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一百三十二、反击

书名:禁区密档 上传会员:一念天堂 作者:旧事人 更新时间:2019-05-29 22:45:51

  我不信邪,跳上了那口鼎,趴到了鼎上,往里看去,心想这世界上哪有什么无限容量的东西,这又不是修仙的世界?难不成还有储物戒一说?若不是后面有进水口,想必就是鼎的下面是中空的,内部或许有一口泉眼。

  可是就在我这一趴上去之后,立即就感到一股水汽扑面而来。

  “什么情况?”那边一瞬间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在江河大海的边上,谁能想到这就是一口小小的青铜鼎?

  我抹了一把脸上的水渍,不敢置信的看着这口鼎,感觉整个人都要疯了,这玩意儿真他娘的是超脱了我的认知范围,这已经不是什么一口泉水可以带来的感觉了,我真的觉得这里头就是藏着一片海,与此同时耳中甚至可以听到鼎内有海浪翻滚的声音。

  “不对!”身后的二叔想到了什么,他说道,“这应该是很古老的东西了。”

  “你认出来了?”我回过头看着二叔。

  “你先下来,这东西……”二叔的话还没有说完,突然脸色大变,“快走!”

  他面部的表情变化,我看在眼里,可是一切都晚了,走字还在他的舌尖打转,我突然就听到身后的鼎中,有一道破水的声音,像是有一条巨大的鱼跃了出来一样。

  在回身,猛地就见那清澈的水流中一张脸浮现了出来。

  “盛况,小心!”鼎后的阿加和吕行倒是把这一切看的一清二楚,他们先后喊了起来。

  “我操。”我原本以为所有的事情都是在我的掌控范围内,可是看着古鼎之中,蓦然的跳出一个活生生的人,还是心脏咯噔一蹦,硬是慢了半拍。

  那是一张女人的脸,五官精致,可谓是媚及如妖,加上刚从水中冒出来,像是一朵芙蕖。但是……

  但是……她的耳朵却是尖的,尖的……

  她绝对不是人,巨大的反差让我第一时间清醒了过来,我有想过这个地上的人是怎么死的,所以多了一点提防,故而下意识的躲开了。

  不过接下来的事却让我后悔不已,因为那个女人,张嘴鸣叫了起来,她的声音不大,却是卯足了劲,没有任何巧力和外力,那种滚滚音频猛然而至,我听在耳中居然感觉像是在放声高歌一般。

  如果说这个动作,做出来我们是吼,她则是直接变成了歌声,这简直就是天赐之恩。

  “是海妖,别听她的声音。”二叔捂住耳朵冲我吼道。

  可是已经晚了。

  巨大的音波如期而至,我和阿加还有吕行站的最近,听在耳中,一度甚至都要精神崩溃。

  “我……”我想要说话,可是却发现身体僵硬了,嘴巴居然无法开合,就连舌头也动不了。

  思绪转瞬而过,那水妖已经攀爬到了鼎的边缘,她撑着下巴,魅惑的看着我。

  “快……快走!”二叔的话还在我脑海里打转,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我的腿居然也无法动弹了。

  “草!”我咬破舌头,脑海中一片灵境,但是我的身体依旧是无法动弹,海妖的歌声拥有太大的魅惑力了,我的身体像是被灌了水泥一般定在了原地。

  海妖扭动着身子沿着鼎边朝我爬了过来,但是……

  但是就在她要触摸到我的脸的时候,她突然收手了,大叫一声缩回了鼎中。

  我的定身术被取消了,二话不说拔腿就跑。

  “怎么回事?”

