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家教

书名:我是校霸他亲妈 上传会员:绝密style 作者:墨西柯 更新时间:2019-05-16 11:26:55

  在其他学生已经放学吃晚饭的时间, 柴美涔、周睿跟杨乘们几个罪魁祸首在办公室门口站一排罚站。
张爸爸还办公室里咆哮,说不会善罢甘休。
教导主任则是在和稀泥:“您跟小孩子计较什么呢?”

  周睿凑到柴美涔身边小声说:“以前我听到这句话特别来气,这次难得觉得这句话挺有意思的。”
柴美涔活动了一下脖子, 叹气:“我的心好累, 身体也累。”
“咋了?”
“我明明是来监督问题学生的, 怎么我就成了问题学生站在这里呢?”

  周睿想起柴美涔一桩桩一件件的真香事件, 忍不住笑, 小声说:“晚上带你游戏。”
“行吧,这次不许跟我吼!”
“好好好。”谁吼得过你啊!
“得带着我玩。”
“行行行。”不带你你掐人啊!

  等张爸爸离开了,张濡丞才从办公室里走出来,扫了一眼罚站的这些人。
周睿小声叫他:“G!晚上带我们游戏。”
游戏设备刚被砸,张濡丞真没有兴趣再游戏了, 无精打采地回答:“不想玩。”
“电脑我给你买!”柴美涔大手一挥。

  杨沉⒓次剩骸懊澜, 您还缺儿子吗?我从小就家里苦。”
“也行。”柴美涔再次大手一挥。
“行个屁行, 你给我滚蛋!别妄想跟我同辈, 你是美姐的孙子。”
“奶奶。”杨沉⒓锤目凇

  柴美涔笑得跟个小傻子似的,结果教导主任在这个时候出来了,继续批评他们:“还笑呢,你们还挺开心的!每次都是你们!我都眼熟你们了。
尤其是你柴美涔,学习挺好的, 就该去国际1班,你跟他们胡混什么啊?
你千万别早恋了, 这个年纪的小男生都不靠谱!尤其你身边的那个!”
柴美涔立即不笑了,低着头挨骂。

  对, 她也觉得她儿子不太靠谱,真有小姑娘喜欢周睿她都想劝,早恋都别找周睿这样的。
整天就知道惹人生气。

  张濡丞走了两步又回头看向他们,原本心情很糟糕,居然神奇的好了许多。
他原本不知道朋友是什么概念,到底怎么才算是朋友。
现在他突然懂了,周睿这样的吧,平时看起来挺讨人厌的,总是二二的,关键时候也就只有这个讨厌鬼惦记着你。
*

  周末回到家里,周睿坐在自己房间的床上,观察自己腿毛的生长状况,柴美涔就大马金刀地走了进来,进来照着他的后背就拍了一巴掌。
周睿被拍得莫名其妙的。
他干什么了就拍他?

  “怎么了!”周睿忍不住扯着嗓子问。
“我又开始大把掉头发了!”柴美涔气得不轻,回吼了一句。
“这关我什么事啊?!”
“还不是你气的?”柴美涔说完扭头出了周睿的房间,留下周睿一个人一脸的莫名其妙。

  周睿委屈巴巴地坐在床上抱着腿,刚想拿起手机跟侯冉昔告状,柴美涔又进来了。
这次动静更大,门被推开撞在门挡上,发出一声巨响。
他吓得手机掉在了床上,下意识地躲开,委屈得眼角都朝下了:“又怎么了?!”

  柴美涔扯起自己的衣角,给周睿看自己的小肚子。周睿立即来气了:“真有小肚子了也是你自己吃的,不是我气的!”
“不是,我剖腹产的刀疤没有了!”

  周睿仔细看了看,立即惊呼了一声:“我告诉你啊,建国以后可不许成精!”
柴美涔扶着墙努力回想:“是不是我又年轻了?我回十五岁了?可是头发咋还掉了一把呢?”
“样子没变啊。”“那是怎么回事呢?”

  “你之前不是跟衣千歌摊牌谈清楚了吗,说不定心结解开了,你的刀疤也不见了。你也真是神奇,还随时变的?”周睿忍不住问。
柴美涔微微蹙眉,觉得有点意思。
她之前养成习惯了,懒得看自己的身体跟照镜子,所以没注意到。刚才洗澡看到掉了一把头发,跑去照镜子看看自己胖没胖,这才发现刀疤不见了。

  “今天张濡丞过来给你补课,你把你房间收拾、收拾,挺大一个小伙子了,房间乱成这样,你自己看看还有能下脚的地方吗?成天就把脸收拾得溜光水滑的,结果房间里跟个猪窝似的。”柴美涔看着周睿的房间忍不住嘟囔。
“我刚回来,我能发挥点什么啊?我就在椅子上搭了件衣服,哪乱了?”周睿看了看自己的房间,觉得自己特别无辜。

  “你就是眼里没有活!你看看你桌面上,就不能归拢、归拢?笔就放笔筒里,你笔筒是干什么用的?啊?”柴美涔说的同时,已经开始动手给周睿收拾了,“还有你自己看看你垃圾桶,都满了,才回来一天就满了,你是不是昨天晚上又制造卫生纸了?”
“我没有!”周睿直接吼了出来,有恼羞成怒的征兆,接着起身推着柴美涔出去:“你出去吧,我不用你收拾!”

