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三十八章;无涯 生前身后 风云暗涌

书名:浮生一枕华胥梦 上传会员:绝密style 作者:蓝莲生 更新时间:2019-06-12 13:02:38

  “无涯,无涯。那个时候,他还是一位悲天悯人怜悯苍生天下的僧人,因战乱孤死他乡的女鬼。他因为她,失去灵魂,失去过往,失去感情,失去希望。她因为他,堕入轮回,生生世世,不得善终,永世孤独。女鬼终是再见了无涯一面,对两人来说,亦再是苦海无边……”

  诗曰;

  众神草原野花茫,琴声呜咽泪无全;

  送君九月埂河北,十年沧海不由君。

  曲如眉将心神振作,依旧是一言不发,整个心思都在这奇门遁甲八卦图中;

  大战苍龙之后,她早已心力枯竭,喉咙发痒,涌出的一口鲜血,又被她暗暗咽了下去。

  凝聚全身真气,努力的在半空中徒手画了一张洛书河图来——河出图,洛出书;随手又幻化出一个试盘,金灿灿,剥夺了众人惊叹不已的目光。

  众仙友相互对视了一番,计从心来,看着曲如眉和她眼前的河图洛书,口中还不停的默念道;“河出图,洛出书;天一,地二,天三,地四,天五,地六,天七,地八,天九,地十,天数五,地数五,五位相得各有合;天数二十有五,地数三十,天地之数五十有五,此变化而行鬼神也。”

  曲如眉眉头紧锁,目光空灵,神秘异常,众仙友见她神情呆滞,脱口而出便是一套一套,不知修炼的是什么法门;

  只是这碧水寒潭阵法诡变异常,绝不给众位思索之余,潭冰融化,南风拂面,霎那间这湖面上便是碧绿一片,步步生莲的璀璨景象,已是今昔不同往日。

  不食人间烟火气,

  能传天上电花书。

  ……

  众仙友心中闪过一思诡异的念想儿,纷纷拔出腰间佩剑,小心翼翼;向身后挪动着步子。

  此时此刻,碧水寒潭鸦雀无声,秉持呼吸,小心谨慎,不敢有一丝马虎。

  就在此时,石言玉大叫一声,措不及防,脚跟不稳,一个廊沧,坠入潭中,踪影全无。

  ……

  待众人反应过来之时,为时已晚矣;只是这一幕,众人全都看在眼里,至于是谁做的手脚,无从分辨。

  夜展离乎道;“众位小心,这并不是白莲花,而是白玉兰,遇仙成仙,遇魔成魔,也不知是什么人硬生生将这花施了妖法,如今竟然有了食人的本事!大家千万不可掉以轻心!“

  众仙家纷纷惊呼道;“什么,食人花嘛?”

  夜展离道;“不错,食人花!”

  众人之中的影寒寻,眼露威光,眉间轻佻,起了歹念,眼光流转,计从心来。

  摸准了时机,这便要先下手为强,心想着还是先除掉一个是一个。

  遂疑道;“夜兄,这食人花不会是你倒的鬼吧?自从你入了碧水寒潭,我就注意你很久了,大战苍龙之时,你鬼鬼祟祟,默不作声,隐蔽在众人身后,还不肯挺身而出,怎么如今即将大战朱雀,你却来了精神,这未免也太……”

  话音未落,众仙友听了这番言辞,心中明了,已经有了揭竿而起的架势。

  不言而喻,众人心中与影寒寻早已达成了共识,纷纷将矛头指向夜展离,更是对夜展离起了防备之心。

  夜展离虽然默不作声,但大家心知肚明,夜展离一定深藏不露;只有曲如眉凤眼微闭,似乎在洞察着什么。

  ……

  顾月华此时,不慌不忙,闪身移步到曲如眉身边,低语道;“还没怎么样,就开始内乱了!”

  曲如眉瞥了一眼顾月华,微笑道;“有好戏看了!”

  顾月华嘴角微微上扬,不被察觉的神秘涌上了眉梢,低语道;“你以为,你真的能置身事外?”

  曲如眉轻轻眨了眨眼睛,长出了口气,慢声细语道;“我倒是有这个打算!”

