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215章 当年的小姑娘

书名:婢女也秀色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桑榆小叶子 更新时间:2019-07-11 23:55:39

  将事情交与朱将军与杜云安,赵堇城是放心的。

  因着是晚间,三人都吃不了多少,所以这场宴很快便结束了。

  赵堇城出府的事情,果不其然传了出去。

  等到他回府的时候,疾风连忙上前道:“您出府的时候虽没有人瞧见,但是消息却是传到了丞相那里。”

  眉梢微动,赵堇城却是一点儿也不惊讶,因为,他知道这个消息为什么会传出去。

  先前也说过了,赵堇城的一举一动,不但有皇上在监视着,还有丞相大人!

  就从现在的情况来看,咱们这位丞相大人似乎已经打算要与皇上撕破脸了,但是恰巧的是,皇上也有这种想法。

  在这种时候,用赵堇城的行踪去分散丞相的注意力,这种事情对于赵岷来讲,百利而无一害,如此,你说皇帝会怎么做?

  不过,皇帝竟然这么做了,那便表示,那个人也当真是没有打算将他这个哥哥放在眼里,如此,赵堇城还用顾虑着些什么吗?

  答案当然是不用的!

  回到房间里,赵堇城心头还是不安得紧,记得很早之前,他便修了一封书信派人送去给远在外游玩的八皇子赵齐。

  先前的动向虽然他料不全然,但是也准了七八分。

  大致的情况已告知过了赵齐,但是吧,咱们这位齐王殿下却是悠哉得紧,直到现在,都快一个月了,那人都还没有回消息回来。

  这再怎么说也是先帝一手打下来的天下,他就那般放纵着不管?

  这事儿倒也不是赵堇城主要关心的,最令他担心的还是若虞。

  天牢那地方他是呆过一阵子的,里头夜里是有些阴冷的,她才生了永子没多久,那里头她肯定会受不了。

  于是乎,咱们的怀晋王爷在这夜半三更里……哦不,此时应当是寅时末,在这种时间,他夜闯了皇宫,悄悄的进了天牢。

  彼时,正因为一件案子里要监视犯人完比的顾行之打着呵欠想要离开,却无意见瞥见了那头一抹暗黑色的人影。

  顾行之一愣,但又瞧了一眼那个方向关着的人,轻笑一声,挥手屏退了部下,自己迈着缓慢的步子,悠哉悠哉的走了过去。

  赵堇城是习武之人,听力自然是不是一般的好,听到顾行之那细微的脚步声,待他近身之时,反手一把好掐住了他的喉咙。

  顾行之是被赵堇城这反应给吓了一跳,想开口说话吧,这人力气大得紧,掐着他的喉咙里的力道也大得很,他压根儿就没有办法开口说话。

  不过也好在赵堇城反应够快瞧见了他,眼神一变,松了手。

  因着被他用力掐过,刚得以换到气的顾行之刚要咳呢,结果赵堇城反应比他还快,直接上前捂住他的嘴,直接将他给拖到了牢头值班的地方!

  顾行之:“……”

  到了牢头值班的小房间后,顾行之才当真是觉得自己得到了解脱。

  猛咳了几声,顾行之道:“你……你这个时辰不好好在家睡……睡觉,没事儿怎么就……就往这个地方跑?”

  半眯着眸子瞧着顾行之,死盯着顾行之那惨样,赵堇城一点儿欠意都没有,反倒是十分悠哉地道了一句:“你明知晓我是为何来此,何故来此一问?”

  一记白眼儿差点儿没有翻过去,顾行之看了一眼旁边被他们吵醒,却一直不敢插嘴的牢头:“你还当真是当这里是什么地方啊?什么人都敢放进来?!”

  顾行之这模样似乎是有些生气了。

  那牢头一听到这话,连忙跪了下来:“大人息怒啊,小的……小的压根儿就不知道王爷来了这里。”

  赵堇城是什么样的人啊,他若是想来这里不想让人发现,一般人又怎么可能会发现得了?

  方才他能瞧见他,也只是想瞧一瞧那头的嫂夫人休息没有。

  毕竟,那位嫂夫人在昨夜……哦不,现应当说是前夜了吧?前夜的时候,嫂夫人可是一宿未眠呢!

  赵堇城知晓顾行之只是在吓那牢头,当下便道了一句:“你倒也别玩了,牢头先出去吧,我与你家大人有话要说。”

  怀晋王出口相顾,牢头还能不识趣的留在这里不走?

  当然不会!

  听到怀晋王这话,牢头就就像是如获新生一般,点头先谢过了赵堇城,随后便给面前的这两尊佛行了个礼,便连滚带爬的“滚”了出去,顺手便贴心的帮两位大爷带上了门!

  等到人出去了之后,赵堇城便看着顾行之,问了一句:“她这两夜怎么样?”

  这话问的是谁,顾行之不用想也知晓,翻了个白眼,跑到旁边的桌子前坐下,先为赵堇城倒了一杯水,随后便又为自己倒了一杯。

  “还能怎么样?就那样呗!”

