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出题

书名:角色扮演是有灵魂的!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退戈 更新时间:2019-05-16 06:35:35

  
  邱季深特意等到天黑,觉得邱父应该已经睡了,才溜回家中。
  做古代公务员的人,每天早上不到五点起床,那当然是天黑就去睡了的。

  她推开房门,端过脸盆,摸黑去打了水,囫囵洗了把脸,慢慢摸去床边。
  倒在柔软床上的时候,她迟钝的脑子还在想今天这冷硬的床铺竟然有点暖暖的,真是了不得。

  正闭着眼睛解腰带,肩膀上突然被人拍了一下。
  “喂。”

  邱季深脑袋里空了一瞬,下一刻翻滚下床,更是狼狈地往后退了好几步,直到撞到身后的椅子,一声刺耳的划拉声刺破夜空。

  “谁!”
  “我啊。”叶疏陈说,“这也听不出我来?”

  邱季深全身都是木的,哪还管耳朵能不能听的出来?她紧紧抱住旁边的圆凳,身边只有这个东西才能给她长足的安全感。

  叶疏陈见状在黑暗中笑出声来。

  邱季深抹了把额头:“你怎么进来的?”
  叶疏陈语气坦荡说:“我虽说不爱念书,可手脚功夫还是可以的。自然从你家墙上进来的。”
  邱季深:“呸!”
  不知道他哪里来的底气。

  叶疏陈坐起来,在床上正对着他。

  “我也不是有意要吓你的。只是去衙门,他们说你告假了。来你家找你,你又不在。我在门口等了好久,撞见你父亲气势汹汹而来,就先躲进来了。今日骑马出汗,觉得困了,才到你床上休息一会儿。”叶疏陈无辜道,“哪里晓得你竟然那么晚才回来,还连我这么大个的人躺着都看不见。”

  邱季深说:“你可以先回去的啊。何必非等我回来呢?”
  “本公子来都来了,哪有没见到人就那样回去的道理?”叶疏陈骄傲哼了一声,又问道:“所以你究竟是去做什么了?”

  邱季深微微愣神,想他来这里是有些时候了,不知道有没有翻过房里的东西。眼神下意识地就往先前藏东西的地方瞥去。

  只是那么不明显的一瞥,黑暗中应该更看不清楚,叶疏陈已经站起来道:“你在看什么?这儿有东西?”

  邱季深连忙抛弃圆凳奔了过去,抱着对方的腰将他按回床上。

  “嘘——嘘,没有东西。你怎么可以乱翻我的房间呢?”
  叶疏陈申诉说:“我没有乱翻。”
  两人离得近了,邱季深也终于看清他的脸。见对方揶揄似地挑了挑眉毛,知道他是在玩闹。

  邱季深放开他,坐到床边,长长叹了口气。

  “今日觉得你不高兴,所以过来看看你。”叶疏陈从她后面拍了下肩膀道,“怎么觉得你比我还累呢?”
  邱季深:“我挺好的。谢你关心。”
  叶疏陈听出她在敷衍,两手环胸道:“那好吧。”
  “时辰已晚,你不回去,国公也是要担心的。”邱季深心有余悸说,“你已见过我了,快走吧。”
  叶疏陈:“诶,我为了等你回来,一下午都耗在这里了,你也不说留我喝杯茶什么的……”
  “我故意晚些回来,就是不想叫人发现。还请你喝茶?”邱季深推他说,“不留了不留了。下次吧。”
  叶疏陈失望道:“那好吧。我走了。”

  他挪到床沿,穿上鞋子,然后将挂在一旁的外袍披上,真的出了房间。

  邱季深到窗户口,紧紧盯着那道黑影,亲眼看着他跑到墙边,放着大好的门不走,身形矫健地从墙壁上翻了过去。
  落地也没有什么大的声音。

  邱季深又在原地僵立许久,防他半路杀回,实在是叶疏陈此人不能以常理度之。等外面的冷风惯进来,远处只能听见清晰的虫鸣,才打了个哆嗦,重新回到床边。

  她先爬上去把屋顶的书册给拿下来,换了个地方藏下去。虽然觉得没多大用,重在求个心安。

  邱季深重新躺下。先前猛跳过的心脏现在还有点失速,正闭着眼睛养神,哪知又是一声鬼魅般的——
  “喂。”

