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069章 只是一个名字

书名:天芳 上传会员:一念天堂 作者:云芨 更新时间:2019-06-12 22:49:02

  没过多久,无涯海阁遭了海盗。

  那天夜里,她从睡梦中惊醒,发现书院已经被包围了。

  她跟着祖父抵御海盗。

  然而力所不及,祖父中箭身亡,而她跌入海中。

  再醒来,时光已经流逝了三年。

  ……

  想到刚才锦瑟的样子,池韫一阵反胃,捂着嘴干呕了两声。

  楼晏默默地掏出手帕递过去。

  她摆摆手,转身靠在树干上。

  见她脸色难看,楼晏低声说:“她就算装得再像,也不是那个人。”

  得知“玉重华”入宫为妃的时候,他也愤怒过。

  她都已经死了,为什么不能清清白白地随风而逝?

  非要玷污这个名字吗?

  后来他想开了。

  重要的不是名字,而是人。

  就比如,她现在出现了,哪怕有着完全不同的相貌,和一点也不相干的身份,他还是认出了相同的灵魂。

  而那位玉妃娘娘,哪怕画着一样的妆容,摆出同样的姿态,还是让他觉得无比陌生。

  玉重华,不过是个名字。

  谁都可以叫,但只有一个她。

  池韫摇了摇头,不欲多说:“我想先回去休息。”

  楼晏没再多说,只点点头:“走吧。”

  这或许是逼迫她承认身份的最佳时机,但他觉得并不必要。

  关于池大小姐的事,他已经在这段时间里查清了。

  想来便是撞柱的时候,换了魂魄。

  人间流年,过去了三个寒暑,可于她而言,不过是闭眼睁眼。

  在完全陌生的身体里醒过来,她还需要时间适应,就乍然得知这些变化。

  即将订亲的未婚夫死了,曾经对她施以强迫的人成了皇帝,而亲如姐妹的人竟封了皇妃。

  那本该是比他更值得信任的人。

  此时她必然心情激荡,无法平静。

  何况,她承不承认,又有什么要紧?

  他知道是,那就行了。

  两人默不作声,一路再没说话。

  回到住处,池韫回身施礼:“多谢。”

  楼晏看着她往里走,单薄的身躯仿佛一阵风就会吹走。

  他心中一动,叫住她:“等等。”

  池韫回过身。

  一只竹哨迎面掷来。

  她顺手接过,抬头听他说:“如果有需要,就吹响它,我的人会马上赶到。”

  池韫懵懵地看着他:“随便哪里,都听得到吗?”

  楼晏嘴角一扬,露出个很浅的笑:“整个京城,只要不是太偏的地方。”

  “……好。”

  池韫回屋,透过窗户看到他转身离开,手里的竹哨莫名有些烫手。

  果然,他跟北襄翻脸这事,另有隐情。

  是不是北襄王府在京城的眼线,都在他手上?

  那么他千里入京,为的就是……

  ……

  池韫恹恹地在榻上倚了一会儿,丫头们回来了。

  看到她脱在廊下的鞋,絮儿大喜,叫道:“小姐已经回来了!小姐,小姐!”

  三个丫头奔进来,看到她好端端地躺着,放下心中大石。

  和露道:“小姐,你回来也不跟我们说一声,可把我们吓着了。”

  “是啊!”絮儿说,“刚才您叫奴婢去斋堂,结果被人绊住了。好不容易脱了身,回凉亭又找不到您,可把奴婢急坏了。”

  池韫撑起身,一边在丫鬟们的服侍下洗漱换衣,一边打起精神说话。

  “你们没听说华玉的事吗?”

  “华玉仙姑?怎么了?”

  “说起来,好像发生了什么事,不过我们急着找小姐,没来得及打听。”

  池韫抿嘴一笑,不知道该说她们忠心,还是缺心眼。

  凉亭发生的事,虽然有临昌伯和曹将军一起封口,可华玉突然被重罚,哪会一点口风都没漏出来?

  正说着,青玉涵玉回来了。

  “大师姐!”涵玉迫不及待跑到这里来,喜气洋洋地宣布,“听说了吗?华玉被逐出师门啦!”

  池韫反应平淡,倒是三个丫头呆住了。

  青玉跟在后面进来,笑吟吟道:“你傻了吗?师姐特意叫我们俩散播消息,引曹公子去凉亭,定是运筹帷幄,哪会不知道华玉倒霉了?”

  涵玉懊恼地拍自己的头:“对哦,我真是傻了。”

  她十分狗腿地倒了茶来,递到池韫面前,讨好地问:“大师姐,这到底怎么回事,你跟我说说呗!”

  池韫笑了起来,反问:“你们都听说什么了?先讲给我听听。”

  涵玉道:“我们就听说,有两位公子在观里出事了,然后华玉被押去了戒律堂。大家都说,华玉惹到了不该惹的人,住持为了平息贵人的怒火,只能将华玉逐出师门……”

  絮儿一边听,一边心惊胆战,尤其讲到两位公子滚成一团,被大家看到的时候,她一把抓了池韫的袖子,问道:“华玉要暗算的是小姐,对不对?当时故意支走我,又不让我回来,便是要让小姐落单!小姐,你明明知道的,为什么还顺着她行事呢?”

  和露也道:“是啊!就算您心里有数,这也太冒险了。万一出了差错,可怎么办?”

  连胆子最大的倚云也帮腔:“小姐怎么不跟我们说呢?就算要将计就计,骗她上钩,也不能让小姐亲身犯险啊!不然要我们做什么?”

  三个丫头齐齐指责,倒让池韫笑了起来。

  她从善如流:“好,下次再有这样的事,就叫你们来。”

  涵玉终于弄清楚了,越想越是佩服:“原来是这么回事。师姐你可太厉害了!我们被她欺负了这么多年,一点办法也没有,你一来就把华玉赶走了。哈哈哈,想想就开心!看以后谁还敢欺负我们。”

  青玉警示:“涵玉!华玉是咎由自取,你可别觉得,以后谁稍有冒犯,就想法子赶走,那便是走了华玉的老路。”

  “知道啦,我是那种人吗?”涵玉笑嘻嘻,一手一个揽着,“就算我想错了,不是还有两位师姐吗?”

  大家都很开心,决定庆祝一下。

  和露和青玉厨艺都不错,便下厨做一顿丰富的。

  池韫也打起精神去帮忙,不过她的帮忙只动口而已。

  说没两句,众人嫌她外行,就被赶出来了。

  她靠在廊下笑,一派云淡风轻,好像白天的事已经过去了。

  然而,到了入夜,该安歇的时分,她却穿戴整齐。

  絮儿提着灯笼,因寒风打了个哆嗦,问:“小姐,我们去哪里?”

  池韫脚步不停:“司芳殿。”

10161 3577092 MjAxOS8wNC8yMC8jIyMxMDE2MQ== http://m.clewx.com/book/201904/20/10161_357709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