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证明

书名:角色扮演是有灵魂的!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退戈 更新时间:2019-05-17 20:05:37

  
  大理寺,梁渊弘匆匆走进屋内,巡视一圈,抬步跑向角落,靠到项信先耳边低语道:“高郎昨日晚已经被放出去了。”
  项信先一怔:“什么?”
  梁渊弘点头。

  项信先压低声音问:“为何一点风声都没有?”
  “就是突然的,先前谁也不知道。其实昨日傍晚人就被放回来了,今日早朝,有官员提到了这事。”梁渊弘拉着他去了一旁,“是陛下亲自下的口谕,说自己是高吟远的人证,然后那个邱县丞就把人给放了。”

  项信先困惑道:“陛下若有心偏帮,何须等到现在?何况他与高郎并无交情。高家遭难之时,他也未求过情。怎么忽然就上心了呢?”
  “这就是奇怪的地方,简直令人匪夷所思!”梁渊弘嘴角抽了抽,“昨日邱县丞跟叶疏陈一起进宫,与陛下聊了半天,之后陛下就改了主意。你说是为什么?”

  项信先眉尾一跳,不知想到了什么,眼神有些发散。

  梁渊弘没发现他的异常,继续道:“我方才去问了下我父亲,早朝有人问起,听陛下的意思,似乎是有叶疏陈的暗示。叶公子这人嘛,谁不知道是个闲散好逸之徒,对朝政毫不关心,是万不可能特意为高吟远去找陛下求情的。”
  项信先:“可若真是国公授意,何须这样偷偷摸摸?而且国公最忌恨有人劝诱怂恿陛下,又怎会唆使陛下做这样摆不上台面的事?”

  “是啊。”梁渊弘点头说,“而且今日,有人弹劾邱季深,说他不作为。一桩案子拖延至今,结果却是一桩冤案,案中数十证人诈伪欺瞒,他竟没有识破,平时疏怠公务,委实是个无能之辈,不定暗中还有些不干净的手段。如今叫朝廷颜面受损,应该惩处,以儆效尤。”

  这显然是未能成功拿下高吟远,转而迁怒,要邱季深也痛一痛了。

  项信先紧张道:“罚了?”

  梁渊弘摇头:“你猜如何?国公替他求情了。陛下一听,顺着国公的话就应承下来。不然邱季深这次还真得倒霉一番。”

  项信先不知为何跟着松了口气。

  梁渊弘说:“国公至主动卸职开始,哪有替人求过情?加上陛下也这样说,反正众臣是都这样信了。”
  项信先抓住他的手臂,严肃道:“是国公授意。”
  梁渊弘嘴唇张了张,说道:“我知道形式,现下也只能是他了啊。”

  他同邱季深又没有什么不解之仇,只是以前看不顺眼罢了。何必非抖落出她来。

  “我只是不明白,不明白邱季深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他到底要做什么。”梁渊弘说,“我上次——”
  “咳!”

  梁渊弘被他提醒,发现自己激动了,赶紧调整了下声调,又小声说:“我上次,不是同你商量了吗?找人悄悄潜进他家,还同他家的仆人私下打听了。真是奇怪。你说他平日不住在衙门,每日起早,多跑大远的路程过去点卯,何必呢?”
  “我本来以为,是他与邱父多年离散,难得重逢,父慈子爱正是亲密,邱父不舍得他搬出去,所以才留在家中。结果不是。照下人所说,他住在邱家最偏远的地方,连吃饭也不同家人一起,平时更是说不上两句话,是邱家最不受重视的一个孩子,关系更是跟亲密搭不上边了。”

  “匪夷所思。”项信先说,“确实,邱季深回来的时候,不觉得他们当时有多高兴。不过人情冷暖这种事,外人难以置喙。或许只是相处不来。”

  梁渊弘:“而且,屋内摆设素朴,没找到任何值钱的东西。我还找人跟了他两天,发现他吃的都是最便宜的炊饼,不是个挥霍的性格。倒是从他床顶,翻到了一本账册。”

  项信先:“账册?”

  “账册上的名字没写明白,我本来以为是他谨慎啊,照着姓氏与朝中官员,还有所有与他接触过的人都比对了一遍……”梁渊弘拍腿道:“你猜?怎么着!”