  邱季深爬起来,面无表情地应道:“是,祖宗。”

  叶疏陈笑了出来,两手搭在窗柩上,说:“叫你一打岔,我险些忘了。”
  他指指窗户前方道:“我给你送了点东西,放在你的桌子上。你记得不要放坏了。”
  邱季深:“什么东西?”
  “你自己看嘛。”叶疏陈说,“这次我真的不回来了,你好好休息吧。”
  他转身的时候,嘀咕了一句:“既不心虚,怕我做什么。都是兄弟,有什么秘密?”

  邱季深老血狠狠咽下。
  我虚,这位兄弟,你可能没看出来,但是我虚。

  她摸黑下了床,过去点了烛火,想看看对方玩的是什么把戏。主要也是怕叶疏陈再杀个回马枪,她不如撑一会儿再睡。

  原先的桌上没摆什么东西,邱季深今晨都给收拾下去了,只剩下几本书整齐地放在角落。而此时,中间多出了三叠大大的油纸包,旁边摆有两三枝新开的花。

  邱季深拿起花束在面前仔细看了下,都是开得正好的花,连外边蜷缩变色的花瓣也给小心去掉了,绽放得最是灿烂。瓣上带了细小的露珠,摸上去湿润润的。

  叶公子还挺有情调。这人真是太有意思了。

  “他究竟是在想些什么呀?”

  她用手在纸包上戳了戳,最上面一个还是发软的。
  她觉得触手有些油腻,心里隐隐有个激动的想法在沸腾。拆开外面的包装,发现真的是吃的。

  竟然是吃的东西!!

  邱季深手指都开始发颤,将最上面的纸包打开。

  第一个里面包的是些精致的糕点,只有一口大小,但装了不少。粉粉绿绿煞是可爱,就是有些给捂碎了。邱季深也不知道具体是什么,只管先吃一口尝尝味道。

  磨到精细的绿豆粉,带着些许的甜味,入口立即化作浓郁的清甜。
  对比那硬到令人梗塞的炊饼,简直是人间美味。
  邱季深用力吸了口气,克制住自己蠢蠢欲动的手,又去拆第二个。

  竟然是肉!!

  纸包中的肉已经凉了,外表附上了一层油脂,看上去卖相不大好。邱季深试着咬了一口,有股轻微的羊骚味,还有木炭的香气,确定是烤羊肉。肉质处理得细嫩入味,极大地抚慰了邱季深那脆弱可怜的空虚心灵。

  叶……叶疏陈他,是个好人啊!

  邱季深赶紧包回去,又去看最后一个纸包。

  里头码了些珍贵的水果,底下是糍粑,糍粑中露出了豆沙的颜色,显然是装过来的时候不小心弄漏了。
  一起的还有两双筷子。

  邱季深想,叶疏陈大概是想来找她一起吃饭的,因为她中午无意说的话。如果她回来得早的话,就要与他一起分享了。
  赚到了!还好她去外边儿瞎逛了一阵。

  邱季深将东西全部收起来,准备留着明天早晨吃。

  “喂喂。”她翘着腿,心情好起来,手指闲适地敲着桌面,主动喊系统说:“你说我明天早上吃什么呢?怎么吃?赶紧给我出道题,会让人快乐的那种。”

  系统非常上道,配合地响起了提示音。

  【叶疏陈从宫中给你带出了一些美食,贫穷如你终于可以吃上一顿好饭了。你看着眼前的菜式,决定明天早上吃:
  【A:馒头夹羊肉。
  【B:炊饼夹羊肉。
  【C:羊肉盖饭。
  【D:你是成年人……】

  邱季深:“……我申请先把炊饼拉黑谢谢。”

  

10176 3566294 MjAxOS8wNC8yNy8jIyMxMDE3Ng== http://m.clewx.com/book/201904/27/10176_35662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