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6章 他记住她了

书名:少帅的女娇医 上传会员:一念天堂 作者:鹿小策 更新时间:2019-05-16 10:01:41

  荣音看着男人几乎褪去血色的俊脸,一时间陷入怔忡之中。

  短短一天没见,他怎么会伤成这个样子?

  脑中倏然闪过在港口时那一支军队朝他追过去的场景,难不成,他的伤和方绍伦告密有关?

  站在她身后的荣淑探过头来,不由吓得捂住嘴巴,指着男人失声尖叫:“是你!”

  陆子易正急的不行,不晓得他们怎么会认识,眼下却也没时间询问了,急道:“表妹,别愣着了,赶紧动手术吧。”

  荣淑闻言,目光触上男人身上的伤,非但没上前,反而往后退了两步,一脸惊惧地摇头道:“不、不,我做不了,我不会做。”

  “什么叫不会做,你不是医生吗?”

  陆子易一向温润的脸色沉下来,情急之下一把将她扯过来,“就算没取过子弹,基本的手术你总会做吧,快点吧,人命关天啊!”

  他快急疯了。

  荣音震惊之余,很快镇定下来,走上前去仔细查看了一番男人的伤势,眉头狠狠一蹙,回头问陆子易,“他伤得这么重,为什么不送去医院?”

  不待陆子易回答,荣淑先高声喊起来,“对啊,赶紧把他送去医院啊,医院那么多大夫,哪个不能治?别死在这儿啊。”

  心里却想着,死了才好呢,她忘不了在海轮上这男人拿着枪抵着她大腿逼着她“运动”的仇。

  竟然还敢拿枪威胁她,现在遭报应了吧,活该!

  陆子易听出了荣淑幸灾乐祸的腔调,面色不虞,沉着嗓子道:“不行,他不能去医院。”

  一句“为什么”还未问出口,荣音便明白了。

  这里是天津,联想到海轮上男人躲避追杀的军队该是颖军的部下,而眼下颖军和奉军正在打仗,身为奉军少帅的段寒霆,可不得成为活靶子吗?

  不去医院,还有一线生机,去了医院势必会引来颖军的追杀,届时只有死路一条。

  荣淑环臂在一旁说风凉话,“不能去医院,那就只有等死了。反正这手术我做不了,你另找别人去吧。”

  她摆摆手,踩着高跟鞋就要离开,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姿态。

  陆子易急火攻心,绅士的修养都顾不上了,一把将荣淑拽住,“你这叫什么话,你不是医学博士吗,怎么一点儿医德都没有?”

  荣音唇角浮起明显的冷笑,她连医生都不是,又能有什么医德?

  她讥诮的笑容清晰地落入段寒霆的眼中,他躺在那里,静静地注视着她,忽而握住了她的手腕,喑哑的声音却透着不容置喙的威严:“你给我做。”

  他身体冰凉,掌心却温热,激的荣音心头一跳,眼睛蓦地睁大。

  陆子易听到这话,猛地朝这边看过来,目光落在男人握住荣音的手腕上,心中有一丝惊诧。

  “则诚,你别闹,我四妹妹就是个小护士,哪能做手术啊?”

  男人不语,只静静地看着荣音,那一双檀黑色的墨眸仿佛一眼就看穿了眼前的女孩。

  陆子易没把男人的话当真,只当他是疼糊涂了,转而又去求荣淑,“好妹妹,就当哥哥求你了,救救我兄弟吧,成吗?”

  他好言相劝,荣淑却怎么也不肯,一旁的部下等不及了,抬起枪来指着荣淑,“少啰嗦,快点救人,我家少爷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你也活不成!”

  荣淑吓得抱住头蹲在地上,都快哭了,“不是我不想救,我真的救不了啊,我不会做手术……”

  陆子易气得快吐血了,“你不会做手术?你学医这么多年都白学了,那英国皇家医学院的博士怎么考上的?”

  荣淑无言以对,只是一个劲儿地掉眼泪,甫一抬头,便对上了荣音嘲讽的眼神。

  她刚要发作,荣音冷冷转过身去,不带一丝情绪地说:“别问她了,这手术,我来做。”

  陆子易懵了半刻,才堪堪反应过来,疾步走过去,便见荣音打开医药箱,麻利地戴上了橡胶手套,以十分专业化的口吻吩咐道:“病人伤得很严重,子弹压迫了他的肩部动脉,如果贸然取出可能会因为动脉破裂造成大出血,但如果不及时取出来,他必死无疑。现在时间分秒必争,我需要你们的帮忙。”

  她沉静的面容和冷静的语气听得人莫名心安,陆子易有些恍惚,几乎要不认得眼前这个女孩。

  心中万般疑问,眼下却什么也顾不得,眼看段寒霆因为失血过多快要撑不住了,他当机立断道:“好。需要我们做什么?”

  荣音熟练地发出命令,“我需要止血针、棉球、白药、酒精。”

  她瞄了一眼医药箱,蹙眉道:“医用酒精不够,这里可有白酒?”

  “有。”

  陆子易痛快地应道,这里本来就是他用来藏酒的酒窖,最不缺的就是白酒,立马搬了两坛过来。

  一切准备就绪,可还缺一样东西,荣音看着脸色煞白的段寒霆,定了定神,问道:“没有麻醉针,你忍得了疼吗?”

  段寒霆苍白的唇泛起一丝笑,毫无所惧,“来吧。”

  古有华佗替关云长刮骨疗伤,今有荣音替段寒霆生取子弹,皆在无麻醉的情况下,而这位段二郎和关二爷有的一拼,竟然真能忍着剧痛谈笑风生。

  “丫头,你是荣家的四小姐?”

  荣音知道他在借着跟她聊天的机会分散疼痛,便也配合着他,“是。”

  “叫什么名字?”

  “荣音。”

  “荣音……”

  段寒霆细细咀嚼着这个名字,只觉得朗朗上口,又问道:“那你知道,我是谁吗?”

  荣音做手术时必须高度集中精神,却又不得不一心二用和男人聊天,额头沁出一层细密的汗水,淡淡应了他一声,“知道。”

  段寒霆眉梢微挑,“你不怕?”

  荣音将子弹取出来,丢到一旁的盘子上,又麻利地给男人缝合伤口,道:“只有病人害怕医生,没有医生怕病人的。”

  她的言下之意是,不管你是谁,此时此刻,你只不过是我手下的病人。

  你的命,在我的手里,我为何要怕你?

  段寒霆笑了,看着女人口罩上方那一双沉静如水又清亮如星的桃花眼,只觉得喜欢得紧。

  荣四小姐,他记住她了。

10237 3566358 MjAxOS8wNS8xNC8jIyMxMDIzNw== http://m.clewx.com/book/201905/14/10237_356635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