  柴美涔出去后不久,侯冉昔就接了张濡丞来家里了。
张濡丞最近都在住校,没有回家,柴美涔就让侯冉昔开车去接张濡丞。
张濡丞跟侯冉昔两个人全程就只打了个招呼,之后就不怎么聊天了。

  侯冉昔全程在想:周睿的男朋友?还挺帅的。
张濡丞全程在想:柴美涔的男朋友?还挺帅的。

  到了家里之后,柴美涔正在往外拿饼干:“吃不吃饼干?我亲手做的。”
张濡丞很少到别人家里做客,这些年里还是第一次来同学家,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做,觉得盛情难却就伸手接了一碟过来,点了点头:“哦,好,谢谢。”

  周睿在这个时候从房间里冲出来,穿着一个大裤衩子给张濡丞看自己的腿:“你看看!腿毛还没长出来呢!性感美貌周小睿你怎么赔?!”
张濡丞吃着饼干,盯着周睿的小腿看,总觉得嘴里的饼干不是味道。
柴美涔没搭理俩孩子,走过去给侯冉昔递饼干,侯冉昔吃了两块点了点头:“这次进步了。”
“上次是第一次做,没掌握好。”

  张濡丞坐在沙发上打量房子,看起来真不像什么太富裕的家庭,普普通通的房子,简单的两室一厅。
家里的家具也没有多考究,还有点混搭,看得出来家里的主人审美有点异类。
还没有他自己家里豪华的样子。

  张濡丞小声跟周睿说:“我还以为你家里会是暴发户的感觉。”
周睿一听就笑了,坐在他旁边吃饼干,指了指地面:“这一栋楼除了最顶上的两层,其余都是我家的。当时我妈着急生孩子,没怎么仔细装修怕有甲醛,等我两岁才住进来,之后也懒得改了。”
“……”好吧,还是你家里牛逼。

  “妈,我要喝果汁!”周睿突然喊了一嗓子。
柴美涔直接从厨房里冲了出来:“瞎叫什么呢?”
“他都知道了。”周睿指着张濡丞说。

  柴美涔想起自己在棚顶说的话来,自我感觉是她说漏嘴了,于是问:“是不是我说漏嘴了?”
“对啊,你也太不小心了。”周睿吃着饼干点了点头。
张濡丞瞥了周睿一眼,眼神里充满了不屑,却什么也没说。

  柴美涔掐着腰叹气:“上次骂人的时候没留神,一回头就看到李肖楠在附近呢,估计他也知道了。”
“唉,你啊,就这么暴露了。”周睿觉得,李肖楠知道绝对不是自己的问题。
“你说能不能把孩子吓到?”
“何止吓到?简直吓哭了好吗?估计他得缓缓,这星期都没来上课。”周睿毫不在乎。

  这两个人嘴巴都严,周睿并不担心他们说出去什么。
张濡丞就看着周睿甩锅,真佩服周睿的勇气。

  “这不是耽误学习了吗?”柴美涔继续嘟囔。
“他耽误不耽误没什么区别,放心吧。”周睿回答得理所当然。
侯冉昔则是揉了揉柴美涔的头:“他知道真相了,还能理解一些事情,也不错。”

  柴美涔点了点头,又进厨房去榨果汁了。
侯冉昔脱掉了外套跟着进去帮忙。

  “她是一直长得这么小吗?”张濡丞就算淡定,也觉得柴美涔这个样子很神奇,内心之中充满了好奇。
周睿指了指墙壁上的相片:“看到那个笑容和蔼的胖子了吗?”
张濡丞点了点头。
“她之前是那个模样,结果突然就变年轻了,研究所都说是罕见病例,正在研究呢,抽了我妈好几罐血,各种做化验,到现在都没有什么研究成果呢。”

  张濡丞愣愣地看着相片,根本想象不出这个中年女人跟柴美涔是一个人。
这么好的底子,得多努力才能把自己作践成那个样子?

  这个时候周睿小声说:“就相片上那个样子的时候,我侯叔叔还喜欢得不行呢。”
“是真爱了。”张濡丞都忍不住感叹。
“对,十几年风风雨雨,始终不离不弃,不然我能轻易承认一个爹?”周睿又吃了一块饼干,“我妈手艺见长。”

  柴美涔做完果汁后,直接端着进了周睿的房间:“你们俩先学习吧,我等会出去买菜去。”
“行。”周睿点头答应,人却没动。
柴美涔没一会把周睿房间里的书桌都收拾好了,走出来催周睿:“去!”

