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23章 想杀了我泄恨吗?

书名:帝国第一宠:霍少的隐婚娇妻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妖发发 更新时间:2019-03-30 21:21:02

  听到开门的声音,顾盼不由抬眸看向门口。

  而就在这时,耳边突然响起清脆的巴掌声,接着传来任若漓带着哭腔的声音:“顾小姐,你,你干嘛打我?”

  顾盼挑眉,收回的目光落在任若漓的脸上,完美的唇角勾勒出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嗯,大概是看你不顺眼,所以就打你了!”

  任若漓这女人对自己可真狠,她现在都还感觉手掌有些发麻。

  任若漓泪眼朦胧的望着眼前的女人,白皙的脸颊像是涂了一层薄薄的水胭脂,水嫩绯红,无法用笔墨来形容那种媚。

  以前她对霍景萧身边的那些女人从来都没正眼瞧过,因为在她看来,霍景萧只是和她们玩玩儿而已,并不是真的喜欢她们。

  那么,霍太太的位置永远都会是她的。

  昨天在录制厅外面,她第一次看到霍景萧对顾盼流露出那种饶有兴趣的眼神,当时她心里就生出一股危机感来。

  她知道,顾盼在霍景萧心里与其他的女人不同。

  所以,她今天才特意找上顾盼,想让顾盼离开霍景萧。

  她知道顾盼缺钱,想用钱打发她,谁知道霍景萧会突然来了。

  幸好她对霍景萧的脚步声熟悉,不然,她也使不出这招苦肉计。

  “顾盼!”男人冷到极致的声音响起,顾盼不由打了一个寒颤,不过很快就又恢复到自然,桃花眼落在男人的脸上,眼角的泪痣妖娆媚惑。

  任若漓这朵白莲花故意挖了一个坑等着她往下跳,究竟是有多迫不及待的想把她从霍景萧的身边赶走呵。

  可任若漓根本就不知道,她和霍景萧这段关系,只有霍景萧有资格喊停,而她只有全力配合。

  不管是床上还是生活中。

  “太子爷怎么来了?”顾盼收起思绪,浅笑,声音温凉。

  她的包里还放着他让林妈给的钱,可此刻男人看她薄凉的眼神,仿佛从来都不认识她一般。

  自从落魄之后,她一直都活得特别清醒特别现实,绝大多数的时候都很识相,所以,无论霍景萧怎么对她,她都能坦然接受。

  “要是我不来,你准备怎么对付小漓,嗯?”霍景萧逼近顾盼,一把扣住她的下颚,挑高的尾音听起来格外的危险。

  顾盼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睫毛颤动了一下,看向霍景萧的眼神格外清澈:“我想,我应该会把她毁容,然后再把她卖到‘暗夜’换一笔钱,之后跑路!”

  霍景萧什么都不问就定了她的罪,直接将她心里所有的按捺和隐忍都捅得支离破碎。

  “不过,像任小姐这样柔弱的身板,真被卖到‘暗夜’的话,大概要不了两天就会被折腾死!真是可怜……”此时的顾盼,顾不上下颚一下比一下更重的疼痛,也顾不上去看男人眸底刺骨的冷,浅笑着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太子爷还想听什么?说出来,我一次性满足你!”

  “顾小姐,你,你怎么可以这么残忍……”任若漓掩面哭泣,肩膀抽动着,楚楚可怜的模样让人心生怜惜。

  “顾盼,你在找死!”霍景萧阴沉着脸,低沉的声音听起来充满了危险,大掌用力,直接将顾盼给拎了起来。

  身体骤然腾空,下颚处卡着的手越收越紧,有那么一瞬间,顾盼觉得自己就要死掉了。

  然而,下一秒,身体突然就飞了出去,直直地撞向化妆台上的镜子。

  玻璃破碎的声音响起。

  接着后背传来一阵尖锐的刺痛。

  顾盼睁开眼,看到自己正狼狈的趴在地上。

  不远处,男人正弯腰抱起蹲在地上的任若漓,脸上的线条看起来格外的柔和,那双黑眸里蓄满了温柔:“小漓,没事了,咱们回家!”

  顾盼的眼神闪烁了一下,心里说不出来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任若漓仰起泪痕斑驳的脸,低低地叫了一声:“景萧!”

  “以后对于那些不相干的人,你理都别理!”霍景萧的声音隐约透出一丝薄薄的怒意:“不然的话,再被折腾几次,你这身体就垮了!”

