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四十章 地陷流沙

书名:末日禁忌游戏 上传会员:绝密style 作者:赢官人 更新时间:2019-04-15 17:55:12

  “再有一百多公里就能看到橙红大厅了,咱们的燃油还够吗?”

  唐蒜将酒红色长发挽在脑后,扎起个有点儿可爱的丸子头,雪白后颈沁出细密汗珠,不住地用手扇着风。

  阴冷寒夜之后又迎来了燥热难忍的白昼,四个人闷在蝰蛇这辆铁盒子里,几乎都快变成了焖猪。

  自从蜂巢现世以来,人类科技树彻底跑偏,尤其在下城区和荒原,随处可见各种改装车,无一例外都朝着速度适应性方面发展,却唯独遗漏了汽车最早的初衷:给人们带来便捷与舒适。

  蝰蛇的性能也算是准一流的,无论公路狂飙还是沙地越野,基本都能应付的来,可以说是一辆非常合格的狂飙战车。

  但改装这辆车的人,却好像偏偏忘记了车子是要由活人来驾驶,而驾驶员的感受,直接影响着车辆的发挥。

  郑南方百思不得其解,车载空调能有多复杂?许多年前的老年代步车都搭载着空调系统,怎么到了末世纪,偏生把这个要命的东西给取消了?

  地表温度越来越高,高速疾驰的车子水温也几乎达到了临界点,然而绕过密林之后前路尽是坦途,狂风席卷,黄沙呼啸,放眼望去,根本没有可以用来遮阴避暑的落脚处。

  荒原之上,陆陆续续有车子停下,与郑南方等人差不多,人兴许咬咬牙还能熬得住,但车子确实难以为继了。

  如果不想因为高温爆胎或者车辆事故而失去比赛资格,唯有牺牲宝贵的时间暂停歇息片刻。

  蝰蛇和红鸟一路相随,远远瞧见那两个暴走萝莉,也在荒原停了车,正撑着遮阳伞坐在车边喝水。

  两个心里有鬼的家伙不约而同拐了个大弯儿,尽量远离AC眼镜蛇的视线范围。

  “到橙红大厅的燃油是够。”郑南方停下车,接过唐蒜递来的湿毛巾盖在头顶,咂嘴道:“但是从橙红大厅到中转站旱地码头就够呛了,橙红大厅有燃油吗?”

  “有。”沙曼也凑了过来,脱掉吊带背心,露出妖娆身段儿,将吊带背心浸湿,一点点擦拭着被烈阳晒得泛红的皮肤,说道:“咱们拿什么换?燃油可比武器金贵。”

  “对啊,橙红大厅武装力量很可怕的,嘶哑庄园想要武器也得老老实实交易。”舒洋葱蜷缩在车门遮挡出的一点阴影之下,看到郑南方皱眉不知道盘算着什么,还以为他又准备强取豪夺,忍不住提醒道:“老板你和胡哥可千万别再动歪主意。”

  郑南方尴尬一笑,讪讪道:“放心吧,我不会乱来的。”

  唐蒜三女齐齐发了个白眼儿,心说我信你个鬼。

  四人避暑乘凉,胡逼却钻在红鸟里没有下来,郑南方透过车窗瞄了眼,见胡逼正光着膀子跟副驾的女人不知道说着什么。

  郑南方敲了敲车窗,胡逼转过头,咧嘴笑了。

  “你俩打算活活闷死在车里吗?”郑南方伸手进车里感受了一下,热浪滚滚,几乎烫手……他还以为红鸟保留着空调系统来着。

  “谈点正事。”胡逼贼兮兮的笑了笑,指着女人道:“这小娘皮跟我讨价还价呢。”

  “什么?”

  “让我把她胳膊上回去。”

  胡逼动了动女人的胳膊,女人因疼痛而紧蹙眉头,却咬牙一声不吭。

  “看见没,这是个狠角儿,你说我敢给她上回去吗?”胡逼乐道。

  郑南方一阵无语,苦笑道:“你是何苦呢,干嘛非要给自己带个定时炸弹在身边?”

  “胡爷就爱驯烈马!”胡逼又搬出这句土掉渣的台词,挥了挥拳头,志得意满道:“驯成小野猫,贼有成就感。”

  “你可当心自个儿殉难吧。”郑南方苦笑着摇了摇头,无法理解胡逼的脑回路。

  那女人一看就不是好惹的主儿,这会儿也就是胳膊被卸,双腿被捆,鲨鱼搁浅滩没法发作。之后的路途上,一旦给她抓住点儿机会,不要了胡逼的命才怪。

  郑南方其实也有点儿心悸,对于这些参赛车手又有了新的认识。

  起初他们在生肉镇商量当剪径者的时候,还曾把这个女人的车当做过目标,觉得一男一女看起来像是正常人,可能比较好下手。

  没曾想人不可貌相,根据胡逼所描述的当时场景,那男人确实是个废柴,这女人可有着好几副面孔。

  战斗力这种东西,并不能只拿拳打脚踢来衡量,光是女人能骗过经验老道的胡逼这一点,就足以证明她对人,尤其是男人的心理,把握的炉火纯青。

  女人知道如何一步一步卸掉胡逼的戒备心,从而将他引入自己的全套。尽管圈套被识破以后,回想起来感觉很低能,好像是一时不慎才着了道。但对于女人而言,她手段得逞的核心就是那一瞬的“一时不慎”。

