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四十六章 情绪失控

书名:山路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唐大僧 更新时间:2019-04-16 00:37:04

  老村长这么一说,陈大婶才注意到,这次回来的,果然多了好几个面生的人。

  陈大婶虽然是村长夫人,却一辈子没出过山,乍一见这么多陌生人,又都是当官的,顿时紧张了起来。

  “你这个老头子,咋不早说!”陈大婶紧张得抱怨了一句,声音也软了不少,连忙招呼着:“来来,屋里坐,屋里坐。”

  而她自己却手忙脚乱得像只无头苍蝇,一下子不知道该做什么了。

  在老村长的提醒下,她才点燃了油灯,光线一下子亮堂了起来,当在看清当前三位领导的样子后,更是紧张不已,胆怯地解释道:“咱们、咱们这里习惯不点灯了,对、对不住啊,我一时没想起来。”

  说完,又急急忙忙去烧水。

  许可只是个支教老师,关于村里的政务,有老村长呢。他主动来到屋外,帮着陈大婶一起烧点儿吃的东西。

  白永亮是个秘书,周强没有特别安排的时候,他也不需要做什么,便跟着许可一起来到屋外。

  此时夕阳已经藏于青山之后,天空一片昏暗,而贺兰村也被笼罩在一层青灰色中,让远处的景色更显朦胧,而近外的景物,也让人看不真切。

  屋里烛火摇曳,屋外幸亏有个土灶,土灶下方的灶眼里烧着团团烈火,将这一小块儿地方照得火红一片,又有光明、又有温暖。

  白永亮陪在许可旁边,帮着一起拨弄柴火。看到许可熟练的动作,不禁感叹道:“看不出来啊,你这个北京来的娃子,竟然会做这些!”

  “这又不难,做几次就会了。”许可不以为然地回答道,并继续手里的工作,柴火弄好了,便是大灶锅里的焖土豆。

  “你们……平时就吃这个?”白永亮瞧了眼锅里的东西,心里不住的嘀咕,也不知道是老村长不愿意招待他们,还是他们平时就吃这些?

  许可却回去看了眼陈大婶,此时陈大婶正拿着块布,蘸上些水后,认真地擦着碗筷。

  “我还好,贺伯和大婶有什么好吃的,都先紧着我,不过这土豆我也不是经常吃,别人,包括其他村民,能吃上这土豆就不错了!”许可回过头,看着黝黑的大锅,无奈地说道。

  这口大锅,天天煮的就是那几样,没一样能让人吃出味道来。唯一见荤的,恐怕只有上次爸妈来,陈大婶用这口锅把家里的老母鸡给炖了。

  白永亮听了却是连连咂舌,刚才心里还一个劲地埋怨老村长抠门,此时到是有些无地自容刚才的想法,不过却也有些头疼:这些东西只怕他都吃不下去,屋里的那两位领导……能吃得下去吗?

  果然,当陈大婶端着两碗焖土豆,小心翼翼地放在桌上时,饿了一天的郭栋一看,顿时双眼一瞪,怒喝道:“老贺!你这什么意思?喂猪呐!”

  周强的脸色也有些不太好看,却只是看着那焖土豆没说话。

  白永亮一见,连忙凑到周强耳边,小声嘀咕了几句,像是在解决这两碗土豆的事。

  周强听完,脸色果然缓和了些,看了眼低头不语的老村长,又看向许可,问道:“年底了,家里的粮还有多少?”

  “够呢、够呢,书记,您尽管吃,咱们还有、还有!”老村长不知道周书记是什么用意,还没等许可说话,他便连忙回答了。

  “我没问你!”周强淡淡了看了眼老村长,目光再次转回到许可身上,认真地盯着,好像许可不说实话,他就誓不罢休一样。

  许可沉思了一下,像这种问题,周书记明显知道老村长为了面子不会跟他说实话,许可也没什么可隐瞒的,存粮的问题,他如果想知道,明天一看就全知道了。

  “还有,不过都是陈粮,像桌上的这些新鲜土豆,估计只有这么多了。”不过许可刚一说完,老村长立即低喝一声:“小许,你这还让不让领导们吃饭了!”

  这时陈大婶刚好进屋给大家倒水,听到自家老头子这么说,当即便不高兴了。

  “小许说的又没错,一会儿领导们要是不够,你是不是还让我去别人家借?现在谁家还有多余的?有的话,也是存着等过年儿女们回来吃呢!”陈大婶勇敢地回了句,见大家都沉默不语,刚才因为这些土豆的心疼劲儿再一次冒了出来,不高兴地继续抱怨道:“你回回要救济要不来,现在领导就在这儿,你也让领导们看看咱们过的是啥日子,要苦大家一起苦,这些子土豆,我还想留着等儿子们过年回来吃呢!”

