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七章 榜上有名

书名:电影人传奇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青城无忌 更新时间:2019-03-15 12:17:46

  6月14号是北电长安考场复试放榜的日子,一大早学校公示栏前就聚集了不少人。

  刘林站在人群中,环头四顾,想看许望秋他们是不是来了。刘林和顾常卫都考得不错,至少他们自己这么觉得,都相信自己应该榜上有名。不过考试这种事哪里说得清楚,在张榜前一切皆有变数。所以,他们跟其他考生一样,早早来到学校,等着放榜。

  刘林看到许望秋和吴知柳正向这边走来,举手右手冲许望秋挥了挥,扯着破锣嗓子大喊:“望秋!老吴!我们在这里!”

  许望秋和吴知柳看到刘林他们,便笑着走了过来。许望秋调侃道:“你们怎么眼圈都是黑的,昨晚上不会失眠了吧?”

  刘林大方承认了:“还真失眠了,翻来覆去睡不着,心里总是七上八下的。”

  顾常卫轻笑道:“虽然感觉考得不错,但这种事说不清楚,心总是悬着的,根本睡不安生。”

  许望秋知道顾常卫肯定能进北电,但刘林就不好说了,不过还是安慰道:“你们两个的影片分析肯定比其他人写得好,光凭这一点就大大领先了,肯定没问题的。”

  突然有人大喊“放榜了,放榜了”,现场如同煮开的火锅,顿时沸腾起来。许望秋抬头一看,两位老师,一位拿着红榜,一位提着浆糊,从教学楼里走出来。考生们就像回巢的蜂群似的,嗡嗡地往公示栏前挤,想第一时间看到结果。

  两位老师给红榜刷上浆糊,一张接一张的往公示栏上贴。熙熙攘攘的人群中传出笑声和欢呼声,有人看到自己的考号了。最先贴的是美术系,接着是表演系。在表演系考生中许望秋看到了几张熟面孔,张峰毅、张鉄林,还有周里金。张峰毅没有后来的霸气,看上去又黑又瘦,比较土气;张鉄林也没有后世的猥琐劲,看上去白白净净,是典型的小白脸;周里金则让许望秋都不禁多看了两眼,这家伙太他么帅了。

  很快摄影系的红榜贴出来了。许望秋他们都抬头去看,希望朋友能够榜上有名。吴知柳眼神最好,最先看到,激动地大叫:“老顾,你考上了!我看到你的考号了!”

  顾常卫也看到了自己的考号,咧嘴笑道:“我也看到了!我复试过了!”

  刘林哈哈大笑着,用力拍了拍顾常卫的肩膀:“老顾,恭喜!你考上北电了!”

  刘林手劲特别大,顾常卫疼得龇牙咧嘴,揉着肩膀道:“只是复试过了,接下来还有体检和文化课考试呢,到底能不能考进北电还很难说。”

  许望秋笑着安慰道:“北电主要看专业课成绩,对文化课成绩要求不高。如果你专业成绩足够好,学校特别看好你的话,甚至会降分录取。只要文化课不考一两百分,肯定考上了。”

  就在这时,有考生大叫:“导演系的榜出来了!”

  刘林听到这话,目光迅速锁定导演系红帮。整个长安考区,导演系只有五个考生帮上有名。刘林一眼看到了自己的考号,喜悦在内心激荡,翻起了滔天巨浪。他抬起头,看着碧蓝的天空,发出肆无忌惮地笑声:“哈哈哈!我考上了!我果然是注定要做导演的人!”

  吴知柳看到自己的考号后,幸福感就像空气,丝丝入肺,渗进血液,流遍全身。他觉得自己身体的每个细胞都在放声歌唱。他双手攥拳,用力挥了挥:“我看到考号了!我也考上了!”

  许望秋看到了吴知柳的考号,也看到了刘林的考号,很替他们高兴,尤其替刘林高兴。上一世没听说有个叫刘林的导演,也没听说78级导演系有长安人,看来自己真的改变了刘林的命运。既然自己能改变刘林的命运,那当然也可能改变其他人的命运。

  这正是许望秋真正想做的,他希望改写历史,洗脱那背负了很多年的罪。

  顾常卫也在看导演系的榜,总共五个考生上榜,一下就找到了许望秋的号码,高兴地叫道:“望秋!我看到你的号码了!我就知道你肯定没问题!”

  刘林转头鄙视道:“你这不是废话嘛,我们谁都有可能考不上,但望秋不可能考不上。”他伸手在许望秋肩膀轻轻拍了拍,由衷地道:“望秋,这次真的太谢谢你了!”

