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九十四章 方梅生病

书名:山路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唐大僧 更新时间:2019-05-17 04:53:40

  在梦里,方梅看到了一场盛大的婚礼,婚礼中的新郎是她老家的男朋友,她还很奇怪,怎么他就结婚了?

  不过这也让她踏实了不少,只有看着前男友幸福,方梅才不会有那么多的负罪感。

  可万万没想到,婚礼中的新娘竟是自己!

  本该是女孩子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刻,可方梅却觉得无比的痛苦。

  婚礼现场中,还有伴娘和伴郎。站在她旁边的伴娘就是小翠,而伴郎竟然是……许可!

  方梅想要逃跑,可到处都是人,大门也紧紧的关闭,让她无处可逃!

  她想大声叫喊,想大声的告诉所有人:她不想嫁人,不想嫁给这个男人!

  可她喊不出来,婚礼却在继续进行。男友拉着她的手,想要为她套上结婚戒指,方梅情急之下,狠狠的甩开了自己的手。

  这一摔不要紧,一股剧痛从手指传遍全身,方梅猛的睁开眼睛,这才发现刚才所有的一切就是场梦。

  可手上的疼痛依旧,脑中也晕晕沉沉,整个世界仍在不停的旋转。

  她试着动了动疼痛的手指,那种钻心的痛更加明显。

  坏了!刚才她那一甩手,应该是直接撞到了墙上,会不会给撞骨折了?

  冷汗从额头直接冒了出来,方梅紧紧的咬着牙,那只手却动也不敢动,虽然头晕脑胀,可那种钻心的痛却让她毫无困意。

  不知过了多久,方梅再次迷迷糊糊,不知是被脑中的晕眩迷糊的,还是被手上的疼给疼晕的,直到有一阵轻微而急促的敲门声将她吵醒,她才再次恢复了一些意识。

  她想开口说话,让门外的人进来。可这一张嘴她才发现,喉咙嘶哑干裂,发出来的声音也是又小又弱。

  她想起来昨天小翠给他留的那杯水,可是只要微微一动,她手上的疼痛就更加剧烈。

  方梅还从来没遇到如此悲催的事儿,说,说不了话;动,动不了身。

  外面的人又敲了一阵子门,发现屋中很安静,似乎有些着急了,便试着推了推门。

  还好,昨天小翠离开后方梅并没有起身锁门,此时门从外面轻轻一推便推开了。

  一道昏暗的光亮从门缝中照了进来,看样子应该刚天亮。清晨特有的湿冷空气随着门缝的打开灌了进来,虽然有些冷,却冲淡了屋中污浊的空气,让人有种清爽的感觉。

  方梅努力向门口看去,只见从门缝后慢慢的探进来一张脸,那张脸她在梦中刚刚见过,也是她每天晚上会想着入睡的那个人——许可。

  许可有些焦急,更多的是担心。屋中的光线有些昏暗,可许可仍旧准确地看向了那张单人床。

  毕竟他也住过一段时间。

  床上的方梅痛苦地看着许可,许可的心刚刚放下来,却又突然提了起来。

  方梅的样子很不对!

  他几步上前,但脚步却很轻。来到床边,方梅哑着嗓子说道:“我的手……磕坏了,不能动。”

  手?不对啊,她的声音嘶哑干裂,明明是感冒了,怎么是手疼。

  下意识地,许可便看向了她的手。

  “是里面那只。”方梅抬起右手,指了指靠在床里侧的那只左手。

  许可刚要去触碰,吓得方梅低声惊叫道:“别碰!疼!”

  “怎么弄的?你夜里去哪儿了?”许可都被弄晕了,明天小翠回去后告诉他,方梅已经躺下休息了。躺在床上怎么还会把手弄成这样?

  只是看了一眼,便明显看到那只手已经肿了,而且还肿得老高!

  方梅欲哭无泪,她要怎么说那是因为一场梦,一场关于她的婚礼的梦。她只是不想嫁人而已,便把自己的手弄成这样了!

  许可没等到方梅的解释,不过这也不重要,见方梅脸色不好,他伸手试探了下方梅的额头,这次方梅没有躲,她也躲不开。

  “发烧了!”许可的眉头皱得更紧,方梅此时的状态极不好,发烧不说,手还伤了。也不知道这个烧是因为着凉所制,还是因为手受伤了。

  他不是医生,也不知道太多的内外伤知识,这种情况只能马上就医。

  “我带你去医院,你等我一下。”许可说着,转身便出去了。

  很快他便回来了,身后还跟着小翠,同时,他此时他手里又多了两块木板和一条布绳。

  不过方梅的手因什么肿的,不能再让她二次受伤,先固定起来再说。

  小翠见到方梅也是大吃一惊,没想到方梅睡了一晚,非但没好些,反而看起来更严重了。

  城里的姑娘真是娇弱,不像村子里的,很少生病不说,就算有个什么头疼脑热,喝点儿热水睡上一觉就没事了。

  不过知道归知道,小翠见方梅这么难受,心里也挺着急。刚才许可去找她,她可蹲在门口劈柴。最后天气越来越冷,特别是夜里,她得多准备些柴火,否则学校里的这些学生都非得冻病了不可。

  方梅见到小翠也是一愣,只是已经难受了这么久,虽然依旧想不开,不过却也不像昨天那么难以接受了。

  在许可的帮助下,她忍着手上的疼慢慢坐起身,哑着声音问道:“今天不上课了吗?”