  “来人了!”阿加和吕行从青铜鼎的后面跑了出来。

  正说着,一阵子弹的声音响了起来。

  “叮叮叮!”那是子弹打在昆山鼎上,金属与金属碰撞的声音。

  我们一边矮身跳进湿地中,一边闷着头往树木密布的地方游去。

  前面是一片倒在地上的树干,看样子是昆山鼎中的水,把这些树的树根都泡烂了,所以这里的树林变成了湿地荒地。

  “你们小心点。”二叔说道。

  半空中传来鸟鸣,巨大的翼龙展开双翅在黑暗中翱翔,剑齿虎匍匐在了丛林的深处,在这个丛林湿地不单单只有那些日本人是威胁,还有那些巨大的远古生物,我环顾四周感觉危险无处不在。

  “追上去,把他们抓回来。”我听到石冢的声音,随之而来的是闪光弹。

  一颗接着一颗,我心想这群狗日的日本佬还真是有钱啊。

  游过了湿地,水深慢慢变浅,水开始在土地上汇聚,变成河道中的水流,向着神树内部的四面八方流去。

  双脚逐渐开始落地,我们撒丫子狂奔。

  “散开,散开!”二叔拉了我一把,对其他人说道。

  现在我们已经被锁定了,手电的光线将我们无限的暴露于他们的枪弹之下,如果还是围在一起,多半是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我单走,你们相互照应,注意安全。”吕行大喊着,一歪头钻进了一处草木之中,消失不见了。

  我跟着二叔则是拐过一个弯道,来到了一处河道中,这里的水深有过腰,水中有浮于水面上的水生植物,看样子比较好隐藏,我正想着要不要躲进水里,忽然身后传来了一阵密集射击声。

  追上来了!!!

  “潜下去,丢手电。”二叔看着我,就说了6个字,我当即也不多想把手电往前面一丢,猛吸了一口气躺进了水中。

  手电的光线往前飞去,随之而去的是子弹的声音。

  他们是认准了光线开枪的,不一会儿手电带着一个抛物线,落入了水里,而那些日本人则是瞄着那个地方,慢慢的走了过去。

  耳中的躁动突然平缓下来,我与二叔憋着一口气,死死的倒在水底下,大气也不敢出。

  这已经不是憋气的问题了,而是生与死的抉择。

  一秒、两秒、三秒,有人来了,我和二叔潜伏在水底下,把那些战术射灯的光线投射看着一清二楚。

  距离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2个人,只有2个人,看来吕行和沙马什衣已经成功的引走了其余的家伙。

  5米、4米、3米。

  “来了!”脑海里一个信号猛地发出来,二叔根本不去多想,顶着那个家伙就开枪了,子弹从那个家伙的裆部穿过体而过,水面瞬间变红。

  解决了一个……

  还有一个!!

  我在水里瞪大了眼睛,盯着另外的一个人,手里拿着折刀,飞快的潜了过去,一把抓住了那家伙的脚裸,猛地一划,那家伙发出痛苦的呻吟,倒在了水中。

  来不及多想,翻过身伸手按住他,接着一刀狠狠的扎进了他的胸口。

  “吱吱!”巨大的疼痛中他面部扭曲,已经不成了人样,嘴巴咧成了一了一条缝,发出怪异的声音,但还是伸出手,死死的顶着我的大臂。

  他在发力,我也在发力,但是他被我按在水下,呼吸一口,呛入鼻腔中的全是浑水,没一会儿他的力气就小了下去,我透过水面盯着他看,死死的盯着他,脑子里全是阿助的那句话。

  “不杀人,就走不出这座山。”

  “对!不杀人,就走不出这座山。”我心里莫然的重复着这句话,闭上眼睛脑海里浮现过一张一张的脸。

  “操你妈的!”

  我发力,再转刀。

  殷红的鲜血,从他的胸口喷洒而出,一连串的气泡从水底慢悠悠的浮了起来。

  可是没用,他喊不出来,这是在水里,我瞪大眼睛看着他,我要死死的看着他,看着他死。

  站起来,抽出刀,一脚踩在他的脸上,猛地又是一刀扎了进去。

  这一下出血量暴增,整片水登时被染了一层浓郁的血色。

  可是还来来不及庆祝,耳边响起了另外的声音。

  “大侄子,当心。”

  顺着声音所在的地方,我眼见又一个家伙从林子里跳了出来。

  那家伙举着一把手枪,黑黝黝的枪口正对着我的眉心,我呆呆的看着他,怎么也想不到居然身后还有一只黄雀,手里一点反应都来不及做。

  “嗙!”

