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99章 没脸见人了

书名:帝国第一宠:霍少的隐婚娇妻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妖发发 更新时间:2019-04-17 17:21:08

  霍景萧一路黑着脸进了酒店大厅,看到他,前台接待的眼睛都直了。

  天啦,太子爷呢!

  比电视新闻里看起来更帅!

  霍景萧的冷眸淡淡地扫过女人的脸:“叫你们经理上楼!”

  说完抱着顾盼快速往电梯口走去。

  前台接待回过神来,赶紧给经理打了电话。

  霍景萧刚出电梯,经理就已经在那里等着了,看到霍景萧,恭敬的鞠了一个躬:“霍少!”

  “去开门!”霍景萧冷冷地吐出两个字来。

  经理不敢怠慢,小跑着去开门,身上的肥肉一抖一抖的,看起来有些滑稽。

  总统套房的门很快开了,经理站在门口,低着头,垂着手,一副恭敬的样子。

  “去让人准备点粥送上来!”霍景萧抱着顾盼走进去,沉声吩咐道。

  而就在这个时候,顾盼控制不住的逸出一声低低的嘤咛。

  经理把头垂得更低,想装死。

  他好象发现了一个天大的秘密!

  过去太子爷带女人过来都是帮女人在隔壁订个房间,今天居然亲自抱着女人进了自己的房间。

  并且……

  看样子太子爷还做了点手脚!

  想必,这个女人对太子爷来说是有些不同的。

  “还不快去?”霍景萧低吼一声。

  经理吓得腿软,飞快的应了一声,急匆匆走了。

  霍景萧低头看着怀里女人一头凌乱的长发,眼神不由变得柔和了许多,迈步走进房间,小心翼翼地将女人放到床上:“好好躺着,我打电话让韩驰送药来!”

  说完转身就往外走。

  出了门,身体靠在墙壁上,点燃一支烟抽了两口,这才堪堪压下心头的悸动,片刻后,拨通了韩驰的手机:“拿点药上来!”

  “你就是她的解药!还要什么药啊!赶紧的,春宵一刻值千金!”韩驰戏谑的声音传来,霍景萧阴沉着脸冷冷地说道:“废话少说,快点送上来!”

  女人那么排斥他,要是他敢在这样的时候强行睡了她,明天醒来之后不知道要闹成什么样!

  今天晚上他没救她的事都还没了结,他可不想自找麻烦。

  反正她是他的女人,想睡什么时候都能睡,不急于这一时。

  “行,我这就给你送药!”韩驰知道霍景萧动了怒,不敢再皮,只好乖乖答应。

  挂了电话,霍景萧接连抽了两支烟,这才进了房间。

  谁知道走进去一看,床上的人居然不在了,霍景萧心头一惊,飞快地跑到窗前往外看。

  这时,一阵稀里哗啦的声音传入耳朵里,霍景萧陡然回过神来,转身推开了浴室的门。

  浴室里,女人趴在地板上,白皙的肌肤在灯光的映衬下越发的白,那姿势落在霍景萧眼里,充满诱惑。

  鼻子里陡然一热,有温热的液体流出来。

  霍景萧低咒一声,伸手抹了抹鼻子,大步走过去,弯腰抱起女人:“你这是在干什么!”

  这女人就不能消停一下吗?

  真让人头疼。

  “放开我,我要洗澡!”顾盼低低地叫道,声音染着欲望,少了几分气势。

  刚才脱衣服滑了一下,居然就摔倒了,结果还被霍景萧给看到了,没脸见人了!

  霍景萧眯了眯眼,走过去直接把怀里的女人放进浴缸里。

  “你出去!”顾盼用手挡住身体,语气坚定。

  不能看,万一这个男人兽性大发怎么办?

  “赶紧洗好出来!”说完这句话霍景萧就转身出了浴室。

  见霍景萧出了门,顾盼赶紧起身将门反锁。

  听到里面锁门的声音,霍景萧揉了揉太阳穴。

  这女人很明显的在防他!

  要是他真想对她怎么样,就算锁了门他也能够进得去!

  这女人可真是……

  又检查了一遍门锁,确定不会被打开,顾盼这才迈进浴缸,开了冷水。

  霍景萧靠在门外,听着里面的水声,有些心痒。

  他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变得那么仁慈了,居然还会在意起女人的感受来。

  门铃声响起,霍景萧伸手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服,走过去开了门。

  “诺,药膏给你!今天晚上应该用得着!”韩驰站在门口,手里举着一支药膏,一脸猥琐的笑容。

  霍景萧冷冷地瞪了他一眼:“让你给我送药,谁要这个了!”

  韩驰歪着头看霍景萧:“小景儿,你完了!你爱上顾盼了!”

  “胡说什么呢!谁爱上她了!”他怎么可能爱上顾盼!顶多就是有点同情她而已。

  “还说没有!”韩驰斜靠在门上:“你明明可以直接睡了她,偏偏要让我送解药来!这说明什么?说明你心疼她,不忍心让她受委屈!一个男人一旦开始心疼一个女人,那只能说明这个男人已经爱上了这个女人!”

  韩驰说的很慢,每一个字都咬得很清楚。

  一边说还一边观察霍景萧脸上的表情。

  其实,他不止一次说这样的话。

  不过,霍景萧从来都没信过。

  “我让你送药来,不是让你来胡说八道的!”尽管心里有那么一丝的动摇,可霍景萧脸上的表情却依旧很冷。

  “如果你实在不忍心强迫她,那就给她吃点安眠药!让她好好睡一觉,明天起来就好了!”该说的都已经说了,韩驰把别外一支手伸出来,摊开掌心。

  霍景萧从他的掌心里拿过药瓶,后退一步,重重地甩上了房门。

  韩驰摸了摸被撞痛的鼻尖,低低地说了一句:“死鸭子嘴硬!”

  霍景萧拿着药瓶走到沙发前坐下来,目光落在浴室关着的门上,一时间,心里千头万绪涌上来。

  时间一晃就是两个小时后,霍景萧回过神来,见浴室的门还锁着,敲了好久里面都没反应,干脆砸开了浴室的门。

  走进去,只见浴缸里飘着一片黑丝,心头一慌,冲过去弯腰将女人从水中打捞起来,急急地叫了一声:“顾盼,你醒醒!”

  顾盼闭着眼,苍白的小脸上能够清楚的看到一块红红的擦痕,裂开的唇瓣在冷水的浸泡下泛起可怕的灰白,脖子和锁骨上长长的划痕看起来触目惊心。

  霍景萧心里掠过一阵兵荒马乱。

  这个女人该不会死了吧?

  这么一想,心头更慌,急忙走到床边将顾盼放上去,弯腰,唇贴上去开始做人工呼吸。

  “啪!”清脆的巴掌声响起,霍景萧先是一愣,随即眼里闪过一抹喜色,只是再看向顾盼的时候,眼神是冷的:“装死?”

  这个女人知不知道他刚才可是真的害怕了。

  他还是第一次如此害怕失去一个人。

  “谁装死了!”她好象是真的差点溺水而亡。

  不过,她不会告诉霍景萧!

  “你没装死那是什么?故意试探我会不会救你啊?”霍景萧站直身子,伸手抽了一张纸巾,动作优雅的擦着嘴,声线慵懒好听。

  心头的恐慌压下,整个人又恢复到一贯的冷漠。

  “我又没病,试探你做什么!”顾盼瞪了一眼霍景萧,突然打了一个喷嚏。

  刚才她睁开眼睛的那一瞬间,分明看到男人一脸担忧的模样。

  这个男人是在担心她吧!

  转念一想,怎么可能呢!

  这个男人那么铁石心肠,担心她,做梦!

  霍景萧黑着脸扯过被子把顾盼的身子盖起来,冷冷地出声:“谁知道你什么心思!”

  说完转身离开。

  身体很冷,顾盼裹紧了被子,可依然还是觉得冷,到了下半夜,突然就发起烧来。

  看着床上躺着的女人,霍景萧真想揍她一顿。

  害怕他碰她,居然用冷水把自己泡成这样!

  不过气归气,却还是抱着女人去了医院。

  医生开了退烧药,可无论霍景萧怎么喂她都不肯咽下去。

  最后,霍景萧只好用嘴把药渡进她的嘴里。

  喂完药,霍景萧刚坐下来打算好好休息一下,就听到顾盼低低地说了一句:“爸,你别死,我一个人害怕!”

10102 3553464 MjAxOS8wMy8zMC8jIyMxMDEwMg== http://m.clewx.com/book/201903/30/10102_355346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