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164章 不会,出尔反尔

书名:恶女狂妃,双面王爷太凶猛 上传会员:一念天堂 作者:紫芯玉 更新时间:2019-05-16 10:08:51

  一边说着,琉兮又缓缓地望向了百里浮尹,然后语气平淡道:“记得让下面的大伙尽快炒菜,炒完就给百里小姐端上来,一定要好好招待,下去吧。”

  旁边的小二早已满头大汗,吓死他了,他还以为他们的新老板要吃垮自己的馆子了!

  想着,他十分尴尬地道了声“好”便匆匆退了下去。

  随着店小二的退下,百里浮尹却是惊的目瞪口呆。

  “你,你什么意思?”

  琉兮挑了挑眉,“忘了同你介绍了,我是这惜夭楼的新老板,以后这里就是我的地盘了,非常欢迎百里小姐前来消费,我呢,很感谢百里小姐能成为我的第一个大客户。”

  说着,她缓缓起身,“像您说的,您可是炎城的贵族小姐,不会出尔反尔的吧?”

  百里浮尹的双手紧紧而握,“这怎么可能……”

  她不过一个乡下来的,哪里能在炎城拥有这么大一个馆子?

  而且她方才,还故意刺激她……

  她是被这小兮给算计了吗?

  想着,她快速起身,“你算计我?”

  琉兮挑了挑眉,“哪能呀,菜不是你自己点的吗?”

  百里浮尹的唇角一抽一抽的,倒是小红一脸欢喜的冲了上来。

  “小姐,我给您点了您最喜欢的几样招牌菜,足足二十份呢,您可每样尝一口……”

  “滚!”

  百里浮尹低低吼了一声,说完她便转身要走。

  却见阿琼忽儿走了上来。

  “百里小姐,您一共点了一百零六份菜,其中包括十七种甜点,十份汤,二十份海鲜类,十八份肉类,以及二十六份菜类等等,总共一百六十两……”

  旁边的小红目瞪口呆。

  一百六十两?

  她才离开一会儿,发生了什么啊……

  百里浮尹呼了口气,“小红,给钱。”

  小红心疼的掏出了钱袋,将一大袋银子直接放到了阿琼的手上。

  阿琼低了低首。

  “您的菜已经开始准备了,是要打包,还是现吃……”

  百里浮尹唇角一抽,“你见过本小姐打包吗?就当本小姐赏给你们这群臭要饭的了,小红,咱们走!”

  说完她便气咻咻的走下了楼,一张小脸红扑扑的。

  琉兮漫不经心的摆了摆手,“下次再来呀。”

  一语罢,百里浮尹脚下一滑,差点当场摔到地上!

  好在小红及时扶上,这才扶着她坐回了轿子上!

  二楼的琉兮一脸平淡,她其实是不想搭理那两个人的,但是她们逼人太甚。

  都坐到自己旁边了,不教训她们一顿,还真咽不下那口气。

  送上门的猴子嘛,不耍白不耍。

  饭菜一一送上,她吃的好不悠闲,却是阿琼久久也未下楼,见她那般悠闲,不由缓缓走到了她的身旁。

  “小兮姑娘,你将百里小姐得罪了……”

  琉兮挑了挑眉,“然后呢?”

  阿琼蹙眉,“她以后都不会再过来了,咱们少了许多生意,况且她可是百里将军的女儿,上头还有一个将军的兄长,您将她得罪了,以后在炎城的日子都会不好过,且对咱们惜夭楼来说,也十分不好……”

  “我知道。”

  琉兮缓缓开口,一边说着,她又轻轻放下了筷子。

  “但我并不喜欢委屈巴巴的挣钱,从今开始,咱们惜夭楼对那些正常客人,依旧以礼待之,但若是像百里浮尹这样来找事的,做不做她的生意都无所谓。”

  “这会影响咱们的生意,大家伙的工钱都是按着生意算的。”

  阿琼一脸严肃。

  她默了默,“那就依旧按平常那样算,不过翻一倍的给大伙吧。”

  反正她也没指望这里能给她分多少钱。

  有的住,有人煮饭,已经很不错了。

  倒是阿琼惊的半晌没说出话,许久才道:“咱们每月分给大伙的工钱,可是馆里营业额的十分一,你这不是分了两点给大伙吗……”

  琉兮挑了挑眉,“才十分之一?我觉得五分之一也没事呀。”

  阿琼的脸色更难看了。

  “姑娘,惜夭楼每天都要进好多新鲜的菜,时不时还要换下旧掉的桌椅,需要花钱的地方很多,若是拿出两点给大伙算工钱,还得拿三点来……”

  “等等。”

  琉兮轻声打断了她的话,后又道:“我虽是第一次管理馆子,但不代表我是傻的,进菜,换桌椅等等消费,不该算在纯利润中吧?你说大伙的工钱是惜夭楼利润的十分之一,那么在我看来,你首先得将总的利润减去惜夭楼每月的固定消费,比如进菜买肉买碗偶尔换桌椅之类的钱后,所剩下的,才能算是当月的纯收益。”

  “而大伙的工钱既然是从纯收益中分,那便是在我能拿到的一百两里分十两,而不是说惜夭楼总共收了一百两银子就要分十两给大伙,最后再分去七七八八的,到我手上剩个一两二两这样子,你也不是傻子,听的懂我的话吧?”

  听着琉兮漫不经心的话语,一旁的阿琼忽儿便流下了一滴冷汗。

  那一刻,她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见如此,琉兮又缓缓地站起了身,“我想每一个铺子的工钱都不会有这里的高,我也知道你们先前就是按我说的那般算工钱的,我方才已经说了,大伙的工钱都可以翻倍,我自认已经够豪爽了,你若是想在我面前耍什么小聪明,我只能让你收拾收拾离开了。”

  说完她便往楼上走了去。

  她虽不指望这个挣钱,但也真真不喜欢有人拿自己当傻子。

  入夜。

  晋王府内。

  已是夜半三更,晋王府里却灯火通明,一处偏僻的书房里,此时正有一个公公模样的人满头大汗的跪在书桌前。

  桌前的南司琰一脸冷漠。

  “本王去南城的事,只有你与小乔知晓,为何后来,全城皆知?”

  地上的容公公满头白发,额间冷汗直流,“殿下,不是老奴告的密,老奴对您的心,天地可鉴啊,自您进入这晋王府,老奴便一直伴在您的身侧,老奴从未背叛过您,此事必是他人传出去的……”

  “但除了你,本王可从未同任何人说过。”

  南司琰眯了眯眸子,又道:“再有本王的香囊,也只有你碰过。”

  “冤枉,冤枉啊殿下,老奴从未传出任何消息,老奴冤枉啊……”

  地上的容公公连连磕了好几个响头,一边磕着,一边慌张着道:“自殿下您离开炎城,老奴便一直呆在府上,从未离开一步,府上的大伙都能作证,殿下一查便知,还望殿下明查!”

10036 3566363 MjAxOS8wMy8wOS8jIyMxMDAzNg== http://m.clewx.com/book/201903/09/10036_356636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