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 3 章

书名:总有偏执狂想独占我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曲小蛐 更新时间:2019-05-23 02:25:41

  第3章救霍峻(2)

  酒吧昏暗,再大的音乐噪声听久了也麻木。秦可这身体之前为中考志愿几天没怎么睡好,此时坐在钢琴凳上不一会儿就犯起困。
  理智没能坚持多久,她便伏在钢琴盖上睡了过去。

  秦可做了一个梦。
  梦里。她孤身一人,坐在空荡荡的大卧室里,满眼都是红色。
  她记得这一晚。
  霍家老宅。霍重楼和秦嫣的婚礼。秦嫣被毁容的霍重楼吓得连夜逃婚,秦家父母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跪在地上哀求秦可,要秦可代替秦嫣。
  她答应了。

  秦可心里惊慌,想去拉床上的女孩儿,告诉她快逃,跑得远远的,不要被这家人再欺骗坑害。
  然而下一瞬,眼前光景一闪。

  柔软的大床上,女孩儿已经被男人擒住手腕压在了那片柔软泥泞的艳红里。
  “……为什么是你!?”
  男人声音嘶哑,带着被烧毁的、如同破碎的乐器一样难听的残音。那张像是被火炸烧的脸狰狞可怖。
  秦可阻止不了,她的意识像是飘在半空中,只能看着婚床上的女孩儿咬着牙噙着泪。
  “本来……就是我……”
  “你是自愿的?”
  那一个一个的字音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带着一种秦可听不懂的仿佛椎心泣血的疼。

  秦可的意识一阵恍惚。
  原来当年,那个男人还这样问过她?她那时候大概已经被吓懵了,完全不记得。

  而梦里那人仍嘶哑低声:
  “早知道,我就不该——”

  秦可一怔。

  “……小姐?这位小姐??”
  耳边声音突然拽人出梦,喧嚣入耳的音乐一瞬间将秦可带了回来。
  秦可惊起一身冷汗,蓦地坐起。

  但她的意识仍停留在梦里男人那句未完的话上——
  不该?
  霍重楼说不该什么?

  秦可脸色发白,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面前侍者似乎也被她突然的反应吓了一跳,回神才连忙恭敬地开口:
  “小姐,抱歉打扰你了。不过,小霍爷发话,邀请你去那边一坐。”

  “……!”
  还受梦里霍重楼的余惊,一听见那个姓,秦可就本能地凛身,“小霍爷?谁?”

  那侍者一愣,打量了秦可一眼,才确定对方不是装不知道,他有点无奈地说:“霍峻,小霍爷。这hell酒吧就是他名下的,您坐的这钢琴凳也是他的专位。”
  “……”
  听到“霍峻”两字,秦可这才松了口气。

  见女孩儿清纯无辜的模样,侍者心里也难免动了恻隐,又小声补充了句。
  “小霍爷最不喜欢别人碰他东西,叫小姐你过去,应该也是为了这钢琴的事情。”
  “谢谢。”秦可冲对方轻点头,“劳烦你带我过去。”
  听秦可答应得这么痛快,侍者又愣了一下,最后还是转身在前面带路。
  “小姐请跟我来。”

  跟着侍者走在昏暗的舞场边,秦可慢慢捏紧了指尖。
  ——
  距离19岁只剩下三年时间。
  她不想重蹈覆辙,只能避开爱她爱得偏执疯狂的霍重楼。
  从秦家那里,她会拿回应该属于自己的一切;至于霍峻,今晚替他躲掉厄运,她也算偿还剧组被救的恩情,可以了却前世没能再见第三面的遗憾了……

  前面的侍者突然停身,秦可跟着一顿。
  她本能抬头,目光正撞台阶上方的环形沙发里,从水晶几座上慢慢踩下长腿薄靴的男生。
  霍峻。

  “小霍爷,这位小姐请过来了。”
  侍者毕恭毕敬地躬身,退到一旁。
  秦可和台阶上的男生之间于是再无半点障碍。

  捏着酒杯的漂亮指节顿了顿。
  几秒后,没骨头似的倚在沙发里的霍峻慢慢直起上身,向前俯压。
  挽起袖子的手肘撑上笔直踩地的腿。那张原本似乎满溢着不耐和寡淡薄凉的面孔上,嘴角蓦地轻勾。
  “让过来就过来,你怎么这么听话?”

  秦可一愣,抬头。
  正撞见那漆黑的眼里,闪过令她似曾相识的情绪。
  秦可突然没来由地背后一栗。

  “哎,别啊,小霍爷。”沙发上,卫晟眼珠子转了转,笑着打圆场,“对我们小妹妹那么凶干嘛?”

  “谁是你妹妹?”霍峻冷瞥。

  “……”卫晟翻了个白眼,“得得得,不是我的,你的,你妹妹行吗?”
  他转回来,看向秦可。
  “秦可同学是吧?来,上来坐,别理他。小霍爷脾气就这德性,跟个疯子似的。”
  尾音低下去,半咕哝,显然也有点忌讳。

  秦可踩上台阶,心里皱眉。
  他说的没错,霍峻确实像个疯子——她能感觉得到,这人此时反而因为她肯听话来而生气了。

  还了恩情就走,一分钟不多留。更别和他有一点牵扯。
  秦可打定主意。
  她心里稍松下来,目光在环形沙发间一扫。直到触上一双情绪十分复杂的眼眸,秦可才意外地停住了。
  “秦嫣?”

