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111章 我不行了

书名:这届阎君是女孩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藏密阿弥陀 更新时间:2019-07-05 00:10:28

  看到钟玲哭了,马文静赶紧心疼的给她擦眼泪。

  我也心疼的握着她的手安慰她:“没事的,你别担心。我已经用糯米给你解尸毒了,尸毒已经压制住了,而且马文静也来了。”

  “马文静来了吗?”钟玲眼睛眨巴眨巴的去寻找马文静,马文静明明抱着她,她都不知道。

  我怀疑她的眼睛根本看不到,刚刚看我,八成是凭感觉看的。

  “我来了,我在这儿呢。”马文静在钟玲的头顶开口。

  听到马文静的声音,钟玲才循着声音,抬头去看马文静,手抬着,想要摸什么。

  马文静把脸送到她手上。

  她摸了摸马文静,眼泪汪汪道:“马文静,我不行了。我姐就托给你照顾了,你一定要照顾好她。”

  钟玲自己都这样了,还惦记着我,我内心感动的哗啦啦的,捏着她的手道:“你没事的,我们都在呢,我们会救你的。”

  钟玲仿佛没听到我的话,只仰头望着马文静流泪道:“马文静,我姐的车坏了,她不会买车,你帮她买一辆,我有钱。”

  “放心,我会给她买的。”马文静说道。

  钟玲慢慢转过头,朝我看来:“姐,我的支付宝、微信密码你都知道,回头你把钱都转走……”

  听钟玲说这些,我感觉她跟交代遗言一样,而她确实也是在交代遗言。

  我听的心酸,不想听,就打断她道:“钟玲,你不会有事的,你别多想。你现在只是……”

  “姐,你别打断我。我快不行了,我怕我不把这些话说完,就没有机会说了。”

  钟玲说完,又接着交代:“我还有两张卡在衣柜里,密码和你的卡密码一样。你留建行的,农行的给小勇,让他做点自己喜欢做的事。”

  “你不要担心,我给你存了很多钱,不大手大脚,够你花了。”

  本来我看钟玲流泪说自己不行了,就很心疼,很心酸,很想哭,但一直忍着,又听到她说过给我存了很多钱,我内心心疼到爆,感动到爆,瞬间忍不住了,眼泪哗啦啦的往下-流。

  原来钟玲那么拼命的赚钱,不是因为她命犯财神,而是她在为我存钱。

  这时,我忙着心疼,忙着感动,没有多想钟玲为什么要为我存钱,只想到她可能是想让我过上好生活。

  我感动的握紧钟玲的手:“好,我知道了。你也别担心,你会没事的。”

  “我不行了。”钟玲很平静的说自己不行了,但是她那对漂亮的桃花眼却不断的往外冒眼泪。

  那是不舍的眼泪。

  我知道钟玲肯定有很多不舍,拍着她的手安抚她:“你不相信我,应该也相信马文静。有马文静在这里,他怎么会让你有事?”

  “他在又怎样?我尸毒攻心,活不久了。”钟玲难过的说道。

  “好,你连他也不相信,那你总该相信墨玄吧。墨玄可是黑无常,他也看过你了,说你没事。”

  “黑无常!”听到我说黑无常,钟玲的眼睛一下瞪大了,反手紧紧握着我的手:“姐,你一定要小心黑白无常,别被他们抓走了。”

  钟玲这是糊涂了,忘了我和墨玄的事了。

  我也没跟她解释墨玄,嘴里应道:“放心,我会小心的。”

  “嗯,我不行了,我不行了……我好难受,我好难受……呜呜呜……”钟玲的意识开始模糊,嘴里一会儿说着不行了,一会儿说着好难受。

  说一会儿,哭一会儿。

  声音呜呜咽咽,听着让人好心疼。

  马文静更是心疼,低头问:“你哪里难受?”

  “我哪里都难受……”钟玲扁嘴哭着道,像个受了十分委屈的孩子。

  “这样呢?”马文静调整了一下钟玲的脑袋问道。

  钟玲将脸往马文静怀里一埋,闷闷说道:“难受,好难受……”

  我看钟玲这样,猜测是糯米的效果没有了,就对马文静道:“马文静你抱着她,安抚她,我去捣一些糯米来喂她。”

  “好。”马文静得到我的指示,将钟玲公主抱起,抱着晃来晃去,像哄小孩一样。

  一边晃,马文静一边问:“这样呢?会不会舒服一些?”

  “难受……”钟玲还是说难受,但是却不哭了,也不说不行了之类的话,渐渐安静下来了。

  我以为钟玲睡着了,怕捣糯米吵到钟玲,正准备下车,到外面去捣,谁知钟玲又忽然开口了。

  只听她很担忧的说道:“姐,以后我不在了,你一个人千万小心。路上的陌生人,你不要跟他们说话,他们都是鬼啊。”

  “尤其是那长得漂亮的,长得丑的,都是鬼。还有狗,狗也是鬼。你不要被他们骗了,离他们远一点。”

  马文静道:“她在说胡话。”

  “她灵性比较高,不能做噩梦,一做噩梦就会陷入梦境。姑婆给她开过心境,她十几年没有做过梦了,那天在你家,忽然做噩梦。今天早上也做过,现在估计又在做噩梦了。”

  我话音刚落,就听钟玲喊道:“姐,别过去,他们是鬼!”

  “她果然在做噩梦。”我放下蒜臼,走过去,抓起钟玲的左手,和她十指相握,对马文静道:“马文静你看好了,这是叫醒钟玲的方法,以后说不定能用到。”

  “嗯。”马文静点了下头,认真看着。

  我握着钟玲的左手往上一翻,钟玲就醒了,是哭着从梦里醒来的,醒来又叫着难受。

  马文静赶紧晃她。

  我的手并没松开钟玲的手,握着钟玲的手往下轻轻翻了一下,道:“如果往上翻,钟玲醒不过来,就往下翻,往下翻还醒不过来,就往上翻。上下来回翻,多翻几次,钟玲就醒了。”

  “我看你翻的时候,用了很大的力气。那这岂不是很伤手腕?”马文静担忧的说道。

  我点点头,“这就是利用疼痛唤醒,不过你掐她人中,扎她哪里,她都不会醒,就是翻手腕会醒。还有咬手指,早上我手没力气,咬她的手指,也把她叫醒了。”

  “哦,那就是说目前只有这两个方法能叫醒她。”马文静总结道,“我记住了。”

10094 3584962 MjAxOS8wMy8yNy8jIyMxMDA5NA== http://m.clewx.com/book/201903/27/10094_358496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