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10、天才都是怪物

书名:大美时代 上传会员:一念天堂 作者:中秋月明 更新时间:2019-05-16 15:12:32

  万长生这个考生,来到大美强化培训班不到24小时,简直有点成为全班众矢之的的感觉。

  隔壁两三个教室的考生都闻讯过来看热闹了。

  这是哪家达官贵人的X二代么?

  还要赵磊磊这样的大腕来蹲在旁边悉心解说?

  眼前看到的场面很容易让他们觉得不忿!

  他们的当然不知道这条脉络,是因为外面黑板上那幅丁头鼠尾描带来的关注。

  看看万长生画出来的这唯一一张复印件或者照相机作品,只能说是技法很惊人,没谁能不顾大关系的这样从一边扫到另一边,还有模有样的不出错。

  但是单论画本身,这些培训过几年的考生都能鄙夷他不过是画得像罢了,参加考试能不能得高分都看老师的心情。

  艺术,不是画得像就行。

  曾经有个市面上的老行当,叫做炭精像,现在很多旅游风景区的古街上还能看见,招揽生意的样品以小燕子或者马爸爸居多,就是把炭精粉末,用毛笔或者别的工具,甚至就是手指,抹出来画成人像,这在以前相机没有发明乃至普及的时候,很多人挂在家里的祖先像甚至遗像,都是用这种方式画出来的。

  古时候的文人墨客就极为瞧不起这种有点西洋画特点的玩意儿。

  所以到现在学院派的艺术家都会无比鄙夷这种手艺人活计,认为没有艺术性。

  这当然有门户之见,但也说明了区别。

  艺术必须得提炼,哪怕是考生这个时候都在灌输这种要提炼重点、最美闪光点的意识。

  万长生不问三七二十一,看见什么画什么的照相扫描式做法,自然会被考生们嗤之以鼻。

  肯定是闭门造车的练了好些年,现在遇到瓶颈,积习难改了吧?

  任你来什么大神,这种根深蒂固的歧途,一旦走进去就很难走出来了。

  历史上,能从手艺人转变成大师的,只有一个。

  六七十岁以前都是炭精画级别的民间艺人,后来却老来俏的齐白石。

  其他人一辈子都摆脱不了手艺人的命运。

  因为手上的活路一旦形成习惯,特别是这种明显有很多年功底的习惯以后,很难改。

  不由自主的就会画成以前的样子。

  这种走岔道的考生,其实真的挺多,也许就是启蒙老师带错了路,又或者是一直凭着爱好自学。

  以为画得像就是好。

  那不如买个拍照手机啊。

  艺术就等于是得有P图的功能!

  赵磊磊很喜欢拿手机来打比方:“P图你都不懂?”

  万长生其实是很尊师重道的,但他觉得赵磊磊明显是喜欢这么蹲着,所以他也没在意这个细节:“我没用过手机……但我可以马上去买个,也没啥用啊。”

  赵磊磊确实很舒坦的把手搁在自己膝盖上,好像跟一起大便的老朋友聊天:“一堆东西里面有主次关系,同一个物件上又有主次关系,再细化到哪怕这点石膏体上被擦伤的痕迹也有远近关系,西洋画素描训练的就是这种不断理清主次关系的观察力,从而对形体结构无比清晰,抽丝剥茧的一点点把简单物体复杂化,这样你遇见复杂的人体和更多物体时候,才能游刃有余的简单化处理,明白了吗?”

  周围站着的学生其实有些已经在频频点头了。

  很多培训班的老师自己都说不出来这种东西,只会示范怎么画,然后让孩子们自己悟!

  他们大多是从十四五岁开始学画画,能悟出来的都是有天赋。

  很多孩子画到这个时候,都只能说是老师怎么教我怎么画,为什么就说不出来了。

  但赵晓磊就真的像玄幻小说里面的天阶高手,跑到这初级学堂来,由浅入深的给万长生说了这番道理。

  万长生二十岁成年了,高考成绩还很不错,已经有了完整的思维学习能力,又浸淫了画笔十多年,这时候再让他看那示范画册上的素描范画,就和昨天晚上看到的感觉是另外一本书。

  昨晚看的是黑白灰关系,他以为照着这样画出来就可以糊弄考试。

  当然,凭借他这种让人惊艳的照片打印术,没准儿他真的能糊弄过去。

  但赵磊磊却在这个时候跳出来,告诉他门道在哪里,不啻为让无字天书多了说明书。

  也让万长生那种糊弄文凭的初衷,有了点变化。

  就在补习生们惊叹大师的独特视角时候,赵磊磊还笑言:“歪果仁其实蛮傻的,他们就喜欢把画画也搞得像科研似的方法论,只要掌握好这个方法论,无非就是个看谁能堆砌更多主次关系的画面游戏罢了。”

