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十六章 栓娃受伤

书名:山路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唐大僧 更新时间:2019-03-15 00:41:58

  这时二花也跟着过来了,看到他们都没事,这才放下心来。

  “怎么就会失火了?”就在栓娃子提心吊胆和陈大婶唉声叹气的时候,许可问出了心里的疑惑。

  “我、我,我想给奶奶做饭,结果火就从灶里冒出来了,还把我爸爸晒的玉米都烧没了,呜呜……他回来一定会揍死我的!”栓娃子的一张小脸早被他哭成了小花猫,一条条的脏印子挂在脸上,显得有些滑稽,也有些可爱,可许可却一点儿也笑不出来。

  才不到六岁,竟要生火给奶奶做饭,事后还在惦记着家里的那点儿存粮。在城里,只怕这么小的孩子连吃饭都还要奶奶追着喂呢!

  “你怎么那么笨呢!怎么烧个饭还能弄出这么大的火!”二花也听明白了栓娃子家失火的原因,便对着这个小男孩指责道。

  栓娃子一见连跟他要好的二花姐姐都批评他了,心里更是怕得要命,缩着个肩,小小的年纪就一副痛不欲生的模样。

  “二花!你别说他!”许可阻止了二花的指责,又对栓娃子柔声安慰道:“你很棒了,你爸爸不会揍你的。”说完,心疼地拉起栓娃子的手,却突听“嘶”的一声,只见栓娃子猛地缩回了自己的小手。

  “你的手……?让我看看!”检娃子看到许可突然变得严肃的表情,极不情愿地小心地伸出自己的手。

  许可看到,栓娃子刚刚被自己拉过的小手,此时一片红肿,并还有两个大水泡。

  这是被烫的!

  心里说不上什么滋味,而栓娃子却像所有做错事的小孩子一样,低着个脑袋,一副唯唯诺诺的样子,好像他手上的伤是长在别人身上、并是他一手造成的似的。

  许可从来不知道,自己还有这么情感丰富的时候,看着栓娃子的样子,还有他小手上触目惊心的伤,许可深吸一口气,努力让心里堵塞的情绪好些,并转身大步离开了陈大婶的屋子。

  “老师也生气了吧?”栓娃子见许可一言不发转身就走,小心地问向二花。

  二花说了什么,许可没听到,他快速地回到了自己的屋里,从行李箱里开始翻找。

  他记得离家前,老妈给他带了些常备药,印象中,好像就有外伤的和烫伤的。

  当时他还觉得挺多余,自己又不是上刀山下油锅,用不着带这些,时间久了也会过期,反到是浪费。

  没想到,这些看似根本用不上的东西现在都派上了用场。

  拿出药,许可又连忙回到陈大婶的屋里,陈大婶把家里仅剩不多的水烧开晾凉后,小心地喂给栓娃子奶奶喝。而栓娃子像个小鹌鹑一样,蔫头蔫脑地站在一边,二花已经离开了,估计看这里也不需要她做什么,便回去找她妈妈去了。

  看到许可回来,栓娃子更是瑟缩地往墙角里躲了躲, 与他身体不成比例的大脑袋垂得更低,好像下一秒许可就会铺天盖地地骂他一顿似的。

  “把手伸出来!”许可有些无奈,沉声对眼前的小不点儿说道。

  栓娃子依旧低着头,他只能看到许可早已脏的了运动鞋,可就是这样的脏鞋,他也觉得,老师身上什么东西都是好的,都是高贵的,让人看了就心生畏惧。

  听到许可的命令,栓娃子乖乖地伸出左手,小小的手没什么肉,更不像城里孩子的手那样白白净净,看着就想咬一口。

  而栓娃子的手,脏兮兮、黑乎乎的不说,皮肤也有些粗糙。若不是这手的尺寸太小,真看不出来,它的主人只是个不到六岁的孩子!

  心里不是滋味,许可拿着药,却发现,这只手好好的,根本不是烫伤的那只手。

  许可心里又好气又好笑,看着栓娃子的头顶和后脑勺再次沉声道:“那只手!”他就不明白了,自己有那么可怕吗?看给他吓的。

  栓娃子的小身板微微哆嗦了一下,收回左手,犹豫再三,才慢吞吞地把右手伸了出来。

  黑黑的小手,从虎口到手背红肿得异常明显,大拇指下方,还有两个像黄豆似的水汪汪的大水泡,在他小小的手上,显得那么突兀。

  “疼不疼?”许可蹲下身子,小心地扶起他的手,心疼地问道,不过他刚问完,就发现自己蠢得可以!

