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24章 冥币系统

书名:探灵直播 上传会员:绝密style 作者:大力金刚喵 更新时间:2019-04-13 11:15:08

  想到这儿,我又斜眼瞅了一眼大叔漏出一截的红裤衩子,心中暗暗舒了口气。

  按老辈子的说法来说,身子虚,底子弱,八字不硬的人或者女子容易撞鬼,因为他们阳气弱,因此此消彼长的,阴气就盛。

  然而我,按照锁魂宗那个神秘组织的说法,我不仅阴气重,还因为是披麻吊客丧门寅时出生,属于纯阴体质,导致我的阴气更甚于常人,简直就是撞鬼神器!

  所以他们才会说,我是最合适做探灵直播的人选?

  想到这,我感觉中了个二十年的大套子!而且那套子还像一只无形的大手,死死地拽住我脖颈,让我无法逃脱,让我喘不上来气儿。

  今天,还好遇到这个八字硬还穿着大红裤衩子的出租车大叔,他说他进来坟场之后一切顺利,那么是不是说明,我只要跟着他,就能顺利熬过这一晚?

  我抬手看了看表,已经凌晨4点了,再挺2个小时,天就亮了,想到这,我默默地咬了咬牙。

  细琢磨,又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头。

  “叔啊,你进坟场之前,有没有看到停在常青坟场站的11路末班车呀?”我尝试着问。

  “11路末班车?没有啊,我到的时候站台空空如也,按理说不是应该放你下车后它就往下一站驶去了吗?你问这个干嘛?”

  听到这,我不禁打了个冷颤,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刚才还打得血肉模糊的公交车,竟然凭空消失了?!

  那么我刚才,到底是经历了什么......

  正想着,抬眼看到手机屏幕上弹幕乱飞。

  “我觉得主播干脆不要探灵了,直接改成色情直播好了,就直播馆震那一段估计还比较有钱途!赞成的举手!”

  “老司机露出的那截红裤衩,极度诱惑......改成耿美直播也不错......”

  “刚才那诡异老人也太吓人了,人家都不敢一个人睡觉了......”

  “楼上地址发来,我陪你,但按行规要以小时计费,一晚两次,不过夜!”

  “居然强行植入小广告......”

  “竟然还可以强行加入直播的?下回我也试试。”

  “楼上叽歪个甚!刚才主播遇难的时候怎么不见你去救呀?还在这说风凉话。”

  “那丑兮兮的老人,肯定就是那个变态连环杀人凶手!一看他的长相就知道是严重缺爱型!”

  ......

  看着水友们相互撩骚,好像并没有我什么事儿了。

  瞄了一眼同时在线人数:412。

  这都凌晨4点了,观众不减反增,我这心里也有了些慰藉,不枉我辛苦探灵大半夜。

  一天到晚游泳的鱼打赏阴曹地府直播间66冥币。

  “谢谢大家的支持!”看到打赏,我舒展眉眼对着屏幕笑了笑。

  “主播,为啥他们有那么多冥币可以打赏,我就只有这么一丢丢?”大胡子大叔指着他手机上的直播间问我。

  我直播到现在,还只是看到水友们打赏,其实我也不太清楚这个打赏系统是怎么运行的,难得有机会深入了解这个直播,说不定还能从直播平台的运行机制了解到那么神秘组织的直播目的。

  想着,我接过大叔的手机研究起来。

  直播间里有个商铺,可以用冥币购买纸人、纸船、纸飞机等等道具。

  一个纸人=100点冥币,一个纸船=1000点冥币,一个纸飞机=10000点冥币......

  但是冥币却没有地方买。

  “叔,你的冥币哪儿来的?”我看着大叔手机上直播间下方“冥币”那栏少得可怜的“20”问道。

  “我一进来就有的,也不知道为什么别人有辣么多,特别是德玛西亚大保健,简直就是个土豪啊,66,666满天飞啊!真叫人羡慕!”

  德玛西亚大保健:咳咳......哪里哪里,小意思啦~不必挂齿,哈哈哈~

  德玛西亚大保健的弹幕适时飘过,我和大叔对视尴尬一笑。

  还给给台阶就上啊。

  “那你咋有那么多冥币呢?你充钱了吗?”大叔刨根问底。

  德玛西亚大保健:第一次进这直播间,我都还没搞清楚怎么回事儿,怎么会充钱呢?我进来就有22000冥币!

  “哇~~~”

  “土豪!带我飞!”

  “土鳖,不,土豪,缺暖床的吗?”

  我又捣鼓了一会儿,发觉商铺里并没有充钱的地方,只有可以用冥币消费的东西。

  直播间左下角,有一个“做任务”的按钮,我点进去一看:

  捡起地上垃圾扔进垃圾桶,奖励1冥币。

  扶老人过马路,奖励2冥币。

  拾金不昧,每还1万元奖励3冥币。

  ......

  帮助遭受自然灾害的人逃脱险境,酌情奖励10至100冥币。

  救助一名濒临死亡的人,酌情奖励100至10000冥币。

  看来这直播平台不能充钱买冥币,只能靠本身的初始冥币或者做任务获得的冥币来打赏主播。

  “哇塞!主播你这直播平台真人性化啊!还大力弘扬中华民族优良传统,营造和谐、稳定、友爱的社会氛围!倡导大家都做好事儿呢!”大胡子大叔本身就是个热心肠的人,见到这样的直播机制,更是像找到组织一样兴奋得不行,还唱起歌来。

  “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沿着革命先辈的光荣路程......”大胡子大叔哼哼呀呀的,还提起腰杆踏起正步,全然没注意闭着眼全身瘫软的女警被颠得直皱眉。

  “这个探灵直播真的很好看!我的冥币也不多了,我明天就去做好事!”

  “做好事小分队1号队员报道!”

  “做好事小分队2号队员报道!”

  “做好事小分队3号队员报道!保持队形!”

  ......

  虽然直播间里炸开了锅,可是我心里却越发沉重起来。

  满墙的鬼画符,用绳子吊起来的婴儿干尸。

  瞬间就化作浓水的男人。

  丑恶诡异的六翅蛊虫。

  能看到邪祟的鬼眼。

  难道这个看起来极度危险的组织,真的只是个倡导文明的慈善机构?

  怎么看都不像,我心里不禁打起鼓来。

  莫非这直播平台只是那个神秘组织的伪装?

  想不通,实在想不通。

  “主播,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我正想着,忽然被大胡子大叔的声音打断了思绪。

  侧耳倾听,真的有极其细小的声音传来,像是某种乐器,又像是某种歌声,悠远且轻柔......

  “大半夜的,谁还唱歌呢?”胡子大叔疑惑地说。

  “唱歌?”我顿了顿,机械地转头盯着胡子大叔,从喉咙里挤出了几个字,“夜半......夜半......鬼唱歌......”

10095 3551389 MjAxOS8wMy8yOC8jIyMxMDA5NQ== http://m.clewx.com/book/201903/28/10095_355138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