  也就是那男人太不会配合女人,否则以胡逼当时的情况来看,能保住小命才是怪事。

  ……

  “你朋友说的没错。”女人垂着头,长发凌乱披散,有气无力道:“我会杀了你的。”

  胡逼哈哈大笑,根本不以为然,打开车门放躺座椅,双脚翘在门框上,嘚瑟道:“好啊,你先把胳膊安上再说。”

  女人咬牙切齿,却又无可奈何……关节长时间被卸开,对韧带筋膜会造成极大的损伤,她大概清楚胡逼的心思,这人形狗熊估计就是打算用这种兵不血刃的方式把自己弄成废人好供他泄欲。

  “别用那种眼神看着我。”胡逼点了根烟,将辛辣烟气混着灼热的空气吸进了肺里,慢悠悠吐出一串烟圈,道:“说到底是你来招惹的我,这叫报应。”

  “那你现在不杀我,以后就是自食恶果。”女人在口齿交锋中丝毫不落下风,冷笑几声,道:“我要喝水。”

  “你是脑子坏掉了吧?胡爷给你几分颜色,你还真打算开个染坊了?”

  女人恶狠狠瞪了他一眼,咬牙道:“要怎么样才能给我水喝。”

  胡逼乐了,道:“哟?我还以为你能一直硬气下去?”

  女人扭过头,不再言语。

  “好好好,胡爷发发善心,给你喝。”胡逼乐此不疲的调戏着女人愤怒的神经,拧开瓶盖,道:“你叫啥名儿?真名,这样胡爷哪天栽了也知道到底栽谁手里啊。”

  女人闻言转了过来,盯着水瓶咽了咽口水,从牙缝里蹦出俩字:“辛雯。”

  “合作愉快,胡爷喂你。”胡逼仰脖灌了一口水,撅着胡须覆盖的大嘴唇子凑近辛雯,指了指自己的嘴。

  辛雯眼中的厌恶与怨毒几乎都要夺眶而出,最终却还是屈服在口渴之下,闭着眼睛将嘴唇贴了过去。

  ……

  坐在车外乘凉的郑南方四人全程目睹了这无聊中透着恶趣味但仍然很无聊的一幕。

  “他是不是脑子被打坏了?”舒洋葱摸了摸自己的额头,比划着密林中见到胡逼时他额头的伤口,喃喃道:“之前没觉得他这么神经质啊。”

  “他一直这样。”郑南方扶额叹息,为摊上这么个没谱儿的队友感到无奈,道:“反正从我遇到他开始,在女人跟前他就没正常过。”

  沙曼点头不迭,对此深有同感。

  唐蒜莞尔轻笑,道:“他活得最自在。”

  “嗯,这倒是。”郑南方也笑了。

  ……

  烈日炎炎,风卷黄沙。

  郑南方枕在唐蒜滑腻的大腿上几乎要沉沉睡去,却又被周围一阵骚乱给吵醒。

  “怎么了?”郑南方打了个哈欠,手搭凉棚望向荒原另一处车手休息地。

  那边的车手们都很上道尔,将竞速与合作划分开来,十几辆车围成个大圆,遮挡处一大片阴凉地用来休息。

  只是这难得的和谐一幕似乎又被什么给打破了。

  那些小憩休息的车手接二连三爬起身,不知道是土地烫脚还是怎么,大呼小叫着跑上车;有的干脆连车都不管了,撒腿跑向车墙外边,还不住地朝其他休整车队喊着什么。

  郑南方这边的人都被吵了起来,纷纷起身查看那边的状况。

  ‘嗡……’

  大地之下突兀地传来一声闷响,郑南方他们这边都感觉到脚底隐隐的震颤感。

  “上车。”郑南方感觉又有事情要发生了,急忙叫醒胡逼,招呼三女上了车,准备第一时间离开骚乱地点。

  其他车手也纷纷上车,也有一些好事者没有动弹,似乎还想走近看看情况。

  那股震颤持续了几分钟,然后归于平静,短暂死寂之后,首尾相接的车墙那边,地面突然陷落,连人带车吞了进去。

  “卧槽,有陷坑?”胡逼麻溜爬起身,一把关上车门发动了车子,朝蝰蛇喊道:“绕路出去,这儿有流沙陷坑!”

  “不是。”郑南方摇了摇头,慢慢将车子向后倒退,两眼死死盯住烟尘喧嚣而起的陷坑那边。

  变故陡生,其他车手也不敢再耽搁了,一时间荒原之上再次响起此起彼伏的引擎轰鸣。

  郑南方眯起眼,看到那浓烈的烟尘中有个人影在拼了命的往前跑,试图逃出陷坑范围,就在他前脚几乎已经迈出尘土的刹那,却不知怎么,一下子扑倒在地。

  接着便隐入烟尘,再无踪迹。

  “下面有东西。”

  郑南方看清了,那人不是自己摔倒的,有什么东西从后边拽住了他。

10131 3552273 MjAxOS8wNC8xMy8jIyMxMDEzMQ== http://m.clewx.com/book/201904/13/10131_35522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