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反将

书名:角色扮演是有灵魂的!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退戈 更新时间:2019-05-24 06:35:50

  
  从西市到项信先的家,有好长一段距离。
  感谢这一段弯弯曲曲的路途,消磨了他们的冲动,几人急走一段,到后面都冷静下来。
  随后无声地呈前后两列行走,各自用眼神交流。

  邱季深主动退到叶裁月的身边,商量道:“表妹,我知道你心有不愿,其实我能理解。但我们可以好好谈谈,不至于非闹到双方都不可收场的地步,你说是吗?我想你也是个能讲道理的人,这事对你我,或是项兄,都没有好处啊。”
  叶裁月低垂着视线,秀眉委屈地拧着,说道:“你若真愿意和我谈,又何必几次对我避而不见,百般寻找借口?”

  邱季深说:“前些日子我是真的忙,后来就搬去了新的住处,何来避而不见之说?”

  叶裁月:“我几次给你递信,你都没有回复。哪怕是回我一句也可以,可你不。”

  叶裁月最初见到失踪多年的“邱季深”的时候,就暗示了好几次物是人非,二人变化太大,已经过于生疏,怕会难以相处。当时“邱季深”什么反应都没有,态度极其敷衍。叶裁月就怀疑聪慧如他已经猜到了自己的想法。
  此后,她再想约表哥出来见面,对方却全然不理。这是代表什么,再清楚不过。

  她想做的事,是对方最不想面对的事,那有什么好谈的?

  她卑劣地想一想,凭自己如今的家室与才情,嫁给“邱季深”可以说是下嫁。对方不愿意面对也是正常。但她实在是,实在是不想叫这件事情毁了一辈子。明明她与项公子郎情妾意,不定会是一段圆满佳话,如何能接受这样大的变故?

  ·

  邱季深一刹那明白了对方所想。
  那应该是原身做的。原身最怕同“邱季深”的旧友相交,所以故意保持距离,以防被看出破绽,就更别说与曾经定过亲的女子了。
  但会做到这种地步,恐怕是因为两人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叶裁月说了什么叫原身极其忌讳的话,让她误以为对方是在试探,所以短期内连见都不敢见。

  但是这跟她有什么关系?

  邱季深毫无负担,铿锵有力地甩锅,说道:“可我真的不知道!你把信交给谁了?我没有见过。不信的话,你跟我回去同他对峙!唉,这些仆人,真是越发胆大了。”
  叶疏陈暗笑。还挺像这么一回事。

  叶裁月显然不也想信了她的瞎话。

  邱季深石破天惊道:“你如果是不满这桩婚事,其实可以直接跟我说的。我的确愿意同你商量。”

  叶裁月一惊:“当真?”
  叶疏陈同受惊:“你当真?!”

  邱季深无视了叶疏陈那颗不停争抢注意力的脑袋,对叶裁月说:“我骗你做什么?我也没有卑劣到非逼着一个不愿意的女人嫁给我。这不是互相折磨吗?”

  叶裁月先是惊喜,后又开始忐忑。猜测他会不会是想稳住自己,才故意说出这样的话来。或许等过了今天,不,只出了这条街,就不算数了呢?
  他们男人从来都喜欢骗人,怎么会在乎一个女人的想法?

  “是真的。”邱季深再次语出惊人,“如果你真的喜欢项兄的话,我就同你去跟他解释清楚,叫他不要误以为你是个轻薄的人。你放心,我不是为了劝你回去。”

  叶裁月仿佛内心被窥破,已完全没了头绪,断断续续道:“表……表哥?你、你是认真的?”
  叶疏陈更是难得失色,探手去试她的额头:“邱季深!是不是高吟远那厮在你的馄饨里下药了?你说出来,我替你去讨回公道!”

  邱季深挥开他的手,对着叶裁月满腔深情说:“如果要我们两个都迷惘痛苦,我希望起码你能过得好。只要你觉得这样可以,我就为你去做。别担心,天无绝人之路,你的将来,一定不会如你想的那么糟糕。表妹,表哥一定会帮你的。”

  叶裁月嘴唇翕动,无法出声。竟将求救的目光投向叶疏陈。
  叶疏陈呆滞片刻,缓缓退了一步。

  邱季深扯出一个安抚的笑容,朝着叶裁月鼓励点头。

  我绿我自己。
  这样就可以成了她宽仁大度的美名,之后也可以因为情伤不愈、难忘佳人,去推托各种姻缘说亲。还能叫项信先觉得有愧于她,这样的老实人,一定会一辈子都记得她的恩情。往后爬的越高,欠的人情回报率就越大。

  难怪古代大佬们拉拢小弟,都喜欢送没人。切身处地地想一想,确实是很有道理啊。
  还有比枕边人更亲密的关系吗?
  你睡着我的女人,想的却是……呸呸呸!

