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78章 回京,收下小木头

书名:重生名门太子妃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流光之莹 更新时间:2019-04-15 23:53:08

  原祜州知州杜言才贪污赈灾银,押往京城,交由三司会审,其妻儿暂押祜州监牢。

  桃花汛已经结束,后续的修筑堤坝事宜也安排妥当,霍思锦等人也就启程回京城了。

  收拾妥当,这日霍思锦就踏上了归京的路途。

  刚走出祜州府衙,霍思锦的脚还没来及登上马车,忽听得背后有人唤她。

  “霍大人,霍大人,请等一等。”

  霍思锦闻声回头看去,只见少年朝她飞快地跑来。这少年约莫十二三岁,面容瘦削,霍思锦看着眼熟,待少年又离得近了些,霍思锦这才想起来,他叫方木,是附近村落里的灾民,人生的弱小,因而大家都叫他小木头。霍思锦之所以认识他,是因为小木头的父亲正是死于疫病的那个人。

  小木头家中没有几个亲人,他父亲死后,就只有一个年迈的祖母,霍思锦听闻此事后,就派人给小木头家里送了些银子去。

  “霍大人,您还记得我吗?”想来小木头是一路跑过来的,额头上还挂着豆大的汗珠。

  “你是小木头。”霍思锦点了点头,见他一身孝衣,顿时皱了眉,“小木头,你家里可是出什么事情了?”

  家中亲人病故,需披麻戴孝直至下葬。小木头的父亲死于疫病,为了防止疫病扩散了尸体必须立刻焚烧掩埋。小木头的父亲早就下葬了,照理来说,他今日不该再穿孝衣才对。除非……

  小木头眼眶微红,泣不成声,“前两天祖母也去世了,方才已经下葬了。”

  孝衣上还沾着泥,原来是刚安葬了祖母,衣服都来不及换,就跑来了这里。

  霍思锦叹了口气,这孩子也是可怜,父亲才刚走,如今连唯一和他相依为命的祖母也去世了,只剩他孤零零一个人。

  “小木头,节哀。”说时,霍思锦从怀中取出一锭银子来,正要放到小木头手中。

  谁料,小木头却是往后一缩,没有接银子,反而朝霍思锦跪下了,“霍大人,我不要银子,我能不能求您一件事。”

  霍思锦点了点头:“你说吧。”

  小木头却是嘴巴张开又合上,神色有些难为情,稚嫩而瘦削的脸蛋涨得绯红。

  霍思锦不明所以,是什么事,这般欲言又止?

  “小木头,你说吧,我能帮到你的一定会帮。”霍思锦温和一笑。

  小木头红着脸,低声低语地缓缓道:“爹和祖母都没了,就剩我一个人了。霍大人,我能不能……能不能以后跟着你。”

  后面几个字细弱蚊声,不过霍思锦倒是听清楚了。霍思锦错愕不已,她倒是没有想过小木头所求的是这件事。

  见霍思锦沉默不语,小木头以为她不答应,心下一急,连忙疾声道:“霍大人,我虽然年纪小,但是什么都能做的,我一个人能干三个人的活,真的,霍大人,请您收下我吧。”

  霍思锦看着这个小少年,他急得满头大汗,一双眼眸里充满了乞求。

  “小木头,你为什么想跟着我?你有没有想过,你若是跟着我,就要离开家乡,去一个陌生的地方。”

  背井离乡,大多数人都是不能接受的。不然,明知祜州连年洪涝,但是很多人仍然选择生活在这里,而不是迁居别处。

  小木头咬了咬唇角,眉宇间有纠结之色,但是最终还是开口说道:“我没有别的亲人了,也不知道以后该怎么办,但是我知道霍大人您是个好人,所以我想跟着您。虽然会离开家乡,但是我还是想跟着您。”

  “大人,我知道我年纪小,但是我能干很多活,劈柴喂马扫地洗衣服,这些活我都能做的,求大人收下我吧。”小木头用近似哀求的眼神看着霍思锦。

  霍思锦伸手将他扶起,正色道:“小木头,你若是跟着我,就必须要听我的话,不得背叛。”

