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三十五章 异变

书名:神秘梦魇 上传会员:一念天堂 作者:丧尸舞 更新时间:2019-03-20 18:09:50

  结束了一天的晨练,裴楚再次沿着原来的轨迹离开狗头山。

  一路穿过脏乱的棚户区,裴楚一直有观察棚户区和金山港周围的商铺和一些货仓。

  这半个月里,他除了练武之外,其实一直在寻找能够摆脱这个力工身份的途径。

  这个世界的生产力水平裴楚大概判断是第一次工业革命前后,他原以为用他后世的知识,应该能够找到一个新的谋生之道。

  但接触之后,他渐渐的发现,其实远不是他想得那么容易。

  一方面是他虽然眼界比很多人要开阔,但毕竟还只是个学生,没有走出校门谋生,很多东西比他想得要复杂得多,他还不止该从哪开始着手。

  再一个就是,在金山港的秩序,正规合法的生意都被联邦本土的白人所垄断,联邦本土几大大公司和财阀如同一座山一般压在所有人头上。

  其他一些小的一些生意,或者说营生,几乎都是帮会分子地盘。哪怕是港口最不起眼的码头清扫,背后都是由各家帮会的实力所控制。

  还有联邦的夏工在这里的身份极低,如果不加入帮会的话,能够正经寻找到谋生的途径就是码头力工这一条。

  而且,即便是苦力,还要面对黑色皮肤尼格罗人和土著玛第人的竞争,总的来说,想要生活得轻松,就得有足够的实力。

  当然裴楚其实也明白,可能还是他穷人思维制约了想法。

  走到了瓦尔纳船运公司门口,远远的裴楚就看到有不少人围在货运栈的门口。

  其中大多数都是帝国过来的夏工,其中还有几个穿着黑色制服像是港口巡警模样的白人,正在逐一找周围的夏工在询问着什么。

  “怎么了这是?”

  裴楚看得有些奇怪,以往这个时候码头早已经开工干活,不会有人闲聚在门口。那些白人巡警更是难得一见,除非是帮会火拼的大案,否则少有出现在码头的。

  “阿楚,这边!”

  正当裴楚走到货仓大门口,忽然就感觉身边人影一闪,有人拉了他一下。

  裴楚转过头看去,拉他的正是方云虎,跟着方云虎走到了货仓一边,有些疑惑地问道:“方叔,这是怎么了?”

  “船运公司出事了。”方云虎看了看左右,压低了声音说道。

  “出事?出什么事了?”裴楚疑惑地问道。

  “老瓦尔死了。”方云虎语气有些低沉,“老瓦尔还有几个仓库看管全都死了。”

  “什么?”

  裴楚顿时被这个消息给惊住了。

  老瓦尔是瓦尔纳船运公司的货运主管,算是裴楚比较熟悉的白人之一。

  对方算不上什么好人,也谈不上坏人,对于夏工的态度有些恶劣,偶尔还克扣工钱,但骤然听觉对方死了还是让裴楚极为吃惊。

  方云虎再次扫了一眼左右,快速说道,“等会可能有白狗子的警察来询问,你记得小心,别乱说话。”

  裴楚和方云虎他们这些夏工,都算是瓦尔纳船运公司雇佣的,仓库里死了人,警察少不得要找他们这些人了解情况。

  “方头,有警官找你了解情况。”

  正当方云虎还想和裴楚交代几句时,不远处一个夏工朝这边喊道,在那名夏工身边,还站着一个腰间别着警章的白人男子。

  “我先过去,你自己机灵点。”

  方云虎伸手拍了拍裴楚的肩膀,转身跟着朝喊话的那名夏工和白人男子方向走了过去。

  看着方云虎离开,裴楚一时还有些发愣。

  这是他在进入这层梦境世界里,第二次听到死人的消息了。

  上一次是棚户区的一家人,这次则直接是瓦尔纳船运公司的货运主管和几名看守,这让裴楚再次觉得这个世界似乎处处都充满了危险。

  走到一旁聚集了七八名夏工的位置坐下,裴楚心中还在消化刚刚听到的消息,耳边就传来了这几名夏工的低语声。

  “老瓦尔这死得可真够惨的,头盖骨被掀开,整个脑浆子都被吃干净了”

  “又是上次害了老何一家的那个怪物干的?”

  “说不准,可能是吧。都说这金山各种好,呸,还不是也闹妖魔鬼怪!”

  “老瓦尔这狗东西死了也好,上个月硬是扣了老子不少工钱,嘿嘿,现在遭报应了吧!”

  “你小声点,不要命了,白狗子的警察要是抓不住那怪物,少不得拿你顶罪……”

  “嘁——”说话的夏工轻哼一声,似乎有些不以为然,但也不敢再继续方才的话题。

  裴楚坐在原地,听着刚才几人的讨论,心中却是感觉到一股莫名的寒意。

  “老瓦尔竟然被人吃了脑浆子?”

  这种恐怖的死法,裴楚听着毛骨悚然,几乎下意识的就联想到了那晚在棚户区里冒头出现的肉瘤怪物。

  “不会是那个怪物干的吧?”

  这个世界并不是简单,看起来虽然似乎发展到了工业革命的时期,但有武功有怪物,或许还有其他什么超自然的东西存在。

  这一天时间,裴楚和其他瓦尔纳货运公司的夏工都没有活干,一个个都坐在公司门口等着。

  期间,又有穿着警服和带着警章的白人过来,找在场的夏工一一询问情况。

  大概就是询问了个人昨天晚上在哪里,然后在船运公司里的各种人事关系。

  裴楚回答得很小心,他知道方云虎离开前给他交代的那番话的意思,每年在金山港莫名其妙消失或者死亡的人并不少,很多时候都只是低调处理了。

  一些影响力稍微大的案件,警察局如果查不出什么结果,迫于压力,基本上都是找人顶罪。而顶罪的首要对象,基本上都是帝国来的夏工,还有一些黑皮肤的尼格罗人以及玛第人。

  裴楚回到棚户区他和方云虎的住处时,天色已经渐渐暗了下来。

  方云虎晚上依旧没有回来,警方的人将他扣留了下来,之前棚户区里死去的夏工一家,方云虎有帮忙料理后事,需要方云虎协助办理案件。

  裴楚进了门之后,却是快速的开始练起了十形拳中的虎形,还有无头武将学来的那三十六个动作。

  这一刻他觉得无比迫切,这个世界太危险了,他是遭遇过那个肉瘤怪物的,当时因为有刘四喜在,他对于梦境世界也没有太往深层次去想。

  但现在想来,如果这个世界一切都是真实的,他在这个世界里死了,会不会就真的死了?

  “还是要想办法从梦境之中脱离出去。”

  裴楚想着今天听到老瓦尔的消息,说到底他不过是一个十几岁的少年人。

  这个世界的武功很奇妙,能够让他获得现实中不曾拥有的能力,但同样也藏着不知名的危险。

  练了一遍十形拳的虎形后,又将那三十六个动作反复练了几次,感受着身体里那股莫名的气流似乎壮大了一点,裴楚才稍稍放下了心来。

  看着时间已经不算太早,关好门窗,躺倒了床上。

10029 3541281 MjAxOS8wMy8wNC8jIyMxMDAyOQ== http://m.clewx.com/book/201903/04/10029_35412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