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一更】

书名:总有偏执狂想独占我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曲小蛐 更新时间:2019-05-31 19:01:52

  第28章

  乾德中学的师生们最近都有点惶恐――近一个月来, 他们似乎和霍峻碰面的频率有点过于频繁了。
搁在以往, 有这种感觉的人不久就得倒大霉,但这一次似乎有所不同,屡次见到霍峻的学生们提心吊胆了将近一个月, 校园里都安然静谧,无事发生。
大家心情都很微妙。
这感觉就像是佛系度日的小鸡崽群里突然搬进来一只老鹰,唬得平素叽叽喳喳的鸡崽们大气不敢出。
于是, 最应该躁动没纪律的开学第一个月, 乾德中学里, 学生们却安分守己得仿佛在争选道德标兵。
教导主任感动得不行。
九月份的第一张流动红旗就先送到了高三精英班里。

  十月初, 精英班的第一堂体育课。
学校大操场旁边,还剩点夏末余热的太阳地里,乔瑾吊在单杠上装死――
“峻哥, 这一个月我这生活都快淡出鸟来了,骨头也都快生锈了。求你开开恩,放我们出去找点乐子呗?”
“……”
听见话声时, 霍峻正坐在双杠上。
他生就一副极好的身形比例,双腿修长, 身体素质也好。此时也不扶不着,只那样懒散散地坐在双杠的其中一根上, 眼神晃晃悠悠地远眺。
也不知道是在看天边,还是在看天边前面, 正在被体育老师操练的高一精英班的学生们。

  半天没听见动静,乔瑾忍不住回头。
顺着霍峻的视线看清了操场斜对面的光景, 乔瑾伸手抹了一把脸。
他叹气。
“峻哥,你别看了,看也没用,又吃不着。”

  “……”
这句话大概刺痛了霍峻的某根神经,他眼神不善地转落回视线来。
“你是想我帮你松松筋骨?”

  乔瑾无辜地耸了耸肩,“我是说实话――不说别的,秦可学妹现在可是老师们的心头好,我听数学组的老师说,她们数学老师想破例让她参加咱学校里规定只有高二年级以上学生才能参加的那个数学竞赛。”
“是有这么回事,现在就看秦可那边什么意愿了。”乔瑜从攀爬架上下来,也搭了腔,笑道:“我记得上次学校里想破例,就是为了峻哥你吧?”
“……”
霍峻没说话,轻眯了下眼。
乔瑾:“哈哈,别提那次,小心班主任又跟我们急――他好不容易申请下来的,结果峻哥第二次月考就给他考了个零蛋。所有选择题全部避开正确答案填涂了三个错误答案,我听说,那份答题卡到现在还在数学组办公室的墙上糊着辟邪呢哈哈哈哈……”
乔瑜也跟着笑。

  两人乐了没一会儿,高三精英班有学生从操场门口跑进来,不远处就是他们班的休息区,学霸们成双成群的坐在台阶上拿着书本自觉自发地上自习。
跑进来的男生迎面见了霍峻三人,脸色一变,冲着霍峻喊了声“峻哥”,才又小心地绕开这片跑到休息区去。
“红榜贴出来了――”他刚一扬嗓,又想起来身后就是霍峻三人,连忙降低音量,冲学霸们招呼,“上个月月考成绩,刚贴上呢。”

  一听这话,学霸们也不自习了。班里的几人对视几眼,尤其是前排争锋不让的那几位,目光里都快擦出火花了。
开始是谁也按兵不动,过了几秒,有其他学生起身往操场外的红榜区走,他们之中才有人再按捺不住性子,跟着起身离开了。
这一动之下,精英班里几乎全数跟了出去。

  乔瑾乔瑜肩靠着肩看热闹,正议论到一半,突然感觉身边地面轻震了下。
离着最近的乔瑾回头,愣了。
“峻哥,你干嘛去?”
霍峻反手扣上棒球帽,轻乜了下眼,声音被阳光晒得懒洋洋的,“红榜不是下了?看榜。”
乔瑾:“…………”
乔瑜:“…………”

  几秒后,
乔瑾小心翼翼又痛心疾首地开口:“峻哥,你是不是忘了,上个月底的月考,你是全程睡过去的。”

  霍峻轻嗤,拿一副看智障的眼神看向乔瑾,“谁跟你说我要看我的了?”
“……”乔瑾沉默两秒,小声嘀咕了句,“也是,你每次交卷就知道自己是考满分还是零蛋了。”
乔瑜倒是一点就透,闻言也笑,“峻哥,你要去看秦可学妹的?”
“嗯。”
霍峻拽了拽帽子,转身走了。

  事实上,看到霍峻也同去看榜以后,受到震惊打击的远不止乔瑾一个,一路上高三精英班的学霸们瞥见了,都忍不住摒弃前嫌,凑到一起嘀咕起来――

  “啥情况?峻哥上次月考认真了?”
“不能吧……我记得考数学收卷那会儿,峻哥还趴桌睡着呢。”
“对啊,物理收卷也是空卷。”
“那他这是要干嘛?”
“见了鬼了……咱班这次以后的前五宝座是不是又要缺一席了。”
“……”

  学霸们提心吊胆地跟霍峻前后走到了总榜前。
结果没想到,他们停了脚,霍峻却绕开他们,去最前面的那个榜单了。

  “那不是高一年级和高二年级的月考榜吗?”
“额,所以峻哥不是来看自己的……”
“卧槽,有惊无险。”
“你们就不好奇,他是为谁来的?”
“好奇,去看看就知道了――问题是谁敢去?”
“……当我没问。”

  学霸们小心翼翼地盯着,然后就见男生走到高一年级的红榜前,帽檐一抬。
看了五秒,霍峻转身离开。

  众人:“??”