  有人开枪了!

  不是他,我还活着,是谁?

  二叔?

  二叔叫喊声中,开了一枪。

  我松了一口气,正准备往二叔那边走去,但是下一秒,就出事了……

  平静的水中,猛地一个人浮了起来,他手里握这枪,冲着二叔就是一发子弹。

  “没死?不对,是……是防弹衣?”我愣了一下,看见二叔腿上炸出一朵血花,捂着腿倒在了地上。

  这些人是分批追赶我们的,所以来的人不是很多,按照二叔的枪法,只要有优势,我们觉得不会落得下风。

  可是没曾想,这个家伙,中了一枪,居然还能动,他潜入水里装死,还趁着我们不备,朝着二叔开了一枪。

  形势急转直下,我眼见那个家伙,从水里慢慢的站起来,他举着手枪站在中间,看着二叔倒下去,扳机又准备扣动。

  “妈的!”心里一个声音在冲着我大吼,“上去干他!”

  此时那个家伙与我,还有二叔,三点一线,分别站位在河道中。

  我二话不说,踏着水,飞奔过去,腾空飞踢,“嗙!”枪声响起来了,我也不知道二叔有没有中枪,但是那个家伙的确是被我给放到了,此时他被我踹进了水里,打了一个滚,重新站了起来。

  我没有给他机会,借着奔跑的力道直接扑了上去,他可能在水里打了个滚,眼皮上全是水渍,爬起来的时候,居然先抹了抹眼睛,我抓住机,会给着他就是一刀捅了进去。

  这一下是脖子,我知道他穿着防弹衣呢!

  “噗呲!”刀身没入一半,血线如柱。

  那个家伙,顿了顿身子,猛地抖了一下。

  我不松手,依旧是是死死的按住他,刀锋滑动,我甚至可以清楚的感受到,刀刃剃着他的骨头的锉感。

  “噗!”他在水里喊了一声,濒临死亡的他,爆发出了极具罕见的力量,他拖住我的手,猛地一拉,我一个跄踉往水下跌倒了过去,接着一股巨大的力气将我掀翻在地。

  我倒在河道里,憋住一口气,感觉此时全身上下的力气全都用光了,无数的水从四面八方蜂拥而至,包围着我。

  那个家伙,吐了一口血水,也不拔出颈部的刀,而是透过水面看着我,接着徒自的从裤腿的口袋里抽出一把军刀,慢慢向我走来。

  “完蛋了,要死了。”

  这是我此时唯一的感觉,我在先前与尼此搏斗就去了一部分体力,加上刚才已经杀了一个人,现在浑身上下一丁点力气都抽不上来了,现在被猛地放倒在水里,呼吸都成了困难,更别多动一动手指了。

  “fuck!”那个家伙大吼着,压了上来,一把卡住我的脖子。

  我咕隆了两口,开始七窍开始进水,脑子里一片空白,接下来什么也看不见了。

  直到一声枪响,感觉有人把我从水里提了起来。

  接着就是黑暗,无边无际的黑暗。

  ————————————————

  再次醒来的时候,二叔正坐在我的身边。

  他没有开手电,但是远处有巨大的光映照过来。

  探照灯?那些日本人疯了不成?不知道这样会引来更多的丛林动物吗?

  “你醒了?”

  “现在什么情况了?”

  “走散了,也不知道其他人怎么样。”

  我叹了一口气,突然不知道说什么。

  “对了,那口鼎?”

  “如果没错的话,那口鼎,应该就是传说中的昆山鼎了,我曾经看过一篇古文,文章叫做《禹贡》,《禹贡》中记载这口昆山是皇帝铸九鼎后的又一鼎,它的里面囊括了古九州其中所有的河流。这是一个神器,说白了这口鼎就是一个独立世界的入口,和我们现在进来的地方一样,故而那其中有流不尽的水源。”

  我:“……”

  “哗啦啦!”外面传来了树枝的摇晃。有人来了?

