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摊牌

书名:反派们重生后都爱上了我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即墨遥 更新时间:2019-05-16 09:24:41

  布兰登沉声说:“我要带他离开这里, 你已经失控了, 不能照顾好他。”

  景隋脸色终于变了,冷冷看着布兰登, 眼神阴鸷:“看在我们多年朋友的份上,我不计较你刚才说的话, 你现在离开, 我还可以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

  但是布兰登却直接握起拳头,猛地向景隋出手!

  景隋眼神一凛, 连忙抬手抵挡, 但是一想到纪凌就在身后,唯恐像上次一样误伤少年,根本放不开手,被布兰登打的节节后退!

  布兰登也不想伤害纪凌,所以出手的时候十分注意, 但是他今天是必须要带走纪凌的!景隋已经疯了, 他会伤害他。

  景隋因为诸多顾忌, 终于被布兰登一拳砸了出去, 倒退了好几步才站稳, 下巴上擦出了一道血痕, 而布兰登则一把将少年护在了身后。

  景隋眼中神色阴冷无比, 咬牙切齿道:“你别乱来。”

  布兰登看着他:“别乱来的是你。”

  说着一把抓-住少年的手,转身就往外走。

  景隋抬步上前想要阻拦, 可是对上纪凌那一掠而过的冷漠双眼,脚步又猛地一顿, 似乎被什么束缚在原地,无法动弹。

  许久,他颓然了闭了闭眼睛。

  不去看两人渐渐离开的背影。

  哪怕他伪装的若无其事,但是其实他心里非常清楚,他已经快要疯了,他正在做伤害纪凌的事情,他明白自己不对,可是他无法控制自己,无法放手。

  对于他这种自私又唯我独尊的人来说,这是他第一次知道怎样才是爱一个人,可是当他刚刚明白这点的时候,他就要失去了,他不愿意放弃,为此不择手段。

  可是这一刻,他忽然没有继续上前阻拦的勇气,因为他努力挽留的,不再是一个对他心存爱意的人,而是一个不再爱他,甚至恨着他的人。

  我已经没有办法不爱你,但是我又该如何挽留,一颗执意离去的心呢?

  景隋靠在树上,半晌,露出一抹自嘲的笑意。

  也许布兰登是对的,也许你和他离开才是对的……

  至少他,不会伤害你,不是吗?

  ………………

  布兰登拉着纪凌的手离开皇宫。

  纪凌望着前面男人高大的背影,像是一座山岳一般稳重可靠,无坚不摧,不由得有些失神。

  没想到最后竟然是布兰登出手救了他,说起来,布兰登也重生了。

  其实对于布兰登,纪凌没什么感触,甚至有些陌生。上一世自己除了故意把脸送上去给他打过几次以外,基本上和布兰登没什么交集,虽然后来在纳多星系的作战中救了布兰登,但尽管当时布兰登很不待见嚣张跋扈的自己,还是忍着厌烦答应了自己过分的要求。

  这是个很有原则性的军人,没什么黑点也没有对不起自己,至于不喜欢自己这件事,按照自己的恶毒炮灰人设――喜欢他才是不正常吧。

  因此布兰登重生后忽然对自己态度大变,一开始纪凌还挺震惊的……

  重生果然是个逃不开的魔咒啊!竟能让一个这么厌恶自己的人,因为自己的死亡而产生悔恨,进而生成滤镜,蒙蔽了双眼!

  只不过后来布兰登不常出现在自己面前,又对他的任务无关紧要,自己也就渐渐忘了这一茬,专心应对景隋和卡洛斯去了。

  纪凌心中感慨不已,虽然感激布兰登能在这时候救自己出-水火,但鉴于自己目前也是重生的!自然不能在这时候露馅,还得继续演下去才行,不论上一世这一世,他和布兰登都算不上什么融洽的关系。

  纪凌想到这里,甩开布兰登的手,冷冷道:“谁让你管我了。”

  布兰登看着少年苍白的面容,冷淡漠然的双眼,心中一痛,声音喑哑:“我担心他伤害你……”

  纪凌唇角一挑,“别假好心了,你不是一直最讨厌我的吗?”