  五分钟后。
操场内角,高一精英班刚就地解散。

  “呜呜呜体育老师不是人……”顾心晴抱着树哭,“我跑不动了,我不干了,我中暑了我要求休息!”
秦可站在旁边,哭笑不得地看着她。“没人逼你跑了,两圈不是都结束了?”
“……可我心灵和身体受到的创伤无法弥补!而且他们每节课都这么跑太过分了!为什么高三的就不用跑!”

  “要不给你转到高三班里?”
“――!”
横插进来的体育老师的声音,吓得抱着树的顾心晴差点窜了上去。
她瑟瑟发抖地转头看向身后,高一精英班那位高大威猛的体育老师正拿着花名册板,一双虎眼盯着她。
顾心晴缓缓地哆嗦了下,挤出一个僵硬的笑:
“我说梦话呢,老、老师……”

  体育老师要笑不笑地哼了一声,转身走了。
顾心晴哭丧着脸,腿一软就蹲到了地上,“可可,今天是不是就要下月考成绩了?文化课也差体育成绩也差,我这日子是没法过了。”
“行啦,不是还没下吗?”秦可坐到她身旁,轻声安慰,“说不定你蒙的那几道题全对了呢?”
“……”
顾心晴可怜巴巴地扭过头看向秦可,“真的有这种可能吗?”
秦可点点头。
“嗯,真的。”
她刚说完,眼前一黑――顾心晴一个虎扑抱了上来,力道大得秦可差点呛了气。
“呜呜呜可可你太好了!我要蹭你的学霸光环和第一名光环――希望我这次考好一点,不然刚开学第一次考试就倒数我爸妈会捶死我的呜呜呜……”

  “咳。”
一声轻咳,突然打断了顾心晴的温情时刻,她揉了揉鼻尖坐直身,刚要不高兴地瞪来人,然后就看清了霍峻那张冷白清俊的面孔。
――
男生穿着黑色运动裤,戴着只同色棒球帽,正压低着帽檐,垂眼似笑非笑地看着她们。

  和顾心晴懵然的目光对上,霍峻从裤袋抽出手,手指往旁边勾了勾。

  顾心晴愣完,指了指自己的鼻尖:“我?”
“嗯。”
霍峻懒散地应了声。
“……”
顾心晴眼睛哆嗦了下,下意识地拽紧了秦可的衣袖,“学、学长有事吗?”
霍峻又勾手。
顾心晴更懵:“??”

  霍峻:“……”
霍峻看了秦可一眼,隐约竟然让秦可读出点“你从哪找来这么个智障朋友”的意味。
然后他压着不耐烦,转过去看顾心晴,“让你离远点,别贴她那么近。”

  顾心晴:“…………”
顾心晴抽了抽鼻子,委屈又不情愿地往旁边挪了挪屁股,闷声应了:“……哦。”
应完声,她还可怜兮兮地看了秦可一眼,一副被欺压想找妈妈的眼神。

  秦可无奈。
她抬眸望向霍峻,声线在午后的阳光里听起来格外轻软宜人。
“你别凶她,她又没做什么。”
“没做什么?”
霍峻咧了下嘴角,眸子黑漆漆的,笑意张扬又不驯,“老子都没抱到的人,凭什么让她抱?”
秦可:“…………”
顾心晴:“…………”
顾心晴被那尾声一扫,背后发凉,非常知情知趣地收起了委屈巴巴的表情和眼神,又自发自觉地往远离秦可的旁边再挪了几十公分,才停下来。

  霍峻这才满意。

  秦可更无奈,但又拿他没办法,“你怎么突然过来了?”

  霍峻:“月榜成绩下了,贴在公告栏的红榜上。”

  秦可一怔。
随即有点紧张地攥了下指尖――毕竟是她重生后的第一次考试,也不知道成绩会如何……

  注意到秦可的不安,原本想拿这消息给自己换点“福利”的霍峻轻眯了下眼。两秒后,他直接开口了。
“安心。你还是高一年级的第一名。”
“……”

  秦可一怔。
并不算意外,但事实被证实后,她还是难免地有些回不过神。
倒是她身旁的顾心晴眨了眨眼,兴奋地蹦起来――
“不愧是我们可可!”跟着她又想起了什么,连忙转头看向霍峻,“峻哥,可可的数学单科分数是多少你看了吗?!”

  “嗯,”霍峻应声,“满分。”

  “!?”
顾心晴这次终于还是没忍住,转头扑了过去――
“呜呜呜我一定要蹭学神光环!可可学神保佑我,班级排名一定要前三十啊!”
“…………”
秦可哭笑不得。

  几秒后,顾心晴突然一咕噜坐起身,眼睛发亮:
“差点忘了――数学老师不是说了,如果你月考数学第一的话,他就替你申请一个高二的竞赛名额对吧!?”
“嗯,他是这样说过……”
秦可迟疑了下,点头。
“哈哈哈那可太好了!”
顾心晴兴奋地笑,又攥紧了拳,挥了挥――
“这可是头一次破例,你没看咱班有几个学生听见以后都快气死了――还有人在你背后说你坏话,哼……这次月考你的成绩一出来,非得打肿他们的脸!”

  秦可淡淡一笑。
“不要为那种只会躲在背后非议妒忌的小人生气,他们不配。”

  顾心晴点头,随即她又犹豫了下。
“不过,他们都说这次如果你能拿到一个名额,那恐怕是要挤掉一个高二的学长学姐了……”

  秦可闻言一怔。

  如果她记得不错,那么前世,好像就是秦嫣拿到了高二的最后一个竞赛名额?

10265 3573383 MjAxOS8wNS8yMy8jIyMxMDI2NQ== http://m.clewx.com/book/201905/23/10265_357338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