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三十三章活在当下不好吗

书名:末世女主宰 上传会员:一念天堂 作者:漓漓隐 更新时间:2019-07-12 00:06:35

  叶秦懵了。

  “没,没啊。”

  方瑜狐疑的看着他,以前怎么没发现,这个人还是个大舌头?

  松灵直直的看着他,没说话,但那眼神显然是不信。

  叶秦却迅速镇定了下来,他看着松灵,有理有据的分析道:“我叫叶秦,末世前是江城的大学生,末世前我从来没来过这个地方,所以我觉得我们应该是没见过的。”

  松灵定定的看了他一会儿,片刻移开了目光。

  叶秦松了一口气,连忙道:“我们先离开这里吧。”

  “好,赶快走吧,免得那些人追上来了。”方瑜说。

  两人加上一个行动不便的伤号飞快的离开了这个地方。

  而在他们离开之后,那个井口陆陆续续又有很多人爬了上来,有的是戴着镣铐的奴隶,有的是管理人员,爬上来抓捕逃跑的奴隶的,还有一些,是被下面的变故败坏了兴致的大佬们。

  三人才刚跑出小镇没多远,身后突然传来一阵巨大的爆炸声。

  声音震耳欲聋,下一刻,三人还没来得及回头,便感觉到身后一阵热浪扑来,三人直接被掀飞了。

  吃了一地的泥土,好不容易爬起来,回头一看,远方火光冲天,小镇的中心地带已经被巨大的爆炸夷为平地,成了一片废墟。

  黑烟和火光在小镇上方盘桓,看着这一幕,三人皆是被震住的表情。

  松灵莫名的,就想到了当时龙王说的话。

  结果,他就真的说炸就炸了?

  饶是松灵这样的硬骨头,看见这一幕,也不得不表示钦佩,有的人,真的是刚。

  ……

  另一边,当爆炸发生的时候,君凌已经抱着安璃瞬移到不知多远了,他只隐隐约约听到了一声轰响,判断角斗场应该是已经炸翻了,他只是驻足回头看了一眼,然后便收回了目光,身形一闪,又消失在了原地。

  没过多长时间,君凌已经到了附近的城区,他轻车熟路的来到了市区中心一栋小别墅里。

  “咦?龙王?”

  一个女人突然出现在了别墅里面,女人穿着一声简单的棉麻套装,短发披散着,看上去很温和娴熟,看到抱着人匆匆走进来的君凌,女人有些惊讶。

  君凌走近几步,飞快道:“救她!月姐。”

  梁月愣了愣,低头看过去,躺在他怀里的少女面色苍白,满身是血,几乎将君凌的衣服都染红了,最重的伤是腹部,似乎做了急救处理,勉强阻止了情况的进一步恶化,但是她整个人看上去,仍然是随时都有可能出意外的样子。

  “快!抱进来。”这个节骨眼,梁月没有多问,而是飞快的反应过来,把人往屋子里引。

  君凌抿着唇,也不说废话,三两步抱着人到了一个房间。

  房里一应摆设,全都是照着手术室的标准来的,在他把安璃放在手术床上的时候,梁月已经换好了衣服走了进来,在他身后,还跟着一个同样穿着手术服的年轻男人,他带着口罩,只露出一双狭长的眼睛、

  “这是我徒弟叶青羽,这场手术来给我当助理,你先出去吧,这里就交给我了。”

  梁月对他说。

  君凌点了点头,出去了,听话的在房间外面等着。

  房间门关闭,君凌站在门口,他靠在墙上,眼睛就一直盯着不远处的地砖看着。

  这一站就是好几个小时,期间,君凌始终就是这么站着,除了偶尔换一换姿势,几乎没有挪过步子。

  过了不知多久,房门从里面打开了。

  梁月从里面走了出来,她扯下了口罩,头发都被汗水打湿了黏在脸上,看上去有些疲惫。

  君凌连忙迎了上去,声音有些沙哑,“月姐,她……没事吧?”

  君凌虽然看上去并没有特别担心的表情外露,可梁月了解他,他眼下这幅模样,分明是……紧张了?

  这可真是稀奇,梁月想。

  她笑了笑,“没事,已经过了危险期了,没有生命危险,但是她受伤太重,得好好养伤。这段日子就先在我这儿住着吧,方便她养伤。”

  君凌点点头,没有推脱,他也明白,现在这个末世,基本上只有各大基地里才会有医护系统,而且还不一定很完善,安璃这个情况,可能去哪里都不合适,留在这里反而更利于她养伤。

  他看着梁月,郑重道:“谢了。”

  梁月笑了笑,没在说别的,转身朝自己的房间走去了,经过几个小时高强度的手术,主治医生本人也消耗了大量的精力,现在也是累得很,急需要休息。

  善后的是她那个有着一双桃花眼的徒弟。

  他将安璃从病房里转移了出来,转到了另外一个房间里。期间,君凌就亦步亦趋的跟着。

  叶青羽将安璃安顿好后,回头看了一眼他,那双桃花眼中尽是笑意,“你这么紧张,难道怕我吃了她?”