  “景萧,我看顾小姐好象受伤了,要不,你先抱她上车吧?我自己能走!”任若漓说话的时候眼睛就看着顾盼,在霍景萧看不到的地方,眼里的挑衅格外的明显。

  “那些无关紧要的人,你关心那么多做什么!乖,先闭上眼睛睡会儿,我送你回家!”霍景萧宠溺的声音传入耳朵里,顾盼淡淡一笑,唇角处勾勒处一抹嘲讽的弧度。

  过去听人说霍景萧宠女人,她总觉得是某些女人为了满足自己的虚荣心故意那样说,想让人羡慕。

  不过,此刻,她是真的见识了。

  “景萧,你今天答应奶奶说要尽快和我举行婚礼,是真的吗?”任若漓盯着霍景萧,声音细如蚊蝇,一脸娇羞的模样像是少女一般。

  “嗯!”

  听到男人的回应声,顾盼竟然笑了,心里涌上一股如释重负的感觉。

  明明后背那么痛!

  她居然笑得出来,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两道寒光射过来,顾盼朝着男人眨了眨眼,娇俏的脸上染着明媚的笑容,有些晃眼。

  她在想,这个男人会不会明天就扔给她一份离婚协议呢?

  虽然解脱了,可以后她去哪里挣一年两百万?

  看来应该让简浔想办法多帮她接些私活。

  不然,父亲的住院费,药费,可怎么办?

  霍景萧看着顾盼,眸色很深。

  这个女人看起来如此狼狈不堪,怎么还笑得出来!

  而他绝对不会承认,刚刚那一瞬间,他的心口抽痛了一下。

  望着男人倨傲的下巴,完美的侧脸,任若漓的眼神很痴迷。

  她从小的愿望就是嫁给这个男人,做这个男人的新娘,这个愿望很快就能实现了!

  等她成为霍太太,再慢慢收拾顾盼这个不知好歹的女人!

  不知道过了多久,霍景萧收回目光,抱着任若漓大步走出化妆间。

  房门被甩上的那一瞬间,任若漓对着地上的顾盼露出一抹胜利者的微笑,顾盼回看着她,脸上的笑容越发晕开。

  脚步声渐行渐远,顾盼望着犹在颤抖的房门,脸上的笑容敛去,眼里隐忍许久的泪水瞬间就涌了出来。

  真特么痛。

  也不知道后背被划了多长一道口。

  伸手抹去眼泪,顾盼小心翼翼地从满是玻璃碎片的地上站起身。

  忍住痛楚走过去捡起掉在一旁的包。

  打开,掏出手机。

  正准备给简浔打电话,门就被重重地踹开了。

  顾盼惊得转过头去。

  男人站在背光处,夹带着一身的寒气。

  顾盼忍住痛楚,微微一笑:“太子爷特意回来是想杀了我泄恨吗?”

  她承认,大多数的时候她都是乖乖的。

  但是,每个人身上都有逆鳞。

  霍景萧刮了她的逆鳞,她就不可能再装出一副乖乖听话的样子了。

  霍景萧黑着脸走过来扣住她的手腕,一言不发的拽着她往外走。

  “太子爷这是做什么?拉我去向你的未婚妻赔礼道歉么?抱歉,我不会做这样的事!”曾经的她是第一名媛,知书达礼。

  其实现在她也懂礼节,只不过要看对谁。

  任若漓算计她,把她害成这样,要是让她去向任若漓道歉,除非她死!

  “闭嘴!”霍景萧眉心皱得很紧,几乎能夹死苍蝇,声音带着怒气,有些震慑。

  顾盼偷偷看了一眼霍景萧,尽管不情愿,还是乖乖的闭了嘴。

  识时务者为俊杰嘛。

  能捡回一条命,她该好好珍惜才对。

  刚走出化妆间的门,简浔就冲了过来,嘴里急急地叫道:“我可终于找到你了,快把我急死了都!”

  顾盼看向简浔,笑了笑:“你先回去吧,我没事!”

  “可是,你……”简浔刚要说话,一道寒光射过来,吓得她立马噤声。

  太子爷怎么会和小祖宗一起从化妆间出来,而且看小祖宗衣衫不整的样子,两个人刚才该不会在里面做了什么成人游戏吧?

10102 3546303 MjAxOS8wMy8zMC8jIyMxMDEwMg== http://m.clewx.com/book/201903/30/10102_35463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