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52.贪念

书名:再见前夫,久别不必重逢 上传会员:一念天堂 作者:笑慈 更新时间:2019-04-15 19:13:19

  啊……原来是这样啊!原来……他和严曼夏在一起啊!

  怎么就那么的不死心呢?

  怎么就……就非要去强求呢?

  “我马上过来。”对严曼夏说完,而电话的那头是林清霖绝望的挂了电话。

  不该对他抱有期望的啊,是她活该,活该啊!

  而秦时逸并非他所表现出来的那么无所谓,想去立刻见她问问究竟发生了什么,又显得自己对她太放不下。

  最后让自己的骄傲战胜了他的心。

  他没有去找林清霖,以为她能自己回去,以为她能和过去很多次一样,自己处理自己的情绪。

  若问过分吗?秦时逸并不这么认为,毕竟当年他绝望的时候,也是独自挺过了每个痛到死的夜晚啊!

  如果韩伯琛不是因为有份重要的文件落在了办公室,他想他永远看不到像个被扔在角落里破碎的布娃娃。他从没有见过那么无助的神情,平日里习惯了她洋溢着温暖的笑容对着身边的人说加油,而现在她却将自己小小的身体卷缩在角落里,衬衫的纽扣被解了大半,不停的颤抖又在拼命的控制下一秒就要崩溃的情绪。

  “清霖……”韩伯琛轻轻的喊着她的名字,她像是惊弓之鸟般将自己抱的更紧,从头到尾都不曾抬头看过韩伯琛一眼。

  “清霖,你怎么了?”心疼,怎么会不心疼?

  “清霖,我过来了,可以吗?”

  “不,不要,不要啊!你走开!”抓着头发声嘶力竭,她很痛,自己都说不上到底是哪里痛,却好像快要被这种痛吞噬了。

  “好,我不过来,我就在你身边,你不要害怕。”韩伯琛悄悄的坐到她的身边,离了一米的远,给了她足够安全的自我空间。

  “……”

  “你记不记得以前问过我,为什么会选择留在你身边当一个助理?”黑暗的办公室中,借着窗外的月光,显得他得眼睛特别得亮眼。

  “……”

  “其实面试是我们的第二次见面,第一次是在申阳财经大学。”林清霖虽然从来都没有给过他任何的回应,但韩伯琛知道她有在听。

  “我是财大毕业后出国读的研,那次回财大正好遇到你在大礼堂做铂华酒店的招聘计划宣讲,你在台上洋洋洒洒镇定自若,我却看到了你先前在小花园里反复背稿的模样。

  那时候,我就在想,哪来那么笨的经理人?这个公司一定很不靠谱。”

  “的确很不靠谱啊。”原来他们的相遇在这么久之前?她竟然一点都不清楚。

  “能清楚的认识到不足,然后拼命努力着的清霖,很棒!”所以他放弃了自己创业的打算,而是选择留在她的身边。

  韩伯琛想知道没有做生意的天分,单纯靠着努力的林清霖,究竟能成长到什么程度?

  就这样,一路护着她那么多年,看着她从一个宣讲会还要背稿的经理人,到如今已经可以游刃有余的站在所有人的面前,付出了多少?韩伯琛统统都看得见。

  “伯琛啊,谢谢你!”谢谢他不至于让这个黑夜变得那么的难熬。

  “你现在需要的不是说谢谢,而是吃点东西早点睡觉。”

  “……”身上的伤仍旧很痛,但他不想让韩伯琛发现。

  一个女人大半夜的在这里衣衫不整的躲在角落里,虽然韩伯琛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比起追着问经过,他只是脱下自己的外套盖在林清霖了身上,接着一把将她抱起,慢慢走向楼下的停车库。

  “至少今天就不要跟我犟了。”

  也许是因为真的太疲惫,林清霖并没有挣扎的倒在了韩伯琛的怀抱里,先前被江启延蹂躏的恐惧还没有完全的消散,承认——韩伯琛的出现为她带来了安全感。

  只是当韩伯琛抱着林清霖到地下车库然后上车的过程中,谁都没有注意不远处刚停稳熄火的的黑色迈巴赫。

  嘴上说着不在意,但听到林清霖还没有回到锦绣城的消息后,在和严越城一家吃好晚饭后不放心的还是来到了铂华,不过看来她挺好,秦时逸嘴角扯出一抹讥笑,坐在车里看着韩伯琛温柔的将林清霖抱到副驾驶,看着他细心的替她系好安全带。

  这个女人在他面前表现的是一副予取予求的逆来顺受,但一转身又可以在别的男人怀里,这种感觉像极了当年,爱的死去活来然后翻脸说分手。

  他的担心啊,就是一场笑话。

  因为不信任,所以他们之间经不起一丝的风吹草动。

  ……

  另一边严家别墅的气氛并不算特别好,原本今天晚上成功的请到了秦时逸,以为会有什么实质的进展,不管是希望他在铂华的项目中更支持严越城,又或者希望他能对严曼夏有一个正式的表态。