  这下轮到其他人愣了。
  卫晟:“你们认识??”
  秦嫣收敛心里的嫉妒,笑得亲和友善,“她是我妹妹。”
  说着,秦嫣冲秦可招手。
  “小可,来这边坐。”
  她伸手拍了拍身旁沙发空处——刚巧,就在远离霍峻的一边。

  秦可目光微闪。
  秦嫣此时这点故作的小聪明,她已经能看得一清二楚了。

  只不过不等秦可开口,懒恹地耷拉回眼皮去的霍峻抬了抬眸。
  “你不是听话么。”他往身旁一歪头,打量着秦可,懒散没正行地笑,眼神却凉——
  “坐我旁边。”
  “……”
  秦可身影微僵。
  霍峻嗤笑,“怎么了,现在不愿意了?”
  秦可垂眼,细密的眼睫卷起漂亮的弧度来。
  “太挤了。”

  那声音很轻,像是叫台下音浪一吹就散成无数的绒毛,往人四肢百骸每一个毛孔里钻。
  霍峻心里没来由地涌上点躁。
  他抬脚往水晶几座上一踩,长直的腿屈起凌厉的线条,拦在女孩儿腿根前。
  视线向下一压,霍峻勾起个戾气的笑。
  “那坐我腿上——这里宽敞。”

  “……”
  秦可懵了下。

  连对面碰杯的乔瑾乔瑜兄弟俩都愣愣地转过来,又凑到一起低声嘀咕。
  “峻哥吃错药了?他平常不最烦女生往上缠?”
  “不知道啊。”

  卫晟机灵,在旁边转了转眼珠子,笑嘻嘻地开口:“小霍爷,瞧你凶得,再吓着你这小妹妹。秦可同学,你别怕啊,我往外挪挪,这不就宽敞多了。”
  “……”
  秦可迟疑了下,感觉到霍峻的目光慢慢盯上身来,她终于还是点下头。
  “谢谢。”
  女孩儿轻声说完,拢着白色的裙角坐到霍峻和卫晟之间的沙发空处。

  沙发有点出乎意料的软,坐下便深陷进去。秦可身上穿着的白裙已经是一年多前买的,随着女孩儿身高增长,原本便有些短了几公分,此时人往沙发里一陷,那裙摆更是往腿根滑了一截。
  白生生的细腿晃眼。
  感觉到身旁一束微炙的目光落过来,秦可有些不自在地垂下脸,伸手去扯着裙角尽可能向膝盖下拉拢。

  耳边嘈杂音乐里,隐约有人低低地哼笑了声。随后,一件黑色薄夹克被扔到女孩儿的腿上。
  秦可指尖一停,下意识地转身看向旁边的霍峻。
  犹豫了下,秦可轻声,“谢谢。”

  低着眼的少年没看她,晃了晃手里玻璃杯,清隽冷白的侧颜上没什么情绪。
  “你来hell就是为了说谢谢的?”
  “!”
  秦可一惊,慌乱抬眼。
  在那人脸上没看出任何深意,秦可这才心虚地松了口气。
  然后她就反应过来,霍峻指的是她之前对卫晟也道过谢的事情。

  “不是。”秦可压低了声音,“我……有话想对你说。”
  “——对我?”
  霍峻终于抬起了头,凌厉薄削的眉尾一挑。
  他搁下酒杯,眼底一点点晃进光,像是谑弄又像是更危险的情绪。
  “那你说。”

  秦可话梗在喉咙里。
  她总觉得,霍峻好像误会什么了。不然他看她的眼神,不该是现在这种……让她感觉自己像是被什么盯上了似的。
  不安的感觉开始侵蚀秦可的心脏,她突然觉得自己今晚很可能是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
  ——会让她招惹上不该招惹的人。

  秦可咬了咬唇。
  但此时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
  而且,让她放任这个前世曾经不顾一切冲进剧组爆炸现场救了她的少年不管,她也做不到。

  这样想完,秦可打定主意。
  她微微向前俯身,尽可能地贴近霍峻耳旁。

  “今晚你不要从后巷走,有十几个人在那里埋伏你。他们……他们想折断你的手。”
  “……”

  霍峻手里杯子一顿,耳边女孩儿的声线带着不自查的微颤。

  “你别轻敌。”
  “……”

  鼻翼间烟酒缭绕的气息,被那蓦然接近的淡淡花香冲得全散了。那香气搅得霍峻眼里漆黑混沌。

  “有人想在你酒里下药。”
  “……谁?”

  霍峻终于醒神,抬眼,蓦地绽一个笑,“你么?”

  秦可被质疑得心里微恼,却不意外。
  她压下眼睫,说出自己准备好的托词:“外校的人告诉我的。”

  霍峻目光一闪。
  “那你为什么要告诉我?”他肩背绷紧,胸腹勾向前,眼底露出些微攻击性,却只是笑。
  “想救我一命,让我对你感恩戴德、唯命是从?”

  秦可:“……”
  这人真的是个疯子,思维完全没有正常人的逻辑。
  她微绷住脸,“你帮过我,你不记得。我只是还你的情……现在我们两清了。”
  说完,秦可起身想离开。

  但她的手腕却被身后的力道抓住。
  秦可压着恼然回眸。
  “放开我。”

  霍峻眼眸深深地盯着她。
  几秒之后,钳在她手腕上的指节慢慢松离。

  秦可心里一紧,揉着手腕便慌忙往台阶下走。
  身后,声音追来,懒散里藏着薄凉的笑:

  “那你听过《农夫与蛇》的故事么——秦可?”

10265 3569587 MjAxOS8wNS8yMy8jIyMxMDI2NQ== http://m.clewx.com/book/201905/23/10265_356958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