  “臭婆娘,你出去!”贺全贵没想到在两位领导面前被自家老婆子下了面子,当即恼羞成怒,对着陈大婶就是一通怒喝。

  “好了好了,才多大点儿事,吵什么吵!”周强连忙拉了拉老村长,让他消消火,别他们刚一来,就惹得他们老夫妻吵架。

  可陈大婶却是越说越委屈,本来她在家就多等了一天,天知道这一天有多难熬!一个是她家男人,另一个可是政府派来的老师,那不仅是北京来的娃子,更是村里娃子们以后能不能过上好日子的希望。

  许可没回来,他的学生,还有二花和二花娘,几乎过一会儿就来趟她家,特别晚了还不走。第二天一大早又是来问,弄得陈大婶自己也是越来越紧张。

  现在人好不容易都回来了,却把什么领导也带了回来,还让她把舍不得吃的东西全数拿了出来,这让陈大婶越想越委屈,越想越心疼,不仅对自家老头子心生埋怨,连带着对这突然出现的三位领导也有些不满了起来。

  周强以为自己劝两句,这事就算过去了,虽然碗里的土豆看着单调乏味,实在让人没食欲,但总算是粮食,可以充饥果腹。

  不过陈大婶的情绪一起来,周强的那句安慰反而刺激了她,面对领导,她也不知道害怕了,就听她有些激动地说道:“您说啥?多大点儿事?可不是吃的你家粮!要是咱们一起把你家粮都吃了,你还能这么说?”

  毫不客气的话,让在场所有人都惊呆了,周强更是一脸难堪,刚要伸手拿碗里的土豆,也停在了半空,伸也不是,缩也不是。

  老村长也觉得很难堪,可他了解自家老婆子,那是个温柔贤惠的,平时很少发脾气,特别怕见外人。

  可这次,竟能让她毫无顾忌地发这么大的火,可见真是给她惹急了。可老村长也知道,自家这点儿新鲜粮,老婆子一直念叨着,等过年儿子们回来,留给他们吃。

  现在,都没有了……

  大家的沉默,像是鼓舞了陈大婶一样,她深深地吸了口气,吞了吞哽在喉间的苦涩,继续说道:“你们都是县里当官的,哪个日子不比咱们过得好?现在还要白吃咱家的粮?凭啥?以前跟你们要粮那么费劲,现在吃咱们家的粮,怎么说吃就吃?还尽是吃好的!应该就饿着你们!陈粮也不给你们吃!”

  陈大婶的话越说越不客气,老村长终于反应过味儿来,一拍桌子,怒喝道:“够了!你懂个屁!滚出去!”

  声音嘠然而止,屋内寂静一片,陈大婶一个呆愣后,顿时泪流满面的冲出了屋。

  “对、对不住啊,老婆子没见过世面,不懂事,让领导们见笑了。”老村长尴尬地笑笑,向周强和郭栋解释道。

  郭栋一直不满地坐在床沿,此时的他,张了张嘴,似乎想要说些什么,却见周强摆了摆手,一脸颓然地说道:“嫂子说的没错,是我们想的不周到,不怪她,不怪她……”

  他这么一说,老村长更不知所措,尴尬地直搓手。看着桌边围坐了几个大男人,虽然桌中间只有两个碗,碗里有几个孤零零的土豆,却没人伸手去拿。

  “哎呦,我想起来了!”老村长突然一拍大腿,一声惊呼打破了沉寂,“小许,你带回来那个袋子呢?”

  许可一怔,不解地问道:“您要那个干嘛?那些都是我淘来的文具和书。”

  “不是不是,还有一个,还有一个!”老村长急得语无伦次,连比划带说,说得许可更是一头雾水。

  “是不是这个?”白永亮从床边拿起一个大包,那是他的双肩背。只见他打开自己的包,从里面拿出一个黑塑料袋,放在桌上,解释道:“路上我看许可提着费劲,就帮他拿了一个,村长,您说的是这个吧?”

  老村长一见,像重获丢失的宝贝一样,连忙抱了起来,说道:“对、对,就是这个,就是这个!”

  说着,他便解开了系得一层又一层的扣,从里面小心地拿出几个小袋子。

  借着微弱的灯光一看,许可顿时明白了,这些东西,正是昨天早上他们在政府大楼后面的食堂里,打包带出来的东西。

  东西一拿出来,便散发出几种食物闷捂过后的复合气味,说不出的怪异,香气中带着股刺鼻,让人闻了提不起任何食欲,甚至还带着点儿反胃。

10027 3552425 MjAxOS8wMy8wNC8jIyMxMDAyNw== http://m.clewx.com/book/201903/04/10027_355242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