  君凌:“……”

  “放心吧,没事。”说着,叶青羽打了个哈欠,“我累了,也去休息了,换药的事情就交给你了。”

  顿了顿,他又道:“换药,会吗?”

  “会!”君凌点点头,又说了句:“多谢。”

  叶青羽笑了笑,面不改色的承下了这句谢谢,转头离开了房间。

  君凌坐到了床边,静静的看着躺在床上的人。

  安璃身上的血污已经被擦干净,露出了她白白净净的小脸。

  她的脸本就巴掌大,此刻紧闭着眼睛,脸色又因为失血过多而显得非常的苍白,看上去十分的楚楚可怜,像一朵弱不禁风,不堪一折的白玫瑰花。

  可是君凌知道,当那双眼睛睁开的时候,这种楚楚可怜的气质就会立刻消失殆尽,取而代之的将是内里透着坚韧的温和。

  她才不是什么羸弱的小白花,就算是花,也是霸王花。

  可他,偏偏不爱楚楚可怜的小白花,却对一株霸王花情有独钟。

  并泥足深陷。

  君凌看着她,目光几乎没办法从她脸上离开。

  ……

  安璃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一张满是消毒水味儿的病床上,头顶是洁白的天花板。

  甫一醒过来,她便感觉浑身上下,每一个地方都在疼,特别是腹部,那种利刃入体的感觉仍然让她心有余悸。

  不过……这是什么地方?她为什么会在这里?

  当时那种情况,便算是苏琴赢了,她都昏了,苏琴只要再补上一刀,然后转头把松灵也带走,这不是才是意料中的发展?

  难道她被人救了?

  就在滴溜溜的转着眼珠胡思乱想的时候,房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了。

  走进来一个穿着黑色风衣的年轻男人,男人看上去大概二十五六的样子,有着一双狭长的多情的桃花眼,这双眼睛随便朝人看上一眼,流转的都是风情。

  “醒了?”男人走了过来,他不光眼睛长成了桃花眼,声音也温润亲和,尾音上挑,自带几分风流韵味。

  “你是……?”安璃撑着身体准备坐起来,却被走过来的男人身后按了下去。

  “别动,你身体还没好,好好躺着吧。”叶青羽说道。

  明明是很正常的话,从他嘴里说出来,却偏偏像是说情话一般,勾人得很,安璃有些不适应,顺势躺了下去。

  “我叫叶青羽,我师父叫梁月,是她救了你。”男人坐到了床边,开始给她检查身体。

  “额……”安璃有些疑惑,但还是先道了谢,然后才反问道:“你们救了我?”

  “算是吧。”叶青羽点点头,“把你从鬼门关拉回来的是我师父,但是把你送到这里来的……就另有其人了。”

  说到这里,叶青羽突然冲着安璃眨了眨眼睛。

  安璃:“……”突然有了某个猜测。

  “……君凌?”她不太确定道。

  “ingo。”叶青羽打了个响指,“猜对了。”

  安璃立刻问:“他人呢?”

  “躲着了。”叶青羽说。

  安璃:“……”刚刚醒来,安璃还有点虚,她有些无语,不太想说话。

  “要我去叫他吗?我估计他就在附近吧,你醒之前,他都还在这儿,守了你两天两夜呢。”

  安璃:“……”他怕是有毒。

  “劳烦了。”她说。

  叶青羽便出去了。

  而另一边,在客厅之中,君凌正和梁月相对而坐。

  梁月已经休息好了,重新把自己打理的干净体面,她给自己和君凌各倒了杯茶,然后自己先抿了一口,才小声问道:“喜欢那个姑娘?”

  察觉到她语气中的揶揄,君凌有些不自然,他偏了偏头,“……没有。”他说。

  “别不承认啊,我都看出来了。”

  君凌于是不说话了。

  梁月看他的样子,又打趣了几句,见他始终心事重重的样子,才收起了打趣的心态,认真问道:“是有什么顾虑吗?”

  君凌沉默半晌,才道:“没办法给她未来。”因为他的未来,注定不会是任何人想要看到的未来。

  “原来是考虑以后啊。”梁月点点头,表示自己清楚了。

  过了一会儿,她又反问道:“可是你想那么多干什么呢?活在当下不好吗?”

  君凌:“……”

10146 3587298 MjAxOS8wNC8xNy8jIyMxMDE0Ng== http://m.clewx.com/book/201904/17/10146_35872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