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一更

书名:角色扮演是有灵魂的!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退戈 更新时间:2019-05-30 14:41:53

  
三人各怀心思, 只有叶疏陈一个乐在其中的样子。

  邱季深无声叹了口气。
是命运罢辽。

  叶疏陈趁着项信先发愣, 揽着他的手臂突然一挥,从他手上抢过了画卷, 然后转到右手, 塞给邱季深。
项信先终于回神, 急着去抢, 又被叶疏陈一下子按住不得动弹。

  “嘘――”叶疏陈朝着他示意,然后继续拍他的肩膀安抚。
还没到需要鱼死网破的地步嘛。

  项信先整个人分明是要疯的模样,对着叶疏陈怒目而视。
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讨人厌的人呢?!

  叶疏陈坦荡笑了下, 对着项信先挑眉做口型。

  “项兄艳福不浅是吧?”

  项信先一身正气, 恨恨扭过头不做理会。

  叶疏陈推着邱季深,要她给自己附和。

  邱季深心说, 她要是有这样的桃花运,宁愿一辈子秃枝儿了。哪是艳福啊?是劫难啊。在古代做美男子真的太难了。

  三人之间的空气在躁动,但还是强行克制着自己的内心。

  外面叶裁月喊道:“父亲。”
叶父冷声道:“我方才听下人说,有个男人跟你一起进来的?”
叶裁月回:“已经出去了。”
“我怎么没有看见他出去?没听人说门口有人出去!”叶父厉声道, “你不要背着我做什么事,你别忘了你还是个未出阁的姑娘!你怎么能把男人领到自己的院里来呢?”

  叶疏陈又用脚碰了碰项信先,见他倔强地别着头坚决不理自己, 就侧过头在他耳边小声道:“你说, 他父女是装模作样, 还是真巧合而已?你是被请君入瓮, 还是误入狼窝?”
项信先耸了下肩膀,示意他赶紧走开。
叶疏陈饶有兴趣地笑了下。

  叶父在屋子里转了两圈, 眼睛犀利地在各个角落转动。嘴上问道:“你今天早上做什么去了?”
叶裁月说:“去找表哥。”
“你找他做什么?你还没死了这条心?”
“没有见到人。”

  叶父痛心道:“我几次三番好言相劝,与你讲明利害,你竟然一句也不听。你究竟是怎么了?越发离经叛道不知轻重!”
叶裁月心一发狠,咬牙说出了决绝的话:“我已决定非项寺丞不嫁。表哥那边,我是肯定要退婚的。无论父亲你说什么,女儿的话也讲得明明白白!”

  “你是着了什么魔!天底下的婚事从来都是父母之命,这样不知羞耻的话你也说的出口?”叶父道,“我一生光明磊落,如今年老却因你成了京城的笑谈,你自己听听,外面那些话还不够乱吗?这还不够,你要带累多少人?我若是你,都羞于见人,早一头撞死在那南墙上了!”

  邱季深与叶疏陈整齐一致地默叹摇头,项信先闭着眼睛唇间苦涩。
为什么总是不明白呢?有些事情就是强求不得。

  叶裁月朝他跪下道:“父亲,当初的婚事是您定下的,就因多年前一个决定,您非逼您女儿跳入火坑吗?”
“他哪里那么让你不喜欢?他不就是矮了些,娘了些,白了些?虽然看着不是那么男人,但起码老实啊,这样的男人,以后总是会疼你的!你与他过日子起码不会苦了自己。项信先那样的人,你拿得住吗?他现在就对你百般推拒,往后更加不会与你亲近!”叶父道,“你听为父一言吧!”

  邱季深捂住心口,那里正深深钝痛。
怎么要这样对她?这群人就非要以自己为参照物吗?

  叶疏陈嘀咕了一句:“直白地说,也太伤人了。”他当初可委婉着呢。
邱季深:我呸!

  这两父女一定是在逢场作戏,一定是的!

  叶父见她不理,又追问之前的问题:“那个男人呢?他是不是还在你这里?你是不是想以此要挟我?”
叶裁月低头垂泪。
叶父直接过去推了把屏风:“是不是在这儿?你给我出来!”

  眼看着叶父要在家里搜人,叶疏陈也不指望对方会略过床后这一块,毕竟这里真的太显眼了,于是对着项信先问:“准备好了吗?”
项信先皱眉:“什么?

