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四十五章 两女交锋

书名:地宫血咒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长沙满哥 更新时间:2019-04-15 08:55:11

  等谭阳华醒来,已经是第三天下午的事情了。

  谭阳华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自己躺又在医院的病床上,之所以说是又,是因为他的印象里似乎曾经住过这个病房:房间里整理得有条不紊,地板也被收拾得一尘不染,阳台上还带着飘窗,夕阳从薄薄的窗帘里透射进来,让人感觉到暖暖的,窗台上放着几棵绿色的盆景,鲜花开得正艳,透着一种生机勃勃的景象。

  非正常人类研究所。

  谭阳华终于想了起来,这里就是非正常人类研究所,还有个非正常人类研究员叫汤吉祥,说自己的基因跟别人的基因不同个,染色体比别人多一条,记得上次也是因为自己流鼻血而住到了这里,看样子这个医院,跟自己的鼻血挺有缘。

  记得上次在这里何甜甜对自己的态度还突如其来的变得很好,谭阳华连忙扭过头,朝何甜甜原来所在的位置望去,果然,那个位置上坐着一个人,仔细一看,竟然是肖芳,此刻的肖芳跟何甜甜一样,正靠着病床边上的栏杆靠着打盹,今天的肖芳穿了一条蓝色小碎花的长裙,一副学生模样打扮,很青春,此刻她已经脱了鞋子,没穿袜子,两支粉嫩白皙的小脚靠在床沿上,脚指头跟白玉镶嵌的一样很是可爱,睡姿楚楚动人,就像邻家小妹一样让人都忍不住上去亲一口,唯一跟何甜甜不同的是,肖芳没有流何甜甜那么多的口水。

  碎花的长裙上,肖芳穿的是一件白色的衬衣,最上面一粒扣子未扣,透过洁白无瑕的玉脖下面,谭阳华依稀还能看到那抹粉红,粉红下面就如同一棵被罩住的小树,不堪压迫蓬勃向上。

  谭阳华最喜欢的颜色就是粉红,偏偏这个小妮子每次都穿着粉红色的罩,这不存心勾引自己嘛,谭阳华想着双手搓了搓,似乎依稀能够感觉到那抹粉红下的丰满带给自己温暖丝滑的感觉。

  温暖才好,因为这是活人的气息,谭阳华突然想起肖芳不是被自己的手枪误伤死了吗?怎么还能坐在医院里呢?这里该不会是天堂吧?

  谭阳华想站起身来,发现自己双脚不是很听使唤,可能因为打了麻药的原因,可自己为什么要打麻药呢?难道他们给自己做了手术?

  谭阳华懒得管这些,连忙用手快速的从病床上爬起来,朝肖芳的身边爬去,把安在他身上的管子点滴瓶啥的都给带倒了,发出乒乒乓乓的声音,谭阳华懒得管这些,他快速的爬到肖芳的面前,使劲的摇晃了一下肖芳的身体,大声的叫道,“肖芳,肖芳,是你吗?你真的没有死吗?”

  “你才死了呢!”肖芳醒来,揉了揉有些朦胧的眼睛,朝谭阳华嫣然一笑,嗔怒道,但是她似乎又马上想来谭阳华是个病人,需要照顾,连忙从床沿上跳下来,蹲下身子,扶着谭阳华的脑袋道,“你醒来了啊?我见甜甜姐离开了,就偷偷的过来看看你,她要在病房,我还不敢进来呢!可能这几天睡眠不好,见你没醒,就在旁边睡着了,不好意思,嘿嘿!你醒了就好,你醒了就好,医生说你都昏迷三天了,你感觉还好吗?”

  谭阳华的眼睛使劲的盯着肖芳,一眨不眨的,他显然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肖芳被看得不好意思,撒娇道:“你老盯着我这样看干嘛?我脸上有花吗?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好看,比甜甜姐还好看?”然后低下头,一脸委屈道,“我比甜甜姐漂亮也只能做小,甜甜姐永远都是甜甜姐,别人都说男人都喜欢小老婆,你告诉我,你是不是喜欢我比喜欢甜甜姐多?”

  可肖芳没有等到让她满意的回答,因为谭阳华又莫名其妙的盯着自己看了片刻,发出的还是那句话:“你不是死了吗?”

