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123章 我有什么好怕的?

书名:帝国第一宠:霍少的隐婚娇妻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妖发发 更新时间:2019-05-17 17:45:44

  见女人的举动,霍景萧挑了挑眉,低咒一声,伸手将女人挡在额头上的手拿开,深邃的黑眸落在额头上被砸破的地方,眼神泛着冷意。

  顾盼迎着男人冰冷的眸子,只觉得一股凉意直抵心底,身体微微颤抖了一下,牙齿轻轻地咬住下唇。

  刚才站在那里对着那些人说话的时候她没觉得害怕,此刻在男人面前,她的心里莫名涌上一股惧意来。

  男人这是生气了?

  转念一想,她明明是受害者,男人凭什么生她的气?

  “不是保证自己不会惹祸?”霍景萧低沉的声音带着一股慑人的气势。

  顾盼咬了咬牙,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低低地开口:“我都不知道那些人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所以,根本就不是我惹祸!”

  她到现在都还没想明白,那些人为什么要针对她?

  霍景萧挑了挑眉:“以后让颜志跟着你!今天这样的事,别再发生!”

  怀中的女人满脸是血,模样看起来实在狼狈,然而,女人脸上的表情看起来依旧清冷和淡然,并没有被围攻之后的歇斯底里,或是神色畏惧,这个女人,好象在任何时候都能淡然面对。

  女人越是坚强隐忍,就越是让人感觉到心痛。

  顾盼先是一愣,随即笑了,就连心底的那一丝惧意都跟着消失了。

  那笑容从嘴角处升起来,一点点晕染开,像极了妖娆至极的玫瑰,衬着那眼角处风情的泪痣,说不出来的诱人。

  “霍景萧,你在担心我?”声音软软的,尾音挑高,特别的好听。

  任若漓不是说明天两家的长辈见面,就要定下两人的婚期了吗?

  这个男人这么关心她,难道就不怕她多想?

  “颜志的功夫不错,必要的时候可以保护你不受伤!”霍景萧很认真的开口,仿佛根本就没听到刚才顾盼的话。

  他想保护女人是真,不希望女人受伤也是真。

  这样的话,他当然不会告诉眼前的女人。

  顾盼温温一笑,态度有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疏离:“安思的事,不过是意外罢了,等到事情解决之后,一切都会恢复到平静!不会有人对付我的。”

  “顾盼,你知不知道,有时候我真的很想弄死你!”霍景萧冷冷地看着顾盼,阴森森的语气有些骇人。

  “听说,你和任小姐明天要回家见家长了,恭喜啊!”沾着血迹的小脸上染着淡淡的笑容,看起来温温和和的,让人心生喜欢。

  霍景萧敛眉。

  这女人怎么知道他明天要回家?

  “不过,你和任若漓订好婚期之后能不能告诉我一声?”在顾盼看来,一旦霍景萧和任若漓订好婚期,也就到了她该离开的时候了。

  “霍太太难道还想随个份子钱?”霍景萧完美的唇角勾勒出一抹嘲讽的弧度,声音冷冷的。

  小女人一门心思想离开,要不是她现在这副样子,他都要抽她了。

  顾盼低低地笑出声来:“让前妻参加你的婚礼,不会觉得很尴尬吗?”她才不会去参加两人的婚礼!

  看别人幸福,分明就是找虐。

  “你要不说,有谁知道你是我前妻?”霍景萧的语气加重了几分,眉间的褶皱很深。

  这都还没离开,就已经自动的把自己归为前妻了。

  可惜啊,他从来都没想过要离婚!

  顾盼脸上的笑容就那样僵住了。

  她怎么忘了,他们这是隐婚。

  就算她告诉别人她和霍景萧是夫妻,也是没有人会相信的。

  一个是天之娇子,一个是落魄名媛,在别人看来是完全不可能的组合。

  霍景萧抿唇看着女人的小脸。

  一时之间两个人都没有说话,气氛都些僵。

  “霍少,人都清理完了!”

  颜志的声音响起打破了这沉默的气氛,霍景萧转过头去,清了清嗓子淡淡地道:“给韩驰打电话,车开过来!”

  颜志应了一声,转身走了。

  顾盼红着脸推了一把霍景萧,起身跳到地上。

  女人身上穿着简单的背心,长裤,露出一截纤细的腰,仿佛轻轻用力就能拧断。

  霍景萧的眸色渐深,伸手去拉女人的手腕。

  顾盼毫无防备,脚下踉跄两步,差点跌进他的怀里,秀眉一拧,嗔道:“干嘛!”

  霍景萧用手扯了扯顾盼身上的背心,想要遮住她的腰。

  然而,背心遮住了腰,却挡不住胸前的风景。

  片刻后顾盼回过神来,一把扯开霍景萧的手:“你这是干什么!”

  “下次不准穿这样的衣服出门!”霍景萧冷哼。

  他真是一点都不记得什么时候给女人买过这样的衣服!

  “张曼玉还穿过这样的衣服走过红毯呢!这样的衣服怎么就不能穿了!”不过她这背心比张曼玉的背心短了那么一丢丢。

  但她的腰也只露了一点点而已,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

  “张曼玉是张曼玉,你是你!总之,我说不准就不准!”霍景萧的语气十分霸道。

  “任若漓演戏的时候穿着内衣,你也管?”顾盼轻哼。

  凭什么管她!

  任若漓才是他未婚妻!

  “我说你,你拿任若漓来说事?你和她之间能比?”任若漓不过是曾经救过他的女子而已,她却是他的太太,男人对别的女人都宽容,绝对不可能纵容自己的女人穿着暴露,那种感觉就好像是自己最珍贵的东西被别人看着,心里说不出来的不舒服!

  “呵,的确不能比……”霍景萧不止一次说过,比美丽她比不上林浅秋,比温柔她比不过任若漓,她就是脑子被门夹了,才会拿任若漓来做比较!

  “这什么鬼表情,真难看!赶紧上车!”霍景萧低声说道。

  顾盼吸了一口气,压下心头所有的情绪,弯腰钻进了车里。

  很快,男人也跟着上了车,一瞬间,鼻端全是淡淡的烟草味儿,一时间,心里五味杂陈。

  “尸检报告已经出来了,安思的死与你无关!”

  耳畔传来男人低沉的声音,顾盼先是一愣,随即眼里闪过一抹喜色,扭头看着眼前的男人:“你说真的?”

  虽然之前在那么多人面前她强撑着说自己没有杀人,但其实她也拿不出来证据证明自己没有杀人。

  现在听霍景萧这么说,顿时就松了一口气。

  霍景萧点头,伸手抽出纸巾擦去女人脸上的血渍:“像安思那样的女人,根本就不值得浪费口舌!”

  顾盼沉默。

  她见安思之前并不知道安思会以那样决绝的方式死在她的面前。

  要是知道,她肯定会离得远远的。

  此时,枫山别墅三楼的房间里,身体羸弱的女子斜靠在沙发上,身上穿着宽松的长裙,腹部的地方微微有些隆起。

  窗前伫立一抹颀长的身影。

  女子伸手抚着腹部,眉眼温柔的开口:“肚子里的宝宝怎么样?没事吧?”

  男人缓缓地转过身来,阴鸷的眸落在女子脸上:“你确定要生下这个孩子?”

  女子一脸坚定:“当然!”

  “你就那么确定是他的种?难道你就不怕他做了手脚?”男人一字一顿地说道。

  “精子是我亲自弄来的,卵是从我身体里取出来的,最后植入身体里的时候我也是清醒的,所有的过程我由我亲自监督,你告诉我他怎么做手脚?”女子的脸色煞白,看起来越发的羸弱。

  男人皱了皱眉,低声说道:“他是霍景萧,千万别低估了他的能力!”

  “他是霍景萧,就算再怎么有能力,在帝国能够一手遮天,他也只是凡人一个!没有千里眼,也没有顺风耳!真搞不明白你在怕什么!”女子一脸的不以为然。

  “如果你真这样想,那我真的无话可说了!”男人的眉心拧得很紧,脸上的表情不太好。

  “怎么?你怕了?”

  “我有什么好怕的?”

10102 3566778 MjAxOS8wMy8zMC8jIyMxMDEwMg== http://m.clewx.com/book/201903/30/10102_356677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