  叶疏陈直接动脚把他踢了出去。
项信先猝不及防,险些栽倒,打了几个趔趄才勉强稳住。回头看了一眼,又站直看了叶父一眼,整张脸涨到通红。

  场面一时非常尴尬。

  叶父看见他,神情稍怔,还保持着方才的动作一时不能回神,随后指着他怒骂道:“项信先!果然是你!你这登徒子,斯文败类,你竟然敢进我女儿的闺房!枉老夫曾经还高看过你,不想你竟是如此狂徒!你说,你想做什么?你要坏我女儿清誉!”

  他暴怒上前,撸起袖子就要动手。

  项信先绕着桌子后退躲避,知道此事严重,必须解释,忙道:“先生喜怒,还有其他人!晚辈绝不是来轻薄的,实在是有缘由。”
叶父:“你胡说八道!你以为我叶家是什么地方,以为我女儿是什么样的人!”
项信先正准备大咬出叶疏陈,没想到对方先从床后跳了出来。

  冷不丁一人出现,叶裁月细声惊呼,叶父看着是要昏昏欲倒的样子。

  他颤抖道:“长……长公子?你――”

  叶疏陈说:“您不要误会,我是陪邱季深来的。并无它意。”

  叶父话都说不利索了:“邱……”

  邱季深低着头,紧跟着落魄走出来。

  叶父猛抽一气:“还……还有谁?”

  叶疏陈说:“还有谁我就不知道了。不过我们就三个。邱郎,你有什么想说的?”

  邱季深抬起头,神情悲恸,“我方才都听到了!我没想到,你们是这样看我……罢了,再会!”
然后率先穿过前方两人跑出门去。
叶疏陈夸张喊了一句:“邱郎你等等我!”跟着飞一般冲出门。

  项信先随后反应,背对着墙面,一步一步朝外面挪动,出了视线,马上抬脚飞奔。

  三人身后传来叶父惊天动地的怒吼:“给我追!”

  叶疏陈很快追上邱季深。
“你跑太慢了!”他直接将人扛了起来,朝着院墙的方向赶去。
到了墙边,身轻如燕,踩着几个借力点,敏捷地攀了上去。再帮着邱季深稳稳落地。
只是邱季深被晃得有些头晕。

  项信先是跟着他们跑的,毕竟他对叶府不熟。虽然跑得不慢,手脚也算有力,但要拿这种技术爬墙来要求他,真是要为难他了。
眼看着被叶疏陈带向绝路,身后又有奴仆要追赶而来,他顿时慌了,开口喊道:“叶兄!叶兄!”

  叶疏陈从墙后探出一个脑袋,幸灾乐祸道:“做什么?你以前好像不与我称兄道弟啊?”

  项信先真是吃了他的心都有,但也只能狠狠咽下去。
“帮个忙!”项信先伸出手道,“叶公子,求你了!”
“项公子都求我了啊?那好吧。”
叶疏陈,还是翻身下来,帮忙托着他一起爬上去。

  三人出了叶家,逃出生天似地一声长叹。

  邱季深小跑着催促道:“快走,后面的人还在呢!”

  随后几人又跑了一阵,才放缓速度,在街中间慢慢走着调整呼吸。
好在并没有人追出来。对方应该不想将事情闹大,所以任由他们逃了。

  “我究竟都在做些什么?”
项信先冷静下来,捂着自己的额头,整个人陷入疯狂的自我怀疑:“怎么会变成这样?”

  “不要想了,你们是还好,我才惨了,我得罪了我的……额……”邱季深掐指一算,这些亲疏远近的关系实在是算不清楚,只记得叶裁月喊她爹叫姑丈,这关系一时就卡住了,系统也不给她提示,半天才闷出一句:“我的叔?”
项信先惊道:“他不是你舅舅吗?”邱季深恍悟:“哦,原来他是我舅舅啊!没关系,反正男的叫叔女的叫姨,都差不多嘛。”
叶疏陈说:“不要为难他了。他爹都不是一个合格的爹,你还要他记得自己的舅舅是谁吗?何况那也不算是他亲舅舅,只是他大哥的舅舅。”

  “这个可以不说,下一个问题却不能不说!”项信先拦到他二人面前问,“你们为什么会在这里?”

  邱季深握紧画卷,与叶疏陈停住脚步。脑海中想了好几个说辞,正准备开口,系统发出了提示:

  【项信先终于还是问出了这个问题,你对他心有愧疚,并不想与他就此决裂,你决定回答他:
【A:其实都知道答案的事情,何必自取其辱呢?对不住了。
【B:一是好奇她说的事,二是担心她其实在设计陷害你。
【C:你若要问,我就告诉你,只是巧合罢了。
【D:都是叶疏陈逼我的!】

  

10176 3572734 MjAxOS8wNC8yNy8jIyMxMDE3Ng== http://m.clewx.com/book/201904/27/10176_35727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