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第 21 章

书名:总有偏执狂想独占我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曲小蛐 更新时间:2019-05-26 20:37:48

  第21章

  “可可?你怎么了?”
“……啊?”秦可回过神, 看向身旁发问的顾心晴, “什么?”
顾心晴不解地看着她,“这新老师进来以后,你表情怎么那么奇怪?跟见了怪物似的。”说着, 顾心晴看向多功能厅的高台上,把站在小讲台后的霍景言打量了一遍,然后她更疑惑地转回来, “我看霍老师长得挺帅的啊, 年轻的时候肯定也是个帅哥, 你干嘛一副被他长相吓到的模样?”
秦可慢慢回过神, 因为受惊而加速的心跳也慢慢回稳。
她垂下眼,无声地叹。
“我只是没想到,他会是我们的老师。”
“哎?”顾心晴一愣, “你认识我们这个新老师啊?”
“……”

  秦可沉默下来。
她不该认识。
至少,在这一世,她本应该和霍景言没有过任何交集。

  尽管前世, 霍景言曾待她如己出。
――在偌大而冰冷的霍家,除了霍重楼偶尔会陪陪她以外, 多数时候能并且敢与秦可说话的,就只有霍景言。
霍景言像父兄之类的长辈那样照顾过她, 也宽慰和疏导过她;在她前世最阴郁而几乎想要自杀的时候,霍景言是那个教给她如何活下去的人。
她至今记得霍景言对自己说过的那句话――

  【人生不是踏破荆棘才见玫瑰, 也不是历经风雨就现彩虹。多数人的人生满布荆棘饱受风雨,你要学会的不是苦苦追寻渺无痕迹的玫瑰和彩虹, 而是学着在荆棘上起舞,在风雨里歌唱。】

  是这句话,支撑着她一直走到最后。尽管结局还是没能挽回,但她真的很感激自己的人生里曾经出现过这样一位导师一样的人物。
只是秦可从来没有设想过……这一世,霍景言竟然真的会成为自己的老师。
毕竟按照她所了解过的――霍景言出身高等学府,履历辉煌,曾经在国外几所大学担任过名誉教授。只不过因为他是霍重楼的父亲霍晟峰收养的养子,当年出国留学更是霍晟峰的支持,所以在霍晟峰年纪已高,向霍景言提出要求他回国辅助自己的独子霍重楼时,霍景言毅然放弃了自己的无量前途,回国操持霍家。
而无论是霍家内务还是雄厚家业,霍景言都打理得井井有条。――在前世,秦可代姐姐秦嫣嫁入霍家时,霍景言年已不惑,她亲眼见证了霍景言对霍家和霍重楼的忠心耿耿,更十分清楚这位霍家管家的能力和水平。也正因为此,对于霍景言会出现在乾德中学这件事,秦可简直觉得像是做梦。

  不过……
秦可想起了什么,眼神微动。
――
前世闲聊时,霍景言似乎确实与她提过,说自己最向往的生活方式就是教书育人,帮那些尚未来得及看清世界就要选择未来的孩子们多了解哪怕一点这个世界的真相。
所以现在,这一世的他就正处于这种生活中吗?

  秦可心情复杂极了。
她抬头看向多功能厅高台上,站在小讲台后的霍景言。

  现在的霍景言和前世的他在长相上没有什么区别,这人仿佛天生就自带冻龄能力,让人摸不透年龄。
这一点显然也引得了其他学生的注意。
高三有女生忍不住玩笑地问:“霍老师,您今年贵庚啊?”
“……”
正在讲台上整理小麦克风的霍景言不疾不徐地抬了视线,稳稳落过去后,他淡淡一笑。
“我的年龄应该是你们在场多数人的两倍以上。”
“啊――?”
女生们惊讶地拖长了调子。
她们年龄的两倍以上,那就大约有36岁了――可霍景言看起来也不过三十出头的模样。

  “简直逆天啊。”顾心晴也忍不住感慨。“可可你说对吧?他看起来哪像是36的人啊?”
“嗯。”秦可无奈笑笑。
如果他们能见到四十多岁的霍景言,就会发现那会儿的他的长相还是跟三十出头一样。

  只是刚应完,秦可眼神突然顿住了。
她不由地屏住呼吸。
――
36岁。
如果她记的不错,霍景言曾经跟她说过,在36岁本命年的生日那天,他做过一个让他后悔一生的决定,并因为那次决定,一场车祸让他彻底失去了他最爱的女人。

  秦可慌忙看向身旁的顾心晴。
“心晴,今天是几号??”
“啊?”
“今天几号!”
“我……我看看,”顾心晴被秦可惊得一懵,连忙拿手机查看时间,拿到一半她才突然回神,“我们刚开学一个周啊,今天当然是9月7号。”
“……”