  “呸呸呸!赶紧收回你说的这句话。”你不是死了吗这句话每个人肯定都不喜欢听,肖芳肯定也一样,可能被谭阳华盯着看得不好意思,她连忙转过头,红着脸道,“我只是在跟踪你们到了地宫,衣服穿得有点少,感冒了,在医院里挂了一天盐水就好了,华哥,你不会怪我跟踪你们吧?我也是没有办法的,因为这是我们乌拉那拉族的任务,我也是迫不得已的。”

  谭阳华没有说话,可脑袋里却在快速的回忆着,自己和老婆何甜甜在爷爷的房间里的衣柜处发现了暗门,来到了爷爷的地宫,找到了镇天宝匣,这个时候,肖芳提着枪出来了,然后掉进了爷爷设置的机关里,自己跟何甜甜撒谎后回到地宫去救肖芳,可门被自己给锁了,后来肖芳中了枪伤,血流不止,他们来到了一个山洞里,肖芳的灵魂跑出了身体,正在她要离开的时候,自己猛的喷出了鼻血,之后的事情他就不是很记得了。

  “你刚醒,肯定饿了,我给你去弄点吃的吧?”见谭阳华不说话,肖芳连忙从病床上站起来,白皙粉嫩的腿就露在谭阳华的面前。

  枪伤,对,自己明明记得肖芳中的是枪伤,怎么会是感冒呢?

  谭阳华突然伸手去掀肖芳的裙子,肖芳连忙用手捂着裙子,轻声道,“华哥你干啥呢?这里是医院,有监控的,让人家怪不好意思的。”说着用嘴巴朝墙角上面,顺着肖芳嘴巴的方向,谭阳华抬头看了看,果然墙角上面的摄像头正闪着红光,可谭阳华依然没有放手的倾向,手伸进裙子里,就往肖芳的小腿上摸,肖芳只好蹲下来,轻声道,“今天不方便,我亲戚来了,改天好吗?等下要是甜甜姐回来看到了,我们俩就都完蛋了。”

  监控的那头,汤吉祥正盯着大屏幕,他的助手拿着本子在旁边记录着什么,听到肖芳的这句话,汤吉祥连忙道:“没事没事,你们继续,当我是空气好了,这个研究所一天到晚死气沉沉的,你们搞点节目调解下气氛也挺好。”

  “这里是监控,不是电话会议,那边是听不到我们的声音的。”汤吉祥的助手提醒道。

  “我知道,我说了这不就是调节下气氛嘛!”汤吉祥朝他的助手道,然后他从屏幕前走了过来,在办公桌上翻阅了一下资料,一只手扣在自己的嘴唇旁边,似乎在问他的助手,似乎又在问自己,“谭阳华问肖芳说你不是死了吗?是什么意思呢?”于是他跟想起了什么似的,对他的助手说,“你把谭阳华的两次基因报告拿过来看看。”

  汤吉祥的助手很快把谭阳华的基因报告递给汤吉祥,只见汤吉祥看了看报告,对比了一下,自言自语的道:“他的这第24条染色体数量增加了,是不是这条染色体让他看到了什么?”

  “难道是说谭阳华的染色体让他有了特异功能,看到了肖芳的死?”汤吉祥的助手不解大问道,“那也不对啊,肖芳现在还活着啊,而且活得好好的。”

  “有没有那么一种可能!”汤吉祥沉思着,“谭阳华看到了肖芳的死,而又把肖芳给救活了呢?”

  “导师您在说什么呢?”汤吉祥的助手道,“怎么我听不懂。”

  “你听不懂就对了!”汤吉祥喃喃的道,“如果真是这样,那对谭阳华,对整个人类来说,这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呢?”说突然一瞥眼前的大屏幕,大叫一声,“怎么突然换这种画风了?”

  此刻,在病房内,谭阳华的双手抱住了肖芳的小腿,整个脸都凑到了小腿内侧,而肖芳此刻不知所措,只好用长裙盖住了谭阳华的整个脑袋,半蹲着身子,从画面上看,刚好就一个男人的脑袋钻到了女孩子的裙子底下。

  “不对啊,这是枪伤,怎么会好得这么快呢!”谭阳华看着肖芳小腿上已经结疤的地方,喃喃的道。

  “什么枪伤,医生说就是什么东西擦伤了一下!”肖芳一边阶级一边催促谭阳华,“华哥你快出来,让别人看到了多不好。”

  “枪伤?”汤吉祥的助手提高了一下声音,提醒汤吉祥道,“这个是个很严重的事情,要不要报告公安?”

  汤吉祥摆了摆手,表示暂时不要。

  “而且你是被你自己的枪给伤的。”

  “我自己的枪?”肖芳似乎回忆了一下,“你是说我带进地宫里来的那把用来抵在甜甜姐额头上的那把枪?”

