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六十一章 神秘指环

书名:地宫血咒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长沙满哥 更新时间:2019-04-30 21:55:20

  谭阳华暗呼:我艹,带我来听诗歌朗诵会啊!眼睛却顿时明亮起来,因为湖泊旁边不知道什么时候来了一个老者,这老者年龄谭阳华猜不出来,不过估计至少有七八十岁,雪白的胡须飘然至胸部,但两目炯炯有神,满脸红光,显然是学武之人,手指上一个翡翠戒指异常醒目。

  谭阳华一惊,这枚戒指怎么这么眼熟呢,想了很久终于想起来了,自己从那个古墓里拿出来的指环,不就是这样的戒指吗?而且这枚戒指,最后还化成了一个光圈,还将肖芳带到了一个奇怪的地方,自己还看到了那两个穿着红色衣服的小孩子,还有那个据说是乌拉那拉氏守护者的壮汉,可这个指环,怎么会出现在这个老者身上呢?难道他也是乌拉那拉氏?还有那个壮汉,说自己是主公,到底是怎么回事呢,难道说自己真的是乌拉那拉氏的后代?可自己连乌拉那拉氏都念不好,第一次还把乌拉那拉氏念成了乌拉圭不拉屎,被自己族上的人知道了岂不会笑道大牙?

  还有,肖芳也是乌拉那拉氏,如果真的是这样,那肖芳就是自己的妹妹了,可自己的内心里,还是希望肖芳不要是自己的妹妹,因为自己还想跟肖芳之间,发生一点超过哥哥和妹妹感情以外的事情,譬如说,爱情。

  一想到爱情,谭阳华竟然不知羞耻的笑了出声来,你个王八羔子,孩子都满月了,你还在这里想着爱情,要爱情,你的也只能爱你的老婆何甜甜,可男人只见哪里会跟自己的老婆之间会有爱情呢,爱情都是留给其他女人的,跟自己的老婆之间,应该只有亲情才对,自己对何甜甜,到底是爱情,还是亲情呢?

  一想到何甜甜,谭阳华有感觉一阵钻心的耳朵疼,要是自己的这点小九九心思被何甜甜知道了的话,自己这对耳朵,还能不能保存得住,就还真的是个问题。

  谭阳华胡思乱想之际,只见老者已经摆好了太极的姿势,只见他一个漂亮的马子步,然后缓缓的抬起脚,切了一个七字形状,谭阳华仔细一看,竟然是太极八卦阵法,这老者到底什么来历呢?他到底要干什么?是想要教自己功夫吗?

  谭阳华定下身来,仔细看着老者的手法,只见老者双手平抬至胸前,深呼吸后一个马步,双手缓缓平伸,做的竟然是太极拳。谭阳华从小就对武术特别感兴趣,总喜欢到地摊上去买武术书,什么《九阴百骨爪》、《一阳指》、《飞天神掌》、《御女心经》,只要是关于武术方面的,谭阳华都买,特别是关于中华武术的,更让谭阳华爱不释手。尽管都是些从盗版书,里面错误百出,但谭阳华对此也津津乐道,居然也学到个一二来,所以他马上认出这老者走的是太极拳。

  可是老者很快又换了一种步伐,不得了,竟然是金庸独创的《九阴九阳》,就在此时,老者再次开口了:“你我相识,天定缘分;还魂一术,传授于你;祖师有令,只可为善,不得为恶;如有违背,筋脉逆流,七孔流血,干枯而死。弟子谭阳华,可曾记否?”

  谭阳华嘴巴一动,说出的竟然是:“弟子谭阳华,已经牢记!”随即被自己的声音吓了一跳,天啊,人家什么门派都没有清楚你就加入进去,要是人家是“法*轮*功”可怎么是好啊,进去容易出来可就难了啊。

  刚要改口,已经来不久了,只见老者缓缓的打出一套拳法来,没有规律,也没有章法可依循,让谭阳华看不出半点套路来。更要命的是,谭阳华的身体也跟随着老者的步伐慢慢的移动,似乎根本就不受谭阳华的思维所控制,老者一边打着这套拳法,嘴巴里的声音也跟随着缓缓而出:“还魂一术,天山神功,武林秘籍,本不外传,弟子谭阳华,破例入门,事出有由,佛祖体谅!”

  谭阳华的身体跟随着老者慢慢的飘动起来,老者突然换了一种姿势,席地而坐,左右手拇食指对扣,放至胸前,双眼紧闭,竟然是内功心法,老者嘴唇未动,声音却飘然而至:“阴之阳也,阳之阴也,阴阳相互,本为一体;阴,阳之魂也,阳,阴之魄也;阴阳互补,互补阴阳;阴之缺阳,行尸走肉;阳之缺阴,人之将寿,阴阳缺乏,魂飞魄散,还魂一术,遣动阴阳......”

  谭阳华学着老者,四指相扣平放胸前,紧闭着双眼,嘴唇也跟着老者缓缓呢喃,感觉自己整个人都飘忽了起来,却忽觉得胸口异常的难受,涨得要死,似乎有一股不知道来自哪里的气流如同一只被堵在屋子里的小兔子在胸口横冲直撞,谭阳华克制自己,努力使自己静下心来,在实在忍不住快要爆发的那一瞬间,那股气流似乎找到了一个通道,朝自己的手臂涌了过来,如同一条小蛇,迅速蹿过手臂的整条血管,然后聚集在右手的食指和拇指指尖,谭阳华猛的站了起来,没有发现可以发泄的物质,突然瞧见躺在木板上的王国光,突然冲了过去,食指猛的朝他的天灵盖上点去。

  就在那一瞬间,谭阳华体内的那股气流迅速穿透谭阳华的食指,在王国光的天灵盖处消失得无影无踪,谭阳华如同撒了一泡憋了很久的尿,发出酣畅淋漓呻*吟,又如同一只刚得到满足的母猫,根本就没有注意到此刻的王国光的身体轻轻的颤动了一下。

  谭阳华的手指离开王国光的天灵盖,此刻他的身体却如同新婚之夜的新郎,虚得要死,索狌躺在地上,却猛然感觉到自己的鼻腔一热,继而一个喷嚏,一股鲜血喷涌而出。

  就在谭阳华倒地的那一瞬间,谭阳华看到肖芳朝自己飞奔来过来,她的身后,有楚富奇,氢一,氦二,似乎他恍惚中,还看到了何甜甜,然后谭阳华脑袋一歪,又什么都不知道了。

10133 3559959 MjAxOS8wNC8xMy8jIyMxMDEzMw== http://m.clewx.com/book/201904/13/10133_355995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