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字体大小: 默认 特大

【一更】

书名:总有偏执狂想独占我 上传会员:一抹阳光 作者:曲小蛐 更新时间:2019-06-02 19:41:57

  第32章

  在经历了周五晚上的一场暴雨后, 周六一早, 天光明媚,碧空如洗。
秦可惯例早起。
洗漱之后吃过早饭,在秦家父母和秦嫣还没起床时, 她已经上楼坐到书桌前,开始了一上午的自习。
――
虽然有前世基础和智商底子在,但数学竞赛是她没接触过的领域, 秦可不敢掉以轻心――无论是那笔竞赛奖金, 还是获奖可能给她带来的保送名额, 对秦可而言都十分重要。
或许是因为前世的经历, 秦可总能很轻易地集中注意力,进入状态也非常快。远无同龄人的玩心和躁动,专注是她能拿到卓越成绩的第一要素。

  一上午的时间很快便过去。

  中午十一点半左右, 秦可的房门被从外面不耐地叩响了下――“吃饭了。”
秦嫣冷而带点愤恨的声音不情愿地响起。

  自从前天的争吵后,秦嫣和秦家父母这两天已经完全不掩饰对秦可的恶意。秦可看得出来,他们是想通过冷暴力逼她屈服让步、更甚至主动向他们道歉认错。
坐在书桌前, 秦可冷淡一笑,合上了书本。

  ……做梦。
顾心晴那边昨晚就打电话告诉她, 已经联系上了合适的几家家教,她最晚下周就可以过去“面试”, 只要通过,她就有了一定的收入来源保证。
到了那时候, 她一定会尽快搬出这个家。

  这样想着,秦可收敛眉眼, 起身出门。
下楼进到餐厅时,那一家三口已经开始吃饭了。见秦可过来打了招呼,只有秦汉毅抬了抬眼皮,算是回应。
秦可神色不变,淡定地坐到自己的位置上,拿起碗筷开始吃饭。

  三人各说各话,没有和秦可搭茬。
直到中途,秦嫣在桌下轻轻地踢了踢母亲殷传芳的脚,然后向抬头的殷传芳递了一个眼色。
殷传芳会意地看了她一眼,转向秦可。
“咳,小可,你今天下午没什么事情吧,没事情就陪我去超市一趟――家里需要买点菜。”

  秦可手里的碗筷一停。
须臾后,她没抬眼。“我提前和我们学校里的霍老师约好了,要去看美术展,今天下午来不及。”

  秦嫣连忙又给殷传芳眼神示意。
殷传芳皱起眉,“美术展?还是和你们学校老师?你现在就是个高一的学生,搞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做什么?还是专心学习重要,知不知道?”

  “……”

  见秦可不说话,殷传芳脸色冷下来,“平常不使唤你,就这次让你陪我去一下午,你都没时间??”

  “明天周日,可以。”秦可抬眼,眼神凌厉而冷,“今天不行。”
“……!”
女孩儿的语气并不见得有多重,但殷传芳竟然被她那眼神一慑,几秒间都没说出话来。
等她回过神,还想说什么的时候,却见秦可直接放下碗筷。
“我吃完了,先回房间了。”

  殷传芳气极,把筷子一摔。
“你给我回来,听到没有!”

  “……”
秦可头也不回地上了楼。

  一直到回屋之后,她还听得到楼下殷传芳的大声谩骂。
秦可眼里阴沉得如同蓄了雨的夜幕。
她面无表情地在原地站了很久,才拿出自己的手机,垂眼盯着。
――
那天从浴室出来,感觉房间里像是来过人……果然不只是她的错觉。
秦嫣或者殷传芳,两人之中一定至少有一个来过她房里。
大概率是秦嫣。
所以她才会想要通过殷传芳,阻止自己和霍景言见面,更甚至可能会让殷传芳拖住自己,而她取而代之。

  秦可绝不会给她们这样的机会。
她低头确认了一遍时间,便立即收拾了背包,第一时间下楼离开了秦家。
一直到走出房门很远,秦可都能听到秦嫣的恼声和殷传芳的骂声从那个小院子里传出来。

  *

  秦可和霍景言后来约定下来的见面地点,就在乾城的艺术广场。
只不过原定的时间是下午两点半,秦可因为提前出门,一点四十五的时候就已经到了。

  正赶上周末,加上美术展的事情,艺术广场附近人山人海。
秦可费了好些力气,才终于找到了霍景言提及的、艺术广场许愿池旁边的银杏树下。
树下有一张长椅,秦可到的时候已经坐了一对母子。似乎是在艺术广场逛累了,年轻的母亲正牵着不安分的小男孩。看见秦可过来坐下,那个年轻母亲冲秦可微微一笑。
秦可自然也回以笑意。