  顾月华冷“哼”了一声,将那些道貌岸然的家伙放在了自己的视线范围内,语气舒缓,笑道;“如果这也是考核一部分哪?”

  曲如眉花容月貌,似笑非笑,轻轻撩动明眸,活泼道;“那就更有意思了!你说那个叫“子元”的上仙,一定是在外面看我们的热闹吧!”

  曲如眉看着这些人,仍旧不知道她们葫芦里卖的什么,只觉得气氛有些不对,一反常态了许多,但实在是说不出哪里不对劲。

  顾月华深深吸了口气,脸上不再有一丝轻心的表情,冷道;“你以为那?如果这些是他一手策划的那!”

  曲如眉听了这句话,有些毛骨悚然,不过她还是单纯的冷“哼”了一声,不以为意的样子,慢言道;”看来,我们当中是有奸细了!“

  顾月华看着那些指手画脚的仙友,冷道;“我看,未必!”

  ……

  曲如眉“呵呵”两声,又瞥了一眼月华,白眼道;“那你倒是说说,怎么个未必法了?”

  顾月华将身子又朝曲如眉靠近了一些,但依旧面无表情,目视前方,一副隔岸观火的态度,机敏道;“如果,按照你的河图洛书来分配的话,着哩的人就太多了;你以为他们都是傻子吗?即使不懂奇门遁甲之术,数数还是数的明白的!”

  曲如眉洗耳恭听,并不看着月华,若有所思的一言不发,心中阴晴不定,继续听月华说道;“你那一套‘天一,地二,天三,地四,天五,地六’……的加起来正好五十五人,那么剩下的这几十人就会被淘汰出局,你觉这些人会怎么做哪……“

  说到这里,曲如眉不可思议,用措愣的眼神看着顾月华,月华感觉到电光闪烁,低头对着曲如眉的眼睛看了一眼,又继续目视前方,默默道;“你不用用这种仰慕的眼神看着我,连我都能明白的道理,那些人怎么可能不明白,能参加蓬莱考试的弟子没有一个是草包,你的五十五人的计划,哪些人怎么会不清楚,”

  曲如眉若有所思,波澜不惊道;“你是说,相爱相杀!”

  月华静观其变,冷漠道;“相爱相杀还算人道!就怕是借机报复,接下来可就那么好看了!”

  曲如眉突然看像月华,幡然醒悟一般,道;“你的意思是说,他们原来就苦大仇深!”

  月华转脸看着曲如眉道;“你说着了,可但是苦大仇深还不至于。你没看吗?他们为了能留下来,都已经逼红了眼,这几个人里面,可是有很多年都没考上的,你觉得他们味了这词考试会怎样?”

  曲如眉听了这番,几乎是惊讶不已,一语点醒梦中人,正色道;“不错,如果按照这个分析,它们为了自己的后路,确是想的周到;与其被动出局,倒不如先发制人,事先淘汰一个,算一个!”

  顾月华看着曲如眉开了窍,遂无奈的摇了摇头,继续听曲如眉道;“原来这些人早就发现这食人花有问题了,只是都保留了私心,看来石言玉的失踪,定是有人故意为之,可惜的是,他们太心急了!”

  月华接道;“是你太轻敌了!”

  曲如眉转头对着月华观察道;“你什么意思!”

  月华并不看相曲如眉,依旧平视前方,将那些人的一举一动尽收眼底,月华道;“我算是看出来了,这些人早就认识,只是故意假装不认识,为的就是掩人耳目!”

  曲如眉着急道;“掩人耳目?谁的耳目?”

  月华看着曲如眉,二人相视一眼,只觉得后背发麻,一种不良的预感涌上心头;

  月华继续观察这些人的举手投足,似笑非笑地冷“哼”了一声道;“食人花没有问题,是这些人有问题!”

  曲如眉不解,但这种令人毛骨悚然的气氛开始逐渐蔓延全身,警惕道;“你是说,这些人本来就知道这一关会有食人花出现!”