  项信先郁闷道:“你能不能别老叫我猜?我已是满头雾水,你还叫我猜?我要是真能猜得到,何必在这里听你说话?”
  “我……”梁渊弘更是郁闷,“全是假的!他放了本假的账册在那儿骗我!我足足查了两个通宵,才明白过来。那小子,绝对是故意的!虽说我,额……翻他家门是不对,嗯……项兄,你说他是不是知道了?”

  这个项信先哪知道?

  他倒是想到了之前的事。

  “你绝对猜不到,那日在高郎家门前,我遇到他,他对我说了什么?”
  梁渊弘讨饶道:“我错了,项兄我错了还不行吗?你别学我,我不猜,你就直接说吧。”

  项信先眼神有力起来:“他对我说,他只是想做个好人。”
  “什么?”梁渊弘拧了下眉毛,“也没人拦着他啊!”
  “我问他,拖着高吟远的案子,究竟是要钱还是权,他对我说,或许只是想做个好人。”项信先说着,目光飘向远处。

  这样贯穿着一想,便觉得之前那些诡异之处都通畅了,能解释得清楚了。

  项信先:“那日我与你在高郎家附近找人询问,可是住客大多都闭门不见,我听见了邱季深与他们的对话。邱季深已经去过好几次了,而那住客说,有些事,他不敢说,希望邱季深能放过他们。我当时就觉得不解。打点人证不应该是他做的呀,他如果真想杀害高吟远,何必再去找那些人求证呢?”

  梁渊弘上前一步:“除非……”
  项信先:“除非他也在找线索,可是没有头绪。他是想救人的,是我们误会他了。”
  梁渊弘:“可……这是为什么呢?”

  他说完自己沉默了。
  是啊,哪有那么多为什么?对他们来说是理所应当,对邱季深就非得是那样的下作小人了吗?只是他先前贪污也是事实啊。
  难道他与高吟远,有什么私交?

  项信先坐回到位置上。翻了下桌上的公文,说道:“还是先做事吧。今日公务繁多。”

  ·

  第二天早上,竟然下雨了。不过只是些毛毛雨。
  邱季深在房里翻了半天,都没找到伞,最后终于在墙上发现了蓑衣。想着穷人不能瞎讲究,穿上沉重的蓑衣就出门了。

  她去衙门的时候,见到了王县令,对方很是幸灾乐祸道:“你竟还敢来?”
  邱季深说:“你都敢来,我有什么不敢来的?”
  县令嘴角一僵,倏地想到什么,变了脸色,问说:“你向陛下弹劾我了?”
  “你哪需要我弹劾?”邱季深装高深道,“你不是消息灵通得很吗?自己去问。”
  县令被她唬住,也不确定起来,心情开始忐忑,随后去了后堂独自担忧。

  邱季深不管他,回到自己的位置。

  系统从刚才起就一直跳个不停。她将蓑衣脱了,把身上沾着的水渍擦干净,才开始看具体的提示内容。

  【支线任务:释放高吟远。
  【任务描述:国公既付你重任,你不能叫他失望,何况高吟远确实无辜,你始终于心不忍。再三思量,你决定想办法释放高吟远。
  【任务奖励:慧心通(你似乎还有点阅读障碍,它能帮你快速理解没有标点符号的古文,协助你快乐办公哦~)
  【失败惩罚:无(你既已答应高吟远,就应该信守承诺。)
  【目前进度:已完成】

  “处理公务……”邱季深随后翻了下桌上的公文,试着投入细看。不到片刻,就觉得脑疼眼花。
  就跟看课本一样,阻碍她投身学术事业的,是她对文字跟标点的理解力吗?不!是专注力啊!
  这日子往后得怎么过?

  邱季深按着头,继续往下翻系统任务。

  【主线剧情:“我是谁?”
  【剧情描述:你的身上似乎藏有很多秘密。你从哪里来,想做什么,为什么要冒充邱季深,又为什么一心想要升迁?真正的邱季深出了什么事,现在在哪里?你与他有什么关系?你身边的人真的都不知道你的身份吗?
  前方迷雾重重,你势要拨云见日!】

  【主线任务:位极人臣。
  【任务描述:“邱季深”既然一心升官,可能有想要做的事情。请扮演好角色,走上升官之路。也许光明就在那迷雾中。千万小心!有人想杀你!
  【通关目标:达成三品及以上官职,上不封顶。或解锁所有主线剧情中的问题,并安全存活。
  【目前进度:已锁定。】

