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90章 你居然打小爷的脸

书名:帝国第一宠:霍少的隐婚娇妻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妖发发 更新时间:2019-04-10 17:45:07

  “顾盼,你,你,你居然打小爷的脸!”傅绍洋躺在地上,死死地盯着眼前气质优雅的女人,想死的心都有了。

  从小到大他都是被捧在手心里宠着的宝贝,长大后更是走到哪里都有女人围着他转。

  现在他居然被揍了。

  而且揍他的还是一个女人!

  “谁叫你欠揍!”顾盼低头看他,掏出纸巾来慢慢地擦着手:“以后见我,记得绕道!”

  “你越是这样,我就越是想把你弄到手!顾盼,你等着,总有一天你会心甘情愿躺在我身下的!”傅绍洋抚摸着脸上被顾盼拧过的地方,每一寸肌肤都在火烧火燎的痛,然而,他对顾盼的兴趣却越来越浓!

  顾盼很想再揍几下,结果病房门就被推开了。

  护士走过来把傅绍洋扶到床上,又检查了一下他的伤势,忍不住回头瞪了一眼顾盼:“就算再怎么控制不住也不能在这样的时候和病人纠缠!看看他的腿和手臂都出血了!”

  顾盼……

  这叫什么话!

  傅绍洋却在听到护士的这句话之后心情顿时就好了起来,冲着顾盼眨了眨眼,笑得格外灿烂:“不能怪她,是我的错!下次我会注意的!”

  顾盼咬牙切齿地瞪着他。

  这话直接把别人带坑里了好么!

  傅绍洋冲着她做了一个鬼脸,用唇型说了一句:“我不会放弃的!”

  顾盼吸了口气,转身大步离开。

  刚走出病房,简浔的电话就打过来了。

  离开医院,顾盼回了家。

  霍景萧不在,任若漓也走了,林妈正在打扫家里卫生,看到顾盼赶紧起身走向她:“太太回来了?吃过饭了吗?没吃的话我现在就去做!”

  “任小姐呢?”顾盼抬眸看了一眼那道关着的房门,神情淡漠。

  “任小姐早上就和先生一起走了!”林妈说这话的时候,心情有些忐忑,不由偷偷看顾盼的脸色。

  说真的,她觉得太太的脾气太好了点。

  昨天晚上那个任小姐跑过来缠着先生,摆明是在向太太示威,太太不仅没发脾气,还让她找新衣服给她换,之前她觉得先生对太太挺好的,可昨天晚上见过先生对任小姐的好后,她才猛然觉得,先生对太太的好不及对任小姐的十分之一。

  “你随便做点什么东西吃就行!”虽然任若漓走了,顾盼仍然觉得有些膈应,想来想去,她感觉有必要去租间房子,说不定明天就被霍景萧给扫地出门了呢?

  想到这里,顾盼不禁想起了之前在病房里霍景萧对她做的那些事。

  霍景萧那么厌恶她,肯定巴不得她早点滚蛋!

  “那你等等,我很快就好!”见顾盼的脸色没什么异常,林妈这才松了口气,急匆匆地往厨房走。

  吃了点东西,睡了一觉起来,已经是下午四点。

  刚准备下床,手机铃声就响了起来。

  顾盼拿起手机一看,急忙接通了电话:“米粒,什么事?”

  “盼盼姐,林家那边的人说,要是我们再不把浅秋的下落告诉他们,他们就要控告我们故意伤人,我和应帅就要被关进监狱里!”米粒的声音听起来很急,隐隐带着哭腔。

  顾盼眯了眯眼,压低声音说道:“你们放心,我一定会把你们救出来的!不过要再等两天。”

  看来,明天她得去林旭那边看看。

  “盼盼姐,要是没办法的话就算了,我和应帅也不在乎被关起来的,反正也没有亲人担心!”米粒很快就已经恢复到了自然,说话的声音和平时一样,米粒越是这样说,顾盼就越是心痛。

  应帅和米粒是她们最好的朋友,现在却因为她们正在受苦,她心里好受才怪!

  “盼盼姐,刚才我也是因为太害怕了才给你打的电话,对不起,不该让你担心的!”米粒在电话里道歉,顾盼开口打断了她的话:“傻丫头,说什么话呢!行了,你别胡思乱想,这件事我会处理好的!绝对不会让你和应帅入狱!”

