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57章 趣闻

书名:我真不是幕后大佬 上传会员:一念天堂 作者:雪落君 更新时间:2019-06-12 12:40:01

  感受到灵气被再次开始进化的白兔子吸收,苏楚脸上的表情变得古怪了起来。

  “白兔子的进化,难不成真的和那只蠢萝莉有关?”

  尽管如今看来似乎有很大的可能事实如此,但苏楚还是有些觉得匪夷所思。

  能影响别人的进化,这是一种什么神奇的能力?

  即便是他,能够给人提供灵气,但也只能让灵气潜移默化的被人吸收,缓慢的推动别人的进化。

  想要这样可以说是一手干预了一只兔子的快速进化,也是完全做不到的。

  哪怕他强行往人身体里灌灵气都没用,灌是可以灌,但也得人能吸收的了。

  否则白兔子也不会在他这里磕了不少的灵晶,结果没有半点再次进化的迹象。

  仔细感应了片刻,以白兔子现在吸收灵气的速度,想要完成第二次细胞进化至少也得半个月的时间,前提还的是有充足的灵气补充。

  这一发现又让苏楚心里平衡了一些。

  这尼玛如果丁叮当那个蠢萝莉能影响别人瞬间完成进化,或者在极短的时间里快速完成进化,那就真有点吓人了。

  想着白兔子再过半个来月可能就要完成二次进化了,再想到自家的小女鬼。

  苏楚轻轻的皱了下眉头,转过头看向正以念力操控着一只画笔在画板上画一只兔子的姬雪。

  皱着的眉头轻轻舒展开了几分,在一旁看了片刻,苏楚轻轻叹了口气。

  算了!

  蠢点就蠢点,怂点就怂点吧。

  至少也不是一无是处的,好歹还有那么一丢丢的...小机灵。

  这么想着,苏楚对着刻苦努力的小女鬼招了招手。

  似有所感,姬雪转过头,不解的看向苏楚。

  苏楚走上前两步,“来,张嘴。”

   姬雪乖乖的张开嘴,手一抬,苏楚一颗通体如墨的晶体塞到了姬雪的口中。

  “唔~”

  晶体入口,没等反应过来就沿着魂体滑落到姬雪的腹部。

  手往嘴里摸了摸,什么都没有摸到。

  小女鬼弱弱的抬起头看着苏楚,“苏爷爷,你给我吃的什么呀?”

  “阴气结晶,吸收了对你有好处。”

  “唔...”小女鬼歪着头感受了片刻,发现体内仿佛多了一个不断散发阴气的核心,从那核心中溢散出的阴气不断的融入自己的魂体之中。

  让自己的魂体几乎每一个呼吸之间都变得更凝实、更强大一丝丝。

  知道这是老妖怪给自己的福利,小女鬼甜甜的一笑,“谢谢爷爷!”

  看上去开心极了。

  “嗯,”苏楚点头,原想鼓励她几句。

  毕竟这可是除了自己以外这颗星球上的第一只鬼,也是第一个进化者。

  资质方面肯定是毋庸置疑的,如果不是咸鱼了一点怂了一点,这时间其实怎么也该完成二次进化了的。

  想了想,到嘴边的鼓励的话变成了一声叹息,“唉,算了...好好玩吧。”

   “啊?”姬雪一愣,“人家...人家在努力练习念力呢,才没有玩。”

  苏楚抚额,“嗯,真努力啊,画的兔子都快长成忍者神龟的模样了。”

  姬雪:“......”

  回头看一眼画板上的兔子,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

  “我...我...”

  “没事,”苏楚揉了揉姑娘的脑袋,“你资质好,咸鱼点也不会被谁落下。”

  更何况,这不是还有我呢吗?

  我这里什么都缺,就是不缺资源。

  就当...养个宠物了。

  养个宠物还得喂猫粮狗粮呢,对吧?

  心里安慰着自己,对于让这姑娘有一个自己其实是这天地间第一只鬼,自己除了是未来的僵尸鼻祖之外,还应该算是万鬼之往的觉悟这一点,苏楚已经不抱希望了。

  毕竟,这是一个明明被人害死了,明明化作了厉鬼。

  结果在弄死了孙小胖之后莫名其妙就一身怨气戾气全消了。

  戾气全消了,发现自己变成了鬼了之后还能想着在被地府阴差给抓紧地狱之前好好的游山玩水,看一看这最后的人间的奇葩鬼啊。

  面对这样一个奇葩,除了一点点接受她的奇葩,还能有什么别的办法呢?

  当晚。

  不知是不是被苏楚的话给刺激到了,还是咸鱼难得一次想要翻个身趁着再次变的更咸之前晒晒太阳。

  这一晚的时间姬雪出奇的努力,不仅认真的练习念力的各种运用,就连苏楚教的一些鬼怪的天赋手段也都一一认真的学习、掌握。

  如此的结果就是,半夜的时间里,姬雪吸收阴气的速度不断的飙升。

  到凌晨准备休息的时候,已经快要达到完成第二次进化的临界点。

  在这个姬雪突然变得不那么咸鱼了的夜里,某处灯火通明的宫殿中,许许多多的人还在一如白日的忙碌着。

  “吱呀~”

  古朴的房门被从外面推开,走进来一个穿着黑色制服,看上去应该二十五岁以上,但不超过三十岁的职业女性轻步走了进来。

  女人走到房间的办公桌前,站定,看着办公桌后那听到声音后头也每抬,继续处理着一份文件的身影。

  片刻后,将一份文件翻完,提笔在下面工整的签下自己的名字,拿过一旁的印章盖上。

  办公桌后的人才抬起头,看向走进来的女人。

  “什么事?”