  但秦时逸又岂是他们可以随便拿捏的了的,重要的问题他统统都只字不提,连他们都搞不懂如果什么意思都没有为什么要答应这顿晚饭。

  而也是在今天,严曼夏才从严越城和李梅芳的口中得知关于林清霖和秦时逸的过去,原来他们两个人在很多年前就认识,还有过那么刻骨铭心的一段,让严曼夏好不嫉妒。

  “为什么你们今天才告诉我这些!”当年她的年纪还小,自己的玩心很大,根本没功夫关心林清霖的事情,对于她的私奔也根本不清楚具体情况。

  “我们也是最近才想起来。”严越城连林清霖都不关心,又怎么会去注意一个穷小子?当年会阻扰他们其实是严越城想通过联姻来控制林清霖,至于秦时逸是谁根本不是重点,更没有想到有一天秦时逸会以这样的身份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不可能,不可能!他们已经分手了,所以不可能会有任何关系的。”严曼夏仍然无法接受这个结果。

  “你放心,当年他们分手的场面应该不怎么好看。”李梅芳冷静中带着几分嘲笑的说到。

  当年林清霖出走之后,江启延找到严越城挑拨离间替他分析厉害关系,之后严越城和李梅芳找人对付的秦时逸。

  李梅芳是女人,所以更看的透秦时逸的愤恨。

  也许她隐约猜到了秦时逸接近严曼夏的真实目的,但要想承认一个男人接近自己的女儿不是因为爱,而是为了报复另一个女人是很难以启齿的事情。

  不甘心,她的女儿不输给林清霖一分一毫,就算是刻意的接近那又怎样?当年她不也是抓住了严越城要报复林舒莹的机会才有了今天吗?

  “妈,那我应该怎么做?”严曼夏脑子一片糊涂,只要想到林清霖比她先遇到秦时逸就气的想摔东西。

  “怎么做?男人喜欢什么就给他什么,男人不能忘记什么,偶尔提点什么也没关系。”男女之间不就这么点破事嘛,李梅芳认为自己女儿还是有竞争力的,否则秦时逸今天根本没有必要出来见他们。

  若是严曼夏能够懂得抓住机会,还真没有林清霖什么事儿。

  有一点他们很清楚,秦时逸可以不是严曼夏的,但绝对不能是林清霖的。

  一旦秦时逸愿意为林清霖撑腰的时候,失去的可能不仅是个金龟婿而已……

  ……

  林清霖迷迷糊糊的跟着韩伯琛到了他的住处,她是第一次到韩伯琛那么私密的空间,家里干净整洁的不像是一个单身男人的家。

  “去把衣服换掉,然后去洗个澡再出来,打开浴室柜右手边的抽屉有新的浴巾。”韩伯琛从自己的衣帽间里抽出了一件全新吊牌都还没有拆的T恤和运动短裤给她,接着将她一把推到了浴室里。

  林清霖看了眼现在狼狈的自己,是要好好的收拾一下了。

  在韩伯琛西装外套的遮掩下看不出任何的异样,只有对着镜子脱下白色的衬衫后看到是背上惨不忍睹的一道道密密麻麻被指甲划出来的伤痕。

  痛的感觉还在,却又恨透了自己的软弱无力,也许活的麻木点会更容易点。

  当瘦小的林清霖穿着韩伯琛宽大的衣服出来时,那一刻还是让韩伯琛心跳都快了好几拍。

  是默默暗恋的女孩,又怎么会一点诱惑都没有?

  看着她穿着他的衣服,原本的运动短裤被她穿成了中裤有点滑稽更多的是说不出的性感。

  “衣服,太大了。”林清霖笑得尴尬。

  “将就一下吧,过来吃东西。”韩伯琛笑了笑,转身到厨房拿出筷子顺便调整了自己的情绪。

  他是男人,不代表没有任何想法,但也正因为是男人,不屑做趁人之危的事情。

  在那个被欺凌的夜晚,在某个绝望到死的瞬间,而现在给林清霖的是一碗热乎乎的汤面,原本干涸的眼泪啪嗒啪嗒的一滴滴的掉入汤里。

  韩伯琛默默无言的陪伴在她身边,不是不想问她究竟发生了什么,只是不愿意再往她的伤口上去撒盐。

  “好好吃。”明白他的好意,不愿辜负,林清霖小口小口的吃着,还不忘给他一个丑死了的笑容。

  其实她要的从来都不多,其实她也清楚无法强求,或许就连这样的程度……也是贪念。

10083 3552295 MjAxOS8wMy8yNS8jIyMxMDA4Mw== http://m.clewx.com/book/201903/25/10083_355229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