  还没等霍思锦说完,小木头就欣喜若狂,连忙重重的点头,“大人,您这是答应收下我了?大人您放心,日后您叫我往东走我绝不往西。”

  这一点,霍思锦倒是没有太多顾虑,相反她更担心的是其他,“小木头,还有一件事我要提醒你,跟在我身边未必是什么好事,日后可能会招来麻烦。

  你若只是单纯想想个安身之所,我可以给你另寻去处。小木头,其实你真的没必要招惹上麻烦,你可要想清楚了。”

  这是真心话,跟在她身边绝不是什么好事。倘若小木头愿意,她可以让谈鸣收留他。

  然而,只见小木头摇了摇头,“您是好人,我只想跟在您身边。”

  在小木头心里,只有霍思锦是好人,他只相信她。

  他的语气很坚决,连一丝犹豫都没有。即是如此,霍思锦也就没有再劝说了,终是点了头,“那好吧,日后你就跟着我吧。”

  一直以来,她身边只有一个喜嬷嬷,至于飞羽,那是太子殿下送给她的侍卫,她到底有些避讳。小木头跟在她身边也好,日后她身边有个小厮,做事会更方便。

  “你家中还有什么需要处理的事情吗?”

  小木头摇头,“家里被水淹了,也没什么了。大人,我现在就可以和您一起走。”

  霍思锦点了点头,“好。”

  又朝郑长冬道:“郑侍卫,劳烦你照看着点。”

  小木头只觉自己明明是给霍大人做仆从的,如今没干一点活,反倒是先给她找麻烦了,顿时羞愧不已,“大人,您别担心,我没事的。”

  霍思锦笑了笑,轻轻拍拍他的肩膀,“我知道你是个机灵的人,只是你初来乍到,又不认识什么人,有个人照看你,我也能更放心。”

  又指了指郑长冬,温声笑道:“郑侍卫也是个心地善良的人,你别害怕。”

  郑长冬身材略显魁梧,再加一个皮肤有些黑,给人以无形的恐惧感。

  这时,郑长青接过话去,笑嘻嘻地说道:“我长的不凶,不如让我交给我吧。”

  又朝小木头咧嘴笑道:“你叫小木头是吧,我姓郑,你叫我一声郑二哥就好。”

  小木头看了看霍思锦,见霍思锦点了下头,方才朝郑长青点头,“郑二哥。”

  有郑长青照看小木头,霍思锦倒也放心,虽然郑长青不如他哥哥郑长冬沉稳,但也不是个浑人,有他照看也没什么可担心的。

  安顿好了小木头,霍思锦方才上了马车,启程前往京城。

  马车里,除了霍思锦,还坐着楚铮。

  “耽误了些许时间,还请天行勿怪。”霍思锦朝楚铮告罪。

  楚铮微微抬了下眼眸,“你不信任流光和飞羽。”

  他的语气平平,没有一丝波澜,更不夹杂喜怒,但是霍思锦的心却依然不由得紧张起来。

  温声解释道:“并非长锦不信任他们,流光颇通医理,长锦便把她就在家母身边,而飞羽武功极好,做护卫可以,但是若要他跟在长锦身边做小厮,这就不合适了。

  即便没有小木头的出现,长锦原本也是打算回京后,买个小厮的。”

  这话未必没有假话,但是其中的真话却是真的。要飞羽一个武功排名第一的暗卫做小厮,也太大材小用了。

  楚铮倒也没在这个问题上多言,只是说了句:“你很快就能名扬整个京城,日后出门记得带上飞羽。”

  名气来了,危险同样也会伴随着来临。尤其,这个人还是霍思锦。梦中的她都坐到丞相的位置了,依然没能逃过死亡,英年早逝。

  想起梦境之事,楚铮眼眸一深,回京后,他必须立刻请御医,所中诡异的毒,一定要祛除。

  “停车!”楚铮忽然开口吩咐。

10045 3552392 MjAxOS8wMy8xMS8jIyMxMDA0NQ== http://m.clewx.com/book/201903/11/10045_355239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