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开文

书名:角色扮演是有灵魂的!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退戈 更新时间:2019-05-09 00:14:30

  
  邱季深写完今天的报告,疲惫地伸了个懒腰。
  时间已经不早了,可是因为过了生物钟,丝毫没有困意。

  她在椅子上呆坐了片刻,关掉软件,准备看一眼新出的电视剧。熟练地输入网址,随着回车键按下,同时跳出来一个弹窗。
  邱季深不胜其烦,以为又是个贪玩蓝月,或者带色的数字禁游戏,径直将鼠标移动到右上角。
  按下前多瞥了一眼,发现这次的弹窗广告质量不一般。

  画面精致,背景绘图更是真实,人物动作也很流畅,显然不是普通的页游能做得到的技术。现在的大型端游估计也就这个水平。
  这么震惊之下,她的手就暂时停住了。

  界面中一位男子缓缓走近,脚步虚浮,面色酡红,看起来应该是喝醉了。坚持了一段,然后无力倒在一棵树下。

  同时游戏的设定框跳了出来。

  【你是一名女扮男装、冒名顶替的朝廷官员。你顶替的身份,有一位定亲的表妹,在京城有诸多爱慕者。最近你的身份被其中一个“情敌”怀疑,对方正在秘密调查你。这天,他喝醉了酒,倒在你的门前,你决定——
  【A:强bao他!
  【B:放置play
  【C:搜身
  【D:扒了他的衣服丢到街上。】

  基本上这种页游里的第一个选项,都会给一个没有危险性的问题,以免玩家还没开始就直接扑街。
  这个游戏为了吸人眼球,特意搞了三个不伦不类的选项,但傻子看看也知道,想玩下去的人只能选C。
  邱季深又没那么闲得蛋疼。

  她在A和D的选项之间犹豫了一会儿,觉得B也挺诱人。实在是没想到这款游戏竟然可以这么劲爆,跟她以往见过的那种挂羊头卖狗肉的完全不一样。
  走寻常路简直是对不起游戏设计者。

  邱季深鼠标一滑,点在了A上面,选完后就关掉了页面,因为她觉得这个选项下是绝对不可能打通关的。

  结果就在关掉画面的那一瞬,她眼前忽然发黑,世界天旋地转地一阵摇晃,大脑因为眩晕出现片刻的空白。再睁开眼,世界变了。

  这里是户外,还能听见草丛中昆虫的叫声。
  邱季深低头。
  她正站在一个古风的街道上,头顶一片枝叶,遮住了夜里的月光。而她手中现提着一盏纸灯,盈盈照亮了她前方的场景——一个因为过度酗酒而醉倒在地白衣美男。
  如此熟悉的场景跟人物,几乎没有丝毫的差异。
  夜风忽然吹来,冷得她打了个激灵。手中的灯笼也晃了一下,微弱的烛光忽得暗去,又顽强地窜起。

  这画面一点都不唯美,或者说非常恐怖。
  邱季深下意识地转身想跑。

  这时脑海中传来响亮而清楚的提示音:
  【角色扮演是有灵魂的!请为了通关而努力吧!】
  【请严格按照选项规定的动作进行扮演,否则会被系统强制接管。】
  【注:本游戏无存档功能!死亡视为游戏失败!】

  【你是一名女扮男装、冒名顶替的朝廷官员。你顶替的身份,有一位定亲的表妹,在京城有诸多爱慕者。最近你的身份被其中一个“情敌”怀疑,对方正在秘密调查你。这天,他喝醉了酒,倒在你的门前,你决定——
  【A:强bao他!
  【B:放置play
  【C:搜身
  【D:扒了他的衣服丢到街上。】

  邱季深心中大骇,连忙去点C。然而除了A,其余所有选项都是黑的。
  随后A选项闪了闪,表示已被选定。

  邱季深心中一万句脏话飚过,最后只浓缩成问候对方母亲的那两个字。

  只因为在人群之中多看了网页一眼,就被直接送了过来,这年头不出门都这么危险了吗?

  邱季深在心里问道:
  【失败了会怎么样?你系统托管以后我会怎么样?拜托我只是手贱点了一下而已,你就不能再给我一个机会吗?】

  那声音没有回答,只是开始了冷酷的倒计时。
  【10……9……】

  邱季深全身从头凉到尾,疯狂摇头:【不行,这是会被禁的!脖子以下你懂吗?严打的时候连眼睛以下都不可以!你这自己都是个屏蔽词你心里没点数吗?光天化日——】

  【7……6……】

  邱季深又讨好商量道:
  【太孟浪了,对待美人,我们应该要温柔一点。而且这选项一看就是不能选,为什么要在找死的路上那么执着?我可以改过自新,做个好人。也希望你好好想想!】

  【5……4……】

  信息提示的边框开始变红,她脑海中出现一排血淋淋的字,在黑夜中显得特别阴森恐怖。
  哇靠!

