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一百四十三章 演戏

书名:锦鲤小娘子 上传会员:我是小乖乖 作者:转晕晕ok 更新时间:2019-07-12 10:15:51

  林霜名义上是应城伯府二房的养女,但她没有改姓,所以亲生父母是可以来往的,八月十五中秋节,她自然是要跟亲生父母一起过。这日一大早,她拜别徐老夫人,由溜儿驾着马车送她去木匠营。她前脚刚到,沈钰便来邀她出门了。

  “在家吃了饭再出去吧?”陈娘子追出来喊。

  林霜挥着手中的月饼:“不吃了,吃这个管饱,我们还有事呢!”

  “你自己吃,一股什么味。”沈钰连忙用手捂鼻子,他的嗅觉比狗还灵敏。

  “一个酱菜味,一个酸菜味,我特意让娘做的。”说着两个摆在沈钰面前,“挑一个,酸中带甜,甜中带咸,三味中和,特别开胃,养颜美容,提神补脑,是居家旅行必备美食。”

  沈钰退到马车壁上,“月饼就是月饼,哪有放酱菜和酸菜的?乱来!”

  “年纪轻轻的,怎么就不能接受新事物?”林霜只好把月饼用油纸包起来。

  “我有事要跟你说。”沈钰皱眉道。

  林霜擦了手道:“我也有事要说,挺急的。我那表姐入戏太深,完全把自己当渣女了,在家里作天作地,这怎么办呀?再这么下去她的婚姻就保不住了。”

  沈钰摇着纸扇,鄙夷道:“她那婚姻有什么好保的?怀英伯府难道还养不起她?”

  “跟你说不清楚,你这个人不食人间烟火,世人的难处你都不懂。”

  沈钰收起纸扇,轻轻敲她的额头,“我们能引她走出自闭的困境,难道还要管她一辈子?那她岂不真成了我们手里的皮影?”

  “不止这件事,昨天我听长兴侯说,他们要把金陵夫人作为南京的形象人物刻到文化宫的墙上。”

  沈钰:“我正要跟你说这件事,这段时间我在国子监读书,不知道长兴侯已经向皇上请示,等我知道时,懿旨已经下了。”

  “这不是欺君之罪吗,长兴侯怎么哪哪都要插一脚啊?”

  “太后的懿旨,是不可能收回的,现在只能我们几个知情者保守秘密。”沈钰皱眉道。

  “这不好说啊,以云表姐现在的作劲,指不定哪天就说漏嘴的。她现在已经不把尹大人放在眼里了,若真作为南京形象刻到文化墙上,她还不上天啊。”

  沈钰陷入了沉思,半晌道:“现在能证明金陵夫人是她的,只有彭良才,只要他不承认,你表姐就算出去宣扬也没有用,南京城里被传为金陵夫人的夫人不知道有多少。”

  “还好彭良才是我们的人。”

  沈钰别了她一眼:“现在是我们的人,将来可不一定。”

  说话时马车已经停在沈宅前,沈钰先下车,在下面接林霜,这时一个丫头跑过来,带着哭腔道:“表小姐,总算找着你了,你快去救救我家夫人。”

  “云表姐怎么啦?”林霜认得她是袁巧云身边的丫鬟。

  那丫鬟急得不行,“柳施诗在莫愁湖设宴,邀请老爷去看她新编的霓裳舞,这事被夫人知道了,正要去闹呢。”

  林霜看沈钰一眼:“果然被云表姐说中了,尹开济真不是好人,老婆刚怀孕他就出去花天酒地。”

  “老爷本来是想推拒的,可来送信的人说,柳施诗早知道尹大人不愿去,吩咐他把话说清楚。柳施诗得知大人与夫人伉俪情深,作为红颜知己她深感欣慰,既然大人要收心回归家庭,她便想跳最后一支舞给大人看,以报大人这几年来的知遇之恩。”

  “这是典型的白莲花言论啊,云表姐怎么说?”

  “跟您说的话一模一样,她说还好您的册子上都写了应对之策。”

  “什么应对之策?”林霜一脸懵,完全不记得册子上有这种情况的应对之策。

  沈钰的记性却比他好,冷冷的道:“左不过是盛装打扮,艳惊四座,从方方面面碾压对手。”

  “对对对,夫人正在家里精心打扮呢,奴婢借口去万宝楼买最新的首饰,这才溜出来找您的。”

  “坏了坏了,”林霜急得团团转,“那册子上的东西,都是红妈妈教的,怎么能照搬过去用呢?艳压一个舞妓可不是正室夫人该干的事。”

  “那你赶紧去劝劝夫人吧,我们说的,她根本听不进去。”

  林霜也是犯难,坐在马车上眉头紧锁,现在的袁巧云,挣脱了传统礼教的束缚,已经彻底放飞自我了,哪还听得进去啊?