  “应该就是那把,我捡起来朝墙上开了几枪,结果把你的误伤了。”

  “亲,那是假枪好不好,现在在中国,谁敢玩枪?”

  “假枪?”

  “对的,那就是把水枪!”肖芳说着都眼红到脖子了,“我就是有时候想你了,就玩玩水枪。”

  “想我了玩水枪,这是什么逻辑。”谭阳华总感觉那个地方不对,但是又想不出来哪里不对,但是不管什么枪,只要肖芳没事了就好,两人在病床边上坐着,谭阳华拉着肖芳的手,不断的摩挲着,似乎实在感受肖芳的体温,“你知不知道,我曾经眼睁睁的看着你死去,无能为力。”

  “华哥你到底怎么了?”听到这里肖芳不乐意了,她眼睛对着谭阳华一横,调皮的道,“我这不是活生生的站在你的面前吗?你怎么总诅咒我死啊?”

  谭阳华苦笑一下,肖芳虽然是当事人,可能她已经忘却了一时间也不知道怎么解释,按照常人的思维,这事情确实也不好解释,他只好这样问:“你前几天有没有做梦,梦到自己长了一对小翅膀?”

  “你怎么知道的?”见谭阳华问这个,肖芳顿时来了兴趣,“前几天做了个梦,梦见自己长了翅膀,还有两个穿着奇怪衣裳的人来要带走我,我正准备走,谁知道你出现了,突然喷我一身的鼻血,笑死我了!哈哈哈!”肖芳说着突然一改小女生的羞涩的姿态,哈哈大笑起来,“华哥你真的很可恶,破坏我的天使梦。”

  “哈哈哈哈!”谭阳华也跟着哈哈的傻笑了几声,笑着笑着,他就哭出了声来,“我不是在做梦吧,肖芳你真的活过来了,我不是在做梦吧?”谭阳华说着,不断的在肖芳的手上摸索着。

  “华哥你怎么了?怎么今天感觉你不太正常,样子太吓人了!”肖芳想抽回自己的手,但是谭阳华抓得很紧,突然,谭阳华在肖芳粉嫩的手背上狠狠的掐了一下,肖芳顿时疼得“哎呦”一声大叫起来。

  “是真的,这不是梦!肖芳知道疼了,这不是梦!哈哈!”谭阳华大笑了两声突然发现不对,要验证是不是梦不应该是掐比人,应该是掐自己才对,然后他用力的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糟了,不疼,又掐了一下,还是不疼,不会还是在梦境里吧,可就在这个时候,一阵揪心的疼痛才自己的耳朵上传了过来,连忙一边大喊“疼,疼,疼,”一边艰难的转过脑袋,只见何甜甜正怒气腾腾的站在自己的身旁,一只手捏着自己的耳朵,另外一只手则提着一碗长沙小吃杨裕兴米粉,原来这小妮子,估计是刚才饿了,去买吃的去了。

  “蛮恩爱啊,携子之手,天长地久是吧?”一看到谭阳华的手跟肖芳握在一起,何甜甜立马从清纯可爱的小萝莉秒变骂街的泼妇一般,她抬起脚朝两人手握在一起的地方踢去,谭阳华眼疾手快,连忙把自己的手朝肖芳那边推了一把,何甜甜的脚直接踢到谭阳华的手腕上,手腕顿时就红了,但是谭阳华竟然没有喊疼,也没有松手,而是抬着头望着肖芳,对何甜甜道,“你知道吗?肖芳活过来了,肖芳她活过来了!”

  “她是活过来了,你他码的当老娘死了是吧?”何甜甜终于忍无可忍,直接将一碗杨裕兴米粉倒在了谭阳华的脑袋上,还不解恨,抡起自己手里的坤包就朝谭阳华的脑袋上抡去,一边抡一遍哭诉道,“姓谭的你是不是过分了,跟老娘就没兴趣,那玩意软得比这杨裕兴煮熟的面条还软,跟老娘说去洗澡,就跑到下面跟这小狐狸精搞那种连磨铁中文都不让写出来的事情,衣服都脱光了,一点羞耻心都没有,就在你奶奶的墓碑前搞,你是想让你奶奶当观众吗?”

  “什么?”在何甜甜的哭诉下,谭阳华也顿时恢复了一些记忆,他突然朝何甜甜转过头,但是他的手还是没有松开肖芳的手,似乎他害怕一旦松开,肖芳就会消失一般,他吵何甜甜问道,“你们不是在森林的洞口找到我们的吗?怎么说是在奶奶的墓碑前?”

