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狠心

书名:角色扮演是有灵魂的!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退戈 更新时间:2019-05-23 06:08:44

  
  叶裁月满以为邱季深会发怒,想必没有男人能受得了这样的羞辱。结果邱季深竟然好脾气地接了过去,语气听不出波澜地说:“我知道了。我会尽量替你转交的。”

  叶裁月整个愣住了,表情都没控制住。
  邱季深一身坦荡说:“表妹看起来脸色不大好。”
  叶裁月抓着自己的衣袖,又强颜欢笑道:“还有一件事,表哥。前两日家中收到一张请柬,贵人请姐妹们去参加依风灯会。往年我都因为恰巧有事不曾去过,今年终于得闲,想去开开眼界,也顺便交几个朋友,表哥您觉得呢?”

  邱季深不解道:“灯会?”
  去不去一个灯会还要来问她?她以为叶裁月方才是暗示自己流水无情,怎么现在又好像很依赖她的样子,连出行都来询问她的意见?
  可她没有直男癌,甚至连个直男都不是,没有兴趣管。

  “灯会就是——”
  叶疏陈那边迫不及待地开口,见邱季深满带杀气的目光瞥过来,又赶紧切换模式,展示自己高超的演技。

  他一点也不尴尬地拍着高吟远的肩膀,大声问说:“高兄,你知道依风灯会是什么吗?”
  高吟远干巴巴道:“不,我不知道。”

  叶疏陈于是顺势讲解:“这原本是个宴会,最早是为了欢迎远嫁的公主回京探亲,取自‘代马依北风,飞鸟翔古巢。’之意,以述公主思乡之情。为了不显得过于无趣,加上公主非常想念我大梁的灯会,就干脆办成了一场灯会。公主回去之后,这灯会的习惯还是保留了下来,现在每年都会遍请京中年轻的官员,以及未嫁的姑娘,聚在一起玩一玩。”

  邱季深明白了。
  就是个官员内部的大型相亲会。一些早就看对眼的人,也可以借着这个机会互通款曲。

  叶疏陈:“说起来前两日我家里也收到了一张请柬,想必如今京城大多才俊都收到了。我当然是没什么兴趣,只是随意看了一眼,不过我记得,这灯会好像就要在近段时间开办了。唉,高兄,其实我不大乐意去的。”

  高吟远沉默。

  叶疏陈就着姿势,掐了把他的肩膀。

  高吟远挣扎片刻,继续问道:“那你为什么不愿意去呢?”
  “因为那灯会太过暧昧。大多就是争强斗胜,哗众取宠。已经办了好些年了,我没有那样的心思,也最不喜欢那些酸文人。”叶疏陈说,“对了,已经定亲的姑娘,单独前去可能不大合适。”

  高吟远:“啊——”

  邱季深:“……”
  你们这旁白尽可以说得更大声一些!怎么不干脆怼着她的耳朵说呢?

  叶裁月听着却神色不变,继续问道:“表哥,你觉得呢?”
  邱季深说:“要不要去的事情,由你自己决定。至于这个香包,我先收下了。如果遇到他,会帮你转交的。”

  高吟远用锅铲敲了下锅子的边缘,然后将一锅煮破了的馄饨捞起来,黏糊糊地盛到碗里,塞给叶疏陈。
  叶疏陈“呸”了一口,又不敢跟他推搡闹出动静,半推半就地将碗捧在手里。
  高吟远顺势将桌上的铜板收进自己的钱箱。叶疏陈立马“呸”得更大声了。

  叶裁月低头讽刺地笑了一声,似是听到了什么荒唐至极的言论。也不想再做什么暗示了,毕竟连这种程度的问题邱季深都要选择装傻。
  她实在不明白邱季深是什么意思。哪怕是生气或恼怒都可以啊,可对方的脸上只看得出无奈。
  她不知道那份无奈是因为什么,她只知道自己的心里已经满是无奈。

  “你就没有什么想对我说的吗?”

