴里出现,我自然会合理且合法地维护我以及我恋爱对象的权益。”

  杨非凡已经被两人气疯了,他破口大骂,“你们这对同性恋,真让人恶心,我们医院怎么可能容忍你们这种人的存在,你去告状啊,向副院长告状,向谁都可以,恶心的同性恋,我倒要看看大家会不会容忍你们。”

  江宁川拳头蓦然攥紧,用了十成十的力气,感受到身边人的动作,姜俞一把将人拉住,反手将人握住,在江宁川后背轻轻拍了拍以作安慰。

  “这句话我也录下来了,”姜俞面无表情地整理手机文件,为难地看着杨非凡,道:“如果真的有哪天杨医生惹我生气了,记得做几台高难度手术多存点钱,毕竟我妈妈是国内排的上名的律师,你请的律师质量稍微次一点,只怕是……”’

  姜俞话没有说完,给杨非凡留了点想象的空间,诽谤和喷脏倒不至于坐牢,但到底如何,看他这么去想吧。

  两人又重新回到车里,姜俞好久没与人争吵过,这时候手脚居然有些发抖。

  他转过身想要寻求安慰,却发现江宁川眼眶居然有些发红。

  姜俞顿时急了,搂住对方的脖子轻轻蹭了蹭脸,小声问:“怎么了,不会是被气哭了吧?别哭别哭,真不值得。”

  “他怎么能那么说。”江宁川的声音有些抖,他将脑袋埋在姜俞脖颈处,眼眶周围越发热了。

  “管他怎么说呢,恐同即深柜,他说得越难听就代表他藏得越深,看不出来呀。”

  江宁川被他男朋友的胡说八道惹得一秒破功,笑道:“他都有孩子了。”

  笑完又开始冷着脸,虽然早就猜到有人会针对他和姜俞说出难听的话,却没想到杨非凡居然会将他和姜俞的关系说得这么不堪。

  杨非凡在后面猛按喇叭催人走,江宁川铁了心和他作对,慢吞吞发动车子,也不急着走,停着给杨非凡喷尾气。

  杨非凡急躁地喇叭声又响起来了,江宁川摇下车窗,探出脑袋对后面喊:“这辆车市价268万,杨主任你可得小心点,蹭到一点点就修理费就够呛。”

  杨非凡发了疯似的按喇叭,把人气了个够,江宁川终于善心大发,离开了车库。

  姜俞抱着肚子大笑,调侃道:“没想到老师居然这么小心眼,还炫富。”

  “有吗,很普通的善意提醒而已。”

  “大家都说老师家很有钱,到时候不会要我入赘吧。”

  “你入赘和我一起姓江吗,也没什么差别。”

  “血赚不亏,哈哈哈哈……”

  江宁川心情总算是慢慢恢复过来,他余光扫向放在后座的礼盒,调整了一下心情。

  这次的案子十分顺利,姜宛在计划好的时间里回了家,回家之后便开始准备和乖仔男朋友一起吃饭的事情。

  所有事情都在意料之中,但唯独突然造访的何西是个意外。

  何西蹭在姜宛身边吃着点心八卦,“听说小鱼儿今晚要带男朋友回家?”

  姜宛看了看门口,笑道:“你都知道了还来问我。”

  “那我今天来是不是有点不合适?有什么不合适的,毕竟我也算是大舅哥。”何西自问自答,挨了姜宛一个脑瓜崩,“臭小子。”

  何西嘿嘿一笑,门铃终于响了,还没等姜宛反应他便嗖地一下窜到门口,开了门。

  “妈,我们回来了!”姜俞话一下子没收住,让何西占了便宜。

  何西伸手摸了摸姜俞的头,憋笑道:“乖。”

  姜俞瞪他,“你来干什么!”

  姜宛一把拍掉何西捣乱的手,将他拉到身后,随后对着身后的江宁川道:“都快进来吧。”

  江宁川酝酿许久的“阿姨好”实在是叫不出口,只道了声“你好”便进了门,他终于能够明白何西抱怨的“你知道我对着干妈那张能叫姐姐的脸叫干妈有多么绝望吗”,以前他不知道,现在知道了,阿姨根本没办法喊出口,喊姜姐的话和姜俞的缘分可能就止于今晚了。

  “很久之前就应该一起吃饭的,不过我工作忙,才拖到了今天。”姜宛脸看着虽然年轻,但长辈的做派却十分自然,不像上次见面时对儿子老师的客气,今天的态度多了几分亲切出来。

  “本该早点来拜访的,但是一直拖到了今天,是我怠慢了。”江宁川顺着姜宛的话说,他将手中的礼盒放在桌上,接着开口:“姜俞提过您喜欢喝茶,这是朋友茶庄产的大红袍,今年的新茶,还请笑纳。”

  茶叶是姜宛少有的心头好,笑盈盈接过包装古朴精美的礼盒,道:“费心了。”

  江宁川登时松了一口气,见面礼送出去今天的见面就成功了一大半。

  姜俞也跟着紧张了一下,在路上还好,进家门之后他心跳就开始加速,看到他老妈笑起来才放松下来。

  “大舅哥”何西拉着江宁川在沙发上坐下,姜俞则跟着姜宛一步三回头地去了厨房。

  江宁川看到他用口型悄悄说些什么,不过很抱歉江宁川再聪明也读不懂唇语,怎么也猜不明白对方说了什么只好作罢。

  何西好笑地看着两人的互动,突然说:“明明是我先来的。”

  江宁川心里一惊,白色相簿是什么他不知道,但白学现场他却稍有了解,这“大舅哥”什么意思。

  见人面色不善,何西哈哈大笑起来,“但却是姜俞进厨房帮忙端菜。”

  江宁川:……

  两人之间沉默了半晌,何西突然开口,“川哥,我觉得你真挺厉害的。”

  “怎么?”

  何西拿了块芝麻糖放进嘴里,稍硬的糖块被咬开时发出“咔擦”一声,芝麻的香味瞬间在空气中迸发出来。

  “小鱼儿的童年,他和你说过吧?”

  “没有,”江宁川摇摇头,拿起杯子抿了口水,“不过知道一些。”

  “你调查他?”

  “没那么夸张。”江宁川失笑,他想起姜俞偶尔一惊一乍的时候,这两个人可能是互相影响的,从小到大都很亲密的关系,让人稍微有一点点嫉妒。

  在何西的追问下,江宁川将钟家靖生病住院和小实习生选导师的事情说了一些,被问到病情的时候及时止住了话题。纵使要讨好大舅哥,却也要尊重病人的隐私。

  何西倒没想那么多,得知钟家靖重病便长长吐出一口气,道:“善恶到头终有报。”

  他对那些人的怨恨是来源于不经意间听到的交谈和啜泣,小时候在夜里让姜俞惊醒瑟缩的噩梦,还有对一切邪恶和压迫的猜想。他从未被人逼迫过,也从来没有人让他受伤,可最初见到的姜俞那么小小一个,头上却带着狰狞的伤口。

10026 3539323 MjAxOS8wMy8wNC8jIyMxMDAyNg== http://m.clewx.com/book/201903/04/10026_353932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