  “好你个谭阳华,不承认是吧?开始狡辩了是吧?幸亏老娘聪明,拍了照片,我告诉你,这些照片以后我们离婚到了法庭,就是你出轨的证据。”何甜甜说着把手机的相册打开,丢在谭阳华的面前,道,“你自己看!”

  谭阳华接过手机一看,竟然是自己的手机,翻阅着里面的照片,果然,照片是在爷爷的那个地宫里,自己跟肖芳两个人衣不蔽体,姿势也极度销魂,旁边还站着考古研究所所长汤博文,非正常人类研究所的汤吉祥,这两个不知羞耻的家伙,还是国家公务员,竟然都没管自己,齐刷刷的在看着肖芳,而且当时肖芳,穿得又那么少,谭阳华只觉得自己恨得牙痒痒的,这两个衣冠禽兽。

  自己昏迷前确实记得恍惚间看到了这两个禽兽,不对,是看到了汤博文和汤吉祥,这跟自己的记忆是相吻合的,可是又感觉不对,因为自己记得明明背着肖芳离开了那个地宫,来到了山洞里,一黑一白两个家伙正要带着长了翅膀的肖芳离开,被自己鼻腔里的鲜血击中了,肖芳从篝火上跳了夏利,那为什么照片上又显示在地宫里面呢?

  难道这一切都是幻觉,也许唯一能弄清答案的,就是肖芳了,她毕竟是当事人,于是谭阳华转过脑袋,望着肖芳,打算从她那里寻求到答案。

  “还含情脉脉是吧?当老娘是空气对吧!”此刻的何甜甜终于忍不住了,发飙了,她一把横在谭阳华与肖芳之间,对着肖芳道:“你想跟我明抢这个男人是吧?”

  “我没有打算跟你抢的。”肖芳一边躲闪,一边忽闪忽闪着她那漂亮的大眼睛,一脸无辜的道,“只要甜甜姐愿意,我们是愿意做小的。”

  “愿意做小?哈哈!”何甜甜双手一叉腰,“我愿意你问问国家愿不愿意。”

  “没有关系的,在我们乌拉那拉族,是可以一夫多妻的!”

  此刻,在那一头,汤吉祥在自己的本子上记录着“乌拉那拉族”几个字。

  “还一夫多妻?你问问他姓谭的养不养得起这么多给老婆?”

  “没有关系的,我可以赚钱的。在我们乌拉那拉族,老公和大老婆都是不需要工作的,都是我们这些老婆赚钱养着他们。”肖芳还真的不是一般的可爱,她试图说服何甜甜,严肃的道,“再说华哥的爷爷不是还给他留了一笔宝藏吗?只要找到这笔宝藏,我们就衣食无忧了。”

  “不说他爷爷还好,说起他爷爷就来气,什么狗屁宝藏,这他吗都是这够男人设个一个人女人来钻的圈套而已,骗骗你们这些纯情无知蠢不待发的小姑娘还可以,骗我,哼……”何甜甜说着猛地从床头柜边上拿起一个盒子,朝谭阳华的脑袋上砸了过来,“你去做你的宝藏梦去吧?”

  看到这个盒子,谭阳华才猛然想起来,这个盒子正是他和和天天一起从奶奶的棺椁里找出来了,应该就是镇天宝匣了,自己都还没有来得及看呢,正要看,却看到何甜甜捡起她的坤包,悻悻的离开了病房,狠狠的将病房门嘭上,房间内只留下她临走时说的两个字:“离婚!”

  这声关门的声音似乎才把谭阳华拉回到现实,自己平时见到何甜甜都跟老鼠见到猫一样,自己刚才似乎是太没有在乎何甜甜的感受了,自己只是很问清楚肖芳是不是真的活过来了,是不是真的是因为自己的那些鼻血击中而活过来的,要真是这样,那自己家就发财了,因为自己的鼻血老值钱了,以后谁要不想死,我用鼻血喷喷就可以了,别说想换好车子,大房子,就算是换老婆都没问题,不不不,我们不换老婆,虽然我跟肖芳两个人都衣不蔽体,但是我们真的什么都没有发生,不信你问磨铁的读者,他们都看到了的,想到这里,谭阳华放开肖芳,蹒跚着爬到门口,打开房门,可何甜甜已经走远,叫了两声,也没有人应答,正要蹒跚着走出病房,只见对面走过来两个人,正是汤吉祥和他的助手,后面还跟着一个医生。

  汤吉祥让肖芳先回病房,肖芳说我不住这个医院的,旁边的那个医生说以前你不是,现在给你安排了个房间,这样你就能够经常来这个房间来陪谭阳华了对吧?而且我们这里住院是不需要收钱的。

  肖芳想了想,也好,刚好有点困了,就当开个宾馆好了,再说也不收钱,于是就欢欢喜喜的跟着医生走了。

  这让谭阳华很不解了,他们要留下肖芳,肯定不会真的是想给她找个房间住,肯定还有其他原因,难道肖芳也是非正常人类?