  【你是要我下半辈子都在监狱里完成你这个游戏吗?!】
  邱季深没忍住叫出声来:“你要是真想让我死的话,干脆说就好了,干嘛玩这样的把戏?你又不会听我说个‘不’字!”

  【3——滴——2——】

  邱季深吓得脸色苍白,不敢真硬扛,连忙跑回去,将那男人扶了起来,然后用力抱住。

  【我抱了!我抱了行吧?你也没说是哪个抱啊!就这样!】

  头顶树叶被风吹得一阵抖动,落了一片到她的脖子上,微微发痒。
  秋季生睁开眼,又等了一会儿,提示都没有再响起。

  邱季深沉沉呼气,虚脱地垂下头,对上一双半睁着的眼睛。这才发现怀里的人已经清醒了。
  那双眼睛里闪过困惑和惊讶,反倒看不出多少醉意的表现。
  不会是被吓得酒醒了吧?

  “我去!”
  邱季深匆忙将人推开,结果过于用力,又一屁股坐到地上。

  白衣服的男人也半坐起来,目光中带着错愕,若有所思地看着她。
  昏黄的烛火在二人中间跃动,对方轻微皱动的眉毛在阴影投射下变得异常清楚。
  两人诡异对视,保持一片死寂。

  “你……”

  邱季深被他的声音震醒,反应过来,脑子阵阵发热,只想落荒而逃。
  她转过身,见只有眼前一处宅院,门是半合着的,想也不想就冲了过去。
  结果古式的宅邸都是有门槛的,她一时又忘了提灯,没有看清。着急离开中,一脚用力地踢了上去。
  这下好了,摔了个结结实实的平沙落雁。手和脸似乎都被蹭破了。

  “靠!”
  邱季深大骂了一句,不顾全身上下刀磨似的疼痛,挣扎着爬起来关门。

  直到门缝合上,外面那男人还是呆呆地坐着,目不转睛地望着她的方向。

  当视线被阻隔,邱季深才有重新可以呼吸的轻松感。

  “太猥琐了。”
  邱季深靠着门板缓神,抬起自己的手。
  伤口火辣辣得刺痛,应该还进了沙子。得赶紧用水冲洗一下,这种细小的沙口,混着沙子结痂了才是要命。

  她站起来,往前走了两步。不敢去听外面的动静。
  眼前是一个院子,借着淡银色的月光,能看见前方通往不同方向的小径。

  邱季深:“我是在哪儿?”

  【补充设定:家庭地图】

  邱季深脑海中凭空出现一段记忆,无数图片流水般闪过,指引着她往前走动。

  ·

  邱季深原身住的地方,在一处偏僻的侧院。
  她身边没有贴身的小厮或丫鬟,住的地方也不大有人去。一路顺利跑到房间门口,直接推开虚掩的木门。
  屋内没有点灯,因为已经是初夏,天气闷热,窗户也是大开着的。

  她身心俱疲,提过摆在桌上的白水,倾斜过壶口,粗糙地洗了下伤口,然后摸索着去床边,直接倒下。

  刚刚摔的这一跤,叫她脑子有点发晕。现在除了睡觉什么都不想做。

  似乎是跟她作对似的,那声音再次响起。
  【添加设定:闹钟设定。明日轮值朝衙,早上四点(寅正)起床,四点半(寅正二刻)出门,五点(卯时初刻)准时到衙门点卯,开始上班。已设定。】

  邱季深瞬间清醒,野狗似地抖了下全身的毛。

  “什么?你说什么?我还得上班?!”邱季深道,“我疯了吗?我这连要做什么也不知道……不,我连自己叫什么都不知道啊!”

  没有应答。

  邱季深恨恨咬牙,又爬起来,去桌边点了烛灯,举在手里,在房间里翻找信件一类,看看能不能找出一些关于身份或工作的线索。

  【添加设定:房间储藏地图】

  屋子里的某些地方,出现了不同颜色的标注。

  邱季深扫了一圈,发现原身真是一个人才啊,小小的空间里藏了不少东西。存放的位置也很有创意。简直可以出一个私房钱存放教程。

  ·

  邱季深照着提示,从木床蚊帐的顶部,抠出了一本书。粗略翻了一遍,发现是一本日常记录。

  原身的角色设定,应该是谨小慎微的性格。她将所有的事情都事无巨细地记了下来。甚至连在家中跟邱父说过什么话,喜欢吃什么东西,还有提及的所有过往回忆,都写在书中。看页脚会时常翻动,以提醒自己不要出错。
  多半是原主知道自己不仅冒名顶替,还女扮男装,秘密背得太多,所以一直过得诚惶诚恐。

  这也正好,详细的记录给了邱季深不少有用的信息。她郑重其事地阅读了一遍,好叫自己也记住,别在细微处被看出破绽。
  邱家五公子这个身份都换了两个人演了,这风险程度不是一般的高。