  “她既然入戏太深,你便在剧本上给她写个大结局,让她从戏里出来。”沈钰提议道。

  “这也行?”林霜没多少把握。

  他们去时袁巧云已出门,紧赶慢赶,终于在莫愁湖边找着她,与他们想象的相反,袁巧云一身白袍,广袖博带,玉冠束发,化身一个清隽公子,在丫鬟的搀扶下正欲登上画舫。

  “云表姐,你有身孕呢,这是要干嘛去啊?”林霜奇怪的打量她。

  “怎么把你们找来了?”袁巧云跟沈钰学了几个月表情,这微扬着下巴冷冷清清的模样真像一个模子印出来的。“我不去做什么,只是想明白了,他的心既然不在我这,我费尽心思去强求又有什么用?我把他从柳施诗手上抢回来,将来还会有王施诗、李施诗令他神魂颠倒,我没有那么多精力去一个个扳倒,不如做一个逍遥的人,享受当下,好好抚养我的孩儿,不让父母操心,方是人生正途。”

  “那你现在……”林霜指她他这一身,难道是去祭奠他们逝去的爱情?

  袁巧云嫣然一笑,“霓裳舞练习的难度极大,我听说跳起来舞姿优美,华美非凡,世间难得一见。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我自然也想欣赏的。”

  这一笑,若是唇边有两个小酒窝,可真跟沈钰学了个十成十了。

  估计是哀莫大于心死,林霜道:“云表姐,既然你已经想通,我为你高兴,咱们的剧本还剩最后一场,你有没有兴趣演完?”

  袁巧云眉头一挑:“还有哪一场?”

  林霜道:“这一场叫:我不爱你,我只是嘴甜。”

  “听上去挺有意思……”

  大朗朝全民爱旅游,不管是达官贵人还是乡野屁民,一到节日便全家出动,若是有大型活动,更是万人空巷。

  今日是八月十五中秋节,文人骚客最爱的相聚地点还是水上。一到晚上,天上一轮明月,水上灯火灿烂,人在中间穿行,很能引发诗意。

  现在是白天,莫愁湖上停了上百艘画舫,岸边围满了游客,听说今天南市楼名妓要在莫愁湖上跳霓裳舞,大家怎么能错过一饱眼福的机会呢。

  林霜她们在画舫上准备就绪,缓缓靠近湖心,此时湖心也停着一艘高大游船,雕栏画栋,十分华丽,风吹起游船上的幔子,隐约可见尹开济与几位官员在里面饮酒畅聊,风里还夹着丝乐之声。

  等了一会,约莫是时辰到了,游船的二楼甲板开始摆出乐器来,岸边观众纷纷吹哨起哄,一齐叫喊柳施诗的名字。

  游船上喝酒的客人也得到通知,相携往二楼去。

  林霜和沈钰在同一艘船上,袁巧云和她的丫鬟在旁边的画舫里,他们与其他游船一样,渐渐往湖心的游船周围围成一圈。

  在众人的翘首期盼中,一队穿着五色彩缎的舞姬用水袖拱着中间的女子走到船头,待位置站定后,乐声起,舞姬们围成一圈,水袖往后使劲一甩,露出中间恍若神仙妃子般的女子来。只见那女子穿着一袭五彩薄纱,头戴孔雀开屏双面镶玉嵌八宝金步摇,脸上画着花瓣彩妆,柔弱无骨的腰身盈盈一转,如云如雾,仿佛随着她的动作,周围起了一阵香风飘向周围,围观的观众不禁同时吸了口气,都沉醉在这视觉盛宴里。

  忽然,在围观的船只中传出一阵古琴的声音,附和着游船上霓裳曲的曲调,琴声如山峦起伏,烟云缭绕,配得上霓裳曲“仙乐”二字,大家都顺着琴声往那处看,有人指着下面的画舫大喊道:“是案首沈钰!”

  只见湖面一艘精致的画舫上,沈钰一身儒衫,优雅的坐在船头,低眉敛神,正专心的抚琴弹奏。他俊脸白皙,五官精致,手指细白修长,真真是谪仙般的少年人物。

  见他弹的入神,他身后站着的穿玉色锦袍的小少年也拿出八尺来,加入了附和的队伍,八尺音色苍凉辽阔,少年眉目如画,眼神灵动,八尺在他手中吹出了空灵、恬静的味道,却也能很好的融入这首曲子中。他们一加入,这曲子便更生动优美了,围观的群众甚至忘了鼓掌,痴痴的听着。

  这时旁边的画舫上,一位穿白袍的公子对下人道:“拿画笔来!”

  此情此景,唯有吟诗作画能抒发心意。

10096 3587413 MjAxOS8wMy8yOC8jIyMxMDA5Ng== http://m.clewx.com/book/201903/28/10096_358741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