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一百四十三章 谁陷害她?

书名:九十年代辣妻想改嫁 上传会员:天女下凡 作者:江山万里 更新时间:2019-06-12 23:06:07

  “什么搞得这么要紧,非要晚上在这里整理?”

  张文丽双手抱着胸,靠在门边,斜睨着苏秋舫,口气很是不善。

  “既然是这么要紧的稿子,你怎么自己不整理出来?”

  苏秋舫还记得这个彪悍的女生,既然她来者不善,他也没有必要先礼后兵,直接跟她怼了起来。

  “这里是广播站,不是游戏厅,想会客闹着玩就出去,别来这!”

  张文丽说,这是学校的地方,我作为这个学校的学生,我想来就来。

  倒是你别拿着鸡毛当令箭,别以为自己做了站长就多了不起,你敢随意欺负新同学,我就去举报你,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文雪旗一方面不想让两人吵起来,另一方面,又担心吵到闵尧读稿子。赶紧抱着稿子,拉着张文丽出去。

  张文丽反拉住文雪旗,指着苏秋舫的鼻子,放狠话,“姓苏的,我警告你,你敢欺负我朋友,我就让你在团委混不下去。”

  “你当初散布我们班谣言的事,还记得吧?你敢欺负小旗一下,我就让你身败名裂。”

  苏秋舫反威胁道,“你兜里的随身听,恐怕不能让你这么为所欲为。”

  带随身听是个大事,学校里明令禁止这种东西。

  被发现了,不仅要没收随身听,还要通报批评的。

  张文丽要是现在被苏秋舫捉去教导处,那还真是,人证物证俱在,跑都没得跑。

  然而,张文丽一点不慌。

  “哼”,她不屑的笑了一声,丝毫不把他放在眼里。

  “想弄我之前,先考虑考虑你的随身听该怎么办吧!”

  张文丽瞥了一眼他的口袋,那方方正正的形状,她可认的很清楚。

  “索尼的这款随身听还挺珍贵的,你好自为之。”

  大家都是玩随身听的人,谁不知道谁啊,用得着你来威胁我?

  不服啊,咱一起去教导处,看看谁损失比较大,谁怂谁孙子。

  文雪旗连忙阻止了这个,毫无意义的互相伤害提议。

  她把张文丽叫到一边去,趴在她的耳边,说了点什么。

  “什么?”

  张文丽差点没叫出来,“真的假的?”

  文雪旗面色沉重的点了点头。

  “真的,不然为什么明知道有人在欺负我,我也没跟人闹翻呢?”

  张文丽咬牙骂了一句脏话,真他么王八蛋!

  晚自习前,文雪旗让张文丽在门口等着,自己进了团委办公室,把明天要读的大稿,送去审核,同时也把今天读过的稿子,整理好归档。

  那个黑黑胖胖的,戴眼镜的男老师,正在看报纸。

  看到文雪旗进来后,眯着眼睛,指挥着她,把早晨晒好的稿纸和书本收起来。

  文雪旗当然不能拒绝。

  她快手快脚的,把书本全都收集好,摞在了一旁,说是明天可以再晒一遍。

  又把那些稿纸小心翼翼的揭下来,用夹子夹好,重新附着了纸条,放在今天的稿子上面,一起归档。

  黑胖胖的老师见她干活比较周到,非但没有是示满意或者感到欣慰,反而是眉头紧皱,满脸不悦。

  “这份周到怎么没用到别的地方去?”

  文雪旗把柜子的门锁上,反问他,“老师,您查出来是谁没锁门没关窗了吗?”

  黑脸老师冷冷的哼了一声,“是谁干的我心里有数,我没说出来,是想给她一个自我改正的机会。”

  哎呦喂,你瞧瞧这话说的,就差直接点名说是她干的了。

  从早晨开始,黑脸老师就一直对她阴阳怪气,她心里清楚得很。

  要说她跟黑脸老师,之前也未曾碰过面,更没有什么交集。为什么他会对她怀有如此大的不信任和敌意?

  这其中恐怕大有说头。

  文雪旗点了点头,礼貌又微笑的回复他,“那可真是太好了,希望这位同学能早点来找您,承认错误,改过自新。”

  “你以为老师在哄你,乱说瞎话?”

  文雪旗连忙摇头,哪能啊?她怎么敢这么想?

  “老师,您这可就完全误会我了!”

  “我看您说的这么笃定,想必一定找到了证据。您竟然能找到别人没锁门,没关窗的证据,那得是多么了不起的事情!您简直就是神探,我太崇拜您了!”

  黑脸老师,眯着眼睛,冷笑一声,“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幸亏办公室没丢什么东西,要是丢了东西,这个同学就是品行低劣的同学,我们学校绝对会坚决严肃处理。”

  文雪旗听话听音,善抓重点。

  “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果然她猜的没错。

  黑脸老师之所以一上来,就认为这件事是她干的,是因为有人跟他说了什么。

  这么想来,从她昨晚来这里,发现大半夜的办公室没关窗没锁门;到今天早晨她值班,第一个来办公室拿东西;再接下来是黑脸老师,紧随其后进来,把她抓了个正着。

  这一切的一切,好像都被人安排好了一样。

  谁会去做这件事呢?

  是于娜还是苏秋舫?