  顾月华长出了一口气,淡定道;“夜展离是新人,那个刚刚被食人花吃掉的石言玉也是新人;这些人对付的就是新人。

  我们俩之所以没成为他们的敌人,不过也快了,之所以还没被视为眼中钉,那是因为他们觉得留着我们还有用,至少能帮他们省点力气。

  但是,一旦我们帮助他们破了最后一关,他们便可以群起而攻之,将你我二人杀之而后快!”

  曲如眉愣愣道;“我们被算计了!”

  顾月华道;“你才反应过来,被算计的不止你我,他们也被算计了!”

  曲如眉道;“被谁算计了?”

  月华道;“还能有谁,当然是蓬莱了!”

  曲如眉不解,追问道;“蓬莱?什么意思?”

  月华叹气道;“等或者出去,我在告诉你!”

  曲如眉道;“那现在那?”

  月华道;“你真是太单纯,现在最要紧的是找出还有多少新人,先结盟再说!”

  曲如眉担心道;“那夜展离怎么办?”

  顾月华叹气道;“你还有心思顾及他,他可比你想象的要有本事!”

  曲如眉疑惑道;“你怎么知道!”

  顾月华不屑道;“蓬莱考试每年都是同样的题目考核,换汤不换药,他们比咱们清楚;夜展离虽然是个新人,但他也是有备而来,你看他不慌不忙的样子就知道了!”

  ……

  就在这时,夜展离乎然愤道;“都什么时候了,你们还来着一手,一定要用这种方式铲除异己吗?”

  月华道;“你看,我说什么来着,夜展离早有察觉,开始挑拨离间,声东击西了!”

  曲如眉道;“那也德看他的本事啊!”

  月华不解道;“你还不服气……论学问他不如你,但是论计谋你不如他!”

  就在这时,一个叫陌千叶的忽然从人群中站了出来,主持大局,笑道;“好了,你们都怎么了,大家都是朋友,干嘛非要弄的鱼死网破,我还是那句话,大家不要紧张,我看夜兄一定有什么难言之隐,只要他说清楚,我们便可依既往不咎!”

  月华微闭双眼,观察着这个叫陌千叶的男人,分析道;“这个陌千叶,阴的恨,表面是在为夜展离抱不平,其实是在难为夜展离,只要夜展离露出一点纰漏,他们便可乘虚而入,不给对方反击的余地。”

  曲如眉不语,夜展离气道;“我有什么难言之隐,大战苍龙,我是什么都没有做,那是因为我不清楚这里的阵法,可是就在刚刚,曲兄第他默念奇门遁甲时我才有了一些眉目,我只是返现了食人花,想救大家而已,你们怎么可以这样怀疑我?”

  陌千叶道;“好,那你倒是说说,你是如何识破这食人花的?”

  夜展离谈了口气,无奈道;“其实识破这食人花也并非难事,只是你们对植物了解太少而已!”

  夜展离刚说完,众仙友倒是有些不满,纷纷强词夺理道;“什么?你的意思是,我们见识短浅喽……”

  月华长出了一口气,压低了声音对曲如眉道;“听见了吗,夜展离很聪明,假装气急败坏,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却巧妙的将话题重新引到食人花上,那些人即使步步紧逼,也只能从食人花这一个线索做文章!”

  夜展离笑道;“夜某并没有这个意思,我对食人花这种植物也只是知道个一二罢了!

  ……

  此时人群中传来了上官浩云不满的语气,冷道;“好了,好了,夜展离,你自己说明白就好,不要耽误大家的时间!”

  月华看到上官浩云,忽然笑道;“曲兄弟,这个上官浩云一定是个新人!一会你先让他进入朱雀阵法之中;他若是个聪明人,经历了这一案之后,定会领你这个人情的,结盟就成功了!”

  曲如眉冷笑道;“月华,你是怎么知道这些人相识已久?”

  月华道;“一进场,我便注意到,这些人一直走的很近,还是用眼神交流,传达信息,并且在危难之时,随口便能叫出对方的姓名,这难道还不能说明问题吗!”

  曲如眉不屑道;“就这,我也能!”

  月华点头,正色道;“好,假设这些凡夫俗子都有你的这般灵力过人,那他们为什么还会在这里参加考试?再说,你会和一群陌生人用眼神交流并且传达信息吗?他们虽然没有言语上的沟通,但是用心音功夫来对话的方式,你不能忽略不计!”

