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03】

书名:穿成校霸的小仙女 上传会员:一念天堂 作者:春刀寒 更新时间:2019-05-16 10:43:05

  戚映的出现让这场混战被迫中断。

  不良少年们一向把“不打女生”挂在嘴边,眼见误伤,都有点懵地停手了。

  杨心远这时候才找过来,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还以为都是季让的人,大喊:“警察来了!”

  三中的人一听,掉头就跑。

  俞濯顾不上那么多,冲到季让跟前去扶戚映,“姐!姐,伤到哪了?哪儿疼?”

  他吓疯了,问了半天才想起戚映听不到,又手忙脚乱地掏出手机打120。救护车询问地点,这里是小巷子,车开不进来,俞濯索性报了学校门口的位置。

  挂了电话,伸手就要把戚映从季让怀里抱过来。

  结果抱不动。

  俞濯大怒:“你松手!”

  季让看了他一眼,无辜地举起双手。

  俞濯这才看见,是戚映紧紧拽着季让腰间的校服不撒手。

  这他妈什么情况啊?

  俞濯耐着性子打字给她看:姐,我带你去医院。

  没想到戚映看了眼手机屏幕,却冲他摇摇头,双手仍是紧抓着季让,像是生怕他消失一样。

  喜欢季让的女生能从校门口排到对街,追他的手段也是五花八门,不过像这样替他挨棍子的,还真是头一个。

  屈大壮几个人在旁边简直看得目瞪口呆。

  俞濯气得不行,又没法交流,脑子里一团乱,只想快点把戚映带去医院,干脆揽过她肩头往后一拽。

  刚才那一棍其实就打在她肩上,俞濯碰到伤处,戚映疼得眼泪都快出来了。

  季让突然一掌推开俞濯。

  俞濯刚骂了一句“你他妈”,就看见季让俯身将戚映打横抱起,大步朝校门口的方向走去。他没办法,只能跟上。

  戚映感觉肩头火烧一样疼,可闻到少年身上浅浅的烟味混杂衣领上的皂角香,听到他胸口沉沉的心跳,记忆一下被拉回初入将军府那天。

  那一天,将军将她从土匪窝里救出来,回到将军府时,他先下马,也是这样将她抱在怀里,一路抱进了府中。

  她微微抬眼,就能看见他□□的下颌,还有久经风霜刀削般的侧脸。

  而此刻的少年皮肤要白嫩许多,身上也没有那种杀伐果决的铁血气质,就连那张嵌入她血肉的五官都略显青涩。

  可她能感受到熟悉的气息。

  是她的将军。

  季让察觉到怀里的目光,他低头去看。

  怀里的女生还是紧紧拽着他的衣角,微微仰头,一瞬不瞬盯着他,见他低头,唇角蓦地弯起一个甜甜的笑,眼眶却湿湿的,又喊了一遍“将军”。

  季让只看见口型没听见声音,完全不知道她在说什么,问她:“你不会说话啊?”

  怀里的女生不点头也不摇头,只是用那双要命的眼睛看着他。

  季让笑了下:“不会听也听不到吧?”

  话落,脸色一沉,突然想起今早年级盛传的那个特殊学生。

  烈士子女,聋哑少女,非常漂亮。

  他手臂紧了紧,倏而笑开,“真他妈有意思。”

  救护车很快开到校门口。

  正是放学高峰期,校门口人来人往,救护车乌拉拉地开过来,吸引了不少目光。保安两三步跑过去问跳下车的医生:“什么情况?”

  医生说:“你们学校学生叫的救护车,人呢?”

  季让抱着戚映走近:“这。”

  保安一副“怎么又是你惹的事”的神情。

  季让面不改色,众目睽睽之下将戚映抱进救护车,俞濯跟着爬上来,火急火燎喊:“医生,你快帮我姐看看!她是不是伤到脑袋了?”

  不然怎么会突然看上季让这个王八蛋?

  医生简单检查了一遍,“头部无明显外伤,等到了医院再做进一步检测吧。”

  俞濯狠狠瞪了季让一眼。

  季让垂着眼角,勾唇笑时尤显得戾:“真当老子脾气好是不是?”

  俞濯看了看乖巧坐在季让身边,还紧拽着他衣角不放的戚映,内心真是哔了狗一样。口袋里手机突地响了。

  拿起来一看,他爹打来的。

  俞濯顿时惊恐。

  哆哆嗦嗦接起来,俞程在那头问:“你们放学了没?我刚下班,现在过来接你和映映。”

  俞濯真是有苦说不出,推脱:“我们坐公交车回去就可以了,你又不顺路。”

  俞程说:“哪能让映映挤公交,你们在学校等会儿,我很快就到。”

  俞濯都快哭了,正打算认命交代,戚映将手机屏幕递到他眼前,上面写着:跟舅舅说,我和新同学去逛书店买文具和辅导书,要再多玩一会儿。

  俞濯如蒙大赦,赶紧转达,俞程得知戚映跟同学相处这么愉快,这才算了。

  挂了电话,俞濯看了眼旁边面色倦倦的季让,埋头打字跟戚映微信交流。

  ——姐,你认识他?

  ——嗯。

  ——/惊恐。怎么认识的?你知道他谁吗?

  ——季让。

  ——姐我跟你说,你不要被他的外表迷惑了,这人不是什么好东西。

  ——不是的,他很好,我知道的。

  俞濯气得翻白眼,差点飙脏话。

  你知道个屁啊。

  这他妈二班是不是有毒,才开学第一天,就把他又乖又安静的姐姐给洗脑了?

  狗日的季让下手真狠,他小腹现在还疼,一会儿得让医生给他也看看。

  救护车一路开到医院,季让全程一言不发,等戚映看完医生,拿着治疗单去把医药费结了,回来的时候一股脑扔给俞濯,转身就走。

  戚映刚进治疗室,见他要走,一下跑出来,拽住他搭在肩上的校服衣袖。

  季让没回头,只偏头看了眼旁边的俞濯,也不知道在威胁谁:“老子没那么多耐心。”

  俞濯赶紧去掰戚映的手。

  她其实不想放,但看季让的脸色,也知道他刚才说的不是什么好话,眼眶还红着,手指却松开。

  季让抖了下肩膀,拍拍衣角,抬步往电梯口走。

  走了两步,鬼使神差回头看了一眼。

  戚映还站在原地,眼巴巴看着他背影。见他回头,小脸立即露出一个笑来。

  那笑带着小心翼翼讨好的意味。

  季让心里莫名一阵烦躁,操了一声,加快步伐走了。

  刚出医院,屈大壮的电话就打来了,问他:“让哥,替你挨棍那女的怎么样啊?”

  季让从口袋摸出一根烟叼上,“没什么大问题。”

  屈大壮叹气:“牛批啊让哥,你的光荣史上又要添一笔,有女生为你挡棍子。”

  季让笑:“滚蛋。”

  屈大壮又说:“让哥,三中那群小子怎么弄?”

  季让偏头夹住手机,摸出打火机点上烟,风吹过,烟味四下飘散。旁边的保安吼:“喂,医院不准吸烟!”

  季让抬头看了他一眼,明明只是个穿着校服的少年,那眼神却莫名让人发怵。

  保安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

  季让却只是笑了下,加快步伐走出大门,语气淡淡朝着电话开口:“怎么弄?往死里弄。”

  

10243 3566380 MjAxOS8wNS8xNi8jIyMxMDI0Mw== http://m.clewx.com/book/201905/16/10243_356638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