  接下来两人又聊了几句才挂了电话。

  握着手机,顾盼想了想,还是忍不住拨了林浅秋的号码。

  只是,依旧和往常一样,林浅秋的电话处于关机状态。

  顾盼心里莫名烦躁,有种想要抽烟的冲动。

  就在这时,手机铃声又响了起来。

  看到简浔的号码,顾盼收起所有思绪,接通。

  “小祖宗,别忘了今天晚上的试镜!”简浔开口就直奔主题。

  顾盼揉了揉眉心,应了一声就挂了电话。

  此时此刻,她真的好希望林浅秋在。

  至少,有人帮她出谋划策。

  不用什么都要她一个人撑着。

  不过,转念一想,林浅秋离开也是最好的选择。

  至少以后她不用经常被父亲算计,更不用担心会被卖来卖去。

  她听林浅秋说过,晚上睡觉的时候她都会在门后加好几把锁,房间的窗户都关得严严实实的,生怕家里人趁着她睡着把她给卖了!

  那个时候听到林浅秋说这些,心里挺酸的。

  可即使是这样,林浅秋也一直都很阳光,开朗。

  这么多年,她都已经习惯了有林浅秋的陪伴。

  晚上七点。

  暗夜808包厢门口。

  顾盼穿着衬衫,长裤,平底鞋,头发高高的绾在脑后,露出优美的脖颈,看起来一副禁欲的模样,特别的撩人。

  简浔看了一眼身边的顾盼,眼睛有些发直:“小祖宗,说真的,你今天这打扮可真是太太太有诱惑力了!”她敢肯定,今天晚上的试镜绝对过。

  顾盼不以为然地看了一眼简浔:“我怕被骚扰,所以故意穿得这么严实,你居然说有诱惑力,什么眼神!”声音懒洋洋的,带着一股娇媚,听在耳朵里能够让人骨头发酥。

  席少是什么样的人,她心里清楚,所以不得不防着。

  简浔后退一步:“我的性取向正常,别撩我!”

  顾盼淡淡地勾了勾唇,伸手敲响了房门。

  很快,房门被人从里面打开。

  顾盼眼前出现了一张熟悉的脸,不由愣了一下,脱口叫了出来:“安思?”

  距离上次在皇朝大饭店见过之后,已经有些日子不见了。

  却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

  如此看来,安思也是来试镜的?

  “怎么?看到我很吃惊?”安思望着顾盼,一脸冷然。

  顾盼眯了眯眼,推开安思往里走。

  她是来试镜的,不是来和安思置气的,主次她要分清。

  安思关上房门,五彩的灯光里,她眼里的算计是那样的明显。

  “顾盼,今天我要亲手把你推入地狱!”

  顾盼背心蓦地一凉,回头看了看身后的安思。

  安思快步上前,亲昵的拉着顾盼的手:“走,我给你介绍一下今天的评委老师!”

  顾盼眯了眯眼,不着痕迹的把手抽回来:“不用!”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更何况,她和安思的关系几乎可以用势如水火来形容,现在安思突然示好,她能不发怵吗?

  “顾盼,你似乎很怕我!”安思压低声音,似笑非笑地望着顾盼的侧脸:“是不是因为上次没救我,所以心虚?”

  顾盼冷冷地看了她一眼,唇角勾勒出一抹嘲讽的笑意:“我又没有必须救你的义务,有什么好心虚的!”

  这个女人还真是蠢得可以!

  要是当时不是她出手帮忙,陈凡早就把她的骨头都拆了。

  当然,这些话她并不想说。

  毕竟,安思心里都这样认定了,她再怎么说都没有用,随她怎么想。

  “就知道你这女人蛇蝎心肠!”一抹狠毒从安思的眼里一闪而过,声音也陡然变得尖锐了许多。

  “我从来都不是圣母!这么多年,你不是早就知道的?”顾盼轻轻地落下这么一句话,随即往前走了几步,站定,目光一一扫过沙发上坐着的人。

10102 3550368 MjAxOS8wMy8zMC8jIyMxMDEwMg== http://m.clewx.com/book/201903/30/10102_355036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