  复试的竞争对手有很多电影厂子弟,这些人从小受电影熏陶,看的电影,看的电影书籍都远刘林之上,如果不是遇到许望秋,如果不是许望秋教他如何分析影片,如何写影片分析,那他通过复试的可能性很小。

  顾常卫也在许望秋肩膀上拍了拍:“望秋,这次真的多亏你了。”

  吴知柳也是同样的感觉,冲许望秋点了点头:“望秋,谢谢你。”

  许望秋知道刘林能通过复试和自己有很大关系,但吴知柳和顾常卫就算没有自己,他们也能考进北电,不敢贪天之功,轻笑道:“就算我不教你们写影片分析,你们也能考上的。尤其是老顾,这长相一看就是搞艺术的。”

  刘林贱笑着附和道:“对对,老顾一看就是艺术家的长相,你们看他长得多抽象啊。”

  “滚!你才长得抽象!”顾常卫给了刘林一脚。

  刘林不满地道:“我这是夸你呢,怎么打人啊?真是狗咬吕洞宾。”

  顾常卫马上反驳:“就你这钟馗的长相,也好意思说自己是吕洞宾。”

  刘林反击道:“我要是钟馗的长相,你就是孙悟空的长相,尖嘴猴腮雷公脸。”

  许望秋对刘林和顾常卫斗嘴见怪不怪,可这是放榜的地方,你们在这里斗嘴合适吗?是不是会刺激其他没考上的同志呢?赶紧劝道:“行了行了,你们两个。既然我们都榜上有名,肯定得庆祝一下,中午找个地方大吃一顿吧。”

  这个提议得到了众人一致响应,都觉得应该大吃一顿以示庆祝。

  转身往外走的时候,许望秋看到了初试时张口长镜头、闭口蒙太奇的几个考生,他们眼睛里漂浮着一层土灰色,脸上堆积着浓黑的失落。长安考区通过导演系复试的考生只有五个,许望秋他们占去三个,而剩下的两个名额也没有落到这个几个考生的头上。

  许望秋知道北电导演系本科班下次招生要等到85年去了,这几位年纪都不小了,七年后再考北电导演系的可能性几乎为零。这意味着他们的电影梦彻底破裂,这辈子很难有机会拿起导桶了。

  许望秋目不斜视地从他们身边走过去,就像在尘世中与无数人擦肩而过那样。

  这天中午,许望秋他们到东大街端履门口的老孙家羊肉泡馍吃饭。

  许望秋上一世到老孙家吃过,这家餐馆名气极大,但他感觉言过其实,味道一般,而价格却颇贵。不过刘林他们都说这家味道好,许望秋只能听他们的。到了老孙家,许望秋发现1978年的老孙家价格比较良心,2毛5一份,烧饼只要5分钱外加2两粮票,味道也极好。

  许望秋颇为感慨,心想等三十年后我再来的时候,一定不会再说这里名不副实,而是说我当年来的时候多良心啊,而现在呢,哎,真是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啊!

  从老孙家出来,许望秋他们来到顾常卫家。艺考已经结束,许望秋他们都榜上有名,不过这并不代表他们一定能进入北电,接下来还有体检和文化课考试。尽管许望秋说北电对文化课成绩要求不高,但刘林他们还是不敢掉以轻心,还是希望文化课考好一点。

  顾常卫的书桌上排满了各种书籍,主要是美术书,高中课本,以及高考复习资料,看上去蔚为壮观。刘林他们是过来复习的,便各自拿起一本书,认认真真地看起来。

  许望秋没有看课本,而是从拿起了一本杂志,信手翻开。在许望秋穿越后的11年里,虽然逃的课比上的课多,但功课始终没有拉下,一直是年级第一名。以他的实力考重点大学没有任何问题,但他必须考北电,必须进电影系统。

  许望秋漫不经心地翻着杂志,慢悠悠地浏览着里面的文章,就在这时一篇名为《艺术与双百方针》的文章引起了他的注意。作为在电影圈摸爬滚打多年的老鸟,许望秋敏锐的意识到这篇文章很重要,文化课考试很可能会考,便细细读起来。

  在上个月召开的文联第三届全国委员会第三次扩大会议上,中央音乐学院教师李春光作了《打破禁区,发扬民主,加强团结》的发言。他在发言中提出应该恢复双百方针,并表示:“贯彻双百方针,实质上是一个在思想文化领域充分发挥社会主义民主的问题,是社会主义制度与一切旧制度的区别。”

  李春光的发言在文艺界引起了很大反响,而许望秋看到的这篇文章正是对李春光发言的响应,倡导双百方针,强调艺术创作应该尊重文艺自身的特点和规律。文章比较长,有足足六页,对艺术创作和双百方针有比较深入的分析。

  读完文章后,许望秋把杂志递给吴知柳:“你看看这篇文章,我感觉文化课考试很可能会考。”

  吴知柳他们本来就打算让许望秋押题,现在听到许望秋这么说,三个人浑身一震,目光变得火热起来。

  吴知柳刚接过杂志,刘林就“唰”的抢走了:“老吴,我先看看!”

10048 3539370 MjAxOS8wMy8xMi8jIyMxMDA0OA== http://m.clewx.com/book/201903/12/10048_353937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