  邱季深张嘴语塞,主要是目前的情况让她觉得太懵了。
  这哪是“情敌”?这分明是被绿的完成时。
  第一次成为“贵圈真乱”的中心人物,她还没做好当主角的觉悟。
  她也想静静啊。

  邱季深说:“现在想说的太乱,不知道究竟该说什么。不如你先回去休息一下,也让我想想。”
  叶裁月紧紧握住自己的手,手背的皮肤被她的掐得一片惨败。她恳求地问道:“那你究竟想做什么呢?”

  这门亲事是很久以前定下的。按说“邱季深”只是邱家五公子,生母地位卑微,照身份说,本配不上叶裁月。可当初“邱季深”在几个兄弟里最聪明,后又被特别提为太子侍读,几乎脑门上已经写了“前途无量”四个大字,甚至比邱父本身的脑袋还要亮堂一点。叶裁月的父亲以为自己看穿了权臣养成的爽文剧本,就帮她与“邱季深”定了亲。

  哪想到后来“邱季深”失踪了。

  “邱季深”遇难之时,叶裁月还小不懂事,完全忘记了自己已经定亲的事实,自自在在地过了好几年,还有了心仪的男人。哪想到“邱季深”还能再回来。这一回来对她犹如天崩地裂。
  这也就算了。如果邱季深仕途通畅,她可以说自己配不上。结果邱季深只做了一个县丞,屁股都没坐热又被撸下来了,简直惨烈。
  叶父怕被人指摘嫌贫爱富,又怕邱季深去同陛下告状,于是坚决地不同意她提退婚,叫她绝了这个心思。

  男人最怕的不就是女人不守妇道吗?趁着未过门,未闹出不和来,就该早点结束。
  她没想到邱季深……竟能隐忍至此。

  邱季深如果知道她心中所想,一定会给她一个更贴切的形容词——是匹天狼,又秀又狠。
  不过她也挺冤的,她只有执行权没有选择权,出了那么多奇奇怪怪的事,她能有什么办法?

  “我没有想怎么样。”邱季深说,“我只是答应了你说的事情,这难道不是你自己提的要求吗?”
  叶裁月咬着牙关,艰难挤出几个字道:“那你就去送吧!”

  叶疏陈立即放下碗,跳过来说:“这位姑娘!我觉得此事不妥。一个男人给另外一个男人送香包,实在是很奇怪。若是被人看见了,不好解释,何况这还是你送的香包,解释起来事实比误会还要离奇。不如这样,让邱季深陪你一起去找项兄,你再当面将香包交给项兄。这样即免了他在中间传话,如果有人说起,也容易找借口推脱,只当寻常朋友见面。”

  邱季深心说,那是什么名场面?!一个男人带着未婚妻去给情敌送示爱的香包?得亏叶疏陈想得出这样的办法,根本就是胡闹!

  叶疏陈笑说:“而且我们五郎对你是最深情的,不定等你转身走了,他就自己昧下了这个香包。你不如自己看着他嘛。”
  邱季深气道:“我是那样的人吗?”
  叶疏陈义正辞严道:“我说过了,你心里的自己是怎样的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别人眼中你是怎样的!你觉得自己不是,可要别人全然相信,可不简单。你干脆就来个干净利落,也免得这位姑娘白白担心。”

  邱季深说:“这样的事,人家怎么可能会同意去?叶公子你别闹了。你偷听也就罢了,怎么还跳出来指手画脚的?”
  叶裁月狠下心说:“你要是愿意带我去,我就敢去!我也想同项公子说个明白,希望表哥届时不要阻拦。”
  邱季深:“你不要冲动,与我赌气是没有用的。万事都可以商量……”
  叶疏陈一拍手道:“即使如此,那就去啊。这个时辰,他该散值回家了吧?这位姑娘,有事就该说清楚。该讨公道的讨公道,该求明白的求明白。”
  邱季深:“不是,我一个人去就可以了,我真会帮你送达的。表妹……表妹要不你再想想?非要做到这种地步吗?”

  难道她非要直面自己头顶戴绿?那到时候应该怎么演?
  这到底是什么惨淡人生?

  ·

  三人拉拉扯扯的,再带着一位婢女,竟然真的动身去找项信先。
  高吟远站在原地望眼欲穿。
  悔。

  

10176 3569611 MjAxOS8wNC8yNy8jIyMxMDE3Ng== http://m.clewx.com/book/201904/27/10176_356961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