  听到这话,赵堇城是莫名的火大,直接在顾行之旁边坐了下来,然后一巴掌拍在了石桌上,石桌瞬间裂了一条缝。

  顾行之:“……”

  嘴角微微一抽,顾行之有些尴尬的咳了两声,他道:“不过是想让你放轻松一些,逗你玩儿呢,你生那般大的气做什么?”

  看了一眼那紧闭着的门,顾行之便如实道了一句:“状态并不是那般好,第一晚来时,彻夜未眠,似是在担心你。不过,她夜间的冷暖你不用担心,我派人送了好几床被子去,比你先前盖的都多,当是不用染上风寒。”

  这话顾行之说出来倒是轻松得很,但是……赵堇城听到耳里却是心疼得不行。

  刚想起身去瞧人呢,结果他才刚刚站起来,旁边的顾行之就像是知晓他要做什么似的,直接拉住了他,摇了摇头:“我劝你这时最要不要去,毕竟你现在是夜闯皇宫的,正好,皇上那头还没有抓着你什么把柄吧?”

  赵堇城:“……”

  这话……说得是没有错的。

  但是让他就这样在旁边听着不去亲眼瞧瞧,心头怎么都是不舒服的。

  顾行之到底是了解赵堇城的人,瞧着赵堇城这般,也知晓他心头在挣扎着,叹息了一声儿,他摇头道了一句:“夜闯着实是不妥,毕竟若是让别人知晓,你非但不能再帮嫂夫人,说不定还会害了她的,如此,你明日不是无事吗?那你可是明日来瞧她,不过,我相信像嫂夫人那样的性子,估计是不会告诉你的。”

  顾行之说得没错,赵堇城虽然心头实在是不想听这类的话,但是顾行之所言,也是极有道理的。

  如此,赵堇城也只好作罢。

  刚想说自己先回府呢,后来又反应了过来顾行之方才的那话,他说……

  眉头拧得死紧,瞧着脸色也不太好看。

  顾行之瞧着,还以为是赵堇城没有被他说通,刚想再说两句什么呢,面前这人却突然开了口。

  “你方才说像她这样的人估计是不会与我说的。”目光死死的紧着顾行之,赵堇城那眼神似要将他活剥了似的问他:“你与她很熟?”

  被赵堇城这表情、眼神跟口气给吓了一跳,顾行之有些尴尬的咳了两声,随后便微微侧了侧头:“您说什么呢?我可是前日才见到嫂夫人,哪会了解她啊?”

  这话赵堇城显然是不相信的,半眯着眸子,整个人都透着一股杀气。

  “哦?是么?”

  这声音冰冷得,顾行之都忍不住打了个抖,正想点头呢,面前的人却突然道了一句。

  “既然顾兄都说不熟了,那么,本王姑且暂信于你,若是日后知晓顾兄你骗我,可就莫要怪我了!”

  本王……

  赵堇城这个人,虽为王,但是极少于人前自称本王。

  而在顾行之面前,除却第一次与他见面时自称“本王”,自那之后都没有再这样自称过。

  而时隔这么多年,他却意外的在这种情况下听到了这个自称,不免让顾行之觉得有些发毛。

  自己说的那话没有信服力,顾行之也知晓,如此,他觉得这样就不有必要在瞒他些什么了。

  当下便老实道:“实话说吧,前日知晓了嫂夫人是原定远侯之女,我才知道,她竟然是我小时所识的一个朋友。”

  小的时候?

  赵堇城一愣,他似乎也听若虞说过,小的时候她母亲因为带着她需要生存,便去了周家做工当下人,周家老爷与夫人都待她不错,她自小也与周竹青玩得很好,可是……娘子可也没有提起过顾行之这个人啊?

  这一下,赵堇城便认定了顾行之是骗他的。

  瞪了一眼顾行之。

  顾行之到底也是认识了赵堇城多年的,瞧着他这眼神,便也知晓他不信的。

  顾行之有些哭笑不得:“她先前是一直陪着周家少爷一同玩耍的,你也知晓我出身贫寒,自幼父亲痨病去世,母亲靠帮大户人家洗衣维持生计,那小时也挺自卑,只是在旁边瞧着他们一同玩耍,自己并未参与。”

  赵堇城一听,当下便轻笑了一声,“那你还说是你小时的朋友?如此看来,你们倒是一丁点儿的交集都没有啊!”

  瞧着赵堇城这模样,顾行之觉得特别好笑:“在她被侯府的人带走的前一天,我被同同龄的小孩欺负,是她将我救下,并称我与她自此是朋友!”

  其实,直到她被带走的那天,顾行之都不知道,带走她的人会是战功累累的定远侯!

  直到现在,顾行之都还记得那天,那个时候的小姑娘已是二八年华,她抬着下巴,暖阳照在她脸上温柔极了,当时她得意地对他道:“那从此你便就是我姜芷榆的朋友,今后这里没有人再敢欺负你了!”

  自那之后,顾行之便力愿让自己变强大,他远赴京城赶考,遇上赵堇城,才有了今日的辉煌,只是……顾行之没有想到的是,时间不过才过了三年,当年的那个小姑娘如今已成了他恩人的妻子!

10101 3587288 MjAxOS8wMy8zMC8jIyMxMDEwMQ== http://m.clewx.com/book/201903/30/10101_35872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