  他的目的又是什么?

  烦人!

  长恨人心不如水,等闲平地起波澜。

  “真希望学校能够严肃处理这个同学,并将其通报批评,报给全校师生都知道,让大家引以为戒。”

  文雪旗留下这句话,礼貌的道别离开。

  身正不怕影子斜。

  即使现在有人往她身上泼脏水,可是没有证据,也不能把她怎么样。

  泼脏水的人肯定也不敢出来,跟她当面锣对面鼓的对质,所以她现在是安全的,不需要太过担忧。

  而且这事本来也不是什么大事,不就是没关窗潲雨吗?屁大点事!

  就是有人整出来,故意恶心她罢了。

  不过背后的这个人,一定要抓出来,狠狠的教训一顿。

  她可不愿意给人白白欺负。

  张文丽见她出来连忙赶上来,询问情况。

  “怎么样,问出来了吗?”

  文雪旗摇头,这怎么可能问出来?

  “我今晚先把稿子弄出来,在工作上得让别人无话可说。现在我在明处,别人在暗处,不能自乱了阵脚。我得稳住,让对方着急,露出破绽。”

  张文丽狠狠的骂了一句,“肯定是于娜那个不要脸的搞的鬼!”

  文雪旗用力掐了一下自己的手掌,她何尝不恨背后的人。只不过现在没有任何的证据,也不能贸然做什么。

  “先别说了,咱们先回去。我就不信他能一点破绽都没有。”

  张文丽对此也很无奈,毕竟没有证据,她也不能直接去找于娜的麻烦,那样反而会落人口实,授人以柄。

  她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银色手电筒,还拿了两节红色的5号干电池。

  既然现在暂时拿对方没办法,只能先帮着文雪旗一起审稿了。

  “今晚我就是不睡,也帮你把稿子弄出来。”

  文雪旗感动死啦!

  呜呜,张文丽真是太够意思了。

  能交到她这么一个仗义,有人情味的朋友,真是三生有幸!

  她一把扑到张文丽的怀里,抱着她的脖子撒娇。

  “大丽子,你真是我见过的最好的女孩子……”

  张文丽像老鹰抓小鸡一样,拉着她的后领,把她丢到了一边去,自己还往后退两步。好像碰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一样。

  她搓着胳膊上的鸡皮疙瘩,满脸嫌弃的看着她,“你再敢这么恶心我,小心我揍你。”

  张文丽可不习惯跟人有这么亲密的接触,更不愿意别人叫她女孩子。

  你看过几个钢铁直男喜欢被人抱,喜欢被人叫女孩子的?

  那么娘里娘气!

  文雪旗低头认错,小步向前移动着,在距离张文丽还有一步之遥的时候,嘴角突然坏坏一笑,一个箭步上前,再一次扑到了张文丽的怀里。

  “大丽子,我好喜欢你啊……”

  什么不习惯跟人亲密接触,不喜欢别人叫她女孩子?

  嘻嘻,多抱几次,多叫几次,习惯了,就好了。

  张文丽生无可恋,一张脸仿佛烧着了的水壶一样,又热又烫又红,还有小水珠滑下……

  熄灯后,两人躲在文雪旗的凳子,用头顶支撑起被子,做了一个小帐篷。

  张文丽,举着手电筒,文雪旗则认真的审稿。

  两人互帮互助,分工合作,奋斗到十一点半,才将稿子全部审完。其工作之繁重,自不必多说。

  但因为有朋友的陪伴和分担,文雪旗并没有觉得辛苦,反而觉得很幸福。这样的生活,是上一世所从来没有过得。

  真好啊,每天都能见到喜欢的人,好朋友还就在身边。

  接下来,她一定要想办法扫清楚敌人,这样,这幸福的一切,才不会被破坏。

  第二天早饭期间,她再次买了一个白菜豆腐的塌包,急急忙忙的赶到广播站。

  这一次苏秋舫依旧比她先到。

  他抬腕看了一下手表,又看了一下,文雪旗那一双核桃一样的眼睛,没有追究她晚到半分钟的责任。

  “稿子弄完了?”

  文雪旗点头,把昨晚的劳动成果双手递上。顺道把一张红纸通知书,一并递给了他。

  “老师让我拿过来的,‘走进敬老院征稿通知’,让你广播一下,给全校知道。”

  苏秋舫看了一下通知,眉头微皱,心里有些疑惑。

  “这种‘通知’不都是由团委下发给各班的团支书,团支书通知到班级的吗?怎么会给咱们广播通知呢?”

  文雪旗摇头,一脸懵懂的说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大概是因为老师特别的信任你吧。”

  她说这话的时候,刻意在“信任你”三个字上面,放慢了语速,加重了语气,一双眼睛意味深长的盯着苏秋舫的脸。

  仿佛要穿过那架圆圆的眼镜,透过那双一直对她抱有偏见的眼睛,直达他的内心深处,揪出里面隐藏的秘密。

  苏秋舫闻言抬头,把通知放到了桌上,三根手指轻轻的在上面敲打着,双眉斜挑,冷笑了一声。

  “不然呢,他不信任我,难道去信任一个不值得信任的人?”

10068 3577101 MjAxOS8wMy8yMC8jIyMxMDA2OA== http://m.clewx.com/book/201903/20/10068_357710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