  原本的进度应该是“从七品下·县丞”,现在变成“已锁定”,真的很有深意了。不知道最终会是什么结果。
  现在应该是有变动,只是这种情况下的变动多半是要不保。

  邱季深拿出干劲,决定在最后的时刻体验一把勤勉官员的感觉。可是没坚持多久,叶疏陈来了。

  衙门里根本没人敢拦他,他径直从大门进来,在门口将伞抖了抖,走到邱季深旁边,然后把收拢的伞靠到桌边,好奇地看她处理公务。

  邱季深装不下去,叶疏陈的眼神总是强烈得让人难以忽略。她合上册子,问道:“你来找我?”
  叶疏陈笑道:“我来告诉你两件事情。”
  邱季深:“不会是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吧?”
  叶疏陈被她打断,仔细想了想,说道:“应该是一个坏消息,跟一个不那么坏的消息。”
  “哦,行了。”邱季深按住旁边的桌角道,“你说吧,我准备好了。”

  叶疏陈兀自搬了张椅子过来,说道:“今日早朝,有人弹劾你。弹劾的罪名是……不重要。反正很严重。”
  邱季深:“然后呢?”
  叶疏陈:“虽然有人替你求情,可终究不能不罚。你原本任县丞就不大服众,这次叫他们抓住把柄,决定暂时将你停职,再做安置。”

  就是被开除出公务员队伍了呗。

  邱季深心情很复杂。她其实有点小开心,因为县丞的工作对她来说太不合适了。但是突然想起还有个特么的位极人臣的主线剧情,瞬间就萎靡了。
  人最怕的是矛盾。她这还是不可协调的矛盾。

  邱季深叹道:“这算是一件事吗?”

  “第二件事……”叶疏陈突然转了话头,说道:“等你心情好了我再说,免得你不答应我。”
  邱季深不免忐忑:“我现在心情挺好的。”
  叶疏陈说:“算了吧。我知道你定然郁闷。等你将公务交接完,我请你去吃一顿好的,到时再说,怎样?”
  邱季深现在的心情是真的好了:“真的?”
  叶疏陈见她眉毛都扬起来了,失笑道:“这是什么表情,不过小事,值得你这么高兴?”
  邱季深:“知足常乐啊!”
  叶疏陈想了想说:“诶,那我觉得第二个消息,或许对你来说会是好消息。”
  见他颇为神秘的模样,邱季深耸了耸肩。

  没多久,吏部的官员过来,告知她被无期限停职的事情。
  那官员说的比较详细,将邱季深的罪行数列了一遍,面无表情,语气冰冷,半是批评半是迅捷,最后向她说明要交接的东西。

  县令这才从里面出来,好似舒了口气,但是看见叶疏陈在场,不敢发作,依旧装出了一副震惊怜惜的表情,同叶疏陈示好。

  等邱季深将公务交接完,官服官印一类也一并上缴清点,系统里的任务进度从【已锁定】,改成了【庶民】。
  后面还加了一句贱兮兮的话:“恭喜回到新手村!不从新手村开始的游戏不是好游戏!”

  邱季深:“……”我去你妹的!

  “好了,这就走吧。”叶疏陈说,“你有什么东西,我帮你一起搬回去。”
  邱季深回头看了一眼,发现自己并没有多少东西。原身本来在衙门任职的时间就不长,怕留下什么把柄,凡是私人的东西,一并会在散值之后带回家。
  顶多就是几本书吧。

  那边县令已经殷勤道:“何必麻烦公子,下官找个跑腿的小役帮邱县丞送去就可以了。”

  邱季深硬气回绝:“不必!我自己来!”
  她抱上自己的蓑衣,大步迈出县衙。

  在她走出大门的时候,脑海中再次响起一声提示。

  【现在朝堂上下都在质疑你的能力,嘲笑你的落魄,你重归朝堂阻力重重,距离你位极人臣的目标甚为遥远。你决心要他们刮目相看,高攀不起!你决定给自己定一个阶段小目标:
  【A:赚大钱,证明自己的价值。
  【B:考科举,证明自己的才华。
  【C:重民生,证明自己的品德。
  【D:抱大腿,炫耀自己的后台。】

  邱季深:“……”
  她还是个孩子,她都不要。

  

10176 3566887 MjAxOS8wNC8yNy8jIyMxMDE3Ng== http://m.clewx.com/book/201904/27/10176_356688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