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表妹

书名:角色扮演是有灵魂的!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退戈 更新时间:2019-05-22 18:38:42

  邱季深看着三个选项无语凝噎,心说:我就不能独居吗?

  系统别扭了一会儿,重新跳出来一个选项。

  【D:独居(锁定)。解锁要求:金钱。】
  邱季深:“……”
  它竟然羞辱我!

  最后答案落在A上。
  借住在高吟远家里。

  高吟远……

  邱季深想想,觉得也可以。
  高吟远与“邱季深”这人不熟,不管是原身,还是最早的那位邱五郎,他都不了解也不曾对她起疑,不会突然来试探她。平时要出来摆摊,那家里就空了,她住着自在。

  想必自凶案过后,高吟远对她是深怀感激的。此时一定深深折服在自己的高义之下。
  至于生活质量,都差不多贫穷,快别说瞧不起谁了。

  高吟远说:“你连你家在哪儿都不知道?还是不希望让人看见我去找你?”
  邱季深来了精神,说道:“其实还有一件事情,正好要你帮忙。”
  高吟远整理自己的小车,将碗摆到旁边:“你管自己说,我不一定帮。”
  邱季深露出标准的服务职员的笑容:“我听说你如今,是一个人住?”
  高吟远:“是。”
  邱季深说:“我去你家看过,院子是不小的。项信先说你是一个人住,那家里应该还有空旷的房间,不然借我住两天?”

  高吟远狐疑地看着她,上上下下打量,那她当傻子看。

  邱季深说:“我在家里过的并不高兴,最近想搬出来,只是手上略为窘迫。所以想去你那里躲一躲。”
  高吟远思忖片刻,小心说:“如果只是住两天——那还是好的。”
  他着重强调了一下“两天”,邱季深点头说:“好说,好说。”
  这人怕是没见过名为老赖的人类。

  ·

  邱三郎在外买完东西回家,从后巷抄近路走回来的。刚进了大门,就看见一位窈窕女子,打着伞走在他的前面。

  那倩影特别眼熟,京城中有那般身姿,又会到他家来的女子,数也数得过来。
  不就是从小许配给邱季深的那位美人吗?

  “叶姑娘。”邱三郎跑上前道,“你来这里找小弟?”
  叶裁月回过头,朝他颔首,点头说:“三表哥。我找人给五郎递了信,可是他没有回音。”
  “哦,应该是最近心情不好吧?刚被罢了县丞一职,在家里无所……”邱三郎差点说出口,硬生生拗过用词,说道:“无言——沉默!你体谅体谅。”

  叶裁月:“那请三表哥,帮忙叫他出来,我有话想跟他说。”
  “既然如此,你在此处稍等片刻,我去帮你喊他。”邱三郎笑说,“正好你也可以多劝劝他。不要想些奇奇怪怪的事情。好好念书,好好做事,将来还是有所可为的。”
  叶裁月颔首:“多谢三表哥。”

  邱三郎抬步过去,走到小路口的时候,低头一看自己身上,又折了回来。朝还等在那里的叶裁月尴尬笑了下,然后反向跑回房中。
  他将身上所有值钱的东西全部卸下,连发冠也没有放过,最后换上了一件陈旧的麻衣。从头到尾检查一遍,觉得这次非常妥当,才安心出门。

  路过前厅,又看见了一脸茫然的叶裁月。

  邱三郎对她笑说:“我这就帮你看看。”

  他进了邱季深的院子,发现门口原先堆满院口的竹条都被搬空了,地上打扫了一遍,干干净净,也越加显得空旷。

  “怎么回事?难道是想通了?还是阳奉阴违,藏里面去了?”