  ……

  曲如眉不屑一顾的看了一眼月华,但心里却对眼前的这个男人佩服的五体投地,正色道;“那眼下怎么办?”

  月华快速的思索下一步的行动,正色道;“静观其变,如果夜展离自己逃过此劫,你就站出来,揭穿他们!”

  曲如眉道;“众矢之地呗!如果他没有成功那?”

  月华道;“我这是在自救!如果他没有成功,你我就难逃此劫了!他们会逼着我们帮助他们破解奇门遁甲,然后再将你我二人溺死在这碧水寒潭,悄无声息。”

  曲如眉心里明白,只是依旧气不过自己刚一出山,便遇到这样匪夷所思的事情,一时难以接受,对着月华便气道;“不懂……”

  顾月华心平气和道;“你不要激动,我切问你,一对一,你能打几个?”

  曲如眉得意道;“各个击破!”

  月华道;“那群起而攻之那?”

  曲眉思索片刻,依旧不敢冒大,不忿道;“难有胜算!”

  月华坦然自若道;“那么只有让这些人知道,现在这种情况,没你不行的;更不要让他们把你我当成不知所以然的傻瓜,这些人才会对你有所忌惮,才会放弃对你的攻击,给我们赢得更多的机会和时间结盟!”

  ……

  曲如眉和月华结盟的打算达成共识之后,又听夜展离顿了顿,志得意满的道;“这荷花属毛茛目睡莲科,是莲属二种植物的通称。又名莲花、水芙蓉。是水生草本花卉。地下茎长而肥厚,有长节,叶盾圆形。单生于花梗顶端,花瓣多数,嵌生在花托穴内,坚果椭圆形,种子卵形。荷花全身皆宝,藕和莲子能食用,莲子、根茎、藕节、荷叶、花及种子的胚芽等都可入药。其出污泥而不染中通外直,不蔓不枝,濯清涟而不妖。

  而玉兰则不同,枝广展形成宽阔的树冠;树皮深灰色,粗糙开裂;小枝稍粗壮,灰褐色;冬芽及花梗密被淡灰黄色长绢毛。叶纸质,倒卵形、宽倒卵形或、倒卵状椭圆形,基部徒长枝叶椭圆形,先端宽圆、平截或稍凹,具短突尖,中部以下渐狭成楔形,叶上深绿色,嫩时被柔毛,后仅中脉及侧脉留有柔毛,下面淡绿色,沿脉上被柔毛,玉兰经常在一片绿意盎然中开出大轮的白色花朵,因其株禾高大,开花位置较高。新诗已旧不堪闻,江南荒馆隔秋云。多情不改年年色,千古芳心持赠君。“

  众人听夜展离说的头头是道,一时间毫无反驳之理,哑口无言,失去了铲除夜展离最好的机会。

  夜展离左看看,右看看,巡视了一周,笑了笑,继续道;“你们看,如今的白玉兰,生长在水中,有大有小,而且如不细细观看,还真的无法察觉它的异样之处,就是玉兰花的叶蔓皆为血红色,我曾在一本古书上看到过这样一句话,事事反常即为妖,难道你们不觉得吗?刚才那位仙友的下场,还不能说明问题吗?”

  月华低头对着曲如眉低声道;“他过关了,该你上场了!”

  ……

  曲如眉叹了口气,好似滨临大敌一般,鼓足勇气,对着那群人扬声道;“众位仙友,清听我说两句,其实你们早就已经看出这食人花的问题,不愿意讲出来的原因,大家都心知肚明。“

  众仙友听出曲如眉话中有话,相互快速的对视了一眼,便纷纷转身,用质疑的眼神看着她。

  曲如眉故作淡定,不慌不忙,继续道;“只是,你们当中的夜展离第一个将实情说出来,识破了你们的用心,你们就认定他是奸细,其目的不言而喻。”

  众人欲要反击,被曲如眉机智的制止,语气加重,继续道;“可是,现在,还不是铲除同僚的时候;我的意思是说,如果想留下来成为蓬莱的弟子,就必须靠自己的本事,耍这些小人的把戏,实在令同道中人所不齿!”