  布兰登一怔。

  纪凌讥笑一声,缓缓道:“如果是因为上一世的救命之恩的话,我看大可不必,你已经报答过我了,不再欠我什么。”

  布兰登闻言露出不敢置信的神色,死死看着少年的双眼,刚才的疑惑和不解此刻都有了答案,也终于明白景隋为何这样不惜一切的也要留下纪凌。

  因为纪凌重生了。

  他没有想到纪凌也会重生,事情不应该是这样的,少年已经经历了这么多的折磨,为何还要想起上一世那些痛苦的回忆?他根本承受不来的。

  上天对他太不公平。

  布兰登几乎感同身受,难过的看着纪凌,说:“你想起来了。”

  纪凌说:“是。”

  布兰登再次语塞,心中压抑且痛苦,他,所以他终于对景隋死心了吗……

  纪凌冷淡的别过头:“谢谢你,不过我该回家了。”

  说完转身就走。

  布兰登站在原地眼神挣扎,这时候让纪凌回家不见的是正确的选择,卡洛斯虎视眈眈,恐怕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的,但是他如何能阻拦这样的少年呢?

  他受到了这么多的伤害,这样的脆弱……现在他唯一想要回去的地方,就是他的家。

  布兰登表情变幻,终于做出决定,大步过去,再次抓起纪凌的手,对上他惊讶的双眼,沉声说:“我送你回去。”

  纪凌顿时一怔。

  刚才布兰登追过来的时候他还有点紧张,唯恐布兰登也突然发疯,毕竟这群重生的看起来都不太正常,没想到……他竟然是来送他回家的。

  纪凌垂下眼睛,掩去眼中的意外之色,最终抿着唇什么都没有说,但是也没有挣脱布兰登的手,默默的往回走。

  没多久,纪凌终于再次站在自己的家门口,布兰登认真的看着他的眼睛,嘱咐道:“这段时间你尽量不要出来,我会吩咐手下来附近巡逻看守。”

  纪凌根本不理他,转身就走。

  布兰登望着纪凌的背影,眼中忧虑、难过之色掠过,最后又变的凝重起来。

  卡洛斯只要还顾忌一丝脸面,就不会在帝星公然抢人,而且他现在忙于应对景隋和自己的攻击,应当也没有时间来找纪凌的麻烦,如果他真的那样做,无疑又是送上一个景隋针对他的借口。

  但尽管如此,还是需要以防万一,布兰登思虑再三,决定在附近增加守卫,以此来保证纪凌的安全。

  这样哪怕卡洛斯真的出手了,自己也有足够的时间过来营救。

  自己既然将他从皇宫带出来,就应该保证他的安全。

  ………………

  纪凌回到家,仆人看到他露出惊讶无比的神色,匆忙进去通报。

  很快纪霆大公和玛丽娜夫人都赶了出来。

  纪霆大公身为一家之主,显得稳重一些,但也难掩眼中忧虑之色,轻咳一声说:“你总算回来了。”

  玛丽娜夫人则是紧紧抱着纪凌,眼眶泛红:“妈妈真是担心死你了!”

  自从纪凌被人抓走之后,夫妇两人就一直寝食难安,同样发动全力寻找纪凌,眼看时间一天天过去,希望越发渺茫的时候,景隋终于带回了好消息,他成功将纪凌救了回来。

  当时他们就想将纪凌接回来的,但是景隋说怀疑这件事是卡洛斯在背后指使,如果这时候让纪凌回家,一旦卡洛斯来纪家要人,可能会让纪凌再次陷入危险和两难的境地,不如暂时让纪凌待在皇宫,等到调查清楚事情的真-相再让纪凌回家。

  纪霆大公知道景隋说的有一定道理,但又觉得这次恐怕不见得是卡洛斯,景隋之所以这样做,真正的原因可能还是不肯对纪凌死心,二者也是想借此机会打击卡洛斯……他深深明白,比起反抗军,卡洛斯才是景隋真正的心腹大患。

  让纪凌暂时住在皇宫,夫妇两人并无什么意见,让他们意外的是,他们要求见儿子一面的要求也被拒绝了,这才真正令他们警觉起来,难道纪凌出事了吗?为什么景隋不允许他们见纪凌?