  秦可紧绷的身体蓦地一松。
这短短几秒里,她背后已经惊起了一层薄汗――9月7号。而霍景言的生日在10月底,那就都还来得及。
霍景言是拯救过她的人生的人。她想上天肯让她再重来一次,可能也是给她机会去回报这些帮过她的人吧……
她一定会帮霍景言阻止让那件灾厄发生的那个决定的。

  顾心晴还在旁边懵着,“可可,你今天到底怎么了?真的很不太对哎?”
“……抱歉。”秦可歉意地看向顾心晴,“刚刚是不是吓着你了?”
“我倒是还好。只是你没出什么事情吧?”
秦可沉默两秒,含糊地说:“其实你之前猜的没错,霍景言老师我确实认识。”
“啊??”顾心晴惊讶地睁大了眼睛,“那你们……”
“你别误会,只是我单方面认识他而已。”秦可想了想,借着自己前世对霍景言的那些了解,找了个理由。“艺术类一直是我的爱好,不管音乐、舞蹈,还是绘画……霍景言老师刚好就是我最喜欢的一个画家。”
顾心晴傻眼了:“他还是画家??”
想了想顾心晴又了然,“那也难怪学校里安排一位这么年轻又帅气的男神来给我们当老师呢。”

  两人话间,讲台后的霍景言已经导入好讲课用的PPT,此时笑着抬眼,目光扫过学生们。
“很高兴能来乾德任职,更高兴能遇见你们。之后我们会有大约一学期的相处时间――希望彼此都愉快、并且有所收获。”
学生们自觉鼓掌,而霍景言轻抬手示意停声。
“这节课我会给大家讲解一些课程基础的东西……”

  一边说着,霍景言一边打开PPT。
PPT第一页就是《艺术欣赏》四个大字,背景似乎是一副西方油画,学生们多数对这些画作和风格并不了解,也就没有多注意。
鼠标一跳,下一页便是霍景言的个人自我介绍页面。
只是霍景言并未做停留,直接滑了过去,同时语气淡定地笑,“自我介绍是无用环节,我们直接跳过――不过别告诉你们班主任我这样说的。”

  学生们纷纷笑开。
但也有几个眼尖的学生,早已瞥见其中自带无形金光效果的学校名字,其中有人忍不住低声惊呼。
“霍老师,我们想看一下你的自我介绍!”
“是啊霍老师,你总得给我们一个了解你的机会,才能愉快相处吧?”
“……”

  霍景言显然有些意外这帮学生的“真不见外”,闻言动作稍停,他直起腰身,说:“自我介绍这种东西只会刻板化第一印象,所以对后续相处没什么帮助。”在扫见学生们显而易见的失望后,他笑了声,“你们真要看?”
学生们立刻亮了眼。
“是啊――霍老师让我们看看吧!”
“……好吧。”

  霍景言无奈,只能退回上一页。

  秦可早有心理准备。其他学生却没有――多数人差点被这仿佛金光闪闪的辉煌履历闪瞎了眼。
于是接下来的几秒里,只听得见多功能厅里此起彼伏的惊呼声和赞叹声。随之而来的,就是无数纷纷落向霍景言的崇拜眼神。

  霍景言无奈,屈起食指挠了挠额角。他玩笑道。
“这份PPT是你们学校的老师做的,里面很多溢美之词,十分你们就当三分看,别想那么多。”

  学生们自然不信他。
就算词有溢美,可那些履历却是实打实的,足够让乾德中学任何一位老师自愧不如了。
“真不知道学校里是从哪请来这么一位‘大神’。”
“是啊,这样的人竟然也会来高中教课,我们也太幸运了吧。”
“他还是艺术家协会的哎,我家里有长辈是这方面工作的,那个协会超级严苛,竟然会有这么年轻的成员。”
“我要换男神了啊啊啊!”
“……”

  女生们惊讶的议论声里,坐在前方第一排,秦嫣也眼神微微激动起来。
这简直就是天赐良机。
她之前费尽心力地想要接近吴清越老师,无非就是看重他背后的人脉和关系网,以及他在一些圈子里的地位和话语权。
只是因为秦可,吴清越对她的印象一朝尽毁,她之前的一切努力都白费了――而这种时候,一个论能力论身份论资历,与吴清越比起来都有过之而无不及的霍景言突然出现在了她面前!

  秦嫣暗自咬牙,紧紧攥住了指尖。
她相信,这一定是上天给她的新的机会,只要抓住了霍景言这张牌,她一定能有比她的规划里更光辉无限的未来!
一想到这里,秦嫣的心都忍不住激动地砰砰连跳了几下。
她压下自己眼神里的热切,目不瞬地望着讲台后的霍景言。

  而此时。
在终于翻过自我介绍那页PPT后,霍景言开口。

  “对了,我准备在三位班长里选一位课代表,负责交接课业事务。”

  他一顿,面带微笑。
眼底某种微光暗闪。

  “所以,三位班长能站起来让我认识一下吗?”

10265 3571022 MjAxOS8wNS8yMy8jIyMxMDI2NQ== http://m.clewx.com/book/201905/23/10265_35710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