  周睿这才走进去,在书桌前坐下了,柴美涔立即指挥侯冉昔:“给我按住他!”
周睿还没反应过来,侯冉昔就过来按住了周睿的肩膀,紧接着柴美涔就拿出了一个锁来,绕着周睿的腿两圈后,把周睿的腿锁在书桌腿上了。

  他的书桌设计正好有一处桌腿,下面有一个栏杆挡着,上面有桌面挡着。
周睿试着抽出来,结果柴美涔缠的那个紧,动弹的余地都没有。
这种锁一般用来锁摩托车,挺粗的铁链子锁,想挣脱开还真有点费劲。

  柴美涔将钥匙给了张濡丞:“钥匙你拿着,等他要去厕所,憋不住了再给他打开,不然他坐不住。”
张濡丞看着手心里的钥匙直乐,揣进了口袋里:“好。”
“我跟你们侯叔叔去买菜了,你们俩认真学习啊!”
“好。”张濡丞再次乖巧地答应了。

  等两个家长离开了,周睿立即对张濡丞说:“给我打开。”
“不行,我这次是收费的,没想到我也有当家教的一天,世风日下啊……”张濡丞说着打开自己的包,拿出书来。
“我是你金|主!”
“你是我赚钱的工具。”

  “小老弟,你最近有点嚣张啊!”周睿忍不住伸手捏张濡丞的脖颈,小细脖子一使劲就能拧断似的。
“我考试的时候用笔,笔就是我考试的工具,但是我需要对我的笔客客气气的吗?”
周睿气得够呛,趴在桌上不起来。

  张濡丞也不着急,他看着自己的教科书,有点不知道该怎么教。抬手挠了挠自己的脸颊,又看了看周睿,他试探性地问:“九九乘法表你会吗?”
“你当我是白痴了吗?!”周睿立即起身跟他吼。
张濡丞居然真的松了一口气。

  张濡丞打开了高一的课本:“来,我从第一节课开始。”
“不学。”周睿扭头不看课本。
张濡丞伸手捏着周睿的下巴,强迫他扭过头来,接着摊开课本开始讲。

  讲了一遍后,张濡丞问他:“懂了吗?”
“没懂。”
张濡丞又讲了一遍后问:“懂了吗?”
“没懂。”
张濡丞看着课本,再看看周睿,认认真真地问:“你是傻逼吗?”

  刚巧这个时候柴美涔跟侯冉昔回来了,周睿立即对门口吼:“妈,这个家庭教师人身攻击!”
柴美涔站在房间门口说:“你看看咱家屋子里这四个人,你简直就是智商盆地,人身攻击你怎么了?”
周睿:“……”
张濡丞:“噗――”

  张濡丞又开始讲题,周睿拄着下巴努力去听。
没一会柴美涔就端着一盘水果进来了:“来来来,吃水果。”
“哦,谢谢……阿姨。”张濡丞道谢,这声阿姨叫得颇为艰难。

  又过了一会,柴美涔又拎着一个袋子问张濡丞:“你们吃冰淇淋不?”
张濡丞摇了摇头:“不了,谢谢。”
一道题没讲完,柴美涔又来了:“我还买了点爆米花。”
张濡丞这次就没那么客气了:“不吃,出去,把门关上。”
“好嘞。”柴美涔立即退了出去。

  门被关上后,张濡丞讲完题回头,就看到门口的缝隙似乎有影子在动。
他看了一会,没说话。
周睿跟着去看,小声跟他说:“你根本无法想象,我妈此时在以什么诡异的造型在听墙角。”
张濡丞:“……”

  原来别人家的家长是这样的?

  *

  侯冉昔坐在沙发上吃樱桃,看着柴美涔造型诡异地扒在门上,努力去听周睿房间里的动静。
他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小声说道:“你这样不太好。”
柴美涔立即放弃了,坐在了沙发上问侯冉昔:“你说,让他的同学给他补课,他能听进去不?”
“应该能听一些。”不过能不能记住就不确定了。

  柴美涔忍不住叹气:“我真的是急死了,他什么时候能学习好呢?”
“会好的,周睿是一个非常聪明的孩子。”
“你啊可真是看自己家孩子什么都好,看周睿都能说出聪明来。”
“他确实很聪明。”侯冉昔笑着回答,还喂给柴美涔一个樱桃。

  柴美涔突然想起一件事情来,站起身来扯起衣角给侯冉昔看:“我的疤痕没有了。”
侯冉昔也是一惊,凑过去看,还用手碰了碰说道:“还真的没了,挺好的。”
“周睿说是我是心结没有了,所以这里的痕迹也没有了。”
侯冉昔跟着点头:“嗯嗯,那真的是太好了。”

  柴美涔凑过去骑坐在他的腿上,双手搭在他的肩膀上,凑到他的耳边小声说:“我好像所有的一切都变回原来的样子了呢!”
“嗯。”
“所以,我说不定还是个雏呢,所以侯叔叔你到时候要轻一点啊。”

  侯冉昔原来没想这些,然而柴美涔说完,耳朵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
他清咳了一声,回头看向门口,确定没有人才放下心来。
“好,我们小姐姐也要快点长大啊。”他轻声回答。

10149 3566390 MjAxOS8wNC8xNy8jIyMxMDE0OQ== http://m.clewx.com/book/201904/17/10149_356639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