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赔礼

书名:角色扮演是有灵魂的!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退戈 更新时间:2019-05-21 06:35:43

  
  叶疏陈见邱季深眼神开始不对,知道是自己惹了她。又觍着脸笑道:“我帮你好了。不就是劈竹子吗?你叶兄我可是个使刀的人,多少粗细都能给你砍出来。你的家伙们呢?”
  邱季深:“可是我家里没有刀了。”

  铁器哪那么容易买得到?

  叶疏陈姿势灵巧地跳过地面的障碍:“那你再想想,我能帮你做什么。我先进去坐坐。”

  邱季深不管他,又开始研究伞骨穿线的事情。

  ·

  虽说邱季深的院子比较偏僻,平时没什么人,可她这样大的动静,还从别的地方搬了不少东西回来,总免不了会被人发现。
  做这些东西是为了什么,就要引人猜测了。正经人怎么会做木匠的活?这学了木匠的活又想做什么?工与商,在文人眼里,没有多大的差别啊。

  邱家几代努力才辛辛苦苦地走上仕途,这位祖宗难不成还要走老路?

  在邱季深研究完伞骨,开始做最后的伞面的那天,一位青年不知从哪里得的消息,也不知受了什么挑唆,风风火火地就冲进来,把邱季深写好要用的纸都给扯了。

  “这什么东西?不行,不行!”他用脚用力跺了跺,然后对着邱季深的脸大声吼道:“不行!!”
  邱季深整个人都是懵的。这是哪里放出来的神经病?

  这神经病邱季深心底还是认得的,是邱家三公子,也就是“邱季深”的三哥。
  不过邱季深住了这么多天,还是第一次当面看见。
  没想到是个这样的人。

  “你……你真是自甘堕落!”
  邱三郎一通怒斥,还引经据典,一串之乎者也,听得邱季深脑子都大了。

  邱季深皱着眉毛说:“你说清楚一点。”

  邱三郎就真说得明白一点。
  “别以为你攀上了陛下,攀上了国公,就可以为所欲为。奴颜媚骨小人做派,大梁律法严明,你无论向谁讨好,真做了错事也翻不出花来!你真当他们会帮你吗?他们哪会将你当自己人!”
  邱三郎喉结滚动,缓了口气,才继续骂道:“叶疏陈那样的猖狂之辈,你同他厮混没有好处的!自己找死也罢,莫要带累我家家风!”

  邱季深吼道:“你再说一遍,有本事大声点!”

  “我有什么不敢说的?我说你远君子亲小人,自己也是个小人!如今自甘下贱,做这粗鄙工匠的营生,可不要拖累我邱氏子弟!你凭什么敢——”

  邱三郎突然一顿,瞪大眼睛看向她的身后。
  邱季深转过身,朝叶疏陈使了个手势。

  叶疏陈扛着根不知道从哪里翻出来的木棍,一摇一晃地走过来,对着邱三郎微微点头,很有痞气地哼了口气。

  “凭什么?自然是凭他的本事。”叶疏陈说,“你要是也跟他一样讨人喜欢,如今就有一个朋友是九五之尊,一个朋友是权臣之子。可你不行,你怎么办呢?你父亲没那权势,你也没他聪明,你只能做嫉妒别人的恶事。看看你这面孔,何其丑陋!还敢对他出言不逊,哪里来的底气?不过也是欺软怕硬罢了!”

  要说太子侍读,要么是皇室宗亲,要么是民间神童,再要么是大臣中年龄相仿的子弟。还有就是劣几等的内监。
  “邱季深”被选进宫做侍读的时候,邱父不过还是一名五品官,在朝中根基不深。
  京城里多少高官,又有沾亲带故,恐怕随便抛块砖,都能砸到个上级领导。

  “邱季深”本来是没那资格的。但“邱季深”面红齿白,容貌清秀,脑子聪明,性格也活泼,先帝只见过一次,就特别喜欢,于是宣他进宫,让他陪读。

  邱季深听叶疏陈说完,脑海中冒出的第一个念头是:邱三郎就是你最喜欢交的那种朋友啊!

  邱三郎那边还硬着脖子道:“这是我家事,叶公子不要管得太多了。”
  “我方才明明听你提到我父亲,还提到了我。这也是家事?”叶疏陈哂笑道,“去你的,我什么时候是你家的人了?”

  邱三郎:“叶公子听错了。”
  叶疏陈:“不,你其实说得不错,世人素来知道,我叶疏陈是个猖狂之辈。平时喜欢动手动脚……”

  邱三郎畏惧地退了一步。

  “手上更是没轻没重,一个不慎,将你打坏了可怎么办?”叶疏陈瞥了眼对方□□,无害地笑道:“不过你放心,我人还是有分寸的,只挑要不了命的地方打。就算打坏了那个地方也没关系,不定还能培养个洁身自好的习惯。你说怎样?”