  看到后面,邱季深的眉毛稍稍舒展开来。
  从原身与邱父的对话措辞来看,“邱季深”这人,在家中并不受欢迎,与谁关系都不好。这大概也是她独自住在如此偏僻的院落,甚至连个仆人都没有的原因。说明在京城中,没有很了解原身的人在。

  这时那令人厌恶的声音再次响起。
  【添加设定:你冒名顶替的身份,是邱家五公子。“邱季深”幼时去江南探亲,因突发天祸洪灾,而失去音信。多年后你来到京城,因携带有与“邱季深”相同的信物,且样貌有五分相似,被昔日同窗(唐平章)认出,带回邱家……】

  邱季深一个激灵,脑海中又浮现出一段零碎记忆。
  她抬手按住额头,晃了晃脑袋。

  刺激了。她的这位昔日同窗唐平章,竟然就是当今陛下。
  今上生母身份卑贱,为先帝厌恶。都说落难凤凰不如鸡,加上陛下性格怯懦,时常受其余几位皇子欺负,都是“邱季深”为他出头讲理。这“邱某”可以说是今上唯一的朋友。
  这么说,还有点恩情在。

  陛下登基之后,也没忘了这一段幼年时期的珍贵友谊,多年来一直在帮忙寻找“邱季深”。
  本来以为这么多年过去了,应该没有希望,没想到这时原身横空出世。
  唐平章见到她很是高兴,立马带去见了邱父。邱父也不加考证,顺势认下。两边人都觉得对方不会认错,加上原身行事谨慎,寡言鲜语。竟然都没察觉出不对。

  所以,她跟今上是有交旧情的。只是原身自己害怕与“邱季深”的旧友相交,一直躲避唐平章。

  难怪原身一个连科举都没考过,没有文凭也没有工作经验的人,就可以直接任京县县丞这样的七品官员,怕是普通举子们,都要嫉妒死她了。

  县丞这个职位,邱季深也挺满意的。虽说是县令佐官,手上公务繁忙,凡事都可以横插一脚。但是如果不受县令信任,想要架空,那也就是个屁用没有的小文员。

  她一个空降兵,又那么年轻,想必是不受信任的。

  今天唯一一个好消息。
  邱季深长长舒了口气。
  屁用没有好啊,屁用没有就可以混吃等死了。

  【重要提示:请捂好你的马甲。马甲被扒光会死。】

  邱季深问:“那我马甲多吗?”

  【重要提示:N多。】

  邱季深:“……我谢谢您啊。”

  ·

  邱季深站起来,活动了下手脚,将房间里剩下的隐藏点搜索一遍。

  然而之后搜出来的东西,却叫她惊出了一身冷汗。
  无它,那些文书看起来像是她贪污受贿的证据。记录的是人名、日期、银两数额,以及某件事的描述。
  倒是清清楚楚,就像她平时记录家中的言行一样。

  事情不大,都是譬如偷看某个秘密的狱讼公文,帮忙给狱中人递送什么东西,以及帮忙传递什么消息证据一类的小事。还有一些是对京中商户的,悄悄的坑蒙拐骗,简要来说就是只收钱不办事。
  这些鸡毛蒜皮也从侧面证明,她的确是被排挤了,基本有职无权。

  可是并不叫人觉得高兴。

  邱季深手指发抖:“我……我不会是一个贪官吧?”

  【添加设定:你是一名贪官!】

  邱季深:“……”

  这还贪官?!
  可是从屋子摆设和方才搜寻的结果来看,原身明明穷得很,大钱没有几个,值钱的首饰也一并没有,只有一桌自己手抄出来的书本,连体面的衣服都没个几件。
  她这也算是贪官?!

  【添加设定:你贪污的银两,都用来贿赂上官。】
  【添加设定:你入京为官之后,一直被县衙官员排挤,为了掌握实权向上晋升,曲意逢迎,讨好勋国公。所有俸禄皆用来打点关系。】

  邱季深将本子重重往桌上一砸。
  我去你大爷!

  “我疯了吗?我不夹着尾巴做人,我还想着升官发财?我是想死想到魔怔了吗?!”

  今天倒在她门口的男人,就很可疑。只是被自己抱一下而已,就能醒了吗?情敌关系……不共戴天啊,他还在调查自己。要是查出什么端倪,把她拉去审问,贪污受贿是小,马甲被扒就大了。
  原身小事上扣扣索索,要命的浑水却上赶着淌,这脑子里装的,都是些什么东西?

  【你在房间里发现了自己贪污受贿的证据,你决定:
  【A.处理掉,以绝后患。
  【B.放回去,不定另有它用。
  【C.假造一份放回去,再将真的处理掉。】

  

10176 3562942 MjAxOS8wNC8yNy8jIyMxMDE3Ng== http://m.clewx.com/book/201904/27/10176_35629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