  “林林,叫姐姐。”
年轻母亲牵着小男孩儿往秦可的方向示意。
秦可回头看过去,和虎头虎脑的小男孩儿对视上了,她弯眼一笑。
“你好呀。”
“……”
那小男孩儿懵了一会儿,突然不好意思地往他妈妈腿后绕。
年轻母亲愣了下。
“林林?叫姐姐呀,怎么这么没礼貌呢?”
“……”
吭哧吭哧地憋了半天,小男孩儿才终于脸通红地憋出一句“姐姐”来。
秦可笑得眉眼都弯成了月牙儿。

  男孩儿一会儿就跑到旁边玩去了,不走远,只在游乐区里。年轻的母亲显然是被累得不轻,一边坐在长椅上远远看着儿子,一边和秦可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
过了两分钟,在秦可和年轻母亲视野里的小男孩儿突然和另一个大点的玩伴说起来什么,小男孩儿表情有点激动,还用力地伸手指了指秦可和年轻母亲的方向。
秦可一愣。
她本来以为是自己错觉,然而又看了两秒,就发现那个约莫有十二三岁的小男生认认真真地瞧了自己一眼,又低下头去看了看手心。
跟着,不等秦可反应过来,那小男生就扭头跑了。

  秦可茫然。
没几秒后,小男孩儿跑回来了,兴奋地跟母亲说话,中间还小心地看了看秦可。
“妈妈……刚刚有一个哥哥在找漂亮姐姐。”
年轻母亲一愣,没反应过来,“什么漂亮姐姐呀?”

  小男孩儿伸手指指秦可,认真又严肃的。
“漂亮姐姐。”
年轻母亲和秦可都怔了怔,随即年轻母亲笑起来,伸手轻刮了下男孩儿的鼻尖。
“之前怎么没见你这么嘴甜啊,林林?”年轻母亲说完,又有点奇怪,“是不是认错人了,漂亮姐姐是来这里等人的,不用找。”
小男孩儿急了,摆手,“不是不是,我看见了!”
“看见什么了?”
“那个方方的……”

  小男孩儿正费力地解释着,秦可也专注地听,就在这时,她身前突然投下一道颀长的影儿。
秦可下意识地转头望过去。
正对上霍景言温润风趣的笑容,“我本来以为自己能做个提前半小时来的绅士,没想到遇上了个提起半个多小时就到了的淑女?”

  秦可回过神,笑着起身。
“霍老师。”

  霍景言很随性地点头,继而问道。
“你是不是等很久了?”

  “没有,”秦可轻眨下眼,撒了个小谎,“我也是刚到。”
哪想到这话一说完,旁边小男孩儿立刻给她拆穿了――

  “妈妈妈妈。”
“嗯?”
“漂亮姐姐骗人。”
“……”
“她明明好久好久前就来了!妈妈说了,骗人的不是好孩子!”
“…………”

  年轻母亲有点尴尬地笑着看向秦可,秦可更窘然地望向霍景言。
霍景言笑着走到男孩儿面前,蹲下身去,到了和男孩儿平齐的高度,才笑着开口。
“那你错了,这个姐姐是怕我羞愧才这样说的,所以她是个好孩子。”
“……”
小男孩儿茫然地看向年轻母亲。

  秦可从那种被拆穿的小尴尬里回过神,开口:“霍老师,那我们就往艺术长廊那边走吧?美术展应该已经在准备了。”

  霍景言闻言起身,玩笑道:“我可是个让我的学生等了‘好久好久’的‘罪人’,所以今天下午的话语权应该在你――我悉听尊便。”

  秦可笑意清浅。
“那我领路。”
“好。”

  “……”
看着两人渐渐远去的身影,年轻母亲过了很久才收回视线,她笑着摇了摇头,轻捏了下儿子的鼻尖。“年轻真好啊,对不对,林林?”

  男孩儿自然听不懂她在说什么。

  只是年轻母亲很快就想起来什么似的,视线一顿,好奇地问道:“林林,你刚刚说的,在找这个漂亮姐姐的哥哥,是刚刚那位吗?”

  男孩儿皱起眉,摇头。
“那是叔叔,不是哥哥。”

  年轻母亲意外地愣了下。
“那你确定是找这位姐姐?”

  “嗯!我看到了,方方的小纸片,姐姐在上面!”

  年轻母亲想了想,恍然,“你是说照片?”

  男孩儿喜笑颜开地用力点头。

  年轻母亲却愣住了。
――
方才聊起来,女孩儿明明说了在等自己老师,怎么还会有个“哥哥”找她呢。

10265 3574124 MjAxOS8wNS8yMy8jIyMxMDI2NQ== http://m.clewx.com/book/201905/23/10265_3574124.html