  “陛下,这里有一份文件,赵相让人送来的,需要您过目。”

  “嗯,先不急。”秦亦卿从办公桌后起身,揉了揉酸痛的脖子,笑着摆摆手示意她先把文件放下。

  抬起手腕看一眼时间,意外道,“都九点多了啊,小徐,这几天辛苦你了。”

  徐燕连忙表态,“不辛苦!陛下您才是最辛苦的一个,这些天来您每天休息的时间都不到四个小时。”

  秦亦卿摇头轻笑道,“我呀,就是个劳碌的命。”

  说着,眉头轻皱了下,手绕到身后轻轻揉捏着发酸僵硬的颈椎。

  随着脑袋轻微的晃动,发出‘嘎巴嘎巴’的轻响。

  “陛下,我帮您捏捏吧。”

  看着秦亦卿皱着眉头有些痛苦的样子,徐燕小心的提议道。

  秦亦卿笑笑,“呵呵,不合适吧?”

  “没事,我这些日子刚好和一个老中医学了些推拿按摩的手段。”

   “那...”秦亦卿想了想,笑着点头,“辛苦你啦,小徐。”

  “我是您的秘书,照顾您是应该的,”徐燕伸手一引,“您坐这边沙发上,我给您好好捏几下。”

  秦亦卿依言走到沙发前,捋一下黑西裤上的褶皱,轻轻的侧身坐到沙发上,“这样?”

  “嗯,陛下您身子再往左侧一些可以吗?”

  秦亦卿又往左侧了侧,“这样?”

  “嗯,好啦。”

  一双小手在颈部揉捏、推拿,缓解着连日累积的疲劳。

  感受到颈椎传来的舒适感,秦亦卿缓缓地闭上了眼睛,脸上表情也更柔和了几分。

  “小徐,咱们聊聊天吧。”

  “啊?”徐燕惶恐了一下,“陛下您想要聊什么?”

  “聊聊外面吧,”秦亦卿眼中透出几分向往,“宫外面最近有没有发生什么有意思的事情?

  你捡些有趣的说给我听听吧。”

  “有趣的事情?”

  徐燕想了想,“我前几天倒是听说了一件事挺有意思的,要不说给您听听?”

  “嗯,”秦亦卿闭着眼轻轻点头。

  “这事也当不得真,陛下您就当个趣谈听听吧。“

  徐燕先是铺垫了一句,才接着说道,“这事是听我一个在警察系统的堂兄说的。

  我那堂兄在咱们帝都光明区分局里工作,前几天家里聚餐闲聊的时候听他说起这事,还挺有意思的。

  这事一开始的时候挺普通的,就是一个老道长在医院里心脏停搏超过四十分钟,结果被一个年轻的医生坚持做心肺复苏给救活了。

  结果那老道长醒来之后吵吵嚷嚷着医院里闹鬼,闹了一番给送去了附近的一家精神中心。

  没几天,光明区分局里又跑来一个外国和尚,报警说附近的某条街上闹鬼,让咱们警察系统的同志跟着他去抓鬼。

  那和尚说得信誓旦旦,咱们同志通过他的言行判断这和尚可能精神有问题,就给他也送去了精神中心。

  结果这和尚和道士恰巧被送去了同一家精神中心里,还在里面互相结实了。

  没几天两人不知怎么被放了出来,就在出来的不到三个小时后,两个人一同被发现受了重伤倒在了和尚报警说闹鬼的那条街上。”

  徐燕滔滔不绝的把洋和尚和老道的经历拿来当灵异故事给讲了一遍。

  说完之后自己忍不住笑了笑,“您说这事是不是挺有意思的,还闹鬼,咱们大秦建国一千三百多年,就从来没听说过哪里是真的有鬼的。”

  听完,秦亦卿笑着摇了摇头,“帝国一千三百余年,确实没有过关于世上有鬼的记录。”

  想了想,秦亦卿补充道,“不过,听你这故事,这和尚和道士倒是有些意思。

  你回头跟分局那边打个招呼,多关注一下看看吧。”

  这世上确实没有过关于鬼神存在的记录,但在今年之前地球上还从来没有过外星人存在的证据呢!

  想着,秦亦卿蹙着眉头轻轻摇了摇头。

  “好了,不用捏了,我这脖子舒服多了,谢谢你了小徐。”

  “陛下,照顾您的生活是我应该做的。”

  “呵呵,”秦亦卿笑笑,起身走向办公桌,拿起徐燕之前送来的那份文件,翻开看了一遍。

  拿笔勾画批改了其中几处,递回给徐燕,“你把这份文件给赵相送去吧。

  帮我说声让他早些回家休息,就说再这么剥削下去,我怕下次外祖母不让我进门了。”

   笑着自我打趣了一句,秦亦卿又补充道,“小徐你送完文件也直接下班吧,我这还几分文件,处理完也就休息了。”

  目送着徐燕离开,秦亦卿拿着笔又批改了几分文件。

  片刻后,停笔,将最后一份文件收起。

  走到窗前,轻轻推开窗子,看着帝都璀璨的灯光掩映下几不可见的夜空。

  ***

10240 3576951 MjAxOS8wNS8xNS8jIyMxMDI0MA== http://m.clewx.com/book/201905/15/10240_357695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