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四章 入继(一家人的转机)

书名:榴绽朱门 上传会员:一念天堂 作者:闲听落花 更新时间:2019-05-16 10:19:34

  府学大门两边,各有一间极小的倒座间,西边间住着门房老崔头,东边间做了李云直住处。

  李云直继母进门没几天,大哥李云更就几乎空着手被分家出门,嫂子张氏变卖了嫁妆,在老封丘门外买了间极小的院子落了脚。

  三年前,二姐出嫁,为了从继母手里要回些母亲给二姐备下的嫁妆,李云直和继母大吵一场,被父亲拎着棍子赶出家门。

  二姐则空着手,哭成泪人儿般上了那顶只在杠头上系了块红布条的寒酸小轿,嫁出了门。

  从那起,他和兄长,还有两个姐姐,就和家里断了往来。

  今天是旬休日,府学里静悄无人,老崔头搬了把旧竹椅半躺在门洞里,手里端着只小茶壶,竖着耳朵,努力想从旁边紧闭的门里听到一言半句。

  不大会儿,对门’吱’的一声开了,一身古铜锦缎长衫、管事打扮的中年人满脸笑容的侧身出来,一边后退一边客气着:“直哥儿留步、留步,那我明天再来,哥儿留步。”

  老崔头不由自主的堆起满脸笑容,急忙站起来,跟在李云直后面,也一路送出去。

  眼看着那管事走远了,老崔头满眼羡慕的啧啧道:“这必定是极富贵人家的大管事。我这双眼睛好使,你看看他腰上挂的那块玉佩,我跟你说,少说也值上百两银子……寻你有什么事?”

  李云直却仿佛压根没听到他的话,往后退了两步,手扶着门框,晕了好大一会儿,才深吸了口气,撩起长衫,一边往封丘门奔,一边叫道:“我晚些回来。”

  “又去你哥家?他家哪有你的饭?”老崔头伸长脖子叫了句。

  李云直刹住步子,急转身奔进屋,掀开箱子,从箱底摸了个布包出来,揣进怀里,连门也顾不上关,冲老崔头挥了下手,又急奔出去。

  老崔头背着手,皱眉嘀咕道:“啥好事,高兴成这样。”

  李云直一通急奔,一口气跑过老封丘门,转进条狭小杂乱的胡同,大哥李云更就住在这条胡同里。

  院子里,嫂子张大嫂子和侄女儿小秀、侄子小贵正围着只大木盆剥莲子,剥这一大盆莲子,能挣五个大钱。

  李云直扶着院门,眼睛亮亮的喘着粗气,抬了抬手,却喘的说不出话。

  张大嫂子忙站起来,将冻得通红的手在围裙上擦了擦笑道:“二郎来啦,吃了没?锅里还有几个窝头,一碗咸汤,我给你端去。”

  “不……嫂子别忙,”李云直又喘了几口气,总算能说出话了,跨进门,弯腰揉了揉小秀和小贵的头,笑道:“我不饿,大哥什么时候回来?”

  “天落了黑才得回来,前儿他在肉市寻了个活儿,能做一个月,你这个月来家吃饭。”张大嫂子笑道。

  李云直从怀里摸出那只布包,塞到张大嫂子手里,“这里头有二三十个大钱,嫂子去买些肉食,沽两角酒,赶紧把大哥叫回来,我有急事跟他说。是好事儿。”

  张大嫂子愕然看着李云直,呆了片刻,忙解着围裙,一边寻了篮子往外走,一边吩咐小秀:“秀,去烧锅水,给你叔泡壶茶,我就回来。”

  小秀脆声答应。

  李云直焦急不安的等了好大一会儿,李云更满身污脏,扛着扁担大步进来,张大嫂子提着篮子跟在后头。

  在堂屋摆好碗筷,李云直先将猪头肉等各样都拨了一大半到一只海碗里,又拿了几只炊饼递给侄子侄女,笑道:“去跟你娘趁热吃。”

  小秀小贵兴奋的接过,往厨房奔去。

  “到底啥急事?”李云更疑惑中透着不安。

  李云直长呼了口气,话没出口先笑起来,“今天午后,角楼大街府上那位闵大管事过来寻我。”

  李云直顿了顿,李云更怔神的看着李云直,李云直笑道:“说老夫人看中我了,想让我到他家四房承祧,问我愿不愿意。”

  李云更眼睛眨了下,渐渐睁大,一直睁到溜圆,片刻,猛一巴掌拍在桌子上,高声叫道:“秀她娘!”