  万长生的反应是淡淡的:“呵呵,还有点意思……”

  然后在后面一大群补习生差点被他这种很LOW的装逼给翻倒,有几个女生甚至想破口大骂他不尊重赵老师的时候,这货已经埋头从那半张白纸的另一边重新开始画!

  当然他画的是面前物体的另外半边,同样还是那种唰唰唰的打印模式,可内容却变成浓妆淡抹总相宜的虚虚实实!

  赵磊磊不得不半蹲起来,才能看到万长生在另一边绘制的画面,脸上的笑就有点按捺不住那种,偷偷把手机举起来拍摄!

  就像昨天晚上自己对着示范画册参悟了一阵,万长生就自以为搞懂了什么叫素描,不就是黑白灰的光影关系么。

  现在他又秒懂,哦,原来不是要所有地方都画得清晰,远的虚点,近的实点,这多简单。

  走着!

  那些关注着赵磊磊动态的补习生,这下是真的下巴都要掉地上。

  谁特么说习惯养成以后,走岔道很难改的?

  眼前这个怪物简直就是即插即用的那种知错能改,马上换了个打印模式的感觉!

  最让人无语的是,明明从另一边画过来,最后竟然在画纸中部和之前的画面无缝对接上了!

  严丝合缝的那种对接!

  感觉他脑海里面似乎有张谁都看不见的底稿。

  这么看似信手拈来的唰唰唰,却极其严谨的跟底稿分毫不差。

  而且两边有截然不同的画风,判若两人的味道。

  就是刚才赵磊磊拿手机拍两张不同效果照片,再这么切换对比的感觉。

  看似接上的中缝,却有一边是高清画面,另一边带点朦朦胧胧的对比,画质不同步啊。

  赵磊磊一直忍住要笑,稳稳的举着手机俯拍万长生打印画稿的视频,这会儿心满意足的哈哈哈结束。

  低头指着万长生新的半边画:“你懂了我的意思,但表达还有错,虚虚实实应该有层次,分出最实最虚然后各自一级级往下推,整幅画最重点最闪光的地方最实最精细,然后次之,直到和虚接上,反过来虚也是从最无关紧要的虚无,逐渐变实,你现在就是要么虚要么实,跟手机算法一样的机械,没有分出层次来,懂了吗?”

  万长生认真的再看眼那张范画,右下角花体签着赵磊磊的名字,确实是十多年前,可能他还在读附中时候的习作了,到现在还足以当做考生范画。

  画面中确实充满了纷繁复杂的虚实变化,灵气十足!

  昨天万长生还看不懂这种虚实变化的感觉,这会儿他就能融会贯通。

  这一切都来自于他扎实的基础,还有足够的领悟力。

  放下画板跟笔,站直了对着赵磊磊,双手抱拳深深的弯腰鞠躬:“感谢老师教导。”

  看着下腰下得都要折了的样子,赵磊磊哆嗦下赶紧站起来,哈哈哈的笑着拍拍万长生的肩:“好,等你考上了美院,我们再来喝两杯酒!”

  说完竟然摆摆手就走了,走出去一步,又笑嘻嘻的倒回来:“这张作业给我留着。”

  不由分说的拆了用透明胶带粘住角的无缝对接打印件,就乐淘淘的走了。

  直起腰来的万长生比赵磊磊还高点,对这莫名其妙来的老师,又莫名其妙走得还有点古人之风,嘴角忽然笑笑,在那楞了一会儿才追着出去,好多学生跟看戏似的,以那个黄敏为首,都跟着追到门口。

  可这教室外就是电梯,只耽误这一会儿,看见电梯数字正在往下降。

  万长生二话不说就顺着四楼楼梯冲下去。

  剩下其他补习生,除了黄敏他们几个凑到窗口去。

  其他人都在叹气:“卧槽,这是拜师抱大腿去了……”

10233 3566445 MjAxOS8wNS8xMi8jIyMxMDIzMw== http://m.clewx.com/book/201905/12/10233_356644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