  汤吉祥似乎看透了谭阳华的心思,对谭阳华道:“你放心没事,我们就给肖芳做个检查,因为根据刚才你跟肖芳的聊天,她似乎忘记了什么,我们给他找个原因,看是不是被人给删除掉了。”

  “被人删除?”谭阳华本来想笑的,但是一看到汤吉祥那严肃的脸,又笑不出来,只好用小学生问老师的那种语气问道,“怎么删除?用360杀毒软件?”

  “我们先不讨论这些,我们先说说你的事情吧,把你在地宫里发生的一切,详细的说说给我们听。”汤吉祥说着朝他的助手做了一个手势,助手连忙把录音笔给打开。

  谭阳华似乎这才找到了知音,找到了一个愿意听,也愿意相信他的人,于是他把地宫里发生的一切,包括他看到肖芳的灵魂飘出身体,看到那两个穿着跟黑白无常差不多的人,还有自己突然冒出鼻血击中肖芳灵魂的事情,通通的说了一遍。

  “根据你所说的,至少有三个地方我们是无法解释的。”汤吉祥在谭阳华的身边坐了下来,娓娓道来,“第一,关于场景,根据你所说,你当时带着肖芳离开了地宫,来到了一片森林洞口里,但是我们见到你的和肖芳的时候,并不是在所谓的森林洞口里,而就是在你爷爷房子下面的地宫里,第二,你说你看到了肖芳的灵魂飞出了她的身体,然后你的鼻子喷出了鲜血,击中了肖芳的灵魂,使肖芳的灵魂重新回到了她的身体,从唯物主义的角度来说,这是说不过去的,但是我们不否认你说的真实性。第三点,也就是刚才我们已经讨论过的问题,那就是关于肖芳的记忆,我们在给肖芳做治疗的时候,她的脑电波显示,存在一定的空白,我们怀疑,这一段记忆,就是她灵魂出窍的那段时间。”

  谭阳华不语,因为他也是在弄不明白,在刚才跟肖芳的聊天中,肖芳似乎忘记了这个过程,似乎又能够想起来,因为她说她做了那么一个梦,可根据何甜甜的照片来看,自己根本就没有到过那么一个山洞,这到底是肖芳在做梦,还是自己在做梦呢?

  “好了,你可以出院了,这里是公费医疗,也不需要你去办出院手续的。”汤吉祥说着就准备离开了,“你收拾下东西回家吧,你有危险的时候我们会来找你的。”

  “你怎么知道我有危险?怎么来找我?”谭阳华抬头的时候,看到汤吉祥转身准备走出病房门,就在他转身的那瞬间,谭阳华看到汤吉祥的耳朵里塞着耳麦,一个医生,搞得跟公安一样,耳朵里还塞个耳麦干嘛呢?

  “我们有我们的办法的,你这次流鼻血,我们不是第一时间赶到了吗?”汤吉祥说这话的时候,人已经走出去了好远。

  “你们这些家伙,该不会在我身上装了跟踪器吧?”既然能出院了,谭阳华开始收拾东西,说是收拾,其实也没啥东西,唯一的东西就是何甜甜刚用来砸自己的那个盒子,拿起来一看,竟然真的就是他们前几天从奶奶的棺椁里拿出来的那个。

  这个盒子跟之前从爷爷墓道里拿出来的盒子一模一样,谭阳华仔细一看,之间有一面的拼图已经拼成,不用说肯定是何甜甜的杰作,谭阳华从图眼那地方一按,盒子的一面“啪”的一声打开了,奇怪的是,里面并没有金银财宝,也没有藏宝图,而又是一张发黄的纸张,谭阳华打开一看,竟然又是爷爷的笔迹:

10133 3552104 MjAxOS8wNC8xMy8jIyMxMDEzMw== http://m.clewx.com/book/201904/13/10133_35521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