  张大嫂子仓惶奔进来,李云更指着她叫道:“赶紧去,把大姑奶奶、二姑奶奶叫来,快!啥也别管,赶紧叫来!天大的事!”

  张大嫂子‘哎’了一声,仓惶奔了两步,急叫着女儿:“秀,你去你二姑家,快!塌天的事,叫她快来!”

  小秀嘴里嚼着肉,顺手又抓了一块,一边吃,一边跟在她娘后面急跑出去。

  半顿饭的功夫,李云直大姐李大桃、二姐李二桃就气喘吁吁的赶到了。

  李云更叫住张大嫂子,“你也坐着听听。”

  李云直将承祧的事两句说了。

  李大桃呆了半晌,双手合什道:“佛祖保佑,娘活着的时候,一直想着这桩好事,一提起来就说自己又做梦了。你自小就会念书……这回好……”李大桃喉咙哽得说不下去了。

  “你瞧你,这话也说不成个了。”李云更已经喝得脸色通红,“直哥儿是大福大贵的命格。你去,好好给人家撑家,咱家有我,有你侄子,你只管去,好好过日子,好好过!”

  “嗯,以后也能帮衬帮衬大哥和姐姐。”李云直笑道。

  李二桃怜惜的伸手掸了掸李云直的长衫,带泪笑道:“可别存了这样的心,人家过继你,又不是为了帮衬咱家,你自己过得好就成,你哥你姐这日子又不是过不下去。”

  “这话在理儿,大姐不求你帮衬,要帮衬也得等你自己有了本事。诚诚心心孝敬人家,好好过日子,啊?”李大桃伸手拍了拍李云直的胳膊交待道。

  李云直喉咙哽的说不出话,只低着头不停的点着。

  李云更红涨着脸,仰头又倒了杯酒到嘴里,拍着桌子兴奋道:“不操你的心,这就是大帮衬。你都二十一了,前儿你嫂子一提起你成亲的事,我愁的一夜没合眼,拿啥给你成亲?这回,好了,全齐了,多好!

  家里你别管。有你哥。你大哥我一把子力气,小秀小贵几年就长大了。

  还有,好好念书,往后小贵大了,要是成器,我也供他念书,说啥都供,要不成器,我跟巷口曹七说好了,让他跟着学抓药去。咱家你别管,好好过你的。”李云更硬着舌头语无伦次。

  “抓药好。又干净又体面。”李大桃眉开眼笑的和张大嫂子道。

  “可不是。”张大嫂子笑的合不拢嘴。

  ……

  一屋人越说越远,热热闹闹直说到人定时分,李云直将大姐、二姐送回家,神清气爽的转回府学。

  四房过继的事极其顺利。

  李氏一族,除了李景生这一支,别的都是新朝后依附来的,如今也就李景生这一支乃朱紫之贵,合族要仰仗之处极多,哪有敢逆其一星半点的?

  祭了祖,改了祖谱,因是能恩荫的官身,又到官府备了底案,正日子这天,李云直从半夜起,磕了差不多一天的头,时近晡时,闵大管事才引着他从偏门进了李府,一路走一路介绍着各处建筑院落。

  沿着西南角到了一处花木扶疏、粉墙青瓦,看起来很是阔朗的院落前,院门台阶上,两个青衣小帽、十四五岁的小厮垂手侍立,一个一身靛蓝绸衣、十五六岁的小厮正站在台阶上四下张望,看到两人,忙几步下了台阶,满脸笑容的迎上去。

  “三爷,这是平福,您这院子现是他暂时打理,小的先退下了,有什么事,您只管遣人到外院管事房吩咐小的。”闵大管事恭敬亲热的和李云直笑道。

  李云直客气的侧身送了两步,闵大管事忙逼着手连声不敢,退后几步出去了。

10239 3566373 MjAxOS8wNS8xNS8jIyMxMDIzOQ== http://m.clewx.com/book/201905/15/10239_35663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