  谁要跟他怎样?
  邱三郎变了脸色,快速转身跑开。

  “站住!等等!”邱季深喊道,“把他给我逮回来!”
  邱三郎瞬间跑得更快了。
  叶疏陈瞥她一眼:“你拿我当侍卫使呢?”
  邱季深见人要没影了,跳脚道:“快啊!快去!”
  叶疏陈心不情愿,还是跑过去拿人。

  这人果然练过拳脚,动作比邱三郎要快多了,没等后者跑出太远,就揪着对方的衣领回到院子。

  邱三郎两手蠢蠢欲动,随时准备着护住裆下,忐忑道:“你……你想做什么?我可好歹是你三哥。”
  邱季深朝地上一指:“你看,这是我自己写的字。”
  邱三郎不明所以地看去,屈从道:“不不……不错?”
  邱季深“呸”了一口,说:“那还用你说?纸不用钱吗?墨不用钱吗?我的时间不用钱吗?你必须赔!”
  叶疏陈:“说得有理,是得赔。”
  邱三郎怒道:“你连这也要我赔?!”

  叶疏陈不等他反应,直接上手去摸。邱三郎扭着想要躲开,然而根本不敌叶疏陈的手灵活,还没反应过来,钱袋已经被人拆下来。

  叶疏陈从空中抛给邱季深。

  邱三郎忙说:“我给你拿!行了吧?放开我我给你拿!”

  邱季深打开看了眼,发现里面装了不少个大钱,翻了下,确定没别的东西,就安心收下。

  叶疏陈又解下了一块玉佩,再次丢给邱季深。
  “这成色不错,应该值个几两。”

  邱三郎愤怒了:“你们不要太过分了,就那么几张破字,你们想拿我多少银子?这是我今天刚领的奉银,要拿去买纸笔。加上那个玉佩,值十两,有十两啊!”

  他声音悲伤得都沙哑了,还有明显的颤音。浑身气焰消去,就差在脑门上写个“怂”
  字。

  叶疏陈上上下下扫了一眼,遗憾说:“只这身衣服值点钱了。绸做的。”

  “绸做的呀?我还没穿过呢。”邱季深拍了下自己的衣服说,“看看,这都是多少年的旧衣服了。任县丞的时候还有衙门给发的官服穿,现在都没了。可怎么办?”

  邱三郎颤抖道:“你们这……你们这是明目张胆的抢!你说你这几张字值十两?!”

  邱季深不至于真去扒他的衣服,她还没有穿别人外套的习惯,不过是吓吓他。不过听邱三郎这样说,又忍不住嘴贱道:

  “三哥啊,文人素来爱风雅,你非用几个铜钱去估测你弟弟的墨宝,身上的铜臭味未免太重了吧。你刚才故意踩了我写的字,这不就是蛮横吗,那我叫你道歉有什么不对?道歉自然要有些赔礼吧?照常理来说,该是你主动给我才对,我都不在乎你失礼了,你还跟我计较这些?”

  邱三郎:“我……让你出十两你不计较吗!”

  “姑且就这样吧。”叶疏陈拍了拍邱三郎的肩膀,劝诫道:“下次记住,不要做这样无礼的举动了。叫你五弟伤心多不好?不要伤了兄弟和气啊。”
  邱三郎一张脸憋得通红。强忍着没骂脏话。
  邱季深忙说:“不不,你五弟宅心仁厚,倒是可以多容忍你几次的。以后常来,只要小心别弄坏我屋里的东西就可以。我这里都是旧物,有感情,无价的。方才激动了点,三哥别与我见怪。”
  邱三郎的脸瞬间就黑了。
  此人忒不要脸!

  叶疏陈看他实在可怜,放开手道:“走吧。”

  邱三郎重新得了自由,话都说不利索了:“我……我……”
  邱季深:“还想在这里坐坐?”
  邱三郎:“不!”
  他现在身无长物,没得可抢,底气又足了。重重甩了下袖子,高傲地扭头离开。
  君子……君子要避其锋芒,伺机再战。

  邱季深将东西数了下。
  玉佩不知道多少钱,可通宝的确是不少的。

  “我财三哥!”邱季深笑道,“人也太好了吧!”

  随后她听到一人远远怒斥道:“怎么会有这样的人!”

  

10176 3568026 MjAxOS8wNC8yNy8jIyMxMDE3Ng== http://m.clewx.com/book/201904/27/10176_356802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