  就在此时,人群里的上官浩云不解问道;“我说曲兄,你说这话什么意思?”

  月华附耳低语道;“我说对了,上官浩云的确不知道这里面的猫腻,他是个新人!”

  曲如眉喵露喜色,冷”哼“一声,笑道;“我什么意思,大家心里明白,只是这个阵法,你们也看到了,没有我,你们任谁也不要想着出去;与其在这里内斗,鱼死网破,还不如留点力气,随我并肩作战;我保证,你们每一个人都能派上用场!”

  ……

  月华轻轻探了口气,低声笑道;“小心引火自焚!”

  曲如眉回头看了一眼月华正色道;“不是你让我这么说的吗!”

  月华惊叹道;“可我也没让你说保证他们都有用处吧!”

  曲如眉放松了神情,无奈道;“我自有分寸!”

  ……

  众人小心翼翼,躲避脚下的那些若隐若现,若动若出的白玉莲妖花,只是这花,神出鬼没,不时间,便已延绵流连,无限千里。

  曲如眉脚下凌波微步,处处小心,口中依旧念道;“戴九覆一,左三右七,三四为肩,八六为足。”指点着众仙友踏在了安全的玉兰花上。

  夜展离惊艳道;“曲公子,你真是好博学啊。”

  曲如眉似笑非笑道;“过奖!”

  夜展离关心道;“曲公子,只是这奇门遁甲之术需要深厚的内力来支撑,我看姑娘已经赢了一个回合,这一回合就由在下代替姑娘如何?”

  曲如眉面露喜色,道;“那就有劳仙友了!”

  月华道;“夜展离果然不简单,这一局,他代替你布阵,能力已然明了,不论之后如何,他都可以顺利过关了,就连你受了内伤,他都知道!只是可惜,不知道他的来历?”

  曲如眉笑着”哼“了一声道;“那我们先调查调查?”

  月华白了一眼,道;“没时间!”

  曲如眉对着月华也白了一眼,道;“废话!“

  ……

  月华故作不见,但看夜展离,剑指前方,扬声道;“天地之数五十有五,天一生水于北,地二生火于南,天三生木于东,地四生金于西,天五生土于中,阳无耦,阴无配,未得相成。地六成水于北与天一并,天七成火于南与第二并,地八成木于东与天三并,天九成金于西与地四并,地十成土于中与天五并。”

  夜展离说完,月华忙道;“曲如眉,该你了!”

  话音刚落,众人眼见着几个白影快速闪过,已将东、南、西、北、东南、西南、东北、西北四面八方五十五为尽数占领。

  曲如眉道;“还伦的道我嘛!”

  月华惊讶道;“还真是麻利啊!”

  就在这时,月华耳边有人低语;“月华君,这才那儿到那儿啊!好戏还在后面那!”

  月华回头一看,只见少年;“面若中秋之月,色如春晓之花,

  鬓若刀裁,眉如墨画,面如桃瓣,目若秋波,虽怒时而若笑,即嗔视而有情。转盼多情,语言常笑。天然一段风韵,全在眉梢,平生万种情思,悉堆眼角。

  月华忙问道;“敢问兄台尊姓大名?”

  那人不急不躁道;“冷继尘!”

  月华道;“失敬,失敬!”

  曲如眉也凑过来道;“你不是和他们一伙的吗?”

  冷继尘笑道;“难道认识,就必须是一伙的吗?”

  曲如眉道;“这个阵法还没结束那,你要不要参与一下?”

  冷继尘笑道;“愿意效劳?”

  曲如眉伸手指了指,笑道;“中央正中点位归你了!”

  冷继尘道了一声“多谢指点!”便飞身而入朱雀阵眼之中。

  月华道;“你把这么重要的位置交给他,你就不怕他到头来反咬你一口?”

  曲如眉道;“如果真是这样,他就不会找我们来了!”

  月华道;“没有你,他也一样能成事!你看他眼神坚定,坦然自若,胜券在握,并不像是求助!”

  曲如眉疑虑道;“你的意思是,他来结盟的!”