  这么严重的烫伤,怎么可能会不疼?别说一个小孩子,就是放在大人身上,也得疼上一阵子呢。

  出乎意外的,栓娃子却是摇了摇头,花猫似的小脸皱成了一团,小心地看着许可闷闷道:“不疼。”

  只不过,当许可的手指轻轻触碰那红肿的地方时,栓娃子还是忍不住地闷哼了一声,小手也下意识地往回缩了下,却终是又老老实实地任许可握在手里。

  许可想给栓娃子上药,不过他这手实在是不干净,特别是那两个大水泡,如果水泡破了,后果就是感染。

  可眼下别说是干净的水,就是带着杂质的脏水都找不到。家家户户的水,基本上都用于栓娃子家的火灾了。

  没有水,要怎么给这个小家伙洁清伤口?许可犯了难,他是师犯专业的,又不是学医的,最多就会抹点儿药,贴个创可贴,挑破水泡已经是他的极限,那还是曾经见老妈做饭烫伤了手,老爸给处理的。

  但前提是,一定要把手洗干净。

  栓娃子见许可一直皱着眉头盯着他的手看,也不知道怎么了,心里更是害怕,想着要不要把手伸回来,他一轻轻一动,到一下子提醒了许可。

  他想起了女朋友韩玥玥。那个姑娘可是个洁癖,看哪儿都觉得不干净,摸了什么都要洗洗手,在学校还好些,可以轻易找到卫生间,再不济,可以回宿舍。

  可出去玩就没这方便条件了。有一次他们几个同学一起去郊游,晚上要在户外搭帐篷。许可搭好了帐篷之后,也没注意到自己的手已经脏得可以和栓娃子的手“媲美”了,便直接去拉韩玥玥。

  而韩玥玥就像刚才的栓娃子一样,全身一个哆嗦,突然就把手缩了回去。但她更夸张的是,后面还有一声尖叫,好像踩到了猫尾巴似的,到是给许可吓了一大跳。

  她变得焦躁,甚至还有些愤怒,一边责备着许可,一边用两根手指小心地从她的背包里拿出一包消毒湿巾,在她看着挺干净的手上擦来擦去,好像手上有什么致命病毒一样,让她能嫌弃成这样。

  原来觉得她这毛病挺烦,但现在许可到不这么认为了。至少,韩玥玥这习惯,到是提醒了他。

  在他的背包中,好像就有半包湿巾。那包湿巾,还是以前他和韩玥玥出去玩时,韩玥玥装进他包里的,后来韩玥玥也没拿走,许可也就忘了,便将这半包湿巾一直留在了背包里。

  如今,又给背到山区来了。

  “你别动!”许可突然站起身,对栓娃子说了句后转身又离开了。

  栓娃子有些茫然,不知道老师今天这是怎么了?就算自己做错了事情,可他这一趟趟的……栓娃子想不出来,这其中有什么关系。

  许可飞快地翻找着自己的背包,终于在一个夹层里,找到了那半包湿纸巾。密封很好,纸巾还都是湿的呢。

  再次回到陈大婶的屋子,只见栓娃子依旧站在墙角处,而他的右手还直直的伸着,保持着许可刚才离开时的那种姿势。

  “老师,我没有动,一点儿都没有动。”看到许可回来,栓娃子紧张地念叨着,生怕许可生他的气,以后再不教他念书了。

  许可有些无语,这孩子是太简单还是太实诚了?他不让他动,指的是不要离开这里,栓娃子可倒好,就那么直直的举着手,连手指都没动一下,如果自己出去的时间久些,他也不怕胳膊举酸了!

  这孩子……!

  再次蹲下来,许可平视着栓娃子,认真说道:“我给你处理一下这个烫伤,可能会有点儿疼,你忍着点儿。”

  可能许可的话太出乎于栓娃子的意料,他茫然地点了点头,任许可拿出湿纸巾,为他轻轻地擦着手。

  那烫伤处一碰就很疼,可纸巾的清凉又让栓娃子感到新奇和舒服。

  他好奇的看着许可的动作,不明白为什么会有湿的纸,难道这个纸就不会破吗?

  突然想到了什么,栓娃子马上说道:“老师,用这个太浪费了,用我的衣服就行。”

  许可的动作一顿,看着栓娃子的一脸纠结和认真,低头继续替他擦着手,说道:“你知道你的衣服上有多少细菌吗?用你的衣服擦手,你就不怕你这只手被细菌吃掉?”

  栓娃子吓坏了,不明白怎么用衣服擦擦手,自己的手就会被吃掉?到底被什么吃掉?老师说的细菌又是什么?他怎么从来没看到过?

  不过栓娃子不好意思再问出来,便忍着手背上的痛感,认真看着许可帮他处理烫伤。

  这时陈大婶也过来了,看到栓娃子的手被擦得干干净净的,先是有些诧异,不过很快便想明白了。

10027 3539260 MjAxOS8wMy8wNC8jIyMxMDAyNw== http://m.clewx.com/book/201903/04/10027_353926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