  邱季深说:“不要再站着了,我们走吧。”
  这等关头叶裁月却开始心生退意,她说道:“我不过一时冲动,还是下次再说吧。我仔细想想,此举实在不妥,有违礼数,表哥你不要放在心上,全当我胡言乱语。表哥,你要不要回去休息一会儿?”

  邱季深哪能放过她?
  这女人她娶又不能娶,害又狠不下心害。现在不帮忙,以后就没有机会了啊!
  她一把抓住叶裁月的衣袖说:“不,做好的决定,就不要推脱,下次不定就没有机会了。说是冲动,不如说是勇气呢?表妹,信我,既是想做的事情那就去做,一无所获也比追悔莫及好!”
  叶裁月心中纠结:“不用了。这过于唐突,这、这大错特错!”
  邱季深:“那就我来帮你说。你不过是喜欢一个人,有什么错?我都不责怪你,又有谁能说你错?你只告诉我一句,你喜不喜欢我,又喜不喜欢项信先?”
  叶裁月羞于回答:“我……”
  邱季深深沉点头:“我明白了。”说罢大步朝前走去。

  叶裁月紧紧跟在她的身后,还回头看了眼叶疏陈,指望他能说句什么。
  随便什么都可以,好叫她知道不止她一个人觉得荒诞。
  然而叶疏陈已经游离在外,脑子里装的全是震惊,只亦步亦趋地跟着他们。

  ·

  项信先果然如他们所料,刚从大理寺散值回来。他听人通传,快速换了身轻便的衣服,出门过来相见。

  项信先见到他二人,是有些惊讶,但还是彬彬有礼道:“邱兄是找我有事吗?既然来了,不如进去喝杯茶?”

  邱季深直接将香包递给他。

  项信先不解接过,在手中翻转了一下,问道:“为何要送我这个?”

  邱季深说:“这是我表妹送给你的。我今日来就是帮她问问你的意思。”
  叶裁月臊好了脸,不敢抬头去看。

  项信先顿时手脚慌乱,对着邱季深解释道:“不是的,你误会了!我与叶姑娘清清白白!”
  邱季深坚持说:“我知道,我没有误会。你不要激动。”

  “你一定是误会了!”项信先郑重其事道。
  他烫手似的将香包递回去,可是邱季深跟叶裁月都不肯接,他无措了,直接放到地上,然后退开一步道:“君子不夺人所爱,我是万万不会做那样的事的!邱兄你不要误会!”

  邱季深情真意切道:“这不叫夺人所爱。旧时的婚约不过是多年前的误会而已,当初我二人都不懂事,姑且就定着了。如今她能寻得良人,你二人郎才女貌,我看着高兴才是,怎会难过呢?”
  项信先急得面红耳赤说:“可婚约就是婚约!哪是轻易一句,说了就了了的?何况我与叶姑娘真是清清白白。不知你二人怎会有这样的误会!”

  叶裁月原本是期待项信先的回答的,可如今见他如此推诿,分明无意,面色不由惨白起来,不可置信地看着他。

  邱季深急了,说道:“项兄,我说的是实话!”
  项信先:“我说的也是实话啊!”

  叶裁月:“你是说我自作多情,还是赖上你项公子所以不要脸面了?”
  项信先忙对她说:“不是,不是那个意思!多谢叶姑娘垂青,但你怕是……”

  邱季深说:“你其实不用顾忌我的感受。我不会责备你。”
  项信先又对邱季深道:“君子不……”

  叶裁月:“你当初明明说是有意,我亲耳听见的!我一直拿你是真心,原来你不过是与他人玩笑?可你究竟拿我当什么人!”
  “所以我才说是误会,绝对不是我的本意!叶姑娘,我没有轻视你,可也没有抢他人所爱的举动!”项信先看着要捶足顿胸了,不停对邱季深道:“邱兄?邱兄你一定要听我说!”

  叶裁月信念崩塌还被冷落,捂着胸口重重喘气。

  项信先艰难组织语言,试图将它捋顺:“邱兄,我那时是因为高郎的事……”

  都这时候了还邱兄邱兄地叫,以为队友会给你回应吗?

  “我想你两个可能应付不来,不如一个一个来。这样,你先同我表妹讲清楚,然后再跟我说。总之你放心,我是一个宽容的人,绝对不会因此事对他人说一句你的不是。先告辞。”
  邱季深抬手一抱拳,然后匆匆逃开。

  项信先气极:“邱季深!邱季深我要先同你说清楚!”

  

10176 3570099 MjAxOS8wNC8yNy8jIyMxMDE3Ng== http://m.clewx.com/book/201904/27/10176_357009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