  月华目视远方,若有所思道;“不排除这个可能!强强联手才能有的更大的胜算!”

  曲如眉不忿道;“这些人一个比一个有心计!”

  月华道;“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初来乍到,就被人看的一个通透,说你见识浅,你还不服气!”

  曲如眉道;“你什么意思啊?”

  月华道;“你大战苍龙之时,你的能力就已经展示过了,你什么水平,一目了然,他们现在没对你动手,是对你还有顾虑,一旦让他们发现,你没过多的本领,他们就会盘算着用什么办法对付你,到时候连我也帮不了你!”

  曲如眉笑道;“你不也是和我一样吗!”

  月华道;“其实我也有所保留!”

  曲如眉听了这话,气道;“你……“一时语塞。

  月华若有所思,沉吟片刻,眼神又像四周观察了一番,一个模糊的记忆突然传进了脑海,忽道;“这地方,以前我好像来过!”

  曲如眉惊叹道;“什么,你认识他们?”曲如眉自然清楚,一个人对一个地方过于熟悉,不是曾经经历,就是前世记忆。

  月华道;“有点熟悉!”

  ……

  曲如眉此时已经露出了对月华的防备之情,对着月华上下打量了一番,似乎在分析这什么,目光严肃而凌厉,正色道;“顾月华,你到底是什么人?”

  月华同时也在打量分析曲如眉,正色道;“我从冥府来!”

  曲如眉惊道;“那我为什么不认识你?”

  月华听的曲如眉的疑问,半眯着双眼,不发一言,曲如眉这才反应过来;“顾月华,你在套我的话!”

  月华冷笑道;“当你现出孔雀真身的时候,我就对你有所怀疑,没想到你还真与冥府有关!“

  曲如眉有些不自在,强颜道了;“那又怎样!”

  顾月华冷到;“冥王和你什么关系?”

  就在顾月华想要继续追问的时候,地动山摇,刹那间金光闪过,那罗列在朱雀阵心的五十六仙友,随着金光一闪即逝,不见踪影,众人惊吓过度,手忙脚乱,一时暴雨倾盆,一念之间,变化无常。

  应怜屐齿印苍苔,

  小扣柴扉久不开。

  ……

  曲如眉追寻着月华的身影,走进了这似梦似幻的一片浩渺的竹林深处,只见林内深处,三三两两,正是穿着白色衣袍,戴着白色面具,切鬼魅异常的身影,恍惚在竹林中穿行。

  而此时的平静缺被远处却传来的高头大马,埋头踱步的兵戈之声打破,那是穿梭在细雨如丝之间濒临死亡的生息。

  顺着她的目光继续看过去,在浩瀚的竹林掩的映之间,一座座外形酷似千百年间故旧老城的围屋一样的巨大环状建筑,它正在安静的沐浴在丝丝缕缕的细雨之中,环顾着泥土的芳香,这样的安逸令他并未察觉四周的危险。

  伎馆外一个没有围栏的全竹小桥全部被漆成黑色;曲如眉走近些,只见着重重叠叠相互交错掩映其中,圆形的屋子尽是竹子搭建。

  竹屋分为上下两层,二层的横梁上方多悬挂着不少古铜色的灯笼,明明灭灭。

  又有几个身穿白色长袍,头戴雪白面具的伎人以不同的姿态或侧卧、或斜躺在灯笼下。

  伎馆的中央悬挂着一张大大的白卷,古老的文字镂空在卷上,疑似伎人们练习的歌词。

  而整个伎馆,最夺目的是一道全竹搭建,宽约五米,长数十米的瀑布状“滑梯”,从远处摇曳的竹林峰顶,坡度陡峭地跨入伎馆中心。在最高的峰顶上,一个着白袍、戴面具的伎人安然侧卧。

  曲如眉好奇,飞身前去,将那面具撕下,震惊之下,失声唤道;“月华……为何是你……”

  诗曰;

  一场游戏一场梦,人心叵测知天命,

  腹之所藏何从显,多行不义必自毙。

10188 3576964 MjAxOS8wNC8zMC8jIyMxMDE4OA== http://m.clewx.com/book/201904/30/10188_357696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