  “怎么办?”我问二叔。

  二叔皱了皱眉头,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腿。

  “该死!”危机感涌了上来,我有点不知所措。

  “我有一个办法。”二叔苦笑了一下说道:“我去引开那些追兵,你想办法,杀回去。”

  “杀回去?禽贼先擒王?”

  二叔点了点头,“现在的方法只能这样了,就是交换,如果其他人抓到了我们,你又可以抓住那个石冢,最起码可以保住我们一命。”

  “可是你的脚?”我很担心二叔这种状态怎么帮我引开那些人?

  “别啰嗦,来了!”他沉声道,接着从地上的尸体身上摸出手电,飞快的爬上岸,一瘸一拐的往前跑去。

  很快顺着二叔跑动的方向中,树林里响起了密集的枪声,二叔带着光源已经成功的吸引了其余的人。

  时间不多,我当即深吸一口气趴在了水底,同时把那被我杀掉的家伙背在身上,因为这样要是有人经过水面就只能看见一具浮尸而看不见我了。

  “右路包抄过去。”

  “催泪瓦斯。”

  河道两边响起了脚步声,我数了一下,这大概有3、4个人,他们叫喊着,打着手电奔跑而至,然后又逐渐的远去。

  “该死,这是出动了所有人啊?”我不敢耽误时间,我趁着空隙,与水里的尸体换了外衣,然后把尸体从水里拎了出来,抗在肩上。

  我需要这具尸体,把他作为一个掩护……

  然后便咬紧牙关,背着尸体往前走去,一边走,一边还从湿地两边的树木上扯下树叶涂抹在自己脸上,我告诉自己,不可以让他们认出我,最起码第一时间里不能认出我。

  沿着来时的路,一直往前走,不多时我终于回到了昆山鼎所在的地方,我四下看了一眼,阿加和沙马什衣已经被抓过来了,正双手反绑着坐在树桩上,而那个石冢正和另一个小白脸在研究昆山鼎。

  叫远藤的强壮男与其他的几个士兵,正举着枪,全副武装的站在石台的周围。

  “回来了?”有人用日语问我。

  我没有回答他,踩着水,往石冢所在的地方走去,路过远藤的身边,他几乎没有正眼看我,在这种情况下,没有人会想到,有一个人会杀回来。

  一步、两步、三步,我路过平台正中的探照灯,逐渐的接近石冢。

  “又抓到一个?”

  这次说话的是石冢,他注意到了我,但是……

  但是已经晚了……

  我微微抬起头,手里握着刀,扛着尸体走上了昆山鼎所在的树桩,接着扔掉肩上的尸体,猛然发动……

  “噗嗤!”先是一刀死死捅进了小白脸的颈部。

  血液飞溅,喷洒了我一脸,像是喷泉,我却不眨眼,抽出刀,一个健步冲到了石冢的身边,对着他的手臂就是一刀,可谁知这个家伙居然还懂点功夫,他眼见小白脸倒下,痛苦的喊道:“岛田!”然后反手挡住了我的刀。

  “fuck!”远藤以及其余的人很快反应了过来。

  我心想不能拖延时间,那边石冢格挡掉我的刀,反手则是直接擒了过来,想要趁势夺取我的刀。我一看落了下风,哪里还管他那么多,既然手被他一抓,我便松开手,直接交出了手里的刀,可是脚下却是蓄满了力道,冲着他的裆部就是一脚。

  估摸着这家伙怎么也没有想到我会使起了这种下三滥的阴招。他手里还没来的急捂热我的刀,那边就痛苦的蹲了下来,变成了孤睾一族。

  这一下他已经彻底的失去了机会。

  我站在他身前,低下头看着他,顺势一把抓住他的头发,往回一拉,接着膝盖屈膝一顶,死死的撞向了他的门面,他被我这么一打,浑身已经散了劲,我半空中又夺回了刀子,根本没多想,反手便是一刀扎进了他的手臂。

10067 3572529 MjAxOS8wMy8yMC8jIyMxMDA2Nw== http://m.clewx.com/book/201903/20/10067_357252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