  “上什么课?今天周末!你还真会挑时候病,要是平时学生们都来了,你说我是上课还是不上?”许可的话虽然是埋怨,却语气温柔,像亲人一样,这让方梅非但不觉得难受,反而从心底升起一股温暖。

  小翠似乎也听出了话里的柔意,脸上的神情有那么一瞬僵硬,不过很快便恢复如常。

  她也跟着说道:“幸亏我昨天打扫学校没回家,准备今天再走。正好,我可以帮上忙了。”

  三人跟老村长打了声招呼,在老村长和陈大婶担忧的目光下,就这么缓缓地下山了。

  方梅以前还不觉得在山上住有什么不好,除了吃得不太好,洗澡不方便之外,其他也没什么。

  这次生病她才知道其中痛苦,本来就头晕脑胀,走平地都晕得不行,如此还要走山路。

  几次她都差点儿晕了过去。

  小翠也是急得不行,在好走的地段,干脆把方梅背了起来。

  “你这身子骨也不行啊!”小翠背着方梅,脚下的速度到是没变,同时说道:“瞧你这份量,还没一百斤吧?能干啥?大风一吹你就没影了!也幸亏咱们这里大风少。”

  方梅趴在小翠身上,除了晕沉,更多的是歉意。她以前还对这个姑娘抱有成见,想不到,现在只有她能帮着自己了。

  小翠心里急,嘴里就继续念叨着:“你这身子,这回可得好好养养了。我娘说了,女人身子不好,以后生孩子都危险!就你这样儿,肚子里的娃都得跟着遭罪!”

  许可悄无声息地看了小翠一眼,他本来想换着背方梅,不过小翠没同意,她说:男女授受不亲,他帮着拿包就行了,其他的不用管!

  方梅更是羞得将脸埋在了小翠的后背。她刚多大?连婚都没结呢,还生孩子……

  在方梅的意识里,自己就还是个孩子呢,虽然有个男朋友,但结婚对她而言,感觉还那么遥远不真实。

  现在又是生孩子又是肚子里有娃的,这让方梅难堪得都不敢抬头了。

  不过小翠到没觉得有什么,她们村子都这么说,她娘也是这么念叨的。再说,这本来也是事实,又不是什么丢人的事。

  许可也有些不自在,不过他在这里呆得时间久,也明白本地人的淳朴,不像很多城里人说什么做什么都是遮遮掩掩的。

  本来大半天就能走完的路,他们用了近一天的时间。到了山下,小翠依旧不放心方梅,同时也舍不得许可。不过许可还是让她回家了,毕竟耽误这么久,她的家人也会着急。

  此时天气渐黑,方梅的状态很不好,许可想到了白永亮,也不知道他这个周末是不是加班。但不管他在干什么,先过来救急!

  给白永亮打了个电话,白永亮也不知道从哪儿找了辆车,直接就开车过来了,接上许可和方梅,便奔了县城里最大的医院。

  这一天的折腾,方梅几近半昏迷的状态。晕晕乎乎的也不知道是真晕过去了还是睡着了,或许是医生给她打了麻药,等她醒来的时候已经躺进了病房,左手缠着绷带,另一只手的手背插着针打着吊瓶。

  耳边,是许可和白永亮轻微的交谈声,具体内容是什么,方梅头脑晕胀,听不真切。

  她缓缓睁开眼,耳边的声音立即消失,只见许可疾步上前,附在床边紧张地说道:“方梅,你醒了?怎么样?哪儿还难受?”

  “我去叫医生来。”旁边,是白永亮的声音。

  医生检查了一番,只说没什么问题,除了多休息,就是按时换药。

  大家放下心来,白永亮便告辞了,走之前,好像又跟许可说了些什么。

  “对不起,给你们添麻烦了。”方梅虚弱地说道。这一开口,便觉得嗓子干如火烧。

  许可也听出了声音的不对劲,连忙端来一杯温水,扶着方梅喝了下去。

10027 3566623 MjAxOS8wMy8wNC8jIyMxMDAyNw== http://m.clewx.com/book/201903/04/10027_356662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