  邱三郎嘀咕两声,继续走进去,喊邱季深的大名。
  里头无人应答。

  他觉得不对。院里能搬的东西都搬走了,一点生活的气息都没有,甚至连那口陈年的大缸如今也不见了踪迹。
  他抬步上前,推开房门。
  屋内同是空旷,衣柜门开着,里头空空如也。

  人真的搬走了。

  邱三郎呆滞地站在屋内。

  这处院子本来就是空置的,邱季深生母早已亡故,父亲又对她不上心,主母姨娘就更不会为她操心,只随意理了个院子,叫她暂时住下。

  后来她被指为县丞,众人皆以为她会搬去衙门住,没想到还留在了这里。既然她愿意呆着,也没特别的不情愿,就没人管她了。

  如今再看这院落……是寒碜了。不过更寒碜的,怕是人心吧。连人已搬走,家中兄弟都不知晓。

  邱三郎满怀心绪地返身回去,在主路的岔口,看见了等在那里的叶裁月。

  邱三郎收拾了一下心情,上前朝叶裁月说:“遗憾了,五郎他,今日不在。”
  叶裁月问:“那他何时回来?表哥不介意的话,我就在这里等一会儿吧。”
  邱三郎尴尬道:“可能……今日是不会回来了吧?他的院子空了,或许是搬走了。”
  叶裁月:“那他搬去哪里了?”

  邱三郎是真不知道,自己心虚,听着叶裁月的语气,觉得好像是在质问自己,说话便支支吾吾的。
  “这个我也不知。”

  “那他在京中有什么朋友呢?可以打探到他的消息。”

  邱三郎摇头:“不、不知。”

  叶裁月:“那他离开之前,有说过什么,做过什么呢?总不是突然之间就走了,连个招呼也不打吧?”

  搬了一堆竹条搁院子里练刀工算吗?但这是不能说的,怕把叶裁月给吓着。要嫁的夫婿从一位前程似锦的京县丞变成醉心木工的匠人,谁能受得了这打击?
  她在家中衣食无忧,父母哪能同意她嫁来受苦?

  邱三郎还是摇头。
  叶裁月的表情已经快崩不住了。
  邱三郎说:“你不要急。或许他过两日就回来了。如果我找到他,就来告诉你,好吗?”

  叶裁月紧紧抿着唇,面色微恙,心不在焉地点了点头,便同邱三郎拜辞。

  邱三郎对着她的背影说:“真是,真是不在……许是被免了官……额,心情有些郁郁,出去走走而已。不是大事。我替你找找,找到了一定训他。”
  叶裁月回头朝他一福身,继续盈盈而去。

  叶裁月低下头,轻轻叹了口气。

  婢女说:“姑娘?下次再来就好了,何必闷闷不乐呢?”
  叶裁月叹说:“三表哥连敷衍我都显得虚假,他不是一个会说谎的人。”
  “您是说……邱五郎就在家中,只是不想见您?”
  叶裁月:“住在同一家里的弟弟若是搬走,他会不知道吗?我先前找五郎,他就与我推诿,不愿交谈,如今更是避而不见,分明是不想理会我。”

  婢女扶着她过了门槛,小声说:“莫非他知道您的心思?”
  “他若是不蠢,肯定知道。他小时候,不是以聪明闻名的吗?怎会不知道呢?”
  婢女忿忿不平说:“这五郎也真是。一失踪,就十来年没有消息。如今回来,只给您徒增烦恼。还不如不回来。”
  叶裁月严厉地瞥了她一眼。
  “我管不了你心里怎么想,但你在外绝对不可以这么说。别人当我也有这么恶毒的心思,才纵容你说出这么放肆的话。”
  婢女连忙喏喏称是。

  二人去大路的路口,上了停在那里的马车。
  叶裁月说:“先去西市,买一些糕点回去,别告诉母亲我今日到这里来了。”
  婢女答说:“是。”

  ·

  西市。
  叶疏陈抱着自己的腿,霸占了高吟远摊上唯一的一张椅子,已经絮絮叨叨念了半天。
  邱季深摇着一把蒲扇,站在远离铁锅的地方避热,就是不敢走。她怕去了没人的地方,会有生命危险。
  就是耳朵阵阵发痒。

  “邱季深你言而无信吧!你忍很久了,你知道我那把伞值多少银子吗?少了这份乐趣,现在雨天我都不乐意出门了。这事我都替你认了,叫我父亲骂了一顿。我对你这么大方,你竟然敷衍我!”
  “还有这位兄台,先来后到,总要有个顺序。我都没同意,你凭什么同意!”
  “诶,邱季深,我国公府是那么叫你讨厌吗?或是你特别地衷情陋室?你别是被人唬得脑子都不清楚了。‘何陋之有?’,哪里都陋!我看不止简陋,还漏水呢!以后雨天我就去你家里,看看你怎么追悔莫及!”

