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五十二章 花斑豹

书名:最强灵魂抽奖器 上传会员:绝密style 作者:火锅泡油饼 更新时间:2019-04-15 20:15:09

  秋水河里冰冷的让人直打颤,林沐叶落入河中感觉全身的灵魂之力正在被河水吞噬,他动用魂力将其周身包裹在其中也无济于事,向下潜了不到十米便觉得全身酥软。

  佛魔和胖子已经不知道沉到了哪里,他不得已从水面浮出,胳膊不断挥舞着不停地向岸边靠近,趴在岸边,手中拽着岸上的杂草,用力一撑,身体向前一挺瘫软的趴在泥泞的土地上大口喘气。

  “呼~”他边喘息边抹着泪,泪和汗混在了一起,心里憋着悲痛却没办法把悲痛释放出来,有一根棍子戳进嗓子眼儿,有一个大石头压在了胸口似的。

  “师父……”他恍惚的神情残留了一些回忆,掏出佛魔给的乾坤袋子,用手在袋子上擦了擦,看了看,注视了好久。

  师父没了,坠入了秋水河,就算是他没有听说过秋水河有何等危险,在刚才也应该感觉到这里的不同,那些河水可是会把魂力喝干的。

  不过他还存有一丝的希望,他想等着佛魔从河水里钻出头来,兴奋地告诉他,水里面非常好玩儿,师父只是贪玩儿了一会儿。

  夜幕降临,星河璀璨,林沐叶盯死了秋水河里的月,那晃晃动动的让人觉得心烦,他掏出魔刀在水里不停地划动!

  天亮了,一夜没睡,这河里连个动静都没有,佛魔始终没有钻出头来,已经一天一夜,林沐叶仍未离开。

  七天七夜过去了……

  秋水如常,林沐叶已经胡子拉碴,头发蓬乱,原本一对灵动的眸子也变得暗淡许多,他已经七天没有进食,若不是靠着魂力维持生命,怕是早已经死了。

  第十天,河水翻涌,他终于挺不住倒在河边。

  也不知过了多久……

  身边出现孩童的叫嚷声,还有几只燕子绕着天空发出的鸟叫声,老妇人咳嗽声夹杂着面团在面板上揉动发出的声音。

  林沐叶睁开了眼睛,他瞳孔紧缩,发现自己正躺在一间屋子里,屋子摆设陈旧,唯独显眼的就是床边的红色柜子,从上面开着口子应该放着一些东西。

  他下了地,穿上鞋,屋里的老妇人正在擀面皮,旁边放着肉馅儿,似乎是要擀面皮做饺子。

  “您是?”

  “你醒了?老头子在河边发现你,把你带回来的。”妇人面带微笑,从红色的柜子里拿出一根擀面杖。

  “谢谢……”林沐叶心情还是有些沉重,心里头总是有些东西放不下,“河边还发现什么人了吗?”他试探性的问道。

  老妇人摇了摇头。

  “死人呢?”林沐叶皱着眉头,声音有些急促。

  老妇人摇摇头:“老头子只发现你一个人。”

  “你醒了小伙子?身体素质不错嘛!”从屋外走来一位老人,他留着白胡子,手里提着一根鞭子,身体健硕,身上穿着一件单薄的白色纽扣服,敞着胸脯。

  他把鞭子放了下来,脸色有些沉闷的对老妇人说:“三子那边也没有找到,二愣子怕是被野兽叼走了。”

  “已经丢了三个人,再这么下去,咱们全村的人都没了。”老妇人也叹着气说道。

  林沐叶听闻露出疑惑的表情,他转身走出房门,外面阳光有些刺眼,这里是一个小村落,有五十多户人家,家家户户都养着牲畜,靠着前面的林子还有后面的山生活。

  前些日子这里发生了三起人口失踪,三个人凭白无故在晚上的时候消失不见,而且整个村子的男人找了三天三夜都没有找到,老人姓武,林沐叶也是在他寻找村民的时候偶然发现的。

  “这些人都是男人?”林沐叶问道。

  “都是男人,而且都长的壮实,说来也奇怪了,大半夜的都不见了,而且床上还都留着一滩水,床铺发臭,特别恶心。”武老爷子吧唧嘴不断摇头,洗了洗手和老妇人一起做饭。

  中午吃过了饺子,武老爷子便带着皮鞭子准备再去找人,被林沐叶叫住,他也想帮忙,以便报答武老爷子的救命之恩,而且这里的人生活于秋水河不远处,可能知道一些秋水河的秘密,如果有进入河底的方法就可以找到师父了,即便是师父的骸骨也要打捞出来。

  想到这里林沐叶倒是打起了精神。

  由于需要勘察村民消失的地点,林沐叶让武老爷子带他到出事的村民家。

  其余几个好凑热闹的村民跟着林沐叶和武老爷子一同来到第一家,这里被竹篱笆围着一个小院儿,院子里养着一条黄狗,看到林沐叶便开始乱叫。

  从屋子里走出个面相较为凶悍的年轻妇人,手里提着一只蒲扇,在胸口处来回扇动。

  听武老爷子说,这女子叫姜翠易失踪的是她男人,不见了她也不着急,听说她和村里的别的男人有些见不得人的事儿。

  林沐叶长相还算英俊,姜翠易不断冲他眨着眼睛,林沐叶没有理会带着人走进房子里,径直走到床头,一般湿,一半干,湿的那边发出奇怪的臭味。

  “这滩东西太难闻了,两天了都没干,要不是村长不让丢说这是线索,我早就把它扔了。”姜翠易捏蒲扇的小拇指翘起来,露出厌恶的表情。

  接连去了剩下的两家,三家都有一个特点,就是有一滩发出恶臭的水在床铺上。

  “不排除是有猛兽把人叼走吃了,只不过这种猛兽竟然十分聪明,只吃精壮的男人。”林沐叶坐在村长家的竹凳上说着自己的观点。

  这时从外面走来村长的儿子轩山,他骂骂咧咧地指着林沐叶:“你懂个屁!这是鬼魂作祟,专吃男人的女鬼,我在终南山修道三年什么没见过。”

  “儿子,别乱说话。”村长嬉笑着冲着他的儿子说道,完全没有训斥的样子。

  林沐叶心里有些不高兴,这村长的儿子出言不逊,他做父亲的竟然管都不管,来到这里他叹了一口气,既然人家有修道三年回来的终南山道士,那还用他这个渡魂师做什么。

  “好,村长就当我没说,我原本是为了报答武老爷子的救命之恩所以才贸然前来投名掺合这件事,既然您的儿子是捉鬼大师,我就不拖后腿了,我告辞。”林沐叶把话说圆了,瞥了轩山一眼便走。

  “看他人模狗样的,脾气倒是不小……”屋里头村长冷哼了一声,当着武老爷子的面说林沐叶的坏话,武老爷子只能赔笑。

  晚上是开坛做法的好时机,轩山穿上道袍摆起了家伙事儿,和那些骗人的江湖道士耍的把戏一般无二。

  所有村子里的人围在轩山的身边,武老爷子带着老妇人还有他女儿武秀秀,武秀秀白天去山里采草药到城里换钱,所以白天没见到她,她长着圆脸,大眼睛,鼻子圆圆的,脸上总是透着红色,林沐叶倒是没有去掺合。

  所有人都在观望轩山作法,林沐叶便一个人朝林子里去,他动用魂力,发现有一道残存的能量在某个地方,而且这种能量他极为熟悉。

  一路寻找,那道能量越发的浓郁。

  他掀开一片巨大的叶子,下面有一滩红色的血迹,这是人血。

  林沐叶蹲下身子,掀开周围的几片叶子,这些叶子下面也藏着些许血迹,而且还有野兽的脚印。

  “这只野兽怕是已经成精了!”林沐叶皱皱眉头,怪不得村里的人寻了三天都没有找到蛛丝马迹,原来那些痕迹都已经被掩盖。

  林沐叶抬头,树叶子中间好像有一只眼睛盯着他,一眨一眨的发着光。而且隐隐约约能够看清楚它的身影,有长毛,斑驳的花纹。

  更为惊奇的是,身上散发这紫色的能量波动,就像是被紫色能量附体的动物。

  这让林沐叶不禁想起之前遇到的猫女,她的灵魂被紫色能量控制,寄宿到了猫的身上,而这只野兽很有可能也遭到紫色能量的控制。

  “哼~”林沐叶冷哼一声,手掌凝聚魂力瞬间跳跃而起冲着那身影便劈了过去!

  那野兽吃了惊,突然从树上跳了下来,它面对着林沐叶,长毛竖起,林沐叶终于看清楚它的真面目,是一头花斑豹,两根牙齿上还沾着血迹。

  它看到林沐叶并未攻击,仿佛已经察觉它不是林沐叶的对手,脑袋伏地,鼻子里喷出一股热气,似是有些不满却很不甘心。

  然后便扭头飞奔而去!

  林沐叶见状也追了过去!

  它奔跑的方向正是村子。

10099 3552312 MjAxOS8wMy8zMC8jIyMxMDA5OQ== http://m.clewx.com/book/201903/30/10099_35523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