  哪怕莎缦夫人亲自来纪家安抚,说纪凌很好没有事,保证景隋一定会善待纪凌,让他们不要担心,但他们还是焦虑不已,几天过去已经渐渐失去耐心,甚至打算强行进宫见人,但就在这时……纪凌竟然自己回来了。

  看着儿子完好无损,纪霆大公一直提着的心终于放下。

  玛丽娜夫人把儿子上看下看,虽然气色不太好,但并未受伤的样子,这才松口气,焦急的问道:“那些人有没有伤害你?陛下对你好不好?”

  纪凌沉默片刻,别说自己真的没什么事,就算有事也不忍让父母担心啊,他低声说:“我很好,没有事。”

  纪霆大公关切的道:“真的吗?”

  纪凌垂眸说:“真的,您们不必担心,很抱歉现在才回来。”

  纪霆大公夫妇和玛丽娜夫人还是有些不放心,如果真的没有事,景隋为什么不许他们见人?但纪凌现在看起来又似乎还好,两人心中有无数疑惑,可是又不舍得为难刚刚回家的儿子,到底是没有继续追问。

  玛丽娜夫人摸了摸儿子的脑袋,温柔的说:“没关系,回来就好。”

  纪凌好不容易从父母那里脱身,往自己的院子那边走。

  但刚刚来到门口,便看到守候在门口的银发黑眸男子,脚步不由得一顿。

  文彦在等着他。

  许多天不见,他都快要忘了这个在一旁虎视眈眈的阴险反派了。

  文彦望着纪凌,黑眸中是复杂无比的神色,垂在身侧的手微微握紧,其实纪凌刚进家门的那一刻,他就得知消息了,却没有过去,只是远远看着。

  他眼线手下众多,在帝星蛛丝密布,因此知道的消息比纪霆大公夫妇要多一些,知道了一些景隋刻意隐瞒的秘密,那就是――纪凌在反抗军手中被凌-辱了。

  他心爱珍视,舍不得碰触丝毫的少年,竟然被那些人如此残忍的对待。

  当时他的心中是无比愤怒痛苦的,恨不得去将少年抢回来,但是景隋的皇宫戒备森严,又对自己始终没有放下戒心,所以自己就连见纪凌一面的机会都没有。

  直到今天纪凌回来。

  少年那往常总是明亮的蓝色双眸,此刻灰蒙蒙的,似乎对一切都不再在意,可是哪怕受了这样的伤害,却还是这般隐忍而体贴,不愿意让父母替他担心,自己一个人默默的舔-舐伤口,这样的让人心疼……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难道景隋没有照顾好你,他也伤害你了吗?

  文彦心中有无数疑问和担忧,但最后千言万语只化为一句,低哑的恭敬声音:“您回来了。”

  纪凌望着文彦,微微沉默。

  他在思考自己该如何面对这个人。

  说起来,和上辈子自己‘深爱’的景隋,‘信任’又被舍弃的卡洛斯,更甚至被自己救过的布兰登相比……文彦才是最没有存在感的一个!
没错,他几乎是个边缘化的人物。

  虽然有着议长的身份,和宁钰一样备受瞩目,又心思阴沉毒辣,但是他的心思从不在自己身上,自己只不过是他往上爬的一个微不足道的踏脚石,他表面对自己一直恭敬守礼,从未有过任何逾矩的行为,当选议长后就渐渐疏远,甚至不经常出现在自己面前。

  一直到上一世的尾声,自己按照剧情唯一一次找文彦帮忙,让他帮自己暗杀宁钰,文彦都没有在自己面前表露过真面目。

  虽然自己看过原书,又有系统告知,知道文彦是故意暗杀失败并且暴露证据指向自己,但是按照剧情和人设来说――这件事自己是不知道的!

  也就是说在自己所扮演的角色眼中,一直到死,文彦也只是办事不利导致牵连到自己。

  指使文彦杀-人的是自己,这并不是诬陷,如果要说文彦做错了什么,那就是他分明有能力完成自己的命令却没有那样做,而是故意失败,并且暴露自己是指使者这个事实。但这一切也都在自己的预料之中,文彦要是真的听了自己的话去杀了宁钰,自己才是欲哭无泪好吗?

  纪凌思索片刻,眼神一闪,虽然自己重生与否,看似和文彦关系不大,但是借此机会摆脱他也是不错的选择,他现在当真是对这些不按套路出牌的重生反派心有余悸。

  虽然文彦上一世并未暴露,但办事不利并且连累自己这点是没得洗的!

  纪凌眉梢一挑,冰冷的视线落在文彦身上,吐出两个字眼:“滚开,废物。”

  文彦眼中浮现惊讶的神色,眉头皱起,若有所思。

  他沉默片刻,试探的开口:“我可是哪里令您不满意了?”

  纪凌懒得同他虚与委蛇,讥讽的勾起嘴角,神色冷漠的望着他,缓缓开口:“我只让你帮我做过一件事,但是你都没有做到,你这样的手下我不需要。”

  文彦眼中终于露出惊疑不定的神色,“您……”

  纪凌一步步走过去,就在要从他身边路过的时候,停下来说了一句话:“以后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

  文彦瞳孔微缩神色一震,眼看纪凌从身边走过去,差点想要直接上前质问,你是不是都想起来了?

  但是他脚步一顿,眸中神色不断变幻,最后深呼吸一口气没有动。

  现在冲动只会适得其反,他必须要好好想一想,如果纪凌真的想起一切,自己该如何应对……比起景隋和卡洛斯,自己其实是有优势的,因为上一世从始至终,他都还没有暴露过自己真正的目的和用心。

  他一直将自己的心思隐藏的很好。

  虽然他同样非常不希望纪凌想起上一世的事情,宁可放手也希望纪凌能获得幸福,但事已至此,如果纪凌终归还是想起了这一切的话……

  他必然,不会再放手。

  ………………

  纪凌见文彦没有跟上来,松了一口气,他觉得自己自从假装重生之后,战斗力直线上升!他现在对自己充满了信心!要让你们知道,我纪怼怼也不是好惹的!

  纪凌开始在家里闭门不出。

  让他庆幸的是景隋没有找过来,看来那天布兰登的话还是刺激到了他,想必暂时是不会出现在自己面前。文彦自从那天之后,也不知道在忙些什么,并未继续刷存在感,肯定是感到羞愧无脸见人了!

  一下子干掉了两个强敌,纪凌心情很不错,吃饭的胃口都好了很多。

  而且不用被人盯着了,日子再次惬意起来。

  纪凌:【系统,申请的流程现在走到哪了?】

  系统:【上级已经派出了调研组,在调查这个世界产生异常的原因。】
纪凌想了想,虽然这个效率也实在太慢了,但是至少还是有了动作,也算是有点盼头:【有了结果一定要第一时间告诉我哦。】

  系统:【那是当然的。】

  纪凌和系统磕唠完,又开始晒太阳睡觉,到了下午的时候,他又迎来了客人。

  布兰登过来看望纪凌。

  这几天,布兰登几乎每天都会过来,虽然纪凌觉得他不来更好,但是也没觉得多厌烦,毕竟比起景隋和卡洛斯,布兰登简直……太好应付了!偶尔甚至给他一种欺负老好人的错觉。

  怼起来心里都有些过意不去。

  纪怼怼在高处蔑视对手,冷淡的瞥着布兰登,说:“你又过来做什么?”

  布兰登沉默的站在一旁,有些不知如何开口,表情沉默。自己上一世的所作所为,让他甚至没有资格对纪凌说爱他,他也不能做一个趁虚而入的人,更不忍心让纪凌为难……现在的少年,需要时间愈合伤口,但哪怕没有景隋,自己也不是他需要的人。

  半晌,布兰登哑声说:“我来看看你。”

  纪凌等了半天,就等到布兰登说了这样一句话,差点没绷住表情,元帅你在战场上战斗力爆表,打起仗来毁天灭地的,但是说话很容易冷场知道吗?

  哎,一旦不被讨厌,被纳入布兰登自己人的范畴,他真的是比宁钰还没有威胁啊!

  想到宁钰,纪凌迟疑了片刻,问:“宁钰他怎么样了?”

  布兰登怜惜的望着少年,眼中渐渐浮现温柔的颜色,这孩子啊,上一世和宁钰那般势不两立,但仅仅因为宁钰这一世救过你一次,你就担心放不下他,这样的善良心软才是你的本质。

  他神色复杂,顿了顿说:“宁钰很好。”

  宁钰在那件事中有难以摆脱的嫌疑,若非纪凌在反抗军中遭受这样的折磨,不像是宁钰会做的事情,恐怕他早就开始怀疑宁钰了,而不至于像现在一样感到矛盾。

  但无论如何,在调查有结论之前,这些都不必让纪凌知道,以免他伤心难过。

  纪凌听说宁钰没事也就不再问了,开始闭眼睡觉,不再理会布兰登。

  布兰登望着少年恬淡安然的模样,在经历打击后依然保存着的脆弱美好,忽然很想靠近一点,伸手去碰触少年,但到底最后没有动,沉默许久转身离开。

  他唯一能做的,就是保护他不受伤害。

  ………………

  纪凌在家里过的十分舒心,好在他是个宅得住的人,也不是非出门不可,每天都盼望着系统早点给他带好消息回来,觉得无聊就和系统聊聊天,差点都要以为岁月静好了。

  直到有一天门口传来喧闹声。

  纪凌抬头看着出现在自己面前的褐发褐眸,容貌儒雅深邃,举止优雅绅士的男人,心道该来的还是要来的。

  不过――现在的我已经不是曾经的我了!

  之前的战绩令纪凌信心倍增,来一个杀一个,来两个杀一双,老东西你来的正好,我们今天就一次解决问题!

  纪霆大公看着不顾阻拦强行进来的卡洛斯,脸色很不好看,沉声道:“我说过纪凌现在不想见人。”

  卡洛斯突然出现要求见纪凌,被拒绝后不顾阻拦强行进来,这一切令纪霆大公十分恼火!

  卡洛斯表情沉稳,眼神温柔和煦:“我只是想和小凌说几句话而已,阁下不必如此担心,难道众目睽睽之下,我还能在你的家中对小凌做什么不成吗?”

  这话听起来没什么问题,但纪霆大公还是很不满,冷冷道:“有什么话,以后再说也一样。”

  纪凌望了望维护自己的父亲,忽然开口:“爸爸,没有关系的,就让我和卡洛斯叔叔说几句话吧。”

  纪霆大公担忧的望着他,焦急的说:“如果你不想见他,不必勉强的。”

  纪凌露出一个浅淡的笑容,抬起眼眸:“我其实也正好有事,要和卡洛斯叔叔说。”

  纪霆大公见纪凌都这样说了,不好继续阻拦,皱了皱眉沉声道:“我就在外面等着,你有什么事可以喊我。”

  纪凌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带着卡洛斯回到自己的房间。

  屋子里只剩下自己和卡洛斯两个人,这是个摊牌的好机会,之前答应卡洛斯的求婚不过是为了走剧情做任务,让景隋死心,但是现在自己已经和景隋撕破脸,任务也不做了,自然没有必要继续维持和卡洛斯的婚约,他只想离这些人远远的,你们爱咋咋地,反正都和我无关了!

  想到这里,纪凌下定决心鼓起勇气,抬头用一种无比冷淡的眼神看着卡洛斯。

  卡洛斯眼神微沉,脸上浮现痛苦之色,说:“这些天我时时刻刻都在担心你……我不知道陛下是怎么和你说的,但是请你相信,那件事不是我做的,我绝对不会舍得这样伤害你。”

  纪凌眼含讥讽,轻声道:“因为你爱我吗?”

  卡洛斯想起纪凌受的伤,想起这些天的思念和难过,心中沉闷而压抑,说:“是的。”

  纪凌却忽然笑了,用一种无比悲哀、失望的眼神望着他,说:“就算这次是陛下对你的诬蔑好了,那么那一次呢……”

  卡洛斯看着纪凌的眼神,忽的意识到有哪里不对劲,有什么事情在失去控制……紧接着,他就看到纪凌用死灰般冷寂的眼神,看着他缓缓说:“上一世,当我落在反抗军的手中,差点就要被杀死的时候,卡洛斯叔叔,你知道……我有多绝望害怕吗?”

  卡洛斯眼神剧变,死死看着纪凌,那儒雅深邃的面容上,覆着一层难以置信的颜色。

  纪凌眼中隐隐有泪光浮现,声音嘶哑,“那一次,我问你,是不是你的时候……卡洛斯叔叔,你没有回答我。”

  卡洛斯蓦地往后退了一步,握着手杖的手,五指猛地收紧,用力到指节泛白。

  所以你,终于还是想起来了吗……

  那个秘密,他本想掩藏在心里一辈子,永远不被知道,他一直防备着景隋,防备着文彦……却唯独没有想过,最致命的危机其实不是来自于他们,而是来自于自己上一世的伤害。

  那无可辩驳的事实。

  纪凌望着卡洛斯终于变了脸色,直视他的眼睛,眼中含泪,唇边却挂着自嘲的笑意:“无论上一世,还是这一世,我不过都是你和陛下斗争的牺牲品。不是吗?
所以,别再说爱我那种话,别再让我相信你,又让我失望……”

  卡洛斯艰难的开口:“这一次,不是的……”

  纪凌却忽的发出歇斯底里的声音,红着眼睛道:“够了!”

  他深呼吸一口气,一字字发出冷绝的声音:“之前我们约定过,这场假婚约随时可以解除……现在,我们解除婚约吧。”

  卡洛斯的脸色陡然变得可怕至极。

  纪凌本能的打了一个寒颤,差点就怂了,但是很快鼓起勇气,再次不避不闪的看着卡洛斯!

  谁怕谁啊!我已经看透你们了,你以为还能吓唬住我?

  他甚至都想好卡洛斯如果继续请求原谅,说爱自己,自己该怎么怼回去。呵呵到底是你飘了,还是我拿不动刀了?

  纪怼怼无所畏惧!

  然而就在这时,纪凌看到卡洛斯那刚才还被痛苦覆盖的面容,缓缓浮现一丝极为陌生、可怕的表情――是纪凌从未见过的冰冷、无情。

  像是野兽终于抛开了所有的伪装,无所顾忌的展示他内里的残忍獠牙。

  男人深邃的褐色双眸中,再没有丝毫温柔宠溺,只剩下看不见底的幽然深寒,他轻声一笑勾起唇角,声音低沉磁性,优雅温和中泛着丝丝戏谑遗憾之意:“看来是再骗不了你了。”

  纪凌:???

10107 3566343 MjAxOS8wMy8zMS8jIyMxMDEwNw== http://m.clewx.com/book/201903/31/10107_35663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