  高吟远将勺子丢下,不满道:“你说归说,诋毁我的住所做什么?”
  叶疏陈:“难道你敢说不是吗?”
  高吟远说:“他要住哪里就住哪里,你是他什么人,还能非替他做决定?太自以为是了吧!”
  叶疏陈:“他当初分明答应我了,还拿我的伞!”
  高吟远:“那你同他说去啊!”
  “我不是正在同他说吗?”
  “你同他说你骂我的屋子做什么?”
  叶疏陈也怒道:“那我怎么办,他是我的朋友,难道我能骂他吗?”

  邱季深竟然觉得有点感动。
  “可你……可你已经骂了呀。”
  叶疏陈:“你是没见过我真正骂人的样子!高吟远你这无耻之徒!”

  高吟远老血叫他们两人气出来。

  高吟远:“你们两个都给我走,行吗?坐在这里耽误我生意,爱吵去别的地方吵去!”
  叶疏陈:“你诬陷我!你这摊子哪有什么客人!”
  高吟远:“是了,你不是我的客人,你坐是摊子上做什么?”
  叶疏陈从腰间掏出一个铜钱,哼道:“小爷有钱,但就不爱吃我讨厌的人做的东西!”
  高吟远忍无可忍:“邱季深!你没说你还会拖来这么一个货!”
  邱季深挠了挠额头:“这我也没想到啊。”
  叶疏陈将铜钱拍到桌上:“这样,世上没有什么是说不通的。我叶疏陈也不是个不讲道理的人,我们……”

  邱季深脑子里响了一声,盖过了叶疏陈的声音。

  【添加人物:叶裁月。你的表妹,订婚的妻子,京师有名的美女。此时正在向你靠近。】

  邱季深下意识地抬起头过去寻找,就见方才跑过去的一辆马车停了下来。一位女子从上面跳下,正朝这边走近。
  邱季深的视线从对方的腰身移到小脸,确定,这应该是她的“未婚妻”。

  不愧是京师有名的美女,漂亮的确是漂亮,根本叫人挑不出错处来。身材高挑,落落大方,见着的第一眼就能叫人惊艳,绝对是多数男人会喜欢的类型。

  只是邱季深她……她不是个男人。
  主要是最近事情太多,她竟然都忘了还有表妹这么一个人物。

  叶裁月惊喜说:“表哥原来在这里!”

  邱季深心说不好,看她模样,应该是钟情于自己,这以后该怎么解释?
  她要回绝一个美人的爱意,该多残忍。

  叶裁月克制了些,得体笑道:“表哥,能否借一步说话。”

  邱季深凝重点头,将蒲扇塞给一脸揶揄的叶疏陈,领着叶裁月去旁边的地方。

  邱季深斟酌片刻,说道:“表妹找我有何事?还特意到这里来了。”
  叶裁月从身后婢女的手上,接过一个荷包,浅笑着递给邱季深。
  这荷包表面绣着清隽的细竹,可见绣工卓越。

  邱季深忙接了过来。
  心中更加忧愁。
  自己这么招人喜欢,可怎么办?这是一种错误啊。

  “请表哥,”叶裁月出口的话打断了她的想象,“替我转交给项寺丞。”

  邱季深抬起头。
  ???

  【此人明着想绿你。托你给项信先转交物件。你明白,这不过是托词。她只是故意想惹你生气,表明她不喜欢这桩婚事。
  【A:给她送!给她送!就看看那道貌岸然衣冠楚楚的项信先,要怎么面对处理夺人所爱这样的事!(叶疏陈的心声)
  【B:何必要为一个不值得的女人成了他人的笑柄?将荷包丢到她身上,让她走。(高吟远的心声)
  【C:先暂时敷衍。她不喜欢你正是一件好事,这样你成亲后就有借口与她疏离。(渣男的心声)】

  邱季深转过身,看向突然安静了的馄饨摊。
  高吟远正在往锅里死命丢馄饨,叶疏陈则在一旁殷勤给他打着扇。

  叶疏陈说:“高兄,你辛苦了。”
  高吟远郑重点头:“嗯。”
  邱季深:“……”

  

10176 3569307 MjAxOS8wNC8yNy8jIyMxMDE3